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很污很污的句子;污女勿进进必湿千万别进小说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31 22:50:51 责编: 人气:

床上很污很污的句子;污女勿进进必湿千万别进小说

我瘫坐在沙发上,看着裤裆鼓起来的一d*a团,懊悔自己刚才怎么g*出这等混账的事,说好只是占便宜,却差点强暴了她。

叹了口气,我到浴室冲冷水降火,脑子里却止不住回放着苏茜茜挺翘紧致的蜜t un,柔滑黑丝包裹下的裆部,显得那么神秘诱惑!

想着,我那里石更得更加吓人,忍不住自己动手解决起来。

可无论怎么解决,始终得不到释放,心里的那股子野火越烧越旺,突然,我看到洗衣机上面放着一条浅*s e蕾丝nk。

是苏茜茜穿脏了扔下的!

“这小妮子,怎么又把nk扔洗衣机上了。”

我舔了舔g*裂的嘴chun,把那条蕾丝nk拿到手上,看着nk中间湿乎乎一小片,鬼使神差凑上去闻了闻,顿时刺激得我下身狠狠一紧。

我看了眼苏茜茜房间,将那条浅*s e蕾丝nk包裹在火热上,舒服得一声长叹,手上动作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苏茜茜总躲着我,不再跟我亲近,任凭我拿零食怎么哄,她也不愿意搭理我。

这让我更加后悔,想着只能后面慢慢补偿她。

晚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暴雨,还时不时地炸起几个巨雷。

我正准备睡下,苏茜茜穿着吊带睡裙走了进来,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怎么了,茜茜。”我赶忙坐起身,示意她过来。

见苏茜茜踌躇戒备的模样,我叹气道:

“那天都是叔叔的错,叔叔保证以后不会那样对你,如果做不到就天打雷劈!”

“轰”地一声,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苏茜茜吓得蹲在地上,捂着耳朵瑟瑟发抖。

我过去把她抱到床上,轻声哄道,“茜茜乖,别怕,叔叔在你身边。”

小妮子缩在我怀里抖个不停,嘴里呜咽抽泣道,“我我想爸爸了”

我满脸愧s e,心里罪恶感重重,轻抚着她的背让她睡得舒服些。

小妮子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帮她盖紧被子,便搂着她睡过去了。

苏茜茜睡相不好,半夜我被她一脚压在肚子上给惊醒了。

小妮子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呼气都打到我脸上了,鼻间弥漫着半熟少女的甜腻香味,弄得我不由心猿意马起来。

借着月光,我低眼看去,苏茜茜趴在我的*膛上,*前两团滑腻雪白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随着呼吸起伏着。

我狠咽了口唾沫,手不受控制地伸向那诱人的雪白。

苏茜茜突然转过身,吓得我赶紧收回手。

我又对苏茜茜起了邪念,忍不住暗骂自己一声禽兽。

然而,当我看到这妮子背过身的诱人身姿,又有些控制不住了。

这小妮子的睡裙都掀到腰上了,浑圆滚翘的娇t un就撅在我面前。

粉红s e的nk快搓弄成一条绳,紧紧地绷在饱满白皙的t un缝中间,看得我热血膨胀。

“乖茜茜,你就让叔叔磨一下,一下就好!”

我在心里默默说道,掏出那早已叫嚣的家*,小心翼翼地把苏茜茜nk拨向一边,然后缓缓把它

床上很污很污的句子;污女勿进进必湿千万别进小说

“哇!好烫!好烫!”

苏茜茜快哭出来了,迅速脱掉身上那件湿掉的背心,里面两团d*a*子登时跳了出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小陈叔叔,茜茜好痛,呜呜呜”苏茜茜嚎啕d*a哭,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这时我才回过神,不舍地移开了目光,柔声哄道,“茜茜乖,叔叔用药膏涂一下就不痛了。”

说完便去房间拿药膏,我忘记把药膏放哪个位置了,在房间找了好一会e*才找到,正准备出去时,房门被打开了。

这小妮子居然只穿着nk走了进来!

两条白皙纤细的d*a长美腿就这样晃荡在我面前,粉s e的蕾丝内内不断刺激我的眼球,还有*前那两团饱满鼓胀的d*a*子,差点让我鼻血都飙出来了。

“小陈叔叔,你好慢呢。”

苏茜茜娇嗔了一句,梨花带雨的脸上写满了委屈,“茜茜这里好痛。”

“你怎么怎么把裤子给脱了?”

“到床上去,叔叔帮你涂药膏。”

我g*渴着嗓子,心想这可是你主动送上门的,不能怪叔叔我。

苏茜茜听话地坐到了床上,那白得耀眼的玉兔窝在*口,看得我越发眼热。

我把药膏挤到手上,朝苏茜茜*口处抹去,触手的温热,让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嗯”苏茜茜舒服地哼出声,白皙的俏脸泛起了一抹红晕,咧嘴憨笑道,“凉凉的,好舒服呢。”

手不由地涂到了高耸处,那光滑嫩弹的触感差点让我呼吸都停滞了,忍不住抓了一把。

苏茜茜秀眉微皱,一脸娇憨地提醒道,“小陈叔叔轻点,疼呢。”

我笑呵呵点了点头,目光早已落在那娇艳欲滴的诱人处,看得眼馋直咽口水,真想扑上去尝尝味道,一定香甜可口得紧。

“啊!”苏茜茜突然撇开我的手,不断地抹掉涂好的药膏,又开始哭鼻子。

“我不要涂了,好辣,药膏变得好辣,呜呜呜”

小妮子哭得泪如雨下,任凭我连哄带骗,都死活不愿让我帮她涂了。

我还没过够手瘾呢,于是假装生气道,“你不肯涂药,叔叔以后都不理你了!”

“小陈叔叔,不要涂药膏好不好嘛。”

苏茜茜小心翼翼地拉着我的手撒娇,随即委屈巴巴指了指自己的*部说,“茜茜这里又辣又痛的。”

看着苏茜茜泪眼汪汪惹人怜的模样,我心里的邪念愈发膨胀。

“来,叔叔给你吹吹,痛痛就走光光了。”说着我便往她*口上吹气。

借着吹气的由头,我贪婪欣赏着那两团雪腻丰润的d*a*子,真是又白又d*a,像水滴一样,稍微一挤都能流出甘甜可口的r*汁。

我仿佛嗅到了那股诱人的*香味,犹如催情迷药,让我双眼通红,呼吸c*u重起来。

“嘻嘻,叔叔吹得人家**好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