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粉嫩饱满的一线天mp4&(粉嫩虎白女18p

时间:2021-10-19

又是一次上课时间, 课已经进行到中后部分。

陆辰星单手拄着下巴,修长的食指中指夹着一根笔乱转, 眼睛直勾勾看向前方,注意力只有一小部分在老师的PPT上,其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和时珩在桌下交握的手上。

两个人的手掌都很温热。

时珩的手掌不厚, 却令他非常有安全感, 也能切实地感受到身边人的存在。

虽然平时做的事比牵手尺度大得多, 但在课堂上肌肤相触, 却会带来更多令人战栗的禁忌感。

甜蜜,又刺激。

若要问他们高中最大的遗憾,那一定是他们到最后都没有同桌过, 一直为了减小影响而坐在前后座隔桌相望,没能发生校园爱情故事里必备的上课牵手桥段。

这个老师思维非常发散,每讲到一个新环节就必定扯东扯西。

陆辰星一耳朵进一耳朵出地听了一会儿, 偏过头见时珩那看上去挺认真的模样,顿时起了恶作剧之心,用手指在时珩的掌心轻轻挠了挠。

片刻后见时珩没有反应,又坏心眼地去掐掌心的肉,使劲揪来揪去,留下微红的指甲掐痕。

时珩目不转睛地听课,底下却握住陆辰星的手,用行动警告他不许捣乱。

陆辰星撩不到,又被这么无视,不满地想要把时珩甩开:“呵呵,你和心理学过吧,你朋友今晚就要远航了,他不配和学霸玩。”

时珩其实也没有太认真听,只是习惯性保持专注的样子了。

他笑了笑,握紧不让对方挣脱,温声哄道:“下午我没事,也不用看书做实验,要不要出去,想去哪里都可以。”

陆辰星立刻被哄好:“嗯嗯嗯,好呀,想去吃好吃的。”

时珩:“嗯。”

“啊,等下,感觉不一定行,”陆辰星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下周五就演出了,不知道今天下午会不会排练,不过暂时还没有通知,希望一会儿也别通知吧,阿弥陀佛,耶稣保佑,阿门阿门。”

时珩:“……”

然而,就好像说曹操曹操到似的,他们下课之后,还没等走到楼门口,就遇上了话剧社的副社长。

话剧社一共有两名副社长,一男一女,现在遇见的是男的那位,叫饶文昊,今年大三,长相是很标准的帅,性格平易近人,演技方面也特别优秀,陆辰星对他印象不错。

他看着陆辰星,打了个招呼:“学弟,真巧啊,在这遇到你,下午过来再排练一次吧,快演出了,时间有点紧。”

陆辰星一愣:“我看还没通知呢啊。”

饶文昊笑着摆了摆手机:“正要通知,但我这不是着急去上课嘛,准备等到教室了再发群消息,刚好遇到你就直接说了。”

陆辰星点了点头:“嗯,好吧,几点。”

“十二点半,先在食堂集合,”饶文昊看了一眼时间,“大家先吃个饭,然后再一起去排练。”

陆辰星看了一眼时珩,犹豫地回答道:“唔,可以晚一点吗,就是,嗯,等你们吃完饭我再去,我打算在外面吃。”

饶文昊也看向时珩,眼里含着一丝探究,但笑容未变:“吃饭的时候要开会的,你是社团骨干,最好别缺席了。”

陆辰星遗憾:“哦,那好吧。”

……

和饶文昊分别后,陆辰星歉意地对时珩道:“下午不能和你出去玩了,午饭晚饭也要你自己吃了&好不容易有一天你有空,就要这么浪费掉了。”

时珩揉了揉他的头发:“没关系,你好好排练,下次我可以为了你有空。”

“嗯,”陆辰星也笑了,“你真好。”

上午的阳光很足,明媚到晃眼,给他镀上一层金色的轮廓。

他的皮肤闪闪发亮,唇角微微勾起,眼睛弯弯的,笑起来就好像天使一样。

时珩看着他,有片刻的失神。

陆辰星会被很多人喜欢,不仅是因为长得帅,学习好,能力强,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就是——他笑起来格外好看。

通俗来讲,就是标准的阳光治愈系笑容。

时珩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问:“你和刚才那个男生……你们关系好吗。”

陆辰星:“挺好啊,怎么了?”

话刚说完,时珩头顶的醋意值就加了10。

“噗,你干嘛,”陆辰星忍俊不禁,“你不要吃醋,就是普普通通的挺好呀,副社长和副部长的关系,演员和演员的关系,学长和学弟的关系。”

时珩:“对你来说可能是这样,但我看他的眼神——”

陆辰星忍笑着打断,摆了摆手:“不会的,不会的,我看过他的好感了,只有30多,如果真看上我的肯定要五十多甚至七八十了,他就是把我当成稍微好点的朋友,没别的意思。”

时珩:“……嗯。”

陆辰星觉得提前吃醋的时珩超级可爱,便学着对方以前哄自己的动作,伸手去捏对方的脸,说话也是哄着的语气:“你不要吃醋啦,就是吃饭排练而已,你在家乖乖的,不许乱想乱吃醋,晚上我早点回去,补~偿~你~”

后面三个字故意拖长音,说得又轻又软又撩。

配上小狐狸似的勾人的眼神,时珩的醋意值瞬间就减了大半。

自从进入大学以来,陆辰星越来越会撒娇,在讨好时珩方面也越来越炉火纯青,总而言之——在时珩面前,比以前更受了。

又乖又软的小可爱,谁会不喜欢呢。

“好,”时珩心底化开一滩水,再次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道,“别太累了。”

……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

饶文昊刚刚转过走廊拐角,脸上的笑容就迅速消失了,转而麻木性的冷淡。

同行的同学刚才一直默不作声,假装空气,这会儿才笑着打趣道:“你变脸速度真的无人能及,你那副社长真没白当,话剧也都没白演,牛还是你昊哥牛。”

饶文昊扫了他一眼:“有那么夸张吗?”

同学竖起大拇指:“当然了,跟你认识两年多,你最大的变化就是——装的越来越像好人了。”

“嗯,就当是你夸我了,”饶文昊低头摆弄手指,“你觉得刚才那学弟怎么样。”

同学言简意赅:“阳光可爱,还乖,是你喜欢的类型。”

饶文昊:“身材也是我喜欢的。”

“诶,不是吧,”同学满脸十分夸张的惊讶,“我以为你在问长相和性格,结果你让我看屁股。”

饶文昊但笑不语。

同学看着他的表情,片刻之后突然领悟:“等等,难不成排练是临时决定的?”

饶文昊:“嗯。”

“靠,真有你的,我合理怀疑你当那个副社长,就是为了泡好看的学弟,”同学鼓着掌赞叹了半天,这才严肃地说起了正事,“但他旁边那个听说是朋友,还是一个高中上来的,关系可好了,昊哥你这次的难度可能有点大啊。”

“有过朋友才好,什么都懂,”饶文昊手臂挎上了对方的脖子,挑眉低声道,“而且那些都不用麻烦我教,省事。”

同学也满含深意地笑了,打了个响指:“原来如此,明白了!”

-

很快就到了周五。

话剧社在学校算是有些知名度,他们又是挑了个第二天没课的比较轻松的时间,因此观众几乎坐满了礼堂,对演出的期待值也很高。

演员们受到很大的鼓舞,同时也产生了些压力,害怕演不好,担心自己太差了会丢脸,原本不太认真的几个同学也都在当天上午拼命背台词,防止上台了会忘词,颇有期末考试时疯狂复习的架势。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演出整体也十分顺利。

时珩本来今天被教授通知去实验室,但还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请假过来看。

他对话剧本身没什么兴趣,但是话剧是陆辰星演的就另当别论了,而且通过这种活动,也能走近对方的世界,看到他的努力,看到台上闪闪发光的、和平时不太一样的他。

……

演出很快就结束了,观众依次退场。

陆辰星匆忙换衣服卸妆,就要冲出去找时珩一起回家。

他要急死了。

这星期每天都要排练,时珩怕他晚上太累,白天上课会没精神,每天都督促他早点睡觉,即使他钻进时珩怀里蹭来蹭去疯狂暗示,时珩也无动于衷地按住他的手塞进被子里,拒绝做任何会消耗过多体力的事。

陆辰星得不到满足,憋憋屈屈的,只能敢怒不敢言地戳时珩胸口。

不过,今天演出之后就不用再排练了,明后天还是可以好好休息的周末,前面错过的都会一一补回来的。

陆辰星刚火急火燎地冲出后台,就被几个一起演出的同学联手抓住了。

陆辰星:“???”

同学:“别着急走啊,晚上要出去举办庆功会,副社说了,大家都得参加,少一个都不行。”

陆辰星:“呃,大概多久呀,我今天晚上回去有点事……”着急做快乐的事。

这样的拒绝完全在饶文昊的预料之中,但他并不在意,而是淡定地理了理袖口,装作刚听到的样子走了过来,文质彬彬地笑着说道:“吃饭不会太久,但后面可能会去唱歌,你要是有事可以提前走,没关系的,就是吃饭最好参加。”

同学:“是啊是啊,很快就能结束的,大家都去,你也去吧,主要就是给你们这些主演庆祝的。”

陆辰星看着大家殷切的神情,知道自己不好再拒绝,只能默默叹了口气:“好。”

他倒是不害怕拒绝人,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拒绝,怎么冒着被排斥被说坏话的风险,去做那一个不合群的特例。

突然觉得……少些社交,也是好的。

-

离开学校后,大家打车去吃饭,陆辰星在等车期间,给时珩打电话:“我们现在要去聚餐,后面的唱歌我就不去了,大概两个小时就能回家,你不用担心。”

“好,”时珩轻轻应声,眼眸微敛,“在哪里吃,结束需要我去接你吗。”

陆辰星:“没问,还没到地方,我也不知道呢……没事,你先忙吧,我可以打车回去,我又不是柔弱的小女生,不会有危险的。”

时珩:“嗯,那也小心点,等你回来。”

陆辰星捂住嘴巴和话筒,小声道:“会尽快回去的,而且今晚不打算早睡了,你别忘了洗干净等我,么么哒。”

话刚说完,不听时珩的回应就挂断了,脸颊一片发烫。

这样的暗示,时珩肯定可以听懂吧……

然而,他因为之前沉迷暧昧,也没有什么防备心,并没有注意到饶文昊就很近地站在他的背后,将他说的话都听了进去。

饶文昊舔了舔唇角,心尖一片发痒。

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学弟,各方面都出色到惊人的程度,真是太绝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