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时间:2021-10-14 01:47:27

被关在了第一战域,苏乞年也没有尝试强行突破,他回过神来,第一刑天这是对他有多不信任。

他是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吗?

只是看不惯罢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在域主府中静修,同时审视己身,跻身盖世领域后,加上不灭的意志诞生,眼前的世界与过往相比再不相同,他需要适应新的领域,同时把握一身刚刚蜕变的原始战血,这在昔年锁天祖地一战,他借来盖世战血时,已经有所体悟。

与打开三重神藏大窍时相比,四重神藏大窍的洞开,原始战血除了更加凝炼之外,也多了几分通透,更重要的是,其诞生的某种灵忄生,与时空呼应,可以借用诸多神形之力,从茫茫时空中,勾动原身的一丝伟力加持己身。

而对于苏乞年而言,他感悟观摩最为深刻的,自然是远古天龙,且他融合了那一缕天龙血,观摩的更是天龙真形,而非是普通的神形,借来的力量,自然也更加强大。

至于原始战血的这一点灵忄生,为何可以勾动这些神形原身,从茫茫时空中接引下来力量,苏乞年就无法洞悉,但他觉得,这祖血之变,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只是单纯的朝着先祖最原初的灼烫战血靠拢。

而打开了四重神藏大窍后,接下来要贯通的第五重神藏大窍,在苏乞年感来,或许要等他在战王路上更进一步,打开第九重界限,或是成道时方能成行。

就算是现在,每时每刻,苏乞年都能够感受到一身原始战血的蜕变,随着不灭意志的诞生,那股纯粹通透的光辉,随着时月的流逝,在不断洗礼他的四肢百骸,连原始战血也不例外,那赤金色在渐渐消退,只保留下那股晶莹若琉璃的纯净光芒。

这光芒与原始战火交融,有丝丝缕缕璀璨的战辉诞生,虽然很稀少,但苏乞年却能够感受到其中蕴藏的宏伟之力。

难怪妖帝吞世对于不灭的精神领域如此看重,随着几日静修,苏乞年也有所体悟,诞生了不灭意志的盖世战王,与不朽意志的盖世战王,该是两重天地,前者甚至可与大帝短暂交手,而后者,恐怕也就与那些帝路强者相当,比绝世王者更强,但除了战体之外,并无与大帝交手的倚仗。

不灭意志,其中的不灭二字,并非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拥有某种不灭的特忄生,正如此前与妖帝吞世交手,陷入其精神世界中,在那里,一念间,可沧海桑田,虚空不再是距离,是以,在不灭的精神世界中长存,该是大帝比王者更难磨灭的木艮基之一。

而显然,不灭的精神世界也有极限,否则真的在其中与世长存,也不亚于是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拥有了长生。

这其中,还有许多苏乞年不了解的地方,初入意志不灭境的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在精神的领域里,相比于大帝,他不过刚刚蹒跚学步,睁开眼睛看世界,只是初步拥有了与大帝立在同一片高地上的资格。

就在苏乞年被关在第一战域中静修的这几日里,人间也生出了许多波澜。

首当其冲的,就是南荒万药宫。

随着战皇殿,乃至其他四大人皇传承的涉足,南荒万药宫中抓捕了一批人,斩了一批人,剩下的炼药师,也都战战兢兢,而被抓捕的炼药师中,就有那位提出九极蜕变之路的莲空圣者。

而这一次,除了寥寥几大无上传承尝试出声解救之外,诸多无上体质,大都保持了缄默,人皇赤家,魔窟的惊变太过震撼人心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没有人敢触动五大人皇传承的霉头,都不想引火烧身,因为五大人皇传承的雷霆手段十分霸烈,木艮本不容置疑。

除此之外,此前出手截杀苏乞年的那位阵道宗师,以及四位大帝所在的传承,也遭到了彻查,其中有三大帝族,传承都十分古远,可以追溯到近古年间,出乎意料的,三大帝族十分配合,只是三位大帝沉默不语,不过初步判断,魔窟中那片光明血土中的杀孽,三大帝族,包括三位大帝在内,并未涉足其中。

在一切未明之前,五大刑天以刑天大印圈禁了三大帝族的祖地,包括三位大帝在内,不得走出圈禁之地一步,否则五大人皇传承共伐之。

至于那位陨落的阵道宗师,却是孤家寡人一个,交游不广,所在的传承早已湮灭在了岁月里,连弟子也没有留下。

唯一销声匿迹的,只有那位掘墓人一脉的黑袍大帝,在人间,掘墓人一脉大都聚集于中域五荒大地,但这一脉分支众多,强弱不一,加上精擅气运之道,一时间,五大人皇传承竟无法窥探其行迹,不过经此惊变,众多易物圣地,都将本源宝血及无上宝血剔除了易物的范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第一章

畴,这也令得一些手中有宝血想要出手的掘墓人,失去了这条最稳定的途径,由明面转到了地下。

而私下易物,还是宝血这样对于无上体质蜕变有极大促进的重宝,自然也就平生了许多风险。

此外,关于九极蜕变之路的正途,近日在五荒大地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因为有一些不愿亵渎先贤遗骸,一直落于人后的无上体质发现,在参悟了战王策之后,开始蜕变的战血,对于无上体质的凝炼与纯化,也有莫大的助益,可促使在九极蜕变之路上突飞猛进。

“无上宝血终究是外物,哪里及得上己身的强盛。”

“倚仗外物,终有耗尽的一天,届时何以蜕变,这条路不是这么走的。”

“九极蜕变之路,是王者路上的分支,可以预见的强大,但要走正途,否则当有必遭反噬的一天。”

也有炼药师中的强者开口,指出以无上宝血促进九极蜕变之路的弊端,哪怕是最为契合的同等无上体质的宝血,在汲取融合的过程中,也有极强的反噬,需要炼药师从旁辅佐,压制这股反噬之力,方能汲取融合。

毕竟不是同一个人,血脉之间,或多或少,都有所差距,而这种反噬之力,也会随着九极蜕变之路的深入,不断增强,甚至会勾动先前几次蜕变的反噬,齐齐迸发,这也是当下完成四次蜕变的无上体质寥寥无几的木艮源之一,并不只是时月短暂而已。

这种弊端,在一些炼药宗师看来,只要继续汲取无上宝血,就不可避免,想要快速变强,就要承担相应的风险。

不过现在看来,战王策或许可以作为替代之物,不过也有消息传出,一些无上体质,早在战王策出世的当日,就开始修习,但进境十分缓慢,这种修行速度的快慢,似乎与天资悟忄生,以及体质毫无关系,令人难以捉摸。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五荒大地,以无上宝血换取九极蜕变,得到了有力的压制,至少明面人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第二章

,再无人敢堂而皇之地将宝血拿出来易物,而不少无上强者,也开始深思,王者路上,无论是战王路还是九极蜕变之路,外力与自我修行之间,或许要掌握一种平衡。

除此之外,战皇殿发出诏令,即日起,对于几大炼药师传承,以及掘墓人一脉,阵师一脉加强监管,只要身在人间,还在这人界星空下,就没有法外之地。

所有的炼药师,掘墓人,阵师,都要进行出身与传承的留底,刻录独有的精神烙印,送呈战皇殿保存,这之间,五荒大地有半年的缓冲,而其他四域星天,则放宽到两年。

半年之后,身在五荒大地,所有没有进行留底的炼药师、掘墓人、阵师,都不得以一身所学炼药或布阵,而留底者,每炼一颗丹药,每布下一方阵法,都要留下独有的精神烙印,以供溯源。

违逆者,将由战皇殿公告天下,进行抓捕,若无作恶还好,但凡以此作恶者,当场击毙,绝不姑息。

此诏令一出,人间剧震,不少无上传承都想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要开口,但终究还是保持了沉默,毕竟身为修行者,走在生命进化之路上,没有人愿意受到过多的约束,但他们同样也明白,这乱世已至,唯有重典,力量若是不加约束,难免在浩劫中生出动乱。

尤其是当下,星空族会将要落下帷幕,星空诸族的围猎,才是人族眼下首当其冲的威胁,五大人皇传承作为人间的五木艮乾坤柱,需要全力应对,对于族内,唯有以犁庭扫宀八之势,肃清异样,才能真正空出手来。

在这当口,就连掘墓人一脉,也都老老实实接受诏令,至于一些不作回应的,在短短数日之内,就被五大人皇传承捣毁了几处支脉,上至无上生灵,下至辟地境,乃至融魂境的小辈,全都被擒拿,押入了战皇殿地牢中。

一些底蕴深厚,又不愿接受约束的,则隐匿了起来,不过五大人皇传承的抓捕依然在进行中,也令得五荒大地众多部族、传承看得清楚,此番出手,是一点也不容情,而在一些老辈人物看来,似乎也预示着,劫数临近了。

当然,关于战皇殿那位年轻的锁天战王的消息,也一直备受五荒大地每一方大势力的关注。

即便如此,当其晋升盖世领域的消息传来时,还是依然令无数强者陷入了呆滞中,再伴着妖帝与四大帝路强者的陨落,很多无上生灵都无言了,这位所过之处,还真是伴随着腥风血雨,似乎每次不陨落几个大人物,都显得不正常了。(求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

喜欢纯阳武神请大家收藏:

余欢水用眼睛瞪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李老|师我叫你老|师都算是客气的了,没有听到刚刚余晨说的话吗?他们是先欺负张子铭的,余晨这才出手,你不来表扬反而在这里跟我胡扯这些乱七八糟的的事情出来,尽讲一些不相干的事情,自己没有去认真调查了解,就一味地来指责别人。”

李老|师一听余欢水的话,她顿时急了,“余爸爸你什么意思,他们是不是打架了,是不是打坏教具了?难道我说错了?”

这时候张子铭的妈妈眼看两个人都想要一吵到底的趋势,她连忙说道,“李老|师这个事情要不算了吧!孩子打架在所难免。”

“算了!那怎么能够行,教具都被打坏了,这可是学校的私有财产啊!更何况是发生在我们班上的事情,这可是关系到我的。”李老|师看着张子铭的妈妈。

“那要不这样,这赔多少钱我都来出!你看怎么样?”张子铭的妈妈一脸期待地看着李老|师。

李老|师一听张子铭妈妈的话,正想要答应,却突然被一旁的余欢水给吓到了,“啪”的一声,“我不同意!”余欢水把李老|师面前的办公室一拍。

顿时李老|师和张子铭还有余晨等都被余欢水这突然得动作给吓到了。

余欢水非常满意众人的表现,作为办公室里,最有男人气概的他,怎能够让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张子铭妈妈,你要是这样做,那以后余晨你就不要交张子铭这样朋友了,也不要跟他玩了!”

“不行,我要和余晨玩!”张子铭一听,立马反驳了余欢水。

“就是,怎么能够拆散他们呢!余晨他爸怎么能够这样做呢?我不同意!”张子铭妈妈一听哪里愿意,开玩笑,平时在家她可是没少听张子铭说过余晨的事情,知道这学校里余晨就是他儿子最好的一个朋友,她怎么可能会同意,平时都觉得特别亏欠儿子的她绝对不同意。

“那好,不同意的话就听我的话来办!”余欢水看着她。

张子铭妈妈没有办法只能够同意余欢水。

李老|师忍不住了,“余晨爸爸,你不同意!那你去给人家家长解释,还有赔偿学校的损失吧!”

余欢水冷笑地看着她,“哈哈哈,你真的是笑死我了,他们明明是做对的一方,勇敢地反对欺负的人,你居然叫我们去道歉和赔偿?你脑子确定没有问题?我告诉你这钱我今天一分都不会掏出的。”

“你!余晨爸爸!你要是这样,那么张子铭和余晨可能需要回家反醒反醒了。”眼见余欢水不吃软的,那她只能够来点石更菜了,这种人她见多了,还不是随便拿捏,一提到他们的小孩,而且李老|师知道张子铭的妈妈特别有钱!对于她赔偿来说最简单和直接,所以她才会这么针对余晨和张子铭。

张子铭妈妈一听,哪里还顾得刚刚余欢水说的话,立马说道,“李老|师不能啊!他们的不能够回家啊!这学业重要啊!这钱我来赔偿!”

听到张子铭妈妈的话,李老|师很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就是她想要的,接着转头看着陷入沉默的余欢水,“余爸爸你怎么看?”

“嗯!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余欢水眼睛盯着李老|师,他觉得这李老|师后面墙上挂的个优秀班主任的锦旗怎么那么刺眼睛?刺的他怪痛的。

“威胁?余晨爸爸你可不要乱说话了,我什么时候威胁过你,我只是述说一些这些事情的后果而已?希望你不要断章取义,威胁别人的事情,我从来都不敢。”李老|师当然不能够承认她威胁余欢水了,她要是承认了那还不是个傻瓜,说完她还拍了拍自己的月匈口。

“啪”的一声,余欢水再次拍了办公桌上,李老|师立马又被余欢水吓了一跳。

李老|师气急败坏站了起来,指着余欢水,“余晨爸爸你一而再再而三是想要干什么?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不是你来蛮横耍无赖的地方,你再这样,我叫保安了。”

面对指责,余欢水没有丝毫害怕和犹豫的,“哈哈哈!你还还知道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的地方?都说老|师像一盏路灯照耀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是辛勤的园丁,他们呕心沥血,为我们的未来日夜喿劳,培养着花朵。”

“可是到今天我看到了你,我有了不同的想法,我看到你是一个扭曲事实,不讲道理,赏罚不分明,只想着和稀泥让老实的同学家长吃亏,有你这样的人当老|师,真的是侮辱。”

“你!你!不可理喻!我立马打电话给保安,学校这里不欢迎你!”李老|师已经被余欢水气的不知道如何应对了,以前那些个家长那个对她不是客客气气的,为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她没有想到今天碰上余欢水这个石更茬子了。

而一旁的张子铭妈妈,却是很舒爽,余欢水说的她都燃起来了,她其实也忍了很久这个李老|师了,她当然是相信自己的儿子说的话了,可是一想到自己势单力薄,还是个单亲家庭,是个女人,事后这个李老|师还是她儿子的班主任,到时候给他穿小鞋?那她怎么办?

“余爸爸你放心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我站在你这边!”张子铭妈妈主动走了过来。

而李老|师听到张子铭妈妈的话,脸都变了,“好呀!你们两个人想要干嘛?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就是你们小孩打架斗殴,打坏了投影仪。”

余欢水看着她,“我今天必须要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张子铭妈妈麻烦你去找一下这个学校的校/长,这个女人如果还是教余晨他们我是不放心的。”

“好的!我这就去!”听到余欢水的话,对上余欢水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特别是他身上散发着自信与不容置疑的口吻让张子铭妈妈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喂!你们想要干嘛?”李老|师被余欢水还有张子铭妈妈的对话以及动作变得有点惊慌失措了,眼看事情发生的有点不对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第二章

但是张子铭妈妈哪里还会管这个李老|师,“儿子乖乖的,妈妈很快就回来。”张子铭妈妈吩咐完儿子,抬起头看了看,接着露出笑容对着余欢水还有李老|师,头也不回,脚也不停地走了出去,她要找找这个学校的校/长。

李老|师面对张子铭妈妈的微笑,心里面再也没有刚刚那副从容镇定的模样了,因为就算事情得到解决,她的优秀班主任称号,可能就要异主了,想到这里,她特别痛恨余欢水,想着到时候一定要给余晨还有张子铭穿小鞋。

余欢水被她盯着看,忍不住出声,“看啥看!知道老子年轻帅气,是个人见人爱的大帅哥了,想要认错啊?我告诉你晚了,没得商量!就你这种货色,我肯本没有丝毫兴趣。”

“好家伙!”余欢水这番话,让李老|师真的差点被气到吐血,她心里已经是怒火中烧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谁认错了?谁会看上你?我告诉你校/长来了,我也不怕,你今天完蛋了。”

而面对李老|师这副模样,余欢水火上浇油,“那正好我也看不上你!你还差的远,说实话,你现在这个怒不可遏,咬牙切齿,恼羞成怒的样子我觉得比刚刚好看多了,刚刚你那样太假了,真是虚伪,真实才是最好的,好了你不用压抑自己了。”

李老|师只能够生气地瞪着余欢水,她已经被余欢水气的不想说话了,主要是余欢水这张嘴,太厉害了,她不是对手啊!所以她索忄生不开口,免得真被余欢水给气出个好歹来。

余欢水见到李老|师不说话,不安分地他,看了看余晨还有张子铭,“你们两个觉得我怎么样?做的对吗?”

余晨扑了过来,抱住余欢水的大腿,“爸爸你太牛了,太对了,我今天真的是对你刮目相看。”

“叔叔,你好厉害!我要是能够有这样的爸爸,那真是太好了,走了叔叔在,我一点都不害怕。”张子铭看着余欢水说道。

而当事人李老|师,他们的班主任,此时此刻她整个脸都黑了,她发誓一定要让两人好看,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她辛辛苦苦地教他们知识?却得到了这样的回报?她不能够忍受。

所以她用眼睛瞪了瞪余晨还有张子铭,“你们两个可不要忘记了,我是你们班主任!”

听到李老|师的话,余晨还有张子铭明显是有点慌了,余欢水能够感受到余晨抱着他大腿的手更加紧了。

“不用怕她,今天我就让当不成你们的班主任!还老|师呢!连孩子都威胁!真是没皮没脸!”余欢水出言安慰。

“我当不成班主任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说,这里不是你能够说的算的地方,你还是回去说给他们听吧!”李老|师指着余晨和张子铭。

“那我们就看看,谁能够笑到最后!”余欢水丝毫不示弱地回击她。

“哼!”李老|师冷哼了一声,坐了下来,等待校/长的到来。

“你哼啥哼?跟谁俩呢?”余欢水还不忘记对她补刀。

气的李老|师在心里面已经把余欢水给大卸八块,满清十大酷刑都给他上过一次了,恨不得再来上十次八次的,特别是看到余欢水的身材不错,应该能够顶住三次。

余欢水要是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想法,估计已经大嘴巴子给她安排上了。

很快张子铭妈妈就把这个学校的校/长给带来了。

张子铭妈妈一进来对着余欢水,“幸不辱命”。

余欢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交给我吧!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张子铭妈妈听到余欢水的话,心里面满满都是安全感,离婚多年的那颗心好像又开始跳动起来了,这些年,她一个人打拼事业,遇到了不少的事情,特别是她长的漂亮身材好又有钱,在外面不容易,面对各种应酬和人。

校/长一进入办公室,“李老|师怎么一回事?给我说清楚?”

李老|师一听就迫不及待地表现了,“校/长我们班上的这两个同学打架斗殴,把其他同学给打到医务室了,还有投影仪也被打坏了,重要的是这个家长一直在指责和侮辱我。”李老|师说着指着余欢水。

校/长接着把头转向余欢水,听听这个学生家长是有什么高见。

“哈哈哈!你这是想要乱说一通吗?我告诉你我这全程录着像呢!”余欢水说着示意他手上带的手坏正在录像。

“余晨,子铭告诉校/长,发生了什么事情?”余欢水可不管他是不是校/长,要是偏心这个女人那余欢水只能够和这个学校校/长说对不起了。

听到余欢水的话,这次张子铭主动开口说道,“校/长是这样的,我在教室里待着,突然张聪他们几个就过来欺负我,并且还把我的书丢到厕所里,余晨忍不住帮助我,教室的投影仪也是张聪他们用扫把打坏的。”

李老|师一听,顾不得了,“校/长你不要听他们乱说,他们都是各说各的,不能够信啊!”李老|师怕校/长就这样认为了,那她不是要倒霉。

校/长沉思了一下,看着余欢水还有张子铭的妈妈,“事情我也大概了解了,李老|师说的对,毕竟没有确实的证据啊?还有他们确实是打架和搞坏了教具,那教具的钱你们这些家长一起平摊了就行,事情就这样吧!”说完之后,校/长还很有礼貌地看着余欢水他们,特别是余欢水,刚刚他说的录着像呢!这让校/长知道这个事情必须要简单快速解决,这个家长是个石更茬子,现在是网络时代,老|师要是说话和做的事情不到位的话,那网上的喷子教你做人的道理。

李老|师面对校/长的注视,“我没有问题,就这样处理吧!”她也意识到余欢水不好惹,特别是刚刚她说的那些话还有动作,她想起来就一阵头大,再也不敢说余欢水出言不逊了。

“慢着!谁说没有证据?谁说就这样?你这个校/长不会是想要包庇这个女人吧?毕竟她是你们学校的老|师!我可是录着像呢!”余欢水示意自己的手坏,他毫不犹豫揭穿校/长的真面目。

这让校/长的面子很难堪,“这位家长不要乱说,我可是会秉公办理的,没有任何偏袒。”

余欢水冷笑地看着他们,“这走廊里有摄像头吧?而且教室里也有吧?那调一下录像看看不就都知道了吗?他们不是把书扔到厕所吗?肯定会经过走廊的,谁说谎?谁是英雄?而且我刚刚也录像了,我们一起欣赏一下李老|师的做法吧!还有注意你们的言行举止我可是录着呢!到时候放在网上,呵呵哒!”

“对啊!余爸爸你太厉害了!”这时候张子铭的妈妈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喜悦,冲了过来,投入了余欢水的怀抱,就在刚刚她以为事情就这样解决了,虽然不太完美,但是也比最初的好了,可是余欢水那突然霸气的回击,让她再次有了希望。

余欢水的话,让校/长和李老|师手脚冰凉,特别是李老|师,她觉得要是余晨他们说的没有错的话,那她可要倒大霉了。

校/长没有办法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肯定不能够善的了,他只能够和余欢水他们一起去调录像。

事情果然如余欢水所说的一样,监控都拍下来了,并且余欢水还把刚刚李老|师那副嚣张偏向的录像也放出来了。

“啊!”李老|师已经整个人摊在地板上了,忍不住了发出惊叫声。

余欢水看到李老|师这样,立马对校/长说道:

“校/长事情已经出来了,我希望你们学校能够开除这样的老|师,如果你只是想要简简单单处罚或者停职,那么好吧!我会把这些录像都放在网上去,到时候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嘉林市启航小学的不作为和有这样的老|师!”

余欢水可不想给这样的人任何机会,特别还是这种岗位,绝对不能够原谅和饶恕。

“余爸爸,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的,我以后在学校绝对会好好对待余晨还有张子铭的,”说完之后发现余欢水没有说话,李老|师又把目光转向了张子铭妈妈身上,“子铭妈妈咱们都是女人,你快点帮帮我说说话呀!”

张子铭妈妈听到李老|师的话,她没有任何想对余欢水说的,这样老|师不值得同情,真是罪有应得,特别是还发生在她儿子身上,居然还来求到她身上。

校/长听完余欢水还有李老|师的表现之后,他知道自己不能够在做缩头乌龟,不表态了,这个家长是个石更茬子不好说话,为了学校的声誉和名声,怪只能够怪你自己作死吧!校/长用抱歉的眼神看着李老|师,“李老|师我现在通知你,暂停你的一切职务,明天开始你无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第一章

限期放假,等待通知,还有我会把这一切都上报给教育局的。”

“啊!不要啊!校/长,救救我啊!我可是优秀班主任啊!”李老|师发出不甘的声音,她不能够接受这样的处罚结果,要是这样的话,她完蛋了,她的教师生涯。

校/长看着李老|师,“抱歉我帮不了你,每个人都要为了自己的行为负责。”

校/长的话,让李老|师明白这一次谁都救不了她,“啊!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她再也忍不住了,从地板上起来,施展出失传已久的龙抓手要对余欢水进行爱的教育。

结果不言而喻,一个女人的力量怎么可能会是一个男人的对手,面对这种送人头的行为,余欢水直接就是一脚踢在了她的肚子上!

“啊!”李老|师应声而倒!

喜欢四合院开始的旅途请大家收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