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铺车厢的艳遇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时间:2021-10-14 02:18:54
慕雪突然弯腰,抬手挑起潘晓华的下巴,淡淡道:“这张脸,其实也还不错,想不想免受惩罚?

潘晓华一个劲地点头,眼巴巴地看着慕雪。

这是她第一次领教到慕雪的狠辣,也终于意识到,慕雪,不是她招惹得起的,一个十八岁就能撑起一个集团的人,可不是简单的角色,她竟然蠢到去听崔欣妍的话,去给她办事。

“从明天起,你负责勾引庄耀,想尽一切办法缠上他,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行,只要,能让崔欣妍伤心

潘晓华:……

处理了潘晓华的事情后,慕雪拿起自己的手机,她刚点开手机,就看到手机上竟然有几十个未接来电,她点进去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刚刚她坐在会议室的时候,为了防止手机发出声音,她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她没想到冷言竟然会给她打这么多电话。

她连忙给他回拨过去,可是她连续拨打了好几次,都无人接听。

她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而后给助理小梁打电话:“半个小时之内,我要知道冷言在哪里。

……

天泉山庄是一家高级会所,A市出了名的销金窟,同时也是A市这些有钱公子哥儿们首选的娱乐场所。

这里的一切,都极尽奢华,提供的服务,只有你想不到,就没有它做不到的,当然,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冷言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他刚刚从水里上来,头发上还挂着水珠,他懒懒地往沙发上一趟,对着身后招了招手,立刻就有美丽的服务员上前来:“冷少,请问需要点什么?

“给我一根烟。

“好的,马上来。

身段妖娆的服务员,将点好的香烟送到冷言嘴边,他张嘴咬住,狠狠地吸了一口,随后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

看得出来,他此刻很烦躁,一想到那个女人,他心里就窝着一团火,昨晚明明说好了,今天要去逛街的,结果呢,电话也不接,他想直接上办公室去找人,却被她的私保撵了出来,实在太气人了。

“阿言,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说出来让兄弟开心开心。江帆凑到冷言身边,笑嘻嘻地问。

“滚远点。冷言对着他喷出一口烟。

江帆撇撇嘴:“真难得,你竟然也有心情这么不爽的时候。

江帆对身后几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招了招手:“唉,你们几个,过来陪陪冷爷,冷爷心情不好,谁要是把冷爷哄开心了,我重重有赏。

江帆觉得,冷言一定是上辈子积了不少德,才能交到他这种好友,看看他多好啊,为了让好友开心起来,不惜牺牲自己的金钱。想到这里,江帆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

几个美女听了江帆的话,蜂拥着朝冷言扑过去,冷言长得本来就帅,就算是个纨绔,也挡不住他的魅力,江帆不开口,她们都想扑过来了,更何况江帆还开口了,她们哪里还顾得上矜持?

冷言看着这一张张卖力讨好的脸,只觉得厌烦至极,正想发作,就听到一阵“噗通噗通的水声,刚刚围着他的几个美女,通通都被人踹到泳池里去了。

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就连冷言,都呆住了,因为他看到慕雪就站在他身边,此时,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在水里扑腾的女人

那几个美女在水里扑腾了一会儿,总算是站了起来,她们愤怒地看着慕雪,大声吼道:“你这人有病啊,我们跟你有仇吗?

慕雪扫了她们一眼,而后吐出两个字:“脚滑。

冷言:……

那几个被踢下水的美女,听了慕雪的话,差点没气死:“什么脚滑?你分明是故意的。

慕雪点头:“嗯,说得对,我刚刚说脚滑,只是给你们面子。

“你……那几人差点没气死。

在场的人,有人认出了慕雪,不禁低呼出声:“天啊,这不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雪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雪?那个十八岁就撑起一个集团的慕雪吗?

“没错,就是她。

“天啊,竟然长得这么美,难怪追她的人那么多。

“她来这里干什么?为什么对冷爷身边的女人下手?难道她过来是冲着冷爷?

“不可能,冷爷一个花花公子,慕雪怎么可能看得上他?

“……

在场的人议论纷纷,一个个都用看戏的眼神看着慕雪,有的兴奋得直接吹起了口哨。

那几个美女从泳池上来后,听到了人们的议论,得知这位将她们踹进泳池的是慕雪,心里也惊讶了一下。

不过,她们并不会因为慕雪是慕氏集团的总裁而消气。

其中一个穿着黑色比基尼的美女走到慕雪面前,冷声道:“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慕雪看都没看她,而是转向冷言,蹙眉:“不许抽烟。

“噗通噗通……好几个站在泳池边看热闹的人,听到慕雪的话,直接惊得掉进了泳池里。

一些还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不由得庆幸自己站得离泳池比较远,要不没准也吓得掉下去了。

竟然有人敢管冷爷?疯了吗?不知道这位爷脾气不好吗?是慕氏的总裁又怎么样?那也架不住人家有个有钱的爹妈呀。

就在大家都等着看好戏的时候,只见冷言默默地把烟掐掉,而后随手扔到桌上的烟灰缸里。

那些刚刚从泳池爬起来的人,差点又重新掉下去了。

慕雪看冷言掐掉了烟,才转向那几个美女,冷声道:“我的男人,不是你们可以碰的,刚刚,只是一个警告。

随着慕雪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寂静。

这是哪里?我是谁?我听到了什么?慕氏总裁和花花公子冷言?认真的吗?

江帆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听,他呆愣了片刻后,快步走到冷言身边,抓住他的肩膀,大声吼道:“兄弟,什么情况啊?

冷言举起左手,那枚复古的戒指,赫然出现在江帆面前,江帆惊得一个踉跄,差点也和那些人一样,摔进泳池里。

“你结婚了?

江帆几乎是吼的,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冷言摇头,似笑非笑。

江帆看到他摇头,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他说:“不过也快了,戒指都戴上了,结婚还远吗?

在一旁的一个女子突然出声:“冷爷,你开玩笑呢,你也看到了,这女人都还没跟你结婚,就开始管着你了,要是真结了婚,你还有自由吗?

江帆蹬了她一眼,沉声道:“白洁,注意分寸。

慕雪朝白洁看去,只见她穿着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上身是一件深V的无袖背心,胸前的风景,煞是迷人。

慕雪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冷言虽然是花花公子,但是他长得好,家世好,喜欢飞蛾扑火的女人多得是,有人想要傍上冷言,慕雪见怪不怪。

慕雪不理会白洁,冷言却不是好脾气的人,他冷笑:“什么时候起,就连路边的阿猫阿狗,都敢管爷的事了?

白洁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她眼里噙着泪,却硬是忍着不流出来。

冷言讽刺了白洁后,转向慕雪,沉声道:“打你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想造反啊你?

冷言说出这句话后,全场再次陷入静默。

大家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冷言,觉得冷言可能是疯了,那慕雪看着冷冰冰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怕是从来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吧?

冷言跟她叫板,无疑是针尖对麦芒,看来又有好戏看。

就在大家都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看着慕雪和冷言的时候,慕雪突然转向冷言,低声下气道:“我错了,不是故意的。

冷言惊得直接咳嗽出声,是被口水呛着了。

别说冷言了,就连看热闹的人,差点都被口水呛死。

谁能想到,传言中冷漠无情,高高在上的慕氏总裁,竟然也有这么低声下气的一面?

冷言缓了一会儿后,才问道:“下次还敢不敢了?

慕雪摇头:“不敢。

冷言乐得嘴都要咧到耳后根了:“既然知道错了,就好好表现。

“那要怎么做?慕雪看向他,问得一脸认真。

“至少也要亲我一下。冷言说得一本正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