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见你扇贝视频*(小屁股翘了起来粉嫩的小缝

时间:2021-10-19

但自从那天当面看到饶文昊, 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安。

他觉得自己就好像护食的动物, 当有其他肉食系野兽靠近时,即使还没有行动, 就能察觉到危险。

然而,他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有敌意, 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即使陆辰星说了那人只有三十多好感,但他还是觉得那人充满威胁。

他发誓并不是因为对方长得帅。

他为了确认,还特意向自己认识的高年级学长打听过。

大家都说饶文昊是个非常棒的男生, 学习成绩优异, 对学弟学妹也非常照顾,追求者非常多, 但他并不花心,也不随便。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人,那自己为什么会心慌……

他停住脚步, 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学业方面太累了, 又一整个星期没做过, 所以才开始乱想, 而且想的非常离谱。

他看了眼时间,思考片刻,就调转方向去教授的实验室了。

帮教授记了一会数据, 听实验室的学长学姐讨论了一会儿问题,他的心才终于静下来。

大概,这次是自己想多了吧。

……

他今天到得比较晚, 实验又不长,没多久就结束了。

天色已晚,夜幕已经全黑了,月亮被云层遮了大半,旁边点缀了寥寥几颗星星。

星星。

他在校园小路慢慢走着,眸光低垂,眼睛藏在睫毛的阴影里——才这一会儿不见,就开始想念了。

走到岔路口,两名刚打完篮球的男生从另一边拐了过来,满身带着汗味,即使走在时珩的斜后方三米远,时珩也能闻到。

时珩正要加快脚步,就听到了两名男生的对话。

微胖男生问道:“昊哥哪去了?不是早就演完了吗?怎么不一起打球?”

另一名男生刚剃了板寸,太短了有点滑稽,但如果没看错的话,就是那天站在饶文昊旁边的那个。

“出去玩了吧,今天周五,大好日子谁还住学校,”板寸男生转着篮球,“而且他最近忙着追学弟呢,肯定懒得打球。”

时珩脚步一顿,而后逐渐放缓。

微胖男生:“噗,又有哪个倒霉学弟被他看上了?我前段时间听说他泡的上一个小学弟为了他闹自杀,最后被迫休学了,啧啧啧,太惨了。”

板寸男生:“就话剧社的,最好看的那个。”

微胖男生:“诶,我没注意,你怎么不早说呢……不过你说昊哥馋人家身子就算了,就不能有点长性吗,睡过不合适马上就变脸,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他。”

时珩:“……”

-

大学的聚会比高中的聚会开放许多,这次聚会又有一半以上不是大一新生,酒狂喝一气各种干杯,饭桌上也是称兄道弟随便乱吹。

陆辰星虽然作为骨干成员,但这种时候也不太讲话——因为他实在不喜欢这种气氛。

他确实喜欢热热闹闹的,也喜欢和人交朋友,喜欢一起出去玩,但他只是喜欢处在他舒适圈之内的那部分而已。

像这样身不由己,十分难受。

他来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明明是大学生的聚会,酒桌文化竟然依然存在。

就比如现在,有个微醉学长要跟他喝酒,他都说了自己酒量不好容易醉,想要以水带酒,对方却说陆辰星不够意思,还问是不是看不起他,不把他当朋友,非要陆辰星喝一杯才罢休。

在一番推脱之下,陆辰星最后不可避免地喝了给女生们准备的酒。

浓度低,不那么上头。

他喝完之后,不免有些难过,心想着如果时珩此时能在旁边就好了,说不定就可以帮他挡酒,还可以不顾对方的眼色拒绝,可以考虑他的感受,可以护住他。

除了有关那种方面,他从来没有这么需要时珩的时候。

……好想他。

虽然并没有醉,但因为酒精的刺激,陆辰星的情绪变得敏感低落,半句话都不说地默默吃着饭,像只受伤的小猫咪。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他脑子慢半拍,半晌后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电话,在各种兜里胡乱地摸了半天,最后是在随身背包里找出来的。

陆辰星走出包房,才接起电话:“喂……”

时珩:“怎么才接电话。”

刚上来就打断,语气虽然不算冲,但也绝对不是温柔的。

没人知道,在刚才陆辰星没他接电话的几十秒里,他心里是怎样的急切和煎熬,甚至还带着极其少见的怒意。

脑海里也不受控制地想着,如果陆辰星真的被……他都不确定他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

原本他还觉得有些电影或者小说里面,很多人为了爱人而不顾自己美好前程去犯罪的行为很愚蠢,脑子发热不顾后果,直到现在他才切身地体会到那种强烈的感情。

因为刚刚的某个瞬间,他是真的想让那个人付出比应得的还惨痛无数倍的代价,而且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因此受到怎样的惩罚。

陆辰星本来就有点心情低落,现在听到时珩的话就更委屈了,眼睛红了一圈:“我在吃饭啊,还没找到手机,你干嘛突然凶我……”

时珩微愣。

如果是完全清醒时候的陆辰星,就算他真的想在电话里撒娇,也不会是这种语气。

这种语气要么是在床上,要么是——

“乖,别哭,”时珩语气软了下来,轻声哄着,“你是不是喝酒了。”

陆辰星抿了抿嘴:“我不想喝的。”

时珩:“没事,之后就别喝了,一会儿先去洗个脸,然后给我发个位置共享,我去接你。”

“嗯,好,”陆辰星乖乖软软地点头,即使对方看不见,“那我现在就去。”

时珩:“等等,电话调成最小声,放进兜里,不要挂。”

陆辰星愣了愣:“为什么呀?”

时珩垂眸沉默了片刻,才想到应该怎么哄:“能听到声音,就相当于我也在场了,可以和你距离更近一点,乖,听话,回家奖励你。”

陆辰星眼睛亮了:“好,那多奖励一点。”

……

陆辰星洗完脸没感觉变好,皮肤还是很红很烫,眼里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泪汪汪的,揉了揉眼睛反而把眼角揉得更红了。

回到包房后,饶文昊注意到他的异样,顿时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勾,也倒了一杯酒走了过来,要单独找他喝一杯。

陆辰星摇了摇头:“我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出来吃饭,不都是不醉不归的么,我可以送你回去,”饶文昊给陆辰星倒了半杯,递了过来,“就这么点,不算多吧。”

此时的陆辰星脑子越来越木,不仅忘了兜里的电话还没挂,更是忘了时珩说要来接他的这件事,把眼前的事自动总结为喝醉了有靠谱的学长送,稀里糊涂地就把酒杯接过来喝了。

时珩刚从学校跑回小区车库,听到这差点没把旁边的车子踹出警报声。

他迅速上车点火,人生中第一次超速上了马路,飞驰而去。

-

大家酒足饭饱之后,就出发准备去唱歌了。

有几个女生说太晚了要回去,还有两个男生喝的太多开始耍酒疯,只能被其他关系好的没醉的男生强行带走。

饶文昊谢绝了大家的邀请,笑着说要打车送学弟回家,就跟着陆辰星一起走了。

酒店距离学校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时珩即使加大马力也要至少二十分钟,他还没等到达酒店,就见陆辰星共享的位置开始变动了。

……

陆辰星走到路边要打车,忘了饶文昊之前说要送他回去,见他跟在自己的后面,莫名地问:“学长,你为什么跟着我?”

饶文昊笑了笑:“你喝醉了,我送你。”

陆辰星:“不用了吧,怪麻烦的,我自己打车就行。”

饶文昊看了他半晌:“你记得你住在哪里吗?”

“唔……”

陆辰星的脑子里有个大概,但是怎么都说不上来具体的住址,拧着眉半天没答出来话。

“你看你呀,这样我怎么放心,”饶文昊嘴角轻轻勾了勾,“你之前告诉过我了,我知道你住在哪里。走吧,我送你,肯定让你安全到家。”

陆辰星想了想,点头道:“那好吧。”

就在这时,陆辰星的面前刚好停下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就直接坐进了后排。

饶文昊刚关上车门,就说出了个陌生的地址。

陆辰星不记得自己住在哪里,却知道这个地址他没有听过,便疑惑着问:“嗯?我是住在这里吗?”

饶文昊担忧:“宝贝儿,你忘了吗?”

语气亲密至极,就真的好像朋友一样。

司机一瞬间就懂了,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你那小朋友是喝醉了吧,醉了之后不记得自己住哪的我见多了,还有不认家各种闹的,没什么大事,明天早上就好了。”

饶文昊:“让您见笑了。”

陆辰星喝醉了再怎么脑子瓦特,听了这对话也发现不对了:“什么宝贝儿,我不是他朋友啊,我们只是大学同学。”

司机:“哈哈哈哈,这怎么对象都不认了。”

饶文昊眼神幽深:“不认了也没关系,一会儿让你想起来。”

听到这里,时珩已经快把方向盘捏爆了。

滔天的怒火掩盖了引以为傲的理智,他超过了好几辆车,加速向地图上的位置行进。

……

陆辰星完全不能理解。

明明就是司机误会他们,可是学长为什么不澄清呢?不仅不澄清,还说了一堆让他听不懂的话,一会儿让他想起来又是什么意思?

算了,懒得再想,现在脑子不太好使,想什么都想不通。

陆辰星直截了当开口:“我要下车。”

司机笑盈盈的,继续保持原来的速度开着,饶文昊也没答话,只是看着他。

陆辰星怒了:“停车!让我下去!”

饶文昊低低地笑了,眼神停留在对方柔软的嘴唇上:“宝贝儿,你喝醉了真可爱。”

说完,他就再也忍不住,偏过头想要亲上去。

他对待上一个学弟也是这样的套路,一开始那个学弟还有些抵触,但狠狠亲过之后就老实了,睡过之后更是粘着他,甩都甩不掉。

……

时珩越来越接近了,从地图上来看,陆辰星他们就在前面,而这个地段这个时间马路上的车非常少,视野范围内只有不远处一辆出租车。

他连忙跟上,却从出租车后窗能模糊地看到两个脑袋……似乎正在靠近。

某种阴暗到极致的情绪瞬间迸发出来,胸口顿时像被数百根针扎进去一样的疼,但电光石火之间,他脑子里却变得非常清醒。

他没有丝毫犹豫,爆了一声粗口,打开远光灯晃向出租车后窗,挂掉电话又立刻重播回去,狠踩油门猛打方向盘,像跑跑卡丁车里按了shift似的直接超车漂移过去,最终把车横在了出租车前面。

整个过程不过几秒。

饶文昊刚被远光灯打断,就又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得不轻,瞬间就忘记了自己原本要做什么。

出租车司机也完全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反应的速度比脑子快多了,他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脚就已经把刹车一踩到底,及时停住了。

车里的三个人都被强烈的惯性晃了一下。

不等他们从晕头转向缓过来,陆辰星这边的车门就被猛地拉开。

下一秒,人就被提着胳膊拎了出来。

陆辰星:“?”

他还没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腰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并按向对方,嘴唇也被用力地吻住了。

这个吻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凶狠。

像发狂的猛兽一样,贪婪地想要索取对方的全部,包括最深处最炙热的灵魂。

所有的想念,所有的担忧,所有的怒意,全部都融在了这个疯狂的吻里,无需任何语言也无需其他行为,就可以把一切传递给对方。

即使此时正处于深秋的寒夜,也能体会到彼此热烈的爱意。

时珩在陆辰星的嘴唇上辗转许久,把他吻得发肿发疼了,呼吸都快不通畅了,才缓缓地松开他,额头抵着额头,声音低哑发颤:“对不起,都怪我,是我来晚了。”

陆辰星早就通过这个吻知道了来的人是谁,听到时珩这么说,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搂住他的脖子,小声喃喃:“我好想你。”

时珩心都要软化了,又留恋地亲了对方嘴角一下,然后就把他塞进自己的车里

最后锁住车门,只留下一句话:“乖,在这等我。”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