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和两个学长,学长在天台不可以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23 21:31:39 责编: 人气: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学长在天台不可以

“学校太压抑了,天天还有lao shi管,不如在外自在些,我和别人合租的,所以还可以接受。”董羽搀扶着袁卿嫣向楼上走去。

“合租?男的女的。”袁卿嫣来了兴趣。

“嗯,是个姐姐,没怎么说过话,时常不在家。”

走到三层,董羽打开门,按上灯,袁卿嫣仔细一打量,是个温馨的两室一厅小居室,沙发、茶几、电视,一用俱全,一间卧室的房门锁着,另一间打开着。

“那间是你的房间?”袁卿嫣指着开着房门问道。

“是啊,怎么?”

“没什么,你怎么不关门?”

“一个d*a男人的,又没什么秘密,再说房门打开有利于通风。”董羽微微一笑。

袁卿嫣仔细看了一会,发现只有两间房间,问题来了,今晚她怎么睡,难道……

“可是这只有一件房间,晚上我……”袁卿嫣眼睛低垂着,有些不知怎么表述。

董羽淡淡一笑,指着有些狭小的沙发,“你睡我的房间,我睡这里就好。”

“还是我睡沙发吧,怎么好意思让你挤在这里。”袁卿嫣摇了摇头,来这里住本就有些不好意思,现在自己再雀占鸠巢,善良的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先别争论了,咱们吃点饭吧,今天可是还有着不少作业呢。”董羽摇头打断着,晚上他自有安排。

“嗯,你这里有厨房么,我会做饭的。”袁卿嫣听到董羽转移了话题,x*ing格温顺的她自然接受了董羽的提议。

“还是我来吧,你的脚还伤着呢,对了,卧室有电脑,你要是无聊可以玩会。”董羽将她抱到卧室里,这一次的拥抱顿时有种异样的感觉滋生,毕竟这是在家里,属于无人的暗室。

女孩也有些不适,默不作声的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袁卿嫣摆弄了一会,“电脑能上网么?”

“这学期刚搬到这里,还没接网呢。”

“那有什么电影看么?”

董羽摸了下脑袋,苦笑着,“好像只有恐怖片?”

“恐怖片。”袁卿嫣下意识有些缩了缩身体,虽然她没看过,心下也有些好奇。

“嗯,怎么,卿嫣害怕?”董羽眼含趣意的看着她。

“谁,谁说的?”袁卿嫣脸蛋一红,犹自强撑着,似乎要证明自己并不害怕,随手点开一部。

董羽见她这幅模样,好笑极了,起身去了厨房。

身旁的人一离开,袁卿嫣听着毛骨悚眼的音乐,心底开始有些发慌,屏幕上逐渐出现血腥惊悚的场景,吓得她的脸s e都白了,余光转到一遍,有心想要关掉电影,但又怕被董羽笑话。

这么忐忑不安,腿部轻轻晃动,无意中碰到了音响的音量,顿时暴增的恐怖声调和惊声尖叫着实把她给吓坏了,眼皮一抬,便看到了屏幕上恐怖的景象,她哪看过如此吓人的东西,顿时身体往后倾倒,吓得d*a叫。

正在做饭的董羽下了一跳,连忙跑回卧室,发现袁卿嫣倒在地上,脸上挂着泪痕,捂着脚部,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疼的。

董羽关掉电影,快速将她扶到床上,“卿嫣,被吓着了吧,看你还逞强不?”

袁卿嫣脸s e涨得很红,可爱的白了他一眼,“我也是第一次看嘛,你讨厌,欺负我!”

这一白眼把董羽看呆了,袁卿嫣小女孩般的模样如此让他心动,他怔怔握着女孩的小腿。

“你…你g*嘛。”小腿被男孩抓在手里,手心的温度让她有些不适应,特别董羽还一副失魂的样子盯着自己,袁卿嫣顿时低下头,修长的睫毛垂落。

“我……”

他腾地将袁卿嫣小腿抱在怀里,脱掉鞋子,手指勾住袜子,轻轻一扯,惊的袁卿嫣慌忙抬眼,董羽满含笑意,“我帮你看看扭伤的位置,我有方法减缓红肿的。”

袁卿嫣这才知道董羽是逗她玩的,顿时d*a嗔,“你又捉弄我……”

两人这么一闹,关系陡然亲密起来,董羽摸索着莲足,随着他摸索,脑海中那神奇的数据突然显现,触碰部位腿、足,连续获得8点情感j*元,开启初级情感兑换系统,可选择消耗四点兑换意外事件,成功率40%,消耗10点可查询对方好感值……

董羽一呆,这神奇的能力又来了,不过上次还是三点兑换一次意外事件,现在怎么变成四点了,而且成功率还将降低了。

他的停顿在袁卿嫣看来是一种爱不释手把玩,顿时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董羽连忙惊醒,知道不能再过了,仔细看了下伤处的红肿,将手放在上面,帝皇傲世诀的真气微微扭转,袁卿嫣只感觉脚踝暖洋洋的,片刻后,红肿消退不少。

“你会武功?”袁卿嫣d*a讶,虽然学校也有教授武术,可d*a都教授浅显的健体强身术,而董羽分明用的是很高层次的武功,她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d*a男生了,总感觉他和别人不一样,与众不同。

董羽淡淡嗯了一声,不再多提,袁卿嫣穿上袜子,已经可以自行走路了,两个人一起吃了顿晚饭,这顿晚饭吃的女孩味蕾d*a动,四个菜都被清空,其实她的饭量不d*a,只是董羽弄的太好吃了,这样一来,对方又在她的心里加深了印象……

晚饭后,两人在桌前开始作者功课,其实这些高三的难题在董羽眼里简单跟个1+1=2似的,事实上他十二岁前就修完了高中的课程。

袁卿嫣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但刚开学,lao shi有意压压d*a家浮躁的心,布置了一些难题,一时半会倒是不容易想。

d*a部分时间都是在观察女孩的容颜,董羽一颗沉寂许久的心开始跳动起来,女孩的容貌让他想到自己的未婚妻,两人的气质很像,可现在她……

董羽看着袁卿嫣蹙起的眉头,心底一疼,脱口道,“卿嫣,你计算的思路出错了,应该这样……”

他说完,飞快在纸上演算着,袁卿嫣呆呆看着满纸的*g式,但思路却如此清晰,一道算是超纲题在他的推算下不到几分钟就搞定了。

“你好厉害!”袁卿嫣两眼冒光,其实他并不了解董羽在班上的排名,若是知道这位吊车尾般的成绩男孩能解决如此难题,恐怕下巴都会惊的掉下来。

微微一笑,随后又开始整理下一道难题,男女搭配,g*活不累,做作业也是如此,不到9点半两人就解决了别人要做到12点多的题目。

他看了看时间,对袁卿嫣说,“卿嫣,今天淋雨了,你不去洗个澡?”

袁卿嫣也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但是碍于在男生家里,总不能自己提出吧,现在董羽这么一说,女孩家爱g*净,顿时有了点想法。

董羽找了条新的毛巾给她,“浴室里洗浴用品都是齐全的,给。”

袁卿嫣结果点了点头,换了双拖鞋,进了浴室,“啪嗒”一声关上门。

先是窸窸窣窣衣服褪下的声音,不多时水流的中夹杂着少女哼歌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让董羽如何坐立的了,隐约想起厨房边上有个可以看到浴室里的小孔……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学长在天台不可以

不要怪董羽有想法,这种情况下,还有个万无一失作案机会,是个男人都会心猿意马,更何况处男的身份。

平日里对着电脑看着av看着千人万人骑的女优,总会想象下漂亮的班花的身体又或是什么个模样,特别是那对傲人的娇美,在回来的路上时不时的触碰自己隔壁那份质感,若是换成视觉感官又会如何?

这么一想董羽更加不安,裤子中央顶着了d*a帐篷,在宣告着自己的长d*a,猎手猎脚走到厨房,歌声渐渐清晰,袁卿嫣的声音甜美迷人,她的身体会不会更加……

董羽忍不住的吞咽一声,带着脑袋里幻想凑近小孔,忽然间,袁卿嫣的歌声变成了尖叫,“啊!”

视线正好被一对玉背挡住,其它的再难看清楚,倒是袁卿嫣的叫声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快步走到卧室里,才紧张的问道,“卿嫣,怎么了?”

“有蟑螂,呜呜……”

董羽一怔,心底苦笑,原来是小强坏了事,走回浴室门口,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呜……蟑螂还在。”袁卿嫣声音有些哽咽。

很多女孩子特别害怕这些小虫子,董羽敲了敲门,同时心跳加快,“我可不可以进来?”

“你等等……”

董羽听到一阵声响过后,浴室门被打开了,阵阵热气扑鼻,空气中还夹杂着女孩特有的体香,袁卿嫣披着浴巾垂着有些湿漉漉的头发,站在墙角,即便裹着浴巾,*^前d*a片春光还是令人垂涎欲滴,一双眼睛含着泪花看着池子边一动不动的小强。

飞快的处理掉这只小强,董羽真的不想就这么离去,可是看到女孩那一副你也该出去目光,顿时没折了。

“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走前说了一句很没营养的话,袁卿嫣张着嘴不知如何作答,她能有什么需要?

董羽自知口误,神s e一窘,快步走出,满脑子都是袁卿嫣的玲珑的身段,他在想,若是自己化身那条浴巾该是多么幸福啊。

这么一搞,没了什么偷窥的心思,回到卧室里,董羽看着自己的右手半晌,梳理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右手碰了袁卿嫣的身体,获得了情感j*元,开启了初级情感兑换系统,而现在脑子只要轻轻一转,兑换系统竟不自觉的跳了出来。

这种感觉很玄妙,董羽看着手目光闪烁,他不是迂腐的人,立刻知道自己似乎得到某种奇特的能力,手可以吸收能量,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吸收?

董羽抽开抽屉,里面有着一块汉白玉,那是自己无意中买着玩的,品质一般,正好可以拿来试试。

他把白玉挂件拿到手里,猛然间玉石以*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数秒过后化成一堆白s e粉末,同时脑海中突然多了一串数据。

能量源品质c级,汲取5点力量j*元,初级力量兑换系统开启,可兑换1天加速修炼,是否兑换?

他彻底震撼了,兑换二字在心底刚说完,顿感身体内的气流乱转急剧加快,那种江河决堤爆发感几乎冲破*口,头发被气机冲的根根直竖,片刻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当他查看自己身体的时候,一阵狂喜,帝王傲世诀重回第二层,董羽明白一天的修炼微不足道,但恰好自己处于瓶颈的最顶端,哪怕一丁点助力都会使得自己迈过这个关口!

抑制不住的他几欲潸然落泪,自从两年前被父亲亲手废了功法,筋脉几乎全部断裂,帝皇傲世诀从第四层掉落到无已经整整两年了。

还记得自己16岁生日那天,醒来后,竟发现自己亲妹妹浑身赤果*,下身出血的睡在自己身边,那绝对是个彻头彻尾的噩梦,当被亲妹妹指证自己强暴了她,甚至从她身上找到自己j*^y*的时候,暴怒的父亲再不听从最疼爱的e*子任何解释,一掌几乎断了自己生机……

疼,不仅是*体,心灵更痛,目睹着亲梅竹马未婚妻绝情的转身离去,所有光环和荣耀都被剥离,那是何等痛苦。

他是被冤枉的,这是一个设计好的y谋,制造这起y谋的人甚至连变成废人他都不放过,而mu亲更在保护自己的过程中郁郁而终,后来在仆人的帮助下历尽艰难逃到了北洲城,泪水和懦弱在逃亡的过程中已然风g*,在埋葬最后一个随从后,他仅凭着残破筋脉重新修炼,忍受彻彻夜夜筋脉寸断的痛苦,就这样两年过去了,自己依旧无法突破第一层的壁垒。

他绝望过,痛恨过,咆哮过,可一旦想起历历在目的过往,他的心异常的痛,就算不为了自己证明,也要为了郁郁而亡的mu亲洗刷这份耻辱!

这个酒醉金迷浮夸奢靡的都市生活里,有谁记得那个曾经贵为华国骄傲的第四皇子,董羽的手扣在脸猛地一扯,一张俊朗非凡带着熠熠光辉呈现在镜中。

今日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复原的希望,终于看到了自己变强d*a洗刷屈辱的希望,总有一天,我要这世间有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骂我、骗我之人统统毁灭,善我、助我、护我、爱我、诚我之人富贵安康。

火焰在眼中跳动,炽烈无比,能量,他需要d*a量的能量!

啪嗒、啪嗒,拖鞋特有的清脆声点点传来,董羽浑身一震,飞快带好面具,平复心情后,抬眼望去。

袁卿嫣穿戴好衣服,头发有些湿润,勾勒出的姣好的面容,手里拿着,拿着?

董羽眼睛瞪圆了,袁卿嫣手里拿着竟是自己的文*,那她岂不是上半身真空?

这么一想,他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了女孩两团汹涌澎湃之处,随着走动间那份跳跃的幅度简直是惊人,不带罩罩居然没有下垂,最要命的是两颗相思豆顶出了分两处深深凸起让他的目光如何也不能移开。

“你这有衣架没,今天出了一身汗,有些难受。”袁卿嫣天真无邪的望着董羽,抬了抬自己的罩罩。

董羽嗔目结舌,若不是对着单纯到骨子里的女孩有所了解,这事任谁都以为是赤果果的诱惑。

“有,我帮你拿。”董羽取了个衣架交给袁卿嫣。

“谢谢你。”袁卿嫣回了个甜甜的笑容,却没注意到他那火热的目光。

等袁卿嫣挂好了罩罩,也到了睡觉的时间了,两人争辩了半天直到董羽沉下脸一副我再不答应生气的模样,袁卿嫣这才答应下来。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还有女孩那关门前感激的目光,董羽如何能淡定,冲了澡灭下火气,盖着毯子躺在狭小的沙发上,老实说他一个一米八的d*a男孩真的睡不下,身体都有些蜷曲。

望着卧室的房门,血气方刚的他满脑子都是袁卿嫣的纯真模样还有和纯真模样反差巨d*a的丰腴身体,这两者能结合在一个人身上真是个奇迹啊……

董羽本以为袁卿嫣能够邀请自己一起睡,毕竟床足够d*a,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可笑,人家女孩子在这么着单纯也不会半点防范意识也没有。

虽然不甘心,心底还是存了那么点期待,眼珠子直直的瞪着卧室,毫无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