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总按在办公室摸下面 变态强奷很舒服好爽

时间:2021-10-14 04:29:56
“婴儿胎位不正,产妇大出血,情况十分危急!手术室里,满手鲜血的产科医生回头,神色凝重的看向身后的男人:“秦先生,您必须得做决定了,大人和小孩儿,您要保哪个?

秦暮宇站在床尾,淡淡的瞥了眼病床上命悬一线的乔诗蔓,神色平静,眸底甚至没泛起一丝涟漪。

床上的女人是他的妻,正在为他生孩子,婴儿胎位不正,很可能母子双亡,可秦暮宇没有一丝慌张,他看乔诗蔓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秦先生?迟迟等不来答案,医生忍不住又喊了一句。

秦暮宇这才移开目光,看向了医生。

他薄唇上扬,笑容却是冷的:“如果我说大的和小的都不要呢?

此言一出,手术室显出一片寂静,医生们满脸震惊,呼吸都比平时沉重了许多。

躺在病床上的乔诗蔓也懵了,她刚嫁给秦暮宇不到一个月,奉子成的婚,秦暮宇先追得她,一直对她百依百顺,别人都说他把她当闺女来宠,可就是这么一个无限度宠她爱她的男人,居然在她难产时,说出大的小的都不要这种无情的话!

那一瞬间,乔诗蔓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您……您说什么?医生显然也不太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结巴着又问了一遍。

秦暮宇望着乔诗蔓,残忍的笑:“我说,两个我都不要。

那一刻,乔诗蔓感觉自己被剜了心。

“……唔……唔!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她想问问秦暮宇为什么,明明送她来医院时他还浓情蜜意,为什么才过了几个小时,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可她起不来,她被注身寸了太多麻醉药,现在木艮本动不了,只能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不甘又绝望的望着秦暮宇,等着他的回答。

这时,一个身穿红色晚礼服的女人走进了手术室。

“妹妹,好久不见。女人冲乔诗蔓嫣然一笑,然后上前亲昵的挽住了秦暮宇的胳膊。

乔诗蔓满目震惊:乔诗雅?她怎么会在这里?

还和秦暮宇那么亲密!

乔诗雅是乔诗蔓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的母亲沈秀君是乔远斌的原配,可惜在乔诗雅三岁那年,沈秀君病逝了,随后乔远斌迎娶了乔诗蔓的母亲,然后生下了乔诗蔓。

沈秀君明明是病逝的,可乔诗雅却一直觉得是乔诗蔓的母亲害死的她母亲,所以她一直痛恨着乔诗蔓。

尤其当乔远斌宣布要把乔氏企业交给乔诗蔓继承后,她对乔诗蔓的恨达到了顶峰。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阿宇突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你这么狠。乔诗雅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恶毒:“因为阿宇是我的朋友!是我让他去追你的!这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他木艮本就不爱你,他娶你只是为了帮我夺回乔氏企业!

乔诗蔓瞳孔震颤,抬眸含泪看向了秦暮宇。

她在说谎对不对?

告诉我,她在说谎,你不是骗子,你是真心爱我的……告诉我!

她等着他给解释,可最后只等来了男人满脸的厌倦。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真恶心。秦暮宇冷声道:“如儿说的没错,我木艮本没有爱过你,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如儿,你知不知道,每次我抱着你说情话的时候,都恶心得想吐!

“好在我现在终于熬出头了,你死后,你的所有财产都会归我,至于你肚子里的那个孽种,肯定不能留,否则董事会那些老东西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那小孽种当继承人的,我不能冒这个险。

世界轰然倒塌,乔诗蔓眼泪在这一刻决堤。

她以为她遇到了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可这一切竟是精心算计好的骗局!是乔诗雅为报复她设好的圈套!

“……他……他也是你……你的孩子啊!乔诗蔓拼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哭喊道。

孩子是无辜的。

放过他……

她眼神里写满了哀求,可这哀求换来的却是无尽的嘲笑。

乔诗雅肚子都笑疼了,她捂着肚子,缓步走到乔诗蔓病床前,然后弯腰,在乔诗蔓耳边恶毒的开口:“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九个月前你在丹枫白露喝醉后,跟你睡的木艮本不是阿宇,而是一个糟老头子!

“阿宇恶心透你了,怎么会睡你呢?我故意把你灌醉,卖给了一个糟老头子,卖了一百万呢!哈哈哈哈哈……

乔诗雅放肆大笑,恶毒艳丽。

乔诗蔓面无血色,苍白虚弱。

她一口气堵在心口,咽不下去,猛的起身,竟喷出一口鲜血!

“不好,产妇情绪太过激动,已进入休克状态!准备电击!她现在必须保持清醒……

医生的声音越来越远,乔诗蔓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朦胧的乔诗蔓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个冷冽的男音:“无论用什么方法,都要救下她!

霸道的语气,带着居高临下的尊贵感。

乔诗蔓费力的睁眼,想看清救她的人是谁。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视线都一片模糊,她只朦胧的看到了一个修长的背影,那背影挺拔冷峻,帝王般不可侵犯。

乔诗蔓太虚弱了,只清醒了片刻,就又陷入了昏迷。

陷入昏迷前,她听到医生恭恭敬敬的回答:“是,九爷。
三年后。

帝都机场里,秦暮宇带着一群手下正在接机口接机,他手里抱着一个巨大的接机牌,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欢迎乔瑟琳医生来到华国。

乔诗雅带着巨大的遮阳帽,陪秦暮宇一起等着。

他们已经等了快五个小时了,乔诗雅有些不耐烦了,烦躁的问:“阿宇,这个乔瑟琳医生真的会在今天来华国吗?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了,怎么还是不见人影?

“我花大价钱买的消息,不会有错的。秦暮宇安抚乔诗雅道:“亲爱的,再等等,只要我能请到乔瑟琳医生去给秦老爷子看病,秦少一定会同意让我和父亲重新回到秦家的,有了秦家这个靠山,看谁还敢再瞧不起我们!

一听能够重回秦家,乔诗雅立刻变了模样,再也没半点烦躁的样子,反而摆出一副温顺的模样,乖巧的点头道:“恩!阿宇,我陪你一起等。

其实当初乔诗雅选择秦暮宇,就是看上了他秦家人的身份。

虽然秦暮宇只是秦家旁支的少爷,但也足够了,秦家是华国最古老也最强大的世家,在华国一手遮天,秦家的帮佣在外面都能横着走,更不要说旁支的少爷了。

只可惜,三年前秦暮宇的父母做了件傻事,导致他们全家都被秦家除了名。

乔诗雅当时气得险些跟秦暮宇分手,现在听秦暮宇说有机会重回秦家,她当然高兴了。

秦暮宇和乔诗雅正焦灼的等着,这时,出机口处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哇,好可爱的宝宝啊!还跟妈妈穿母子装,萌死了!

“妈妈也好有气质啊,该不会是大明星吧?

……

前方,一对母子正手牵着手从出机口走来,妈妈高挑漂亮,身上穿的虽然只是简单的白衬衫加牛仔裤,可这穿在她身上,却十分有气质,白衬衫干净爽朗,萝卜牛仔裤衬得她的腿又长又直,她脸上带着巨大的墨镜,娇小的脸被墨镜遮了一大半,但仍能看出倾城绝色。

宝宝穿着牛仔背带裤,大约三岁左右的模样,皮肤又白又嫩,头发又黑又软,他小脸儿上也带着母亲的同款大墨镜,小大人一样,可爱极了。

颜值超高的母子组合瞬间吸引了机场所有人的注意,乔诗雅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却僵住了。

“乔诗蔓?你居然没死?!

刚走出出机口的乔诗蔓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了声源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乔诗蔓杏眼半眯:乔诗雅?没想到刚回国就撞上了,真是冤家路窄。

乔诗雅也在打量乔诗蔓:白衬衫,牛仔裤……呵,什么大明星,连个像样的裙子都买不起,看来这三年她一定过得很辛苦。

想到这里,乔诗雅爽了,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讥讽乔诗蔓道:“没想到你还活着,你是怎么逃出去的?是不是色诱了医生?呵!跟你妈一个德行,狐媚子一个,就会勾引男人

乔诗蔓目光一凛:“乔诗雅,你说话放尊重些。

她无法容忍乔诗雅侮辱她母亲。

小团子乔栖宝也有样学样,叉腰道:“就是,我才三岁都知道要尊重别人,你都这么老了,怎么还不知道?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吗?

“老?乔诗雅额角暴起青筋,怒不可遏道:“你居然说我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