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玩弄求饶哭泣 硕大几乎要撑破她的紧致

时间:2021-10-14 03:22:59
“这个茉莉香膏给我包起来。明若示意紫苏付钱。

紫苏从荷包里拿出二两碎银子递给伙计,心下忐忑。

她没在馥香斋买过东西,没想到一盒香膏这么贵的。今儿出门她只带了二十两,刚才买衣服已经花了三两银子,王妃要是还想买别的,怕是不够了。

伙计把茉莉香膏装进锦盒递给紫苏:“您拿好。

明若从紫苏抱着的包袱里取出一个三寸高的小瓷瓶,打开瓶塞,一股清香弥散开来。小伙计眼睛都亮了,他在铺子里做了几年伙计,从没闻到过这么好闻的香气。

明若将瓷瓶递到小伙计面前:“你把这个拿去给你们掌柜看看,问他收不收这种香露。

“好好好。伙计捧着小瓷瓶进了后堂,不一会儿笑容满面地出来,“公子,我们掌柜请您到后堂详谈。

走进后堂,一个四十几岁的发福中年人,便迎了上来:“小公子请上座,鄙人是馥香斋的掌柜曹同,不知公子贵姓。

“曹掌柜客气,免贵姓明。明若坐下来。

“明公子,不知您这香露是哪里来的?曹掌柜眨巴着精明的小眼睛。

“这是我家的祖传技艺,叫做花露水,可以洒在衣裳上,也可以沐浴时调在浴汤中,不但气味芳香还能提神醒脑驱除蚊虫。明若为自己调出来的高仿六神花露水打call。

曹掌柜那小眼睛越来越亮,这种花露水比送到宫里的香露还要清香,而且还有这么多效用:“明公子,这花露水什么价位,能卖给我们多少?

“我每月送五十瓶过来,每瓶……十五两银子。明若自知这个价格开高了,毕竟,云亲王妃每月的月例是一百两,听紫苏的意思,云亲王府给自己的‘工资’比宫里很多嫔妃都多了。

但做生意不就是坐地起价就地还钱,明若的心理底价是十两银子一瓶,如果低于这个价格,她就去那个什么熹楼转转。

紫苏听王妃说这样小小的一瓶花露水就要十五两,不由得紧了紧抱着包袱,她摸得出来,里面还有不少这样的小瓶子,要是不小心打碎了,把自己卖了都不够赔的。

“好。曹掌柜咬着后槽牙应下,这价格确实高,但他有信心用这花露水赚更多钱。不说这皇都高门贵户的夫人小姐,区区五十瓶,连宫里的娘娘们都不够分的,“不知明公子能否多供些货?

“花露水调制不易,五十瓶已是极限。其实有医疗系统的萃取技术协助,做花露水很简单,但是,物以稀为贵,明若觉得饥饿营销还是必要的。

明若让紫苏把包袱放到桌上:“这里有五十瓶,花露水需要密封保存,刚才那瓶算是我送曹掌柜的样品,给客人试闻香味。

“多谢明公子。曹掌柜让伙计点数,然后拿了银票交给明若,“不知明公子每月什么时候送货,要不……我们写下契约,在下可以预付订金。

“每月十五送货,契约就不必了,明某或许不能在皇都久留的。明若只是用花露水试试水,卖得好就可以自己开间店铺。

想她玄医世家,在现代也有做药妆和药膳的生意,她可是从小就耳濡目染的。现在技术条件有限,做些简单的化妆品,对明若来说并不难。

“那好吧。曹掌柜对这明公子也不了解,万一他卷了订金跑路,也是麻烦。

明若将银票揣进袖袋,带着紫苏出了馥香斋。紫苏看着王妃纤细的背影,却觉得跟着这样的主子格外踏实。

明若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把折扇,打开扇一扇,嗯,有内味儿了。果然是耍帅利器,值得拥有。

“王……紫苏总是想喊王妃,锤了捶自己的脑袋,“公子,这吉祥斋的点心很有名,要不要买些回去。

“是吗,那就买些吧。明若还蛮喜欢吃糕点的,中式西式来者不拒。

买完点心后,明若决定打道回府。紫苏记得这边有条近道,在前面带路。明若摇着扇子,风度翩翩的走着。

“啊!紫苏尖叫一声。

明若被这叫声下了一跳,手中的扇子差点儿飞出去:“怎么了?

“王妃娘娘,这里有死人。紫苏被吓得六神无主,小脸白得像纸。

还皇都呢,这治安也忒差了。明若走上前去,紫苏扯住她的衣袖:"王妃娘娘,咱们还是换条路吧,太晦气了。

明若仔细打量着,身着黑衣劲装年轻男子靠坐在墙角。头发被墨玉束起,眉眼间有股桀骜不驯的气势。

这里的人颜值都这么高的吗,这男人放到现代,就是妥妥的小狼狗啊。

这人脸色青白,嘴唇泛紫,应该是身中剧毒。凭多年的行医经验,明若判断这人还没死。

她上前搭上男人的手腕,医疗系统马上给出了诊断结果——患者身中综合蛇毒,左腹有长达二十厘米的伤口。目前处于休克状态,需要急救。

“你长得还挺好看,可以抢救一下。

紫苏听到自家王妃这番言论,也是无语。因为‘长得好看’就要救人,这是不是太草率了。

“紫苏,你去找人帮忙,咱们把他送到医……不能说医院,那应该是,“那个……医馆去。

“他这半死不活的,恐怕没人愿意帮的。紫苏从小生活在皇都,深知皇都人不愿意管闲事,倒不是说这里人情冷漠,只是皇都多皇亲贵胄,一不小心就会摊上大事。

“多给点钱,总会有人愿意的。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条定律在哪个时代都适用的吧。

“哦。紫苏觉得自己真蠢,怎么就没想到花钱雇人呢。

看到紫苏离开,明若连忙从医疗系统里取出抗蛇毒血清,先给这人做了皮试。

紫苏很快就带着个粗壮汉子回来,那人很轻松就背起了男子:“公子,往哪儿走?

“去医馆就行。明若回答。

“好嘞。汉子轻车熟路地穿进另一条巷子。

明若打量着四周,这条街上也有店铺,明显不如刚才逛过的那些光鲜亮丽。汉子快步走进一家铺子,明若抬头看了看,觉得这店的主人跟自己一样,是个起名废,破旧的木匾上写着——一间药堂。

明若也跟进店铺,闻到了熟悉的中药味,觉得蛮亲切的。汉子把人放到一张用来看诊的木板床上,憨厚地冲明若笑笑:“公子医馆到了。
“多谢。明若点点头,紫苏马上拿了一百文钱给那汉子。

这时从柜台后面跑出来一个小药童,看了看木板床上的人,一边往后面跑一边喊:“师傅……师傅,有病人来了……

由于没人招呼,明若仔细观察了一番这医馆。陈设挺旧的,胜在干净整洁,放在架子上的药材品质也还不错。

不多时小药童带着一个老头回来,那老头看起来六十多岁,头发花白面色红润,身上穿着灰色的裋褐,看起来不像大夫更像是个老农。

老头上前把了脉,又解开男子的衣裳看了看:“救不活了,回去准备后事吧。

“啊?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明若也没指望他能医好这人,但也要象征性地清理伤口上点药吧?

“啊什么啊,单是这么长伤口就很难愈合,何况他和中了冥蛇毒,你若是有本事弄到清灵丹,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老头摇摇头,“反正老夫是没那清灵丹。

紫苏有些诧异,没想到救人居然要用上清灵丹。

清灵丹可是北池国的解毒圣药,只有皇上和太后手里有几颗。王爷应该也有,但王爷应该不会拿出来救这来历不明的陌生人。

“身为医者,怎么能在人没死的时候就放弃,就算医不好,也要在病患活着的时候,尽量减轻痛苦。明若觉得这是医生的基本操守。

“将死之人想要减轻痛苦,一刀了结便是。老头瞟了明若一眼,他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要是谁能医好这人,老夫马上拜他为师。

明若翻了个白眼,你想拜我为师,我还看不上呢!

“赶紧打发他们走。老头没好气地喝了一声,转身回了后院。

“公子,要不您去别家医馆试试吧。小药童一脸为难,“我师傅虽然说话不中听,但如果有的救,他一定不会说救不活的。

“麻烦小哥儿帮我弄点儿热水,我先给他处理下伤口把血止住,要不还没到别的医馆,血都流干了呢。明若语气十分恳切。

“这……小药童挠挠头,不知道是该听师傅的话赶他们走,还是让他们先处理伤口。终归不忍心看着一人活人死在自己面前,“行吧。

“你去给小哥儿打个下手,动作快一点。明若把紫苏支走。

明若检查了刚才抗蛇毒血清的皮试结果没有问题,调出血清用衣袖遮挡,快速完成了注射。当紫苏和小药童端了热水来时,明若已经施针止住了血。

小药童显然对清洗伤口十分熟练,很快处理好了:“我去拿些药散给这位公子敷上吧。

“不必。明若做了消毒,在小药童震惊的注视下,用缝合针把伤口一层层地缝合起来。缝完最后一针,打了一个完美的结。涂上药膏,用绑带将伤处包扎紧实。

“公子,这伤口可以像布料一样缝起来的吗?小药童虽然不知道这个方法可不可行,但这公子娴熟的手法,就令人钦佩。

“有何不可?明若将银针和绷带整理好收进袖袋里,“你们这里可留重伤患者养病?

“不能移动的病人是会留下的。小药童回道。

“按这个方子,早晚各一剂药,七天后我来拆线。明若将写好的药方递给小药童,偏头看向紫苏,“留五两银子给这小哥儿。

紫苏取出五两银子放到小药童手里,便跟着明若走了。

可怜小药童有些懵地看看左手的银子,又看看右手的药方,再看看躺在那里的公子,师傅说让他们走的,这可怎么办:“师傅……师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