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看看你的扇贝)*极品粉嫩饱满一线天在线 强吻完还抱在了一起

时间:2021-10-19

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却看到了车里男生的“朋友”正在被另一个男生强吻,强吻完还抱在了一起。

动作亲密, 恩爱有加。

看样子这才是真朋友, 刚才的是冒牌货。

司机终于明白了——自己刚刚是险些上了车里男生的贼船!

他正想把人从车里叫出来问个清楚, 就见时珩把陆辰星塞进车里后,盯着自己走了过来。

“诶, 帅哥,”司机被盯得腿有些软, 赔笑道,“这是误会,误……”

时珩:“别走, 在这守着。”

话语低沉却清晰, 带着强势和不容置疑,然后就一阵风似的和司机擦身而过了。

司机一时间仿佛失了言语, 半晌后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心道这个男生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没看错的话, 脖子和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 都有点担心车里那个男生的生命安全……

时珩面色阴冷地走到车边, 单手伸进开着的右侧后车门, 揪住坐在左侧并企图打开车门逃走的饶文昊的衣领,直接把他横着拖了出来。

力气之大,饶文昊完全无法抵抗。

出来之后也没能站稳, 直接半跪在了地上,衣服也狼狈得不成样子。

“有什么想说的吗,”时珩居高临下地看着饶文昊, 眼神没有一丝温度,就好像是在看一名死人,“有话现在讲,一会儿就来不及了。”

饶文昊理了理衣领抬头看他,即使是半跪着的,还是保持着虚伪的笑容。

一会儿?一会儿干什么?难道他报警了?

报警有什么用,还什么事都没做呢,有人相信才怪,笑死个人,果然这种学霸的脑回路都幼稚得很。

想到这里,他有恃无恐地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一边抬手打算拍拍时珩的肩膀让他消气,一边态度温和地解释道:“你真误会了,我就是想送学弟回……”

话还没说完,时珩突然抓住他伸过来的手腕,毫不犹豫地反手一拧——

下一秒,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错了错了错了!哥们儿有话好商量,我这就是临时起……诶!别打脸行不行!别拽我衣服要拽破了!草!”

司机看着听着都觉得胆寒,但不敢阻拦也不敢溜,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背对着他们东张西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再回过头看时,两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在马路上打架影响不好,说不定是去旁边的小树林解决矛盾去了,哎呀,年轻人的事,我还是别管那么多了,好好帮他看着车就得了,人老了,怂啊……

-

不到十分钟,时珩就回来了。

司机见饶文昊没有跟上来,时珩又凶神恶煞的,瞬间脸都白了。

我的天啊!那男生不会是被打死吧!这大晚上的,那边树林里又那么黑,还没监控,来往的人又少,杀人抛尸谁知道啊!

而且自己多年开车身体弱了不少,这男生体格好,力气又大,看着就很难打,要是硬碰硬恐怕……

想到这,他被吓得魂不附体,还不等时珩走到他身边,就腿软得噗通一声跪下了:“大哥饶命啊!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知者无罪啊!”

时珩:“?”

“我以为就是那小男生喝醉了,朋友带着回家的,”司机的腿虽然站不直,舌头倒是意外的能捋直了,话语连珠地乱说一气,“我当时真没想过那么多,喝醉了各种断片的我见过太多了,而且当时看着他们认识,长得都挺帅看着像一对的,我就……”

时珩眯了眯眼睛:“看着像一对?”

司机大惊失色,以为自己要凉了,瞬间求生欲爆棚,声音都有些撕心裂肺:“不!您更帅一点!您比他更像一对的!”

时珩捏了捏手腕,虽然明知道对方说的并不是什么真心话,但还是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抬步走向自己的车。

陆辰星坐在副驾驶,头微微歪着,靠着椅背睡得香甜。

时珩静默地看了半晌,阴沉中带着暴戾神情逐渐变得柔和起来,眼里的冰霜也慢慢融化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同春水般的温柔和缱绻。

能及时赶到,真的太好了。

虽说即便是自己真的在路上耽搁了,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以陆辰星的身手倒也不至于真的吃亏,因为他喝醉后就算看上去乖乖软软还有点傻,但脾气炸起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更是会在被亲到之前就愤怒地暴打对方狗头。

但那样,自己就是将他一个人置入后果未知的危险之中,怎么都是自己不称职的过错。

小傻子的错也不少。

酒量不好,出去玩还乱喝酒,就是欠教训。

必须好好收拾一顿才行。

……

说实话,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虽然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他们尚未知晓的阴暗面,但他们的世界却总是光明的,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推动着,无论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到最后都会迎刃而解。

以往的事是这样,今天的事也是这样。

偏偏他能听到那两个人的对话,也偏偏能及时赶上。

就好像这世界明明那么大,那么壮阔无垠,自己偏偏就遇见了对方。

也偏偏彼此吸引。

……

时珩轻手轻脚坐到了驾驶位,没有叫醒陆辰星,而是动作很轻地帮他扣好了安全带,又给他摆了个舒服的、醒来不会脖子痛的姿势,最后盖上了自己带过来的外套。

司机站在旁边,看到了他这一系列的举动,也发现了他从刚才到现在神情的变化,心想自己可能是理解错了,这个男生这么温柔这么好,应该是不会做出打死同学这种事情的,更不会迁怒并打死自己。

他壮着胆子走了过来,咽了下口水,敲了敲时珩的车窗。

时珩按下车窗:“怎么。”

“那,那个男生,”司机小心翼翼,“他没事吧?毕竟,他是我的乘客,我……”

“在树林里,可能暂时动不了,你去帮他一下,”时珩打断,语气冰冷无情,“他的目的地不是还没到么,一会儿直接给他送回去就行,耽误这么久的时间,很抱歉,但钱都找他付。”

司机愣了愣:“暂时动不了,是什么意……”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辰星就闭着眼睛换了个姿势,把外套掀到一边,嘴唇动了动,模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热死了,不想盖被,想.做……”

司机:“!”

“你被揍狠了能马上动吗,”时珩面色平静,“还有事吗,你吵醒我朋友了。”

说完不等司机回答,就关上车窗,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

一路上,时珩开得平稳,尽量不去再将对方吵醒,却时不时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

随着脑海中两个人的脸越靠越近,他的眸色也越来越暗,最后变得深不见底。

——小傻子能暴打对方狗头只是乐观的猜想,万一他真的愣住了没反应过来怎么办?如果愣了半天被亲过之后才发现他被占了便宜怎么办?

再往严重点想,万一他力气使不上争执不过怎么办?万一迷迷糊糊把饶文昊当成自己就变得更激动了怎么办?万一饶文昊使用更卑劣的手段给他下药怎么办?万一他真的就被……了怎么办?  

那就不是揍饶文昊一顿就能解决的问题了,一切都会偏离正轨,受到的伤害也再也无法抹平。

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时珩松了口气,趁着等信号灯的空隙,看了眼旁边睡熟的人。

睡颜天真,无知无觉,让人心痒。

也让人生气。

总之,今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如愿,好好满足是绝对不可能的,要让他能记住一辈子才行,否则下次下下次还会出现这种危险的情况。

-

时珩把车停稳后,陆辰星就悠悠转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这么快就到了,谢谢学长。”

时珩要帮他解安全带的动作一滞,青筋也跳了跳——很好,又给忘了,只记得学长,不记得朋友

我想看看你的扇贝)*极品粉嫩饱满一线天在线 强吻完还抱在了一起

陆辰星见无人答话,疑惑地偏过头去看,就看到了时珩正阴沉沉地看着他,醋意值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爆了,视野里的冰蓝色也不知道维持了多久。

他尴尬地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是怎么从被学长送变成被时珩送的。

同时,也想起了学长诡异的行为,以及时珩刚才那个凶狠又粗暴的吻,甚至是两人接吻身体相贴之时,对方强烈的荷尔蒙给自己勾出的反应……

陆辰星倒吸一口凉气,咬了咬嘴唇,小声解释:“那个,我,我酒还没有醒,头有点痛,记性好像也不太好,不小心忘了。”

“嗯,我知道,”时珩看着他,一字一顿,“不然你也不会忘了我要接你。”

陆辰星自知理亏,就不找借口了,把手臂张开靠过去,讨好地喊道:“老公,我错了……”

然后被安全带卡住了,动作僵在了中间。

时珩的目光在安全带上停留半晌,一个有些荒唐但一定有用的念头逐渐浮现。

“……”陆辰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但并不放弃,把安全带打开,又要故技重施,比刚才叫得更乖更软,“老公,抱一下嘛,我知道错了。”

时珩冷漠地起身:“不抱,别费劲了,下车。”

而后“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

陆辰星到家后默默洗完澡,喝完时珩给他准备的蜂蜜水,战战兢兢地坐在餐桌前。

时珩坐在对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沉默片刻,陆辰星弱弱开口:“我真的知道错了……”

时珩:“酒醒了吗。”

陆辰星猛点头:“醒了醒了绝对醒了!你的蜂蜜水是全世界最好的解酒良方!”

“嗯,”时珩手指轻敲桌面,“那之后的事就不会忘了是吗。”

陆辰星猛摇头:“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现在神清气爽!肯定一点都不会忘!”

时珩:“那说吧,错哪了。”

陆辰星掰着手指头,认真检讨:“不该跟他们喝酒,不该轻信好感度,不该喝酒后忘事,不该让别人送我回家,不该让你担心,不该不注意危险……”

林林总总列出来一大堆,又分析了一遍事情的严重性,最后保证未来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认错态度良好,活脱脱一份标准的检讨书。

“怎么样,我总结的全吗,”陆辰星低头抬眼看他,小小声问,“我可以被原谅吗?”

时珩笑着说:“挺全的,暂时原谅了。”

陆辰星见时珩的态度缓和,以为是自己的认错起了效果,看了一眼还没解除爆破的醋意值,小心翼翼开口:“现在时间还挺早的,我们要不要……”

时珩欣然点头:“嗯,听你的。”

……

陆辰星其实刚才就觉得时珩哪里怪怪的。

但因为时珩每次醋意值爆了之后都会和平时不太一样,原本的温柔细心会变得阴沉腹黑,在床上也会比平时让他哭得更凶。

这些都是他可以理解的,就没多想。

直到他在兴头上,突然被什么东西蒙上了眼睛,两只手又被拉到头顶绑在了一起,才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怎,怎么,”陆辰星有些惊慌,但看不见又摸不着,“你要干什么呀……”

时珩俯身贴在他耳边,哑声道:“口头检讨不行,不够长记性。”

-

周一中午社团开会,陆辰星气势汹汹地冲到话剧社,随便抓住一个人就问:“饶文昊呢?他怎么没来?跑哪去了?”

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最后是社长告诉他的:“他今天请假,好像生病了,在宿舍呢。”

陆辰星又打听了一圈饶文昊的寝室号,拎着包就杀了过去。

他知道时珩已经教训过饶文昊了,还录了那天的通话记录威胁他,把一切都解决好了,而且有效免除了被蓄意报复的后患。

但是这个仇,时珩替他报的不算数。

他必须再亲手报一次。

没想到饶文昊表面人模人样的,背地里竟然觊觎自己,把喝醉的自己骗上车,还想用肮脏的手段睡自己。

而且要不是因为他,自己周五晚上也不会那么凄惨!!!

嗓子哭哑了,腰都快断了,屁股也肿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第二天浑身酸痛都没能下去床,瘫在床上像个残废,最后还是让时珩给他喂的饭。

屁股到现在还没好,想到那件事还会条件反射地隐隐作痛,不把那个傻逼揍成猪头怎么能解心头之恨!!!

……

饶文昊在宿舍睡到十点多才醒,浑身上下涂完药后,两个室友就上课回来了。

他周五周六是在宾馆住的,昨天晚上临近查寝时间才打着满身的绷带回到寝室,把室友们都吓了一跳,问他怎么几天不见就变成木乃伊了,难道是这几天太激烈了吗。

他气得脸色都变了,骂骂咧咧地怼了室友几句,就去睡觉了。

今天醒来后,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对室友,毕竟自己这几天要待在寝室没法见人,还得让他们两个带饭呢,不能闹矛盾,因此等他们上课回来后,就把事情跟他们讲了。

室友们听到他这样是被打的之后,想笑还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

饶文昊更生气了,破口大骂:“我他妈哪里知道他那么能打!明明看着像个沉迷学习遇到事只会讲道理的!没想到手下得又狠又毒!要不是我拼命捂着我可能就废了!”

室友安慰:“没事没事,昊哥,碰壁了一次而已,以后还有机会的不是吗?”

“有机会个屁!”饶文昊气得破音,怒摔枕头,“那人阴得要死!直接给我一背刺!把我一路说的话全都录下来了!要是发出去我肯定要被退学了!社会性死亡你懂不懂!!”

发泄了一通之后,他觉得心情好多了,答应之后请两人吃饭,就让他们去帮他打饭了。

刚走了没多久,寝室门就被敲响了。

饶文昊刚好在门旁边接水,顺手就开了:“又怎么了,不是刚……”

不等看清门口的人是谁,他就被一拳打得眼冒金星。

下一秒,寝室门被“嘭”地关上,同时耳边传来一句爆吼:“老子终于找到你了!你他妈竟然想睡老子!你有命睡吗!”

饶文昊原本就身上带着伤,比周五那天还无力反抗,在不知道此时应该先捂上面还是先捂下面的同时,脑海里只闪过一个想法:这两个人不愧是情侣,打人打的位置都差不多……

十多分钟后,室友拿着饭回来,看到饶文昊瘫在凳子上,一副气若游丝的模样。

微胖室友凑近看了看,担忧地问:“昊哥,你这涂的药是不是过期了,怎么感觉更严重了呢,我记得出门之前你脸上没这么紫啊?”

……

这之后过了两周,饶文昊终于把伤养好了,容光焕发,打算去球场认识新的小学弟,在路上却突然被人拖进小树林,没头没脑地又揍了一次。

时珩走前,只留下了一句话:“你再脏他的手,还会是这样的下场。”

饶文昊欲哭无泪:明明是我被打了怎么就变成我的错了!!这他妈又不是我主动凑上去让人打的啊!!我也不想脏他的手啊!!

他再次养好后就收敛了许多,怕再碰到这种难惹的,准备好好安分一段时间,没想到某天晚自习上完厕所正要离开,却突然被人拖进厕所隔间,又是一顿好打。

陆辰星恶言恶语:“都怪你!!我朋友又醋爆了!!因为打你的时候碰了你!!!”

饶文昊崩溃了:妈的!!我连亲都没亲上!!结果被殴打了四次!!还有没有王法了!!到底谁才是受害者啊!!!

校草的醋意值爆了在线阅读推荐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