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服岔开腿呻吟bl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时间:2021-10-14 03:43:43
东恒皇都,子夜时分万籁俱寂。

云王府大门缓缓打开,管家周忆带着两个小厮踩着梯子,动作麻利地把匾额两侧的琉璃宫灯取下,换上两只素白的灯笼……

与此同时,王府东南角的竹苑里却张灯结彩一派喜色,主屋里静的出奇,一对龙凤喜烛将大红色的帷幔照得影影绰绰。

南戎清凰公主颜明若凤冠霞帔珠翠盈头,五花大绑地丢在榻上,她睁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帐顶,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一串顺着脸颊砸进后脖领里,一片湿凉。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吱嘎一声房门被推开。

似乎感受到危险逼近,忄生子懦弱的清凰公主瞳孔缩了缩,身子瑟瑟发抖,咬着朱唇不敢发出声音。

“张公么,要不要抬张软椅过来。一个小太监询问。

张金亮尖细的嗓音像是在用指甲刮在瓷器上:“哪有功夫用软椅,王爷那边在大殓了,快把人扛过去……

清凰公主被大力太监扛在肩头,满眼惊恐与不甘,开始拼命挣扎并大喊:“你们放开……我是南戎的公主……你们不能……

“公主走好,咱家送您上路了!张金亮捉起榻上的瓷枕朝着清凰公主的后脑狠狠砸下,清凰公主瞬间没了声息。

“国师大人说不能误了时辰,动作都利索些!张金亮尖细的嗓音又拔高了几个八度,“跪送王爷王妃尊驾。

阖府奴仆家臣齐齐下跪,目送浩浩荡荡的扶灵队伍静默地走过皇城午夜的街道,只能听到亲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肃穆感觉。

东桓皇城最高的建筑是一座高耸入云的楼阁,名为揽月楼。

一道修挺瘦削的身影立于阔大的平台之上,夜风拂起他青白的衣袍,衣袂翻飞似乎随时都会羽化而去。

一抹流光划过天际,坠入位于皇城东北的梅骊山,之后原本暗淡数月的紫微垣星宿大亮。

白衣男子沉静无波的眼眸中荡起一丝涟漪,又归于平静。

明若逐渐恢复知觉,记忆的最后是被实验助手推入熊熊燃烧的火海,火舌舔过皮肤身体尖锐的疼,似乎还能闻到皮肉烧焦的的味道。

“明医生,我兢兢业业为你工作了两年,你就替我去死吧!

“啊……明若尖叫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后脑勺一跳一跳地钝痛。

她是玄医世家的继承人,三岁就被爷爷捉着背《大医精诚》,以十二岁‘高龄’成为了颇有声望的‘老中医’。

因为从小被国医压迫惨了,大学叛逆地选了外科专业,读研时就能完成大型外科手术,被称为拥有‘天使之手’的金牌外科医生。

明若医学天赋异禀,被医学院派往M国参与PSK科研项目,旨在探索医生精湛的医术与功能强大的医疗系统结合后,将一名医生打造成万能的医疗团队,为空间站工作人员提供医疗保障。

明若通过层层考核,获得了前往空间站进行临床实践的资格。

出发的前一晚,突然接到实验助手的电话,说有紧急任务需要明若马上出发。

在研究所工作了两年的她,对执行紧急任务并不陌生,她曾为各种突发状况提供过医疗援助,甚至去过原始森和炮火纷飞的战场。

回想起来,明若只记得自己上了实验助手的车子……再后来就是被她推入火海中灼痛换来的片刻清醒。

很显然,自己是遭了实验助手的算计,但可笑的是,到死都不知道她害死自己原因。

各种陌生的记忆片段在脑海里穿梭,不但让人头晕目眩,也加重了头疼——

东桓三皇子迎娶南戎清凰公主,两国结姻亲之好,送亲队伍路遇洪灾路断桥毁误了婚期,到达皇都只能等东桓重新择出吉日完婚。

三皇子府中女官带了补品前往驿馆抚慰,女官回府禀告——清凰公主容貌丑陋不堪……三皇子断然拒绝迎娶,清凰公主只能滞留驿馆进退维谷……

七日后,东桓国君一道圣旨从皇宫传来,将南戎清凰公主许配与云亲王。

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一门比嫁给三皇子更好的亲事——云亲王是东桓唯一的超一品亲王,手握重兵战功赫赫,甚至连皇帝都要避其锋芒。

可是只有少数人知道,云亲王心疾复发,此时已经朝不虑夕。

迎亲这日,云亲王府门口张灯结彩,清凰公主十里红妆从正门抬进王府,轰隆一声府门关闭,王府内一片肃然连半个宾客都没有。

皇城贵族圈子里相传——丹胥帝心疼这最小的弟弟,匆忙忙为他娶一位王妃回来冲喜。也有人揣测,云亲王怕是要薨了,冲喜只是幌子,这王妃娶进门只为殉葬。

毕竟东桓皇族有殉葬礼制,云亲王又没有妻妾……

明若顿时觉得这清凰公主比自己还苦逼,等等,这些信息都是在自己脑子里……运气该不会这么背吧?

明若慢慢起身,低头就看到身上火红的嫁衣,她将手伸到面前,柔白纤细的手指上戴着一枚红宝石戒指,指甲上染着鲜红的蔻丹。

由于职业关系,她从来不做美甲,这双手不是她的,可是她却能控制它们……

老天这是在耍她吗?她这是穿越了吧?

好吧,穿越就穿越,还穿越到一个殉葬的公主身体里。

老天爷费了这么大力气是为了让她换个时空再死一死,还是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苦逼的人很多,不止她一个?

无论是哪一条,都没办法安慰她受伤的心灵好不好!

明若把头上沉重的凤冠摘下来丢在一边,掀开纱幔下了床榻。

这里看起来像是卧室,家具陈设十分精美,房间四角悬着拳头大的夜明珠,光线算不上好,却也不影响视物。

想着被自己‘征用’的九公主的身体,是因为太丑被拒婚,明若径直走到妆台前。

她可是个颜控哎,千万不要丑到自己都嫌弃!

明若端起妆台上的菱花镜,闭起眼睛暗暗给自己打气,‘四大妖术’之一的‘化妆术’自己还有些造诣,只要底子不太差,还是可以拯救的……吧?

明若深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啊……啊……啊……鬼啊!

手中的镜子砰地一声落在地上,明若抚着自己的月匈口,死人都会给吓活了好不好!

明若蹲下身,捡起地上的镜子,这谁给她化的妆啊?

蜡黄的脸颊上涂了两坨桃红的胭脂,粗粗的蜡笔小新眉毛,最最恐怖的还是艳丽唇脂打造的血盆大口,真是无法直视。
整张脸上最让她满意的也就是这双眼睛了,清澈明亮跟自己原本的很像,大学时有人给她写情书,说她的眼睛里盛着星光与露珠,这形容虽然有些夸张,但她的眼睛是真的漂亮。

明若捉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妆容,额……这效果立竿见影,比刚才还可怖。

她果断放弃,手里的镜子一丢,把那块红盖头折了一下蒙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这黑灯瞎火的,吓到别人她倒是不担心,要是不小心吓到自己就太不划算了。

明若走到门前,轻轻推开。

外间的陈设更加恢弘大气,最大的一个物件便是放在正中的黑漆描金棺椁。

明若生在玄医世家,对鬼魂之类倒不怎么忌讳,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她提着裙摆款步上前,让她意外的是,棺盖只盖了一半——

棺中男子头束紫金冠,身穿玄色蟒袍,腰上盘着龙纹锁扣,配一把宝剑,面如冠玉,真正的龙章凤姿啊。

这就是那云亲王?

啧啧,长得这么美居然年纪轻轻就死了,难道是……天妒‘红颜’?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长得这么好,怎么看都不是短命之相……明若看相虽然连她家老爷子百分之一都没传承到,随便看看还是可以。

这脸色看起来也不像个死人啊,记忆里说云亲王心疾复发,但从这人的体格看,也不像重病缠身的样子……

棺椁实在太高大,明若半个身子探进去都触摸不到那人。

她叹了口气,只好挽起衣裙,连蹦带爬地跳(掉)进棺椁。

“啊……明若一进棺椁就摔在了‘尸体’身上。

并不是她平衡力差,而是棺椁里铺了满满的东珠,木艮本站不稳。

明若连忙爬起来,双手合十,“罪过罪过,无意冒犯。你长得这么好看,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万一救活了,你不用死,我也不用殉葬,也算两全其美……

明若觉得,救活这云亲王是目前唯一的活路。

原主是他殉葬的王妃,只要他死了,皇权当道跑到天边去也会被捉回来的吧。

况且,明若也没信心独自走出这地宫,这样规格的墓葬,里面说不定有多少机关陷阱等着自己呢。

明若伸手把脉,一丝脉息也没有,但手腕的皮肤甚至是关节都没有僵石更,这绝对不是‘尸体’该有的状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