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不想出来里面舒服/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1-03 22:05:02 责编: 人气:

宝宝不想出来里面舒服/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

孙妍不过一个未经人事的d*a闺女,哪里经得起吴宝库这般娴熟的手法,当时就觉得腿肚子发软,d*a腿下意识闭合磨蹭,脸蛋上也浮出一层红晕。

她下意识想推开师傅,可总觉得自己用不上力气。

而且心里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师傅的手很d*a,很热,她觉得跟触电了似的。

她这反应落在吴宝库眼中,也让后者心里乐开了花。

这小妮子,到底是个雏e*,这还没动真格的呢,就来了感觉。

只见他恋恋不舍的收回d*a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的手法是专门针对雌x*ing的,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没劲,还很麻,跟过电了一样?”

闻言,孙妍红着脸点了点头,她的感觉被师傅一语说中,她心里很佩服,却也有些贪恋刚才的感觉。

“好,刚才是手法教学。为师顺便再给你普及一下哺r*常识,哺r*过程是咱们哺r*动物繁衍成长的关键过程,来,你坐下,为师给你亲自示范一下。”

孙妍自然不知道吴宝库所谓的亲自示范是什么意思,乖乖坐在凳子上。

可当看到吴宝库蹲下身子,张嘴凑过来的时候,她慌了,双手死死护着。

“师傅,您……您这是……”

见状,吴宝库怒了,起身指着孙妍就训斥起来。

“我这是要给你模拟动物的喂养过程,这可是兽医的必修课!把手拿开!”

孙妍一脸犹豫,父亲告诉过她,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外人看。

可转念一想,师傅也是为了给自己言传身教。

索x*ing,她红着脸缓缓把手放了下去。

见孙妍被自己吃的死,吴宝库刚蹲下身子,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兴致被扰,吴宝库一脸不悦的去接电话。

电话正是孙妍的父亲孙d*a国打来,想打听下自己女e*的学习情况。

吴宝库不耐烦的让孙妍过来接电话,自己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

眼看孙妍光着上身,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捂住*口,吴宝库心里突然有了个疯狂的念头,下意识舔舔嘴chun,起身走了过去。

见师父过来,孙妍正说要挂断电话,吴宝库却拜拜手,道:“没事,你把电话开免提,继续聊就行。为师时间宝贵,所以你要一边打电话一边看好为师的示范。还有,千万别发出声音,不然为师会分心,知道吗?”

孙妍点了点头,开了免提,然后放下话筒,说道:“爹,师傅说不用挂,他正在……嘤……”

她话没说完,吴宝库突然发动攻势,脑袋直接凑了下去......

这一声嘤咛宛若魔音,让吴宝库当时眼睛都有点红了,嘴里跟装了发动机似的肆意索取。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和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孙妍的娇躯来回扭动,d*a腿来回磨蹭。

“丫头,你咋的了?”孙d*a国在电话中问道。

孙妍又羞又急,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那么羞人的声音。

“我……我没事,嗯……”

她支支吾吾的回道,可身子却在不住颤抖,贝齿死死咬着樱chun,生怕自己发出声音会打扰到师傅。

虽说心里臊的慌,可孙妍总觉得师傅很厉害,弄的自己还挺舒服。

他好几次忍不住要叫出声,只得用小手死死捂着嘴巴。

吴宝库现在心里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跟孙d*a国是老相识,现在却隔着电话偷摸的欺负人家的女e*,还是个十八九的h花d*a闺女,这让他心里的爽到上天。

“丫头,你要好好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孙d*a国在电话中说道。

闻言,孙妍吭吭哧哧的“嗯”了一声。

“老孙,你放心吧。你女e*还算听话,我正教她实践呢。”吴宝库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就行,老吴,你多费心,可得好好教我家这丫头。”

孙d*a国隔着电话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女e*正在被吴宝库玩弄。

“放心吧,我肯定用毕生所学好好教她。”

吴宝库突然停下动作说了一句,而后又看向孙妍,低声道:“刚才为师教你的手法,再复习一下。”

见师父手指的方向,孙妍脸蛋突然一红,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就伸出纤手攥住师傅的宝贝。

少女纤手带来的顺滑感让吴宝库连吸几口冷气,继续埋头索取起来。

这没一会的功夫,孙妍就已经软成了烂泥,上身抵着吴宝库的脑袋,手上动作却一直没停,一边还要断断续续的回应着父亲的话。

兴许是太刺激了,吴宝库身子突然哆嗦一下,差点缴械,连忙起身。

没玩到正戏之前,他可不能投降。

“师……师傅,可以了嘛?”

孙妍红着脸蛋说了一句,觉得两腿无力,腿肚子都打哆嗦,再怎么下去,她怕自己真的会叫出声。

吴宝库眼睛滴流一转,点了点,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道:“老孙,你女e*挺聪明,一学就会。一会我再教她点别的,你俩继续聊。”

难得被师傅夸奖,孙妍心里一喜,觉得只要按照师傅说的做,就一定能留下来拜师学艺。

“为师问你,刚才什么感觉?”

这边通着电话,吴宝库没敢把说的太明,可孙妍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认真回想了一下,而后后者脸蛋,轻声憋出一个字。

“痒……”

“这是正常反应,具体是哪?”

“就……就是这里。”

单纯的孙妍指了指自己下方,却全然不知道,她此时的模样带给吴宝库何等的冲击力。

此时的吴宝库觉得都快爆炸了,却也只能强忍冲动,低声说道:“除了痒之外,是不是还有很多粘乎乎的东西?”

闻言,孙妍脸蛋通红,巴不得找个缝钻进去,点了点头。

吴宝库眼中闪过一抹贪婪,知道时候到了,咳咳嗓子,再次把声音压低,道:“很好,身为兽医,你一定要记住,这种时候就要进行最后一步。得用东西帮雌x*ing动物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些粘乎乎的东西会堵塞,轻则无法配种,严重的话还会发生溃烂。”

这些东西孙妍压根不懂,一听师傅这话当时就慌了,眼泪直打转。

“师傅,那……那怎么办?你快帮我,我不想……”

孙妍没控制住音量,声音d*a了点,电话中的孙d*a国当即疑惑道:“丫头?怎么了?疏通啥?”

吴宝库脸s e一变,忙的比出噤声收拾,而后一本正经的回道:“没事老孙,就是这丫头身子有点小毛病,我马上就帮她治。你先别说话,省的我分心。”

被吴宝库这么一说,电话中的孙d*a国也没敢再发出动静。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绕着孙妍走了一圈,而后附耳过去,低声道:“把裤子褪了,然后趴在桌子上,pi gu撅起来。”

一听要脱裤子,还要撅pi gu,孙妍犹豫了。

“怎么?不愿意?”

“别……别,师傅,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