惩罚女性朋友的很污的方法,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10 23:25:17 责编: 人气:

惩罚女x*ing朋友的很污的方法,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我是王茜茜。”王茜茜面s e有些难看道。

 

    “啊。那你为什么说梦话会喊我的名字?”李力有些不敢相信。

 

    一说到这里,王茜茜脸直接红了,因为她梦见了自己跟李力发生了关系,但是她没发解释,只是小声的说:“你听错了,你还不走,是想我喊醒灿灿吗?”

 

    李力脸一白,尴尬的看了一眼王茜茜,拿着衣服裤子就跑了。

 

    王茜茜也松了一口气,整理好衣服,又躺下了,只是久久无法睡去

 

    第二天一早,王茜茜跟李力尴尬的告别之后,王茜茜就回自己家了。

 

    待她梳洗打扮一番之后,站在镜子前望着自己,颤抖着身体,将手放在*口。

 

    半年没有得到过满足,这让原本便是需求旺盛的王茜茜,因此而更加是异于常人,在妹妹王灿灿家跟李力的几次接触,更是勾起了她心中的渴望。

 

    此刻的她如饥似渴眼神迷离,尽管不想去承认,可是她真的已经快要把持不住了。

 

    另外一只手伸到小腹以下轻轻试探着,尽管强烈的负罪感涌上心头,可是她仍然是将一条修长大白腿缓缓抬起,背靠着墙壁支撑,宛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在白嫩、紧致的肌肤上面来回抚摸。

 

    酸痒感正深,她的美眸微微闭合,喘着粗气享受这种滋味。

 

    抬头看一眼时间,生怕侄女回家之前她没有办法结束这一次充满负罪感的美妙体验,然而越是急切却越是亢奋,皱着眉头将脚丫勾在梳妆台上,手上动作更加快了些。

 

    正在这时,一阵欢声笑语伴随着开门声传了进来,正在兴头上的王茜茜险些跌倒在地,急忙将粉s e连衣裙套在身上,压抑着自己兴奋的神经准备将门推开走出去。

 

    “大姨,你在房间里面忙什么呢啊?今天家里有贵客来访呢!”

 

    侄女甜美的声音在客厅当中响起。

 

    当王茜茜走出房间时,侄女一脸不满,嗔怨她半晌才从房间里面出来,撇下站在客厅里面的男人,闷着头独自走进房间。

 

    这是一个英俊不凡、器宇轩昂的男人,站在王茜茜面前,脸上尽是阳光开朗的笑容。

 

    王茜茜不禁是看得呆了,浓重的雄x*ing荷尔蒙喷薄在她脸上,心里一阵小鹿乱撞,一向在朋友圈中*g认是贤妻良mu的王茜茜,脸上不可思议地露出少女怀春般的羞怯笑容。

 

    “王姐,我就是张东,您的闺蜜介绍我来辅导您侄女的英语课程。”

 

    “张lao shi,麻烦你了。”

 

    王茜茜的声音细不可闻,相比起面前这位落落大方的客人,她反倒是紧张兮兮,倍加拘束。

 

    侄女的房间在王茜茜左手边,张东没有急于走进去,而是先将文凭与工作证明拿出来递给她看,她接过来时,不经意间两个人的手碰在一起。

 

    仿佛是有一阵电流传进王茜茜的身体里面,酸酸麻麻的感受令王茜茜非常紧张,连忙靠在侄女房间的门框上暗中努力夹紧双腿。

 

    正要准备翻阅,身后的房间门突然“砰”地一声关闭,王茜茜吓得一哆嗦,几乎叫出声音来,她下意识往一侧闪躲,可是方才穿短裙时太过匆忙,这么一躲,险些摔倒,于是整个人跌进张东怀里。

 

    她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紧张得不能自已,而张东那喷薄欲出的炽热气息扑在她脸上,结实而有力的双臂牢牢地搀扶住她,况且张东身形挺拔,王茜茜这一跌,白嫩的脸蛋竟是不偏不倚贴在了张东的*膛。

 

    这天的气温实在不低,张东身体渗出汗水浸湿了T恤,贴在他*膛上面的王茜茜明显感受到了这股湿热,出于女x*ing本能的反应,她不禁感觉这股湿热带有些许的“甘甜”。

 

    她的心里想着:“今天的我,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啊……”

 

    王茜茜一副紧张兮兮的神情,内心感到非常羞怯与惭愧,匆忙离开张东的怀抱,可是身上这条连衣裙实在太宽松了,张东清楚地看到那两团雪白,更是显得她风姿万千妖娆妩媚。

 

    张东双手轻按着她的香肩,轻声笑说:“王姐,要小心。”

 

    望着面前的张东,王茜茜的双眼当中明显是平添了一团亮晶晶的光彩,她踏着小拖鞋走进自己房间,冲着张东微微点头,示意他进去。

 

    张东站在门口,望着皮肤白嫩,身材凹凸有致的王茜茜,小腹以下那片地带,顿时炽热了起来,尤其是要与王茜茜开始进行独处,身体不禁是有了非常强烈的反应。

 

    准备来之前张东就已经知道,王茜茜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一阵阵迷人的女人香自潜藏在连衣裙里面的娇躯上散发出来,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张东走进去之后,王茜茜冲他嫣然一笑,拍了拍床边示意他坐下:“张lao shi,刚刚让你见笑了。”

 

    她刚刚说完,俏脸上面的神情便就开始一点点地凝固在脸上,她诧异在张东那结实的身体竟然是这样迷人,自己作为一个正常女人,闻着他那诱人的雄x*ing气息,简直是双腿发软,满脑子全部都是他压在自己身上的勾人场面

惩罚女x*ing朋友的很污的方法,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小东西,自己点的火,自己灭

张东站在她的身后,将国外进口的大米放进电饭锅,一双贪婪的目光简直都快要从王茜茜的衣服缝隙当中,狠狠钻了进去。

 

    王茜茜深知身为英语家教的张东是客人,做饭这种粗活e*自然不愿让张东c*手,可是张东似乎却很乐意为自己帮忙,她作为这个家的主人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行走在厨房里面竟是显得有些蹑手蹑脚,很是拘谨。

 

    她拿着一袋酱油看着张东说道:“张lao shi,你来握住瓶子,我把这袋醋倒进去。”

 

    张东走到她的身旁,举手抬足间他的手无意间碰到王茜茜的白嫩大腿,王茜茜的娇躯微微一颤,羞赧得她立刻低下头轻笑,出于矜持考虑,她刻意将身上向后一撇,可是下身却很诚实得朝着张东的身体凑了凑。

 

    她的这个举动除了自己有所留意,张东也看见了,多么不可思议的是,面对这位新聘请的英语家教,王茜茜居然数次起了那种冲动,毕竟她一向都以贤妻良mu自居,所以这件事情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旋即她开始倒醋,张东首先是注意到了她身体的微妙变化,紧接着又从她那宽松的短裙当中窥得内里的美景,这样痴迷般偷看着,一来二去的,他的下身开始无法控制得起了反应。

 

    王茜茜正在聚j*会神地倒醋,脑海当中陡然间闪过有关于侄女学业的事情,她眼睛瞥向张东刚要开口,可是眼睛却扫到了张东的裤裆部位,诧异的表情登时凝固在脸上,一对美眸,怔怔地望着,根本无法转移开。

 

    她心想:张lao shi的怎么会这样大?简直要比自己老*g还要大了一半还要多。

 

    长期空虚渴望被雄x*ing填满的身体,此刻心跳加速难以自持。

 

    “喂!王姐!”

 

    张东一声惊叫,连忙向后退,白s e衬衫上面赫然留下一大瘫醋。

 

    王茜茜如同是如梦初醒,连忙找毛巾来擦,一边擦着一边向张东道歉,可是当她的双手触碰到张东结实的身体时,她的脸一片羞红,骤然加速了的心跳反而是跳得更加快了。

 

    “王姐,没有关系的,你也是不小心……”

 

    张东轻抓住她的手腕,看着她那深不可测的裙底爽朗笑道。

 

    “张lao shi,你快把衣服脱下来,我这就去给你洗干净。”

 

    王茜茜并没有甩开张东的手,而是将手搭放在他的衬衫纽扣上面,小家碧玉般羞怯地笑说。

 

    王茜茜自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当她准备帮助张东将衬衫脱下时,她看到了同时间也摸到了张东结实的身体,雄x*ing荷尔蒙四身寸的年轻身体暴露在她眼前。

 

    强壮而又结实的男人身体,对于王茜茜来说简直是x*ing感的代名词,很快,衬衫纽扣全部解开,王茜茜将衬衫从张东的身上脱下,望着他那一身的腱子*,她称赞道:“张lao shi你的身材真好,你一定有健身的习惯吧?”

 

    张东听到王茜茜这样问自己,于是不动声s e地摆起姿势,一身结实的肌*立刻浮现在她眼前。

 

    “王姐,你可以摸一摸我的肌*。”张东光着膀子自信说道。

 

    “真的吗?可是……这样不大好吧?”

 

    王茜茜的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一双柔弱无骨的玉手正自跃跃欲试,可是眼睛却看向房门,侄女赵晓敏回家进客厅的方向。

 

    在张东的教唆之下,王茜茜的一双手终于还是贴在了他的肌*上面,她倒吸一口凉气,巨大的愉悦与满足感登时充斥全身,她努力吞咽一股口水。

 

    为了不至于太难堪,她抑制住了内心的激动将手抽回,打从心底涌起一片羞涩来。

 

    稍顷,她解着围裙说:“张lao shi,你的这件衬衫我拿去卫生间洗。”

 

    张东绕至王茜茜身后,双手环绕在她腰间,揪着围裙系带道:“王姐,我来给你脱。”

 

    她身上的这条短裙布料实在是太单薄了,当这双大手搭放在腰间时,张东便能感受到她那娇躯的炽热温度。

 

    随着玉臂轻轻抬起,短裙衣袖间的宽敞缝隙展露在张东眼前,内里的白嫩一览无遗。

 

    宛如白玉般紧致、细嫩的*部因为呼吸的骤然急促,上下起伏,虽然一大部分都被短裙所遮挡住,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其致命的诱惑力。

 

    张东刻意将手速压得很慢,透过衣袖缝隙,贪婪地看着王茜茜。

 

    他凑在王茜茜耳边,缓缓呼出一口热气,登时王茜茜轻哼一声,这股温热的雄x*ing气息刺激得她娇躯一阵颤抖。

 

    “张lao shi,好了吗?”

 

    王茜茜的声音细不可闻,语气当中蕴含着满满的娇羞。

 

    “王姐,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呢?你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迷人了。”

 

    张东流连忘返地压着嗓子嘘声说道。

 

    王茜茜转过头看着他嫣然一笑,说道:“香又有什么用呢?我老*g远在国外,我再香他也闻不到。”

 

    他弯下腰将围裙撩起,正要脱下来,却见王茜茜的翘t un正对着自己的脸,翘t un随着她的弯腰动作,规律而又有节奏地左右晃动着。

 

    张东双手拎着围裙简直看傻了眼,刻意将身体往前倾了倾,只差几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