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美女粉嫩b18_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韩国

时间:2021-10-19

1、

鸽鸽:提问人“乱欺八娇”、“君双颖”,请问你们两个最喜欢什么姿势?什么姿势最爽?

时珩:你喜欢什么。

陆辰星:我……(耳廓逐渐发红, 没想到一上来就是这么劲爆的问题)我不知道呀,你先说吧。

时珩:不说吗, 那晚上全部试一遍,你再比较一下。

陆辰星:(尔康手)不!不用了!我现在知道了!!我喜欢……唔,相对方便接吻的姿势吧。

时珩:是吗。

陆辰星:(脊背发凉)是, 是啊。

时珩:(指尖轻扣桌面)上次在你房间的书桌上, 你还说喜欢最深的。

陆辰星:!?

时珩:用不用再帮你回忆一下。

陆辰星:(脸红地大吼)好嘛!!我就喜欢从后面和面对面坐着的!!还有我坐上去自己动的!!非要我直说干什么!!这样行了吧!!!

鸽鸽:(努力憋住姨母笑)没事没事,不用害羞, 直说挺好的,大家就喜欢看你说实话时羞耻的样子。

陆辰星:?

鸽鸽:咳,那时珩的回答呢?

时珩:能让他舒服的, 我都会喜欢。

陆辰星:(小声哔哔)你胡说, 你明明喜欢会让我哭的。

2、

鸽鸽:提问人“echo.”, 请问你们用小道具吗?

时珩:目前没用过, 但是以后应该会用。

陆辰星:不可能,我以后也不要用,好可怕啊, 视频里的那种都特别——(声音戛然而止)

时珩:你看过那种视频?

陆辰星:(目光闪躲)就,我之前不是找出来过一些嘛,就是那时候看的。

时珩:都用了哪些, 说来听听。

陆辰星:没什么特别的,都是情.趣用品自助商店摆出来的那种。

时珩:(眯了眯眼睛)你还看过自助商店摆什么?

陆辰星:(惊慌)不是不是,是路过不小心看到的,我只远远看到了一眼就走了,没有仔细看。

时珩:看一眼就知道怎么用的?

陆辰星:……

鸽鸽:(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虽然总是表现得牛逼哄哄,但每次在对方面前的不坦诚都一定会被戳破。

陆辰星:(小声)还会被收拾。

3、

鸽鸽:提问人“身娇体软小甜o”,请问最爽的一次是什么花样?

陆辰星:(气炸)就不能换个正常的问题吗!一定要让我羞耻到爆炸吗!你们的口味是不是太重了啊!

鸽鸽:请正面回答。

时珩:我们的答案应该是一样的,我替他回答,是像他第12章说的那样做的那次。

鸽鸽:莫非是绑起来吊——

陆辰星:嘘!不要带坏小孩!

鸽鸽:听起来和默认没什么区别……咳咳,那可以问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吗?正文没有发生诶,埋了伏笔却没填上,有点遗憾。

陆辰星:在刚上大学不久的时候,番外里会写,那时候他又醋爆了。

时珩:(平静)没那么醋,是想和你做的借口。

陆辰星:别逞强了,你才是最不坦诚的,那时候你的眼神简直像要把我原地日死似的,我当场就硬了。

时珩:……这个你没告诉我。

陆辰星:现在告诉你了,所以——晚上要再试一次吗?哥哥?

4、

鸽鸽:提问人“君双颖”,请问你们会去同一个大学吗?

陆辰星:会的,我们一定要在一起,而且我们在高考成绩出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大学后的同居计划了。

时珩:嗯,他希望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到我。

陆辰星:(哼哼两声)干嘛只说我,搞得好像你不想看到我一样。

时珩:我睡前也想看到你。

陆辰星:……怎么突然开车,我睡前才不想看到你呢,看到你肯定就不能好好睡觉了。

时珩:(温柔)下次可以试试把眼睛蒙上。

陆辰星:???

5、

鸽鸽:提问人“君双颖”,请问你们会去哪里结婚?

陆辰星:还没想过这个问题,有点早了。总之必须是个会让我毕生难忘的婚礼,要在最美的地方举行,请来最好的、最亲近的朋友们,然后得到所有人最真挚的祝福,更重要的是——和我结婚的人必须是他。

时珩:记下了。

陆辰星:诶,别光记呀,你的答案呢?

时珩:我没有答案,但我会陪你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陪你做你想做的任何事,给你超出你预期的最盛大的婚礼。

陆辰星:(脸红)你太肉麻了,还有外人看着呢……

6、

鸽鸽:提问人“君双颖”,请问你们什么时候去领结婚证?

时珩:到可以结婚的年龄马上去领。

陆辰星:(心里甜,但是嘴上却不饶人)那么着急呀,你就没想过万一我想再考察你几年呢?万一我遇到比你更帅的人,学习更好,能力更强,身材更——啊啊啊啊啊,嗯,痒……

鸽鸽:?怎么突然就唱起来了!

陆辰星:(躲到沙发小角落)他刚才突然掐我腰!过分!我那里痒痒肉超级多的,而且掐一下身子就软了,像开关似的,很智障的。

时珩:挺好的,我很喜欢。

时珩:而且,能及时遏制住你不该有的想法。

陆辰星:别别别生气,我开玩笑的……我也怕你被抢走呀,你人气比我高多了,现在更多人喜欢你这样的。万一你被哪个小妖精看上了勾走了怎么办,我就变成孤家寡人,要打一辈子光棍了,不对,一辈子光圈。

鸽鸽:光圈是什么?

陆辰星:棍=1,圈=0。

时珩:不会的,在我眼里,只有你才是最祸害的妖精。

陆辰星:妖精就妖精,我哪里祸害了!

时珩:祸害精力。

陆辰星:(嘟囔)……但也强身健体了嘛,还获得了快乐,才不是祸害呢。

7、

鸽鸽:提问人“苏和”,请问你们的关系在未来会公开吗?

时珩:不会公开讲,但也不会再刻意掩饰。

陆辰星:嗯嗯,顺其自然就好,我们谈我们的恋爱,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吧,我们不能让世界上所有人认同我们,但我们可以永远认同我们自己。

时珩:但在某种特定情况下,还是会公开讲的。

陆辰星:……我错了。

鸽鸽:嗯?怎么了?有故事

时珩:他太迟钝了,又喜欢到处交朋友,即使能看到好感,也分辨不出来到底谁对他是真的有意思,所以我要找机会在那些人面前宣誓主权才行。

陆辰星:嗯嗯,大学后他完全是个沉迷学业的怪物,课余时间总在实验室,没法经常和我一起参加各种活动。大学的同学们真的很热情,有的还过分热情,男女都有,没错,真的有男生,还不止一个。

陆辰星:(自暴自弃)我长得就那么受吗,都想gay我……

时珩:……

醋意值+30。

陆辰星:咳咳,不过他们知道后就会收敛许多了,时珩也可以因此放心,不随便吃醋,做实验的时候也不会分心。

陆辰星:其实归根到底,还是我给他的安全感太少了,完全比不上他给我的,所以我会努力和不该过分亲近的人保持距离的。

8、

鸽鸽:提问人“小朋友”,请问你们玩过多少种play?

鸽鸽:外加一句,提问人说她是个正经人。

陆辰星:?这话就好像你说的“我是个不开车的纯洁作者”一样并不值得信任呢。:)

鸽鸽:……

时珩:玩过很多种,能想到的几乎都玩过,除了他目前比较抵触的某些道具。

陆辰星:嗯嗯,但那些都是他要玩的!我是因为宠他才陪他玩的!绝对不是我主动暗示的,也不是我主动给他介绍玩法的……

鸽鸽:你没在逗我吗?竟然还是你给他介绍玩法?你懂的会比他还多?他那个老色批什么不知道?你确定不是他假装不知道然后套路你,为了让你面红耳赤地从头到尾全说出来吗?

陆辰星:啊,是吗,那——

时珩:(杀人的眼神)

鸽鸽:(正直)开玩笑的,时珩最纯洁了,都要你教他他才懂的……咳,那么能举些例子吗?

时珩:让他来说。

陆辰星:好吧,就是比较常见的那些,(脸红低头)有时候会穿女装,有时候还会有角色扮演……哦天啊,角色扮演真的太上头了!

陆辰星:(激动)时珩不管演什么都特别像!我让他来加话剧社他却说他没兴趣!你知道吗!他不管是演老师还是医生还是爸爸还是狱警,都特别特别逼真!代入感十足!看到他就腿软的那种!我能被他搞得几个小时缓不过来!

鸽鸽:OMG,老师和学生,医生和护士,爸爸和儿子,狱警和犯人……车速太快了!!我要顶不住了!!!

9、

鸽鸽:提问人“黑羽新一”,请问星星如果吃醋了会有什么表现?是憋着不说还是去宣誓主权?

陆辰星:(拍了拍胸口,豪气十足)吃醋了当然会去宣誓主权,然后回家使劲日他,把他日哭,吻痕和咬痕留遍全身,屁股也不能放过。看着他哭唧唧地求我轻一点慢一点,软着声音向我保证以后不再让我那么吃醋,事情就可以轻松翻篇了。

时珩:?

陆辰星:(心虚)就,差不多意思嘛,你懂的。

时珩:(揉了揉他的头发,语气危险)这个问题是在问你,不是让你替我回答。

陆辰星:……(低头抿了抿唇,慢慢开口)他在外面会把情绪控制得很好,控制到其他人都看不出来他其实是个醋精的程度。但我就完全控制不住,我吃醋会马上生气,就是那种心中升起一团火直冲脑门的感觉,想冲过去把他旁边的人打飞,还可能会迁怒于他,在他来哄我之前都不理他。

陆辰星: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也明确地拒绝了,可我还是经常生气,是我不好,我是小气鬼。

陆辰星:如果我看到他和别人牵手,或者是抱在一起……我可能会直接气得晕死过去,是真的晕死,不是在开玩笑。

时珩:这都不是你的错,别担心,永远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10、

鸽鸽:提问人“大大们的小可爱”,请问你们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样的?

陆辰星:是小时候第一次见面,还是上高中之前的那次见面?

鸽鸽:唔,那就高……

时珩:(打断)都说。

陆辰星:(想了想)小时候第一次见面,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个漂亮的妹妹,漂亮到长大想娶回家的那种。

时珩:第一眼就想吗。

陆辰星:是啊,你小时候太好看了,超可爱的。

时珩:所以说,你如果提前遇到其他更可爱的小女孩,你也会第一眼就想娶回家。

陆辰星:?不是的!你污蔑我!!

时珩:就是这个意思。

陆辰星:不!!不许乱想!!醋意值不许涨!!啊啊啊啊!!!

鸽鸽:(眼见着陆辰星要扑上去亲时珩,赶紧转移话题)那那那时珩呢?小时候见是什么印象?

时珩:觉得他有点蠢。

陆辰星:?

时珩:傻乎乎的,就知道嘿嘿嘿笑,还拿沾满冰激凌的手指戳我脸,脏死了。

陆辰星:???(气得又要扑上去啃咬)

时珩:但我就是想遇见一个这样可以毫无顾忌地跟我玩,可以给我带来快乐的人,所以情不自禁就被他吸引了。

陆辰星:虽然听着有点感动,但相比之下,我好像就是只颜狗了。

时珩:(笑)那我很庆幸,我长得可以对你味口。

鸽鸽:那高中前的那次呢?

陆辰星:觉得他是个傻逼,突然就骂我。

时珩:觉得他是个傻逼,突然就骂我。

陆辰星:(受伤)你竟然用傻逼形容我,不理你了,今晚你不许上床睡。

鸽鸽:(望天)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双标吧……

时珩:(低声哄)我错了,我是狗。

陆辰星:(瞬间就原谅)那我是狗日的。

11、

鸽鸽:提问人“砚礼”,请问你们会一直这样甜吗?

陆辰星:这还用问吗,我一直都是甜的,但时珩不是,时珩是酸的,因为他是醋味的。

鸽鸽:?(然而问的明明是感情方面的甜啊……)

时珩:嗯,他是甜的,哪里都甜。

陆辰星:……

时珩:想再尝尝。

陆辰星:(羞耻)我错了,我好好回答。

陆辰星:如果不分手的话,肯定会一直甜下去的,因为他总是会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无论是东西还是感情,我也会以同等的或更多的来回应他。

时珩:双向的奔赴,永远都甜。

陆辰星:嗯!

12、

鸽鸽:提问人“砚礼”,请问你们还会看妹妹的同人图吗?

陆辰星:!!呃,这个嘛……

时珩:实不相瞒,我们已经禁止她画了。

鸽鸽:为什么?

时珩:(面无表情)未成年少女,不应该画这种不健康的东西。

陆辰星:并不是这个原因,成年后你也不让她画。

时珩:……嗯,不让。

鸽鸽:???

陆辰星:(憋笑)我来说吧,他在和我在一起时间久了以后,占有欲就越来越强了,所以别人脑补我们之间酱酱酿酿他也会吃醋,最后就不让她再画了。

鸽鸽:哇!妹妹的醋你都吃!

鸽鸽:(转念一想)那你怎么不吃我的醋呢?我一天到晚都在脑补你们酱酱酿酿,还都要写出来给大家看。既然你这么吃醋,那我就不写了好了,以后你们再也不会有什么微博番外小剧场,或者是去之后作品的番外里客串……

陆辰星:不!我想要!

时珩:想要我就给你,不要管别人要。

陆辰星:(拳打脚踢)关键时候你还搞黄色!今晚不给你睡了!!

13、

鸽鸽:提问人“砚礼”,请问你们生活中发生过什么搞笑又温暖的事?

陆辰星:很多呀,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多到……大部分事情其实已经记不太清了。

陆辰星:(沉默片刻,轻声道)那些已经成为了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早就成了习惯,所以几乎无法感知到这些究竟有多宝贵的,等失去之后才会真正意识到。

鸽鸽:看样子有所经历呢。

陆辰星:(愤愤)是啊,所以写那个番外的人就是变态。

鸽鸽:?

时珩:最令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有一天我留在学校做实验,晚上十一点多才到家。回家之后屋子里的灯都关了,我以为他早就睡了,洗漱之后怕吵醒他,就去另外一个房间睡。睡了一会儿突然惊醒,感觉有些不安,去主卧看,发现他果然没在。

时珩:我开灯找了一圈,发现他是在餐桌上趴着睡的。饭菜都凉了,桌子中央摆着个蛋糕,是他亲手做的,上面还写着四周年纪念日……

时珩:我那段时间实验室的事太忙了,忘了这件事,他也没有提前跟我讲,想给我惊喜。五点多给我发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告诉他在等实验结果要晚一点,没想到他就一直等着,等到太晚了睡着了,我还是没能回家。

时珩: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有种强烈的负罪感,觉得我作为朋友真是太失格了,不仅把纪念日忘得一干二净,还让他一个人饿着肚子等那么久。

时珩:在那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对他更好一点,再好一点,甚至想马上和他结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

鸽鸽:(感动到痛哭流涕)那然后呢?

陆辰星:(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你听到这里,是不是以为他会亲亲我,然后把我抱回去睡觉?

鸽鸽:难道不是吗!?

陆辰星:他把餐厅的钟表时间调成了八点半,把我手机放进屋里充电,把客厅的音响打开放舒缓的音乐,一切都是为了掩饰夜深人静的事实。

陆辰星:然后叫醒我,告诉我可以开始庆祝纪念日了。

鸽鸽:……?

陆辰星:我睡了好几个小时,早就不困了,当时真的以为才八点半,很开心他能及时回来,抱住他亲,给他热饭,然后我们过了十分愉快又值得纪念的四周年纪念日。

鸽鸽:那你是怎么知道真相的?校草的醋意值爆了在线阅读推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