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17 23:02:31 责编: 人气: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镜子里看我怎么jr你

隔壁房间里,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老马知道,那对小夫妻又开始折腾了。

 

  透过门缝,老马看见屋内的一对男女纠缠到一起,激情火热的画面令他顿时血脉喷张!

 

  这对小夫妻是老马家里新来的租客,男的叫张小军,女的叫邱兰馨,二人都是实验中学的教师,新婚后刚来市里参加工作。

 

  邱兰馨今年二十多岁,年轻貌美,身高一米六五,五官j*致,肤白水嫩,长发齐腰,一双d*a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会说话一样,而且身材火辣,前凸后翘,走到哪里都是男人关注的焦点。

 

  看着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

 

  老马看得鼻血都快流出来了,他现年已近五十,老婆十年前去世后,他就一个人过,也没找个老伴,早就忘了女人是啥味道,没想到今晚起夜床,居然发现隔壁的小夫妻正在做功课。

 

  这一幕,让老马干枯的心田犹如久旱逢甘霖,心中透露着渴望!

 

  情不自禁的,老马舔了舔干裂的嘴chun,一只手不安分了……

 

  就在这时,张小军发出一声冗长的叹息,萎靡不振的歪到一边,他无奈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直视邱兰馨火辣的目光。

 

  “老*g,别着急,我们再试试!”

 

  邱兰馨的俏脸满是失落,但嘴中仍然甜蜜的鼓舞到,她翻身下来,开始挑逗起张小军,可张小军全无反应。

 

  年轻的张小军居然这么不行!

 

  可这些并不影响老马一颗狂躁的心,此时他正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盯着邱兰馨,浮想联翩——

 

  邱兰馨在撩拨了一会e*后,便听到了张小军呼呼的鼾声,她失望极了,套上睡裙悄悄的走下床去。

 

  老马还沉浸在遐想中,殊不知邱兰馨已经朝门口走来,等他回过神准备离开时,才忽然想起,卫生间里的灯没有关。

 

  家里*g用一个卫生间,灯开着的话,很显然自己起床过,那不是会被他们发现自己来偷窥了?

 

  这么一想,老马不假思索的闪进卫生间里,连忙把灯关掉,刚准备溜回卧室,却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拖鞋声。

 

  不容多想,老马直接躲进了洗衣机背后的角落里。

 

  邱兰馨进来后,顺手把门关上,旋即撩起裙下摆坐上了马桶,老马以为邱兰馨只是方便一下就离开了,不料几秒钟后,耳旁却响起了动人的声音。

 

  “这是?”

 

  一时间,老马不由得浑身燥热,呼吸急促,d*a口d*a口地吞着口水……

 

  邱兰馨的双手正在真空的吊带睡裙里面游走。

 

  此刻,老马看得眼睛都直了,整个身子骨也禁不住颤栗起来,脖子伸得老长,恨不得把眼睛给贴上去,由于动作过d*a,胳膊肘不小心撞到了洗衣机的侧板,“砰”的一声格外响亮。

 

  “是谁?谁在那里呀?”

 

  邱兰馨警觉的穿好睡裙,快步走了过来。

 

  眼看露馅了,老马只好面红耳赤的钻了出来,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

 

  发现是老马,邱兰馨的俏脸更红了,她娇羞的问道,“马叔叔,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深更半夜的在厕所里,还能做什么?!

 

  老马当即下意识的回答道,“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听老马这么一说,邱兰馨的俏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毋庸置疑,她刚才的所作所为,全部都被老马看在眼里。

 

  这样的话,真是羞死人了!

 

  一时间,周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老马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我先回屋了啊。”

 

  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门外突兀的响起了张小军的声音,“老婆,是你在里面吗?”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镜子里看我怎么jr你

张小军的声音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顿时震骇得两人哑然失s e!

 

  这下可怎么办?

 

  深更半夜的,自己的老婆和房东躲在厕所里,若是被张小军发现了,那还了得?

 

  老马都快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就在这时,一只温润的玉手捂住了老马的嘴,邱兰馨眨着d*a眼睛对老马使了个眼s e,而后朝门外喊道,“老*g,是我,怎么了?”

 

  张小军站在门外,焦急的说,“你还要多久啊?我niao急呀!”

 

  邱兰馨皱了皱眉头,又喊了声,“你要是憋不住了,就进来吧。”

 

  说话间,邱兰馨把老马又赶回了洗衣机的背后藏起来,她迅速撩起裙下摆坐回了马桶上。

 

  “咔嚓”一声,门开了,张小军只穿条裤子走了进来。

 

  邱兰馨嗔怪的瞅了一眼,嘟起小嘴埋怨道,“就喜欢和我抢马桶。”而后撅着翘t un起身让到一边。

 

  张小军睡眼惺忪,嘴里咕哝着,“老婆,我看马叔的房间里灯亮了,你说他会不会听到了我们刚才睡觉时的动静吧?”

 

  这话把躲在洗衣机后面的老马吓了一跳。

 

  听到张小军的话,老马赶紧把身子骨缩的严严实实,生怕被张小军发现了。

 

  “瞧你说的,刚才就那么一小会e*,他听得见么?”

 

  邱兰馨面不改s e,似乎话中有话,言语透露出内心的不满。

 

  “唉,老婆,你说我是不是要喝点那些补yào什么的?这每次都……”

 

  张小军yù言又止,他猛地打了个激灵,收回了小家*。

 

  “你先去睡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

 

  邱兰馨催促道,然后又坐回了马桶上。

 

  张小军回了房间后,邱兰馨终于长舒一口气,她佯装冲了一下马桶,连忙红着脸离开了。

 

  又过了许久,老马隐约听到张小军的熟睡声,这才从洗衣机后面钻了出来,他伸展了一下酸麻的身子骨,蹑手蹑脚的溜回自己的卧室。

 

  整整一夜,老马辗转反侧,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邱兰馨……

 

  这晚,老马失眠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老马就起床出了门,他有晨跑的爱好,十年如一日,因此岁数虽然d*a了,但身体却依然石更朗,干活不累,健步如飞,几乎不输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

 

  跑步回来,老马顺便买了菜,家里的那对小夫妻租客,在租房的第一天就和他协商好,每个 月多出五百块钱的生活费,每天在家里吃一餐晚饭。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自己动手烧火做饭的,这对小夫妻并不例外,早中餐都是在学校的食堂解决,只有晚上下班才回到家里。

 

  老马回家后提着菜去了厨房,这个时间点也是那对小夫妻起床上班的时候,刚走到厨房门口,邱兰馨从卫生间里洗漱出来,两个人面对面的撞在一起。

 

  邱兰馨俏脸一红,低着头叫了声,“马叔叔,早啊。”

 

  老马回应了一声,他看到邱兰馨今天穿着一件浅粉s e的紧身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披到肩头,略施粉黛,*前的领口很低,隐约露出了一抹白花花的深沟。

 

  霎间,老马又联想到了昨晚那副火热的画面,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了,脚步不觉停留,一时竟挡住了邱兰馨的去路。

 

  “马叔回来了啊。”

 

  老马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张小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刚接到通知,要去省里培训,下午就得出发,这几天就有劳马叔帮我照顾一下兰馨了。”

 

  老马回过身来,下意识的点点头,连忙笑道,“没事没事。”

 

  由于平日里,老马和蔼可亲,年龄又摆在那,这对小夫妻早已把他当做成自家的长辈来看待,张小军自然很信任这个房东叔叔。

 

  邱兰馨从老马的身边挤了过去,对张小军问道,“这次要培训多久呀?”

 

  张小军自豪的笑了笑,“说是一个星期呢。”

 

  张小军是数学lao shi,虽然年轻,但是因教学有方,又给学校拿回几个d*a奖,校方领导颇为赏识,只要有机会,就会推荐他去深造,据说下半年还要升他做年级主任。

 

  相比而言,邱兰馨这个音乐lao shi,职位晋升的空间就小了许多,因此,也只有在谈论工作上,张小军才会显得那么自信满满。

 

  很快,两个人就收拾好去学校上课了,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一个星期不在家?”想到张小军要出差了,老马的心里忐忑不安,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要和邱兰馨单独同处一室了。

 

  想想就让人莫名的兴奋,老马琢磨着,今晚的晚餐是不是要准备的特别点?

 

 老马忙活了一上午,中午简单的弄了两个菜,一个人吃了后就歪在沙发上打盹。

 

  两点钟左右的样子,张小军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风风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马被惊醒后,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刚起身就见张小军拉着行李箱出来。

 

  “小军,这就走啊?”老马恍然道。

 

  “是啊,马叔,学校催的紧,再晚就赶不上车了。”

 

  张小军说着就拉开d*a门,朝外走去,没走两步,又回头叮嘱道,“马叔,兰馨帮忙看着点,要是晚上没回家,你就给我发个信息啊,谢啦!”

 

  嘿,什么情况,这小子?对自己的老婆这么不放心?

 

  老马没有多说,只是点头应道,“没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的!”说着,老马还伸出了d*a拇指。

 

  张小军嘿嘿一笑,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老马过去关上了门,心里就乐呵了起来,环顾四周,眼前这个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今天,似乎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哪e*不一样,老马一时也琢磨不透,自从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变得冷冷清清,膝下无子实在是闷得慌,老马就开始对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会无业游民一律不租,这对夫妻教师就是老马j*挑细选下来的。

 

  然而,有了租户后,家里看上去虽然热闹了点,但老马心里却总是空空的,有时候都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外来人,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马才忽然有种男主人的感觉,他觉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应该担当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无微不至的照顾邱兰馨。

 

  想到邱兰馨,老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来,这个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马在看去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那一声声“马叔叔”的叫声,简直是甜到了老马的心坎上。

 

  突然,老马的老款翻盖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张小军的来电,老马连忙接通后问道,“小军,什么事呀?”

 

  “马叔,你快帮我去卧室里找找我的教师证,时间来不及了,一会e*我到楼下,你从阳台直接丢下来。”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喘息声。

 

  “好好,小军,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老马挂了电话就冲进了小夫妻的卧室。

 

  在哪里呢?老马四处搜寻,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头柜的角落,张小军的教师证露出了一半,正好夹在了缝隙里。

 

  老马赶紧过去从墙缝里抽出证件,刚准备扭身往外走,去发现床头柜的抽屉虚掩着,从里面露出了几个五颜六s e的玩具。

 

  “什么东西?”老马好奇的打开抽屉,随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马顿时心里一紧。

 

  “滴滴滴!”手机又响了,老马怔了一下,接通电话,张小军的声音传了出来,“马叔,找到了吗?我到楼下了!”

 

  “找到了,找到了,我马上给你丢下来啊!”老马说着关上抽屉就朝阳台跑去。

 

  老马住的是老式单元楼,屋内结构布局很落后,去阳台必须穿过主卧,老马就睡在这间主卧里。

 

  来到阳台,老马就把教师证朝楼下的张小军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楼,楼层并不高,教师证很j*准的落到张小军的脚下,张小军捡起来,对阳台上的老马挥挥手,一溜烟跑出了小区。

 

  整个下午,老马都心神不宁,他怎么也无法将外表清纯的邱兰馨,与那些玩具联系在一起,难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单纯,内心却很狂野?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张小军的身体状态而言,如何能满足得了她!

 

  这么一想,老马顿生怜悯,作为过来人,他深知两xìng之间的奥妙,倘若有一方不平衡,那另一方才真的是有苦难言啊!

 

  不知不觉间,老马就越发的心疼邱兰馨,他决定了,从今晚开始,一定会对这个小女孩万般呵护,如果那方面她也需要,老马完全可以满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