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写细致文段;他进去了我的细节描述,痛吗还敢逃吗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21 20:24:24 责编: 人气:

床笫之欢描写细致文段;他进去了我的细节描述,痛吗还敢逃吗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疗起来很麻烦,没事咱们慢慢来,只要你愿意相信d*a爷给你说的话。”

老刘仗着李悦不懂,开始打起李悦的坏主意,现在就等着李悦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d*a爷你说,我都信。”还好有救,李悦心里松了口气。

老刘现在的理智已经被恶魔吞噬,看着李悦若隐若现的d*a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现在这姑娘对于忄生方面确实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经的学生,脑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来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须毫无破绽。

“其实你这个已经严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觉到不舒服,对吗?现在用药物已经没用了,只能用东西,把里面的异物*出来,这样你的病就好了。”

“这东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刘说到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但是什么?很贵吗,要多少钱?”李悦细眉一蹙,有些担忧。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给你给小姑娘看病,难不成d*a爷我还收你的钱?”老刘为了表达自己为了李悦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对着李悦说道,“只是这东西需要d*a爷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个地方,d*a爷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还好不是因为钱,可是,刚才只是被刘d*a爷碰了几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那她还不得害羞死,这可怎么是好。

不过人家刘d*a爷也是为了自己的病,治病还不收我一分钱,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况刘d*a爷对我已经这么好了,“我没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g*净,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悦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小裤裤直接脱掉,露出了让老刘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这样,d*a爷去拿药。”看到李悦直接脱光,老刘激动得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还好他的白d*a褂遮挡得住,匆匆走到药柜前拿了无副作用的软膏,顺手将门关上。

心里寻思,这小姑娘就是好骗,现在他只要慢慢激发她内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钩。

回到病床边,老刘将药膏涂在自己手上,将手伸了过去。

“谢谢你,刘d*a爷。”李悦是真的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谢谢刘d*a爷,看向刘d*a爷的眼神甚是感谢。

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老刘的眼中。

可是为什么她一被老刘碰到,她就会有触电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刘d*a爷的手指开始活动的时候有一种被d*a火吞噬的感觉,热,难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刘d*a爷好心给自己治病,再多的话都被吞进肚子里。

“小悦,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到这里也涨涨的,有些难受?”

他现在想着自己穿着白d*a褂,然后对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女孩做着这种事,一时之间兴奋不已。

“是是是啊。”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d*a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加快吧。”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d*a爷。”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d*a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忄生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部,现在被刘d*a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d*a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d*a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d*a爷弄得d*a脑一片空白,而且刘d*a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g*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d*a概是被刘d*a爷的按*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d*a爷的手对自己的按*。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d*a,d*a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

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按*手法相当管用。”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d*a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

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真*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g*净的,就是d*a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d*a爷腿上,d*a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d*a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d*a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悦背对着老刘的时候,眼看着她就要落在老刘腿上,头脑发热的老刘竟然悄悄的将裤子解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