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领带绑在床头双腿bl 强迫撞击前列腺抽搐bl

时间:2021-10-14 01:14:14
“免礼。明若听着请安格外别扭,差点脑子一抽,回一句——爱卿平身……

水绿婢女起身,敛目垂手而立。

明若深吸一口气,她并不需要这么个古风侍女陪在身边:“你叫什么名字?

水绿婢女闻声连忙俯身下拜:“请王妃娘娘赐名。

明若揉揉额头,她是知道很多地方都有‘改名表忠心’的做法,跟着爷爷学医的师兄,都会在名字里改个‘子’字,比如大师兄乔子彦,最宠她的七师兄叫程子意。

不过,她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起名废啊。

“你原本叫什么?还是举个例子参考一下吧。

“奴婢原本叫绿茶。

“额……明若真是无力吐槽,“绿茶……是不是还有白莲花啊……

绿茶有些诧异,连忙答话:“白莲姐姐是太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

明若心里有一万头神兽狂奔,还真有白莲啊……明若叹了口气,是时候展示自己的专业了,中草药千千万万,随便捡一个像人名的出来,还是很简单的:“那你以后就叫紫苏吧。

“谢王妃娘娘赐名。紫苏又是一拜。

“以后不用总是拜来拜去的。明若怀疑这姑娘膝盖里装了弹簧,跪起来格外流畅,“你先去弄点早……膳,然后准备热水,我要洗……沐浴。为了不让清凰公主这个人设崩了,明若觉得自己都不会说话了。

“是。紫苏领命而去。

明若终于可以让快要死机的大脑休息一下了。

紫苏办事效率是很高的,大概过了一刻钟。明若面前的桌子就摆满了——四样点心,四样小菜,一碗粥一碗面条。

明若虽然是饿,但也吃不了这么多。先喝了一口粥:“以后早膳不用准备这么多,一半就够了。

“奴婢记下了。紫苏连忙应下。

明若用过早膳,就去了卧室。卧室的陈设虽然不华丽,但却雅致,透着一股书卷气。只不过之前可能是当做婚房用的,帐子被褥,甚至是椅子上的软垫都是大红的,看起来有些一言难尽了。

房间的角落里用屏风隔出一块空间,隐约可见面里面摆着浴桶。

紫苏手中的托盘里放着一叠布巾,一只长柄木勺,一块香胰子,和一小篮花瓣。

她将托盘放到矮几上,抓了一把花瓣撒进浴桶:“王妃娘娘,奴婢为您宽衣。

“不必,你出去吧。明若看着紫苏退出卧室,然后褪下衣衫,将身体没入温热的水中,吐出一口浊气,这才是穿越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明若脚上有伤,不宜泡澡,所以很快就洗好了。

看了看紫苏为她准备的衣服,是一整套,甚至还有贴身的小衣。这丫头是木讷了一些,但做事还是挺细心的。

明若将小衣和中衣穿好,反正等一下她是要补觉的,那些左一木艮衣带,右几颗纽扣,木艮本分不清哪件穿在里面,哪件穿在外面的衣裙,就先放着吧。

明若坐在外间的罗汉床上,这里光线好,还配了一张小茶桌,正好用来上药。

明若刚处理好脚上的伤,就听到紫苏轻声询问:“王妃娘娘,您好了吗?

明若将桌上的东西收好:“你进来吧。

紫苏带了两个婆子进来,将浴桶抬出去,然后开始收拾沐浴用过的东西。

“紫苏,给我拿纸笔过来。明若觉得要在这云亲王府过上好日子,还是得凭本事吃饭,客卿大夫这个工作要认真做。

明若像模像样地握住毛笔,落笔虽然有些生涩,字却不丑。

开玩笑,以为玄医世家的大小女且是那么好当的,她可是从小被琴棋书画各种技能虐得想要自生自灭好不好。

由于许久没写过毛笔字了,为了美观,明若写的很慢。紫苏收拾好卧室,又铺好了床,明若才将清单写好。

上面列了一些药材,制药所需的工具,和一些盛装药丸药水的器皿。

“这些是给王爷炼药所需的东西,你交给周管家让他去准备。明若将手中墨迹未干的单子吹了吹,递给紫苏,“我要休息了,午膳不用准备。我下午为王爷施针,若没醒来,你叫我起身。

“奴婢记下了。紫苏捧着明若交给她的单子出去了,然后将门轻轻关上。

明若爬上床,钻进被子里。刚一躺下,脑袋被瓷枕硌得生疼,她连忙起身,从罗汉床上拿了一个软垫,垫在瓷枕上还是硌得难受。最后把瓷枕扔到一边,直接将软垫折了几折,当做枕头。

此时,司皓宸坐在书房的圈椅里,听着白燊汇报这两日各方的变动,手指似无意识地扣着扶手,发出笃笃笃的声响。白燊不自觉地被这节奏影响,说话的速度开始变快。

周管家拿到明若写的单子,不知道该不该照办,王爷之前吃的药可都是薛神医准备的。周管家决定找白大人讨个主意,得知白大人在王爷书房里,便找了过来。

“老奴请王爷安。周管家上前行礼。

“什么事。司皓宸身体后倾靠在椅背上,面上略显疲态。

周管家将那张单子呈给司皓宸:“王妃写了这清单,说是要为王爷炼药。

司皓宸看到手中的清单,微微挑眉。

他对明若要的东西倒是没惊讶,只是这一笔字,功力虽然一般,却有金戈铁马之感,实在不像闺阁女子的笔迹。

要是明若知道司皓宸这么想,白眼大概能翻到后脑勺去——她练得可是瘦金体,人家宋徽宗皇帝当得是不怎么样,但那也是一代帝王,肯定不是闺阁女子的路数啊!

司皓宸将明若写的清单递给白燊:“誊抄一份给周管家用。

白燊看到明若的字也有些惊讶,不由在心中赞叹——南戎皇室如何培养皇子他不知道,但培养公主肯定是下了力气的,清凰公主这一手字,就不是东恒贵女可以比拟的。

白燊将誊写的清单递给周管家:“抓紧去办,别耽误了王妃娘娘炼药。

“是。周管家拿着清单,马上着手安排。

书房中陷入一阵沉默,司皓宸看着那份清单,脑海里浮现的却是这两天明若的所作所为,这世上他看不透的人不多,而明若就是其中一个。
她明明就在你的面前,却像是被迷雾笼罩着,给人的感觉有些神秘,也有些不真实:“派人去南戎仔细查查……

“您怀疑王妃有问题?白燊很意外,既然王爷怀疑王妃,为什么让王妃为他医治。要知道,医术高超的人,想害人肯定比救人更多手段。

呵,这位清凰公主本身,和她的医术何止是有问题。

司皓宸敛去眼中的精光:“关于她的一切,本王都要知道。

“我这就去安排。白燊走了几步,转身看向司皓宸,“那……下午还要王妃来施针吗?

“让徐大夫过来陪着。害人之心他都有,何况是防人之心呢?即使知道明若不会害死自己,但在查清楚她身上的疑点之前,也不会不防备。

白燊还是觉得不妥,但他绝对不会质疑王爷的决定。作为属下,他有提醒主子的义务,但没有左右主子的权力。

“王妃娘娘……王妃娘娘,该起了……

明若有起床气,被人吵醒很是恼火。一睁开眼睛,大红的床幔。这样的色彩与脑海中的大火重合在一起,那种深入灵魂的疼痛记忆让她打了个寒战。

“王妃娘娘……紫苏又唤了一声。

“嗯。明若坐起来,伸手拨开床帐。

紫苏手里捧着一套粉色的衣裙:“奴婢伺候娘娘更衣。

“换一套。明若揉了揉眉心,她从小就不喜欢粉色。

“是。紫苏打开衣柜,那套衣裙是叠起来的,木艮本看不到款式和刺绣,如果王妃娘娘不喜欢的话,也只能是不喜欢颜色了。紫苏挑了一套雪青色广袖流仙裙拿到明若跟前,“王妃娘娘,这件可以吗?

“嗯。明若点点头。

紫苏一边帮明若穿衣服,一边思索,衣裳都是王妃的陪嫁,里面粉色衣裙居多,她还以为是王妃偏爱粉色的缘故,看来是她想错了。

穿好衣服,紫苏为明若梳妆:“娘娘想绾什样式的发髻。

“弄个简单的就好。明若将垂在身前的长发拨到身后。原主的头发非常好,顺滑得像丝缎,乌黑浓密长过了腰际。

“您一会儿不是要去见王爷吗?紫苏好心提醒。

“所以呢?明若后知后觉地明白了紫苏的意思,但她真没有‘女为悦己者容’的觉悟,她跟司皓宸木艮本不是紫苏以为那种关系,她凭本事吃饭,又不是以色侍人。

“哦。紫苏觉得自家王妃的心思太难猜了,她以后还是不要自作聪明的好。给明若绾了单螺髻,臿上一支响铃簪,“王妃娘娘,这样可以吗?

这铜镜虽然照得不算清晰,但大概还是看得出的。这个发型很利索,不影响做事情,明若很满意:“很好。

明若仔细瞧着镜子里的女孩,明明很漂亮,之前为什么被人化了那么惊悚的妆容,搞得她都对镜子有心理阝月影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