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老公回来天天要 让男人舒服到疯掉

时间:2021-10-14 01:29:56
看到秦煜城的那一刹那,乔诗蔓立刻警戒了起来,生怕这男人大手一挥,又招出一群手下来把她团团围住。

虽然乔诗蔓身手很好,逃出去不成问题,可栖宝宝还在育婴室跟护士小姐姐玩儿呢!上次被绑架就给栖宝宝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小家伙儿吓得都变面瘫了,乔诗蔓可不想让宝贝儿子再经历一次这些。

“没想到乔小姐不仅是圣玛丽医学院的高材生,还精通撬锁。秦煜城踱步走了过来,双腿笔直又修长,他步子迈得漫不经心,可气场却足以碾压T台上最耀眼的男模特:“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昨夜他通过监控看到了乔诗蔓用发卡撬开门锁的全过程。

手法娴熟,干脆利索,一点儿也不像是大家闺秀能干出来的事。

惊艳之余,他开始好奇,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过奖了。乔诗蔓神色懒散,那双眼睛却清冷剔透,如冰如玉:“秦先生不也精通绑架,还擅长追踪么?

她不吐脏字,却一阵见血的损了他。

倒是伶牙俐齿。

秦煜城唇角不自觉的噙了三分笑,说来也是奇怪,若是换成别人,敢暗中讥讽秦煜城,坟头草估计长得都要比人高了,可乔诗蔓这么做了,秦煜城非但没恼,反倒觉得这丫头有点儿意思。

“我若真想绑架你,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男人长眸半眯,暗色的眼眸里透着危险。

乔诗蔓抿了抿嘴唇,然后抬眸看向秦煜城,妖冶的桃花眼里罕见的染上了几分攻击性:“你到底想怎样?

“霍三爷突然聘请我来圣彼得医院也是你搞得鬼吧?美人儿挑眉,神色不屑:“怎么?威逼不成,所以开始利诱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我都不会把乔瑟琳医生的下落……

乔诗蔓话还没说完,对面的男人突然上前。

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骤然拉近,她的鼻尖险些撞到他的胸口。

乔诗蔓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她以为对方又要用强,甚至做好了一记左勾拳打趴他的准备。

乔诗蔓已经准备好出拳了,可下一秒,男人细长的指却勾住了她乌黑的发。

“别把人想得这么坏。他在她耳畔低语,呼吸抚过她的脖颈,气氛旖旎。

乔诗蔓一愣,心想原来不是利诱,而是色诱。

不得不说,秦煜城绝对有色诱的资本,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多看一眼都会被小鹿乱撞,身材也是黄金比例,肩宽腰窄,一双大长腿又细又直,乔诗蔓能玩儿一整年。

美色误人,乔诗蔓正起着色心,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我不过是来还你发卡罢了。

秦煜城长指一推,一根被强行掰直的黑色发卡刺入乔诗蔓的秀发里。

那发卡,正是乔诗蔓用来撬锁,然后在逃跑时慌里慌张丢到了香山府的那根。

乔诗蔓猛的僵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戏弄了。

男人好整以暇的望着乔诗蔓,薄唇上扬,勾着抹轻蔑的笑。

他后退,正要拉开自己和乔诗蔓之间的距离,乔诗蔓突然上前,用细长的高跟鞋踩住了他的脚尖。

“九爷费心了。她桃花瓣一样漂亮的眼睛上挑,愤怒中带着三分妖冶。

秦煜城有刹那间的晃神,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哪儿见过这双又妖又媚的眼睛。

男人颦眉,努力去想自己到底在哪儿见过这双眼睛,可一想,脑袋就撕裂般的疼痛着!

“唔——

秦煜城猛的捂住了头,表情痛苦!

乔诗蔓狐疑的瞥了秦煜城一眼,心想自己踩的是脚,这人捂错地方了吧?

男人冷峻的眉紧紧皱着,脸色惨白如纸,额角渗满冷汗,看上去不像是装的。

乔诗蔓连忙扶住了他:“你没事吧?

另一只手则下意识的伸到包里,摸向了包包内侧的银针。

救人是医生的天职,这完全是本能动作。

然而摸到银针的那一瞬间,乔诗蔓却犹豫了。

此时她若出手救秦煜城,那不就暴露了她其实懂脑科吗?

可就这么丢着不管,也不合适。

真是进退两难!
乔诗蔓正犹豫要不要救人,这时,吴越突然带着一批医生冲了过来。

“九爷,您怎么样?是不是旧疾复发了?别担心,我已经联系霍小姐了,她马上过来给您医治!

霍家是医学世家,霍家人都精通医术,尤其是霍老爷子最小的孙女儿霍茵,据说她是医学天才,年仅二十四岁,医学造诣已经很高,医学界的各大奖项拿到手软,深受霍老爷子器重,如今已经是圣彼得医院的副院长了,医院的大小事务全都由她负责。

吴越口中的霍小姐,想必就是霍茵。

既然有医生管,乔诗蔓也懒得管这档子闲事儿了,转身就打算走。

谁料秦煜城竟死死抓着她的手,怎么也掰不开!

男人头疾发作,神志不清,让他松手是不可能了,乔诗蔓尴尬极了:这还走不了了?

“看来,只能麻烦乔小姐陪九爷一起进病房了。吴越讪笑道。

秦煜城在圣彼得医院有专属病房,房间布置奢华,面具巨大,刚进去时,乔诗蔓差点儿以为自己进的不是医院病房,而是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不愧是华国首富,待遇就是好,乔诗蔓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没一会儿,霍茵便匆匆赶了过来,她身穿白大褂,没戴什么名贵的首饰,可周身却有一股名门望族独有的尊贵气质,她长得很漂亮,但和乔诗蔓的妖冶不同,她是那种温婉古典的漂亮,长辈们显然更喜欢这种面相。

“城哥哥!

霍茵脸上写满担忧,正欲俯身为秦煜城医治,余光突然瞥到秦煜城紧紧抓着乔诗蔓的手。

那像一把针,深深刺进了霍茵的眼睛里!

城哥哥怎么会牵这个女人的手?

他明明有很严重的洁癖,一旦和任何女人有肌肤接触,都会恶心呕吐。

就算是她,守了秦煜城这么多年,秦煜城也很反感她的碰触,有时候她给秦煜城看病,还得戴上手套……

霍茵温婉的脸上罕见的浮现出攻击性,她冷眼看向乔诗蔓:“你是谁?

“好心帮忙的路人。乔诗蔓懒洋洋的回答。

她说的是实话,她就是被无辜牵连的路人!

可这话听在霍茵耳朵里,却像极了挑衅。

路人都能和秦煜城肌肤相亲,他们青梅竹马这么多年,却不能?

“多谢你好心帮忙!霍茵恶狠狠的剜了乔诗蔓一眼,没好气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乔诗蔓巴不得走,可秦煜城死死拽着她,她倒是也得能走啊!

乔诗蔓站着没动,霍茵恼了,又瞪乔诗蔓一眼:“不肯走?怎么,是想要报酬吗?

旁边的吴越满脸尴尬,连忙跟霍茵解释:“小姐,九爷突然发病,随手抓住了乔小姐,我们尝试过了,实在掰不开,只能让乔小姐跟着一起过来了。

霍茵怒气难消,但又无计可施,只能阴着脸命令道:“取针来!

早点为城哥哥医治,就能早点让这个讨厌的女人消失!

护士取来针,霍茵开始为秦煜城针灸。

乔诗蔓觉得无聊,便随便看看霍茵的针法,看着看着,她突然觉出了不对。

霍茵的针法虽然能缓解偏头疼,但也会影响人的记忆,如果再配合上催眠,甚至能篡改人的记忆!

乔诗蔓神色变得微妙起来:秦家和霍家关系不是很好吗?两家的老爷子甚至还是至交,为什么霍茵要害秦煜城?

豪门恩怨,真是复杂!

乔诗蔓本来对秦家人就没好感,而且她也是个怕麻烦的人,不想卷入豪门争斗,所以她什么也没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