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生喜欢弄到肚子上 做完之后他会帮你擦吗

时间:2021-10-23

凌北寒带她来到一间收拾地整齐干净的客房,“大叔”,郁子悦刚进门就倒在了床上,刚开口,被凌北寒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瞪住。

“叫凌北寒行了吧”,郁子悦白了她一眼,睡相不好地歪在床上。

“什么事”,他看着她,沉声问道。

“大不,凌北寒,你有没有喜欢过的人啊”,郁子悦坐起身,怀里抱着枕头,看着凌北寒,认真地问道。

这个问题令凌北寒明显地一愣,眸色黯了黯,“问这干嘛”,难道她是想起那个厉慕凡了

“人家好奇嘛你都三十岁了才找老婆,之前一定经历过感情挫折的,对不对”,郁子悦又问道,她也不知怎么的,就是很好奇凌北寒的事情。

这丫头,别看她平时疯疯癫癫的,心思倒挺细的其实,这个问题是厉萱萱分析过的。“别问那么多,否则我认为你是喜欢我”,凌北寒对她淡笑道。

“切谁喜欢你这个老男人,八卦一下还不行么”,郁子悦连忙反驳。

“柜子里有睡袍,早点洗洗睡吧,我明天还要回部队。”,他指了指衣柜,又说道,然后,离开。

“啊你明天还要回部队啊”,郁子悦有些惊愕,不是还有五天他们就举行婚礼了么

“不然”,凌北寒回首,反问道,然后又转身。

“对了,乖乖在家等嫁我不要乱跑”,在关门前,凌北寒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随即,带上了房门。

郁子悦第二天起床后,凌北寒那家伙已经早起赶回部队去了

对于凌北寒这个女婿,郁家人是相当满意的,尤其是苏沫兮,觉得像凌北寒这样有担当,有责任的军人悦悦将来一定不会吃亏的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为郁子悦张罗着,也没人再提厉慕凡。

凌北寒一直到结婚前两天才从部队回家,因为郁家在a市也要办酒席,他得提前一天上门迎娶。

20120930

“喂”,接起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郁子悦开口道,对方半天却没反应,“喂谁啊谁找我”,她不耐烦了,气恼地又问道,她正在忙着穿婚纱呢

因为紧张,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接电话的时候别吃东西。”

郁子悦大怒,她心里正因为婚纱领口又松了些而气愤呢,又莫名其妙地被陌生人教训,“你谁啊凭什么管我”

“你老公。”

郁子悦张着嘴一时反应不过来,“臭大叔不,凌北寒”,上次他打来过电话,她一时忘记存了

“再过二十分钟到你家准备好了没”,她没逃跑,很好凌北寒心里微微满意。

“啊好了呀你就快到了呀”,郁子悦欣喜道,还没意识到凌北寒是打来查勤的呢

“是,一会见”,凌北寒说完,快速地切断了电话。

郁子悦只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声,按掉通话,又紧了紧拉链,然后提着裙摆出门。

“郁子悦”,才出门,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抬首,正对上穿着一身白色西服的厉慕凡

温暖的阳光下,顷长的白色身影,那如同偶像剧里的白马王子般的大男孩垂立在她面前不远处。

抹胸的白色拖尾长款婚纱,纤细修长如天鹅般的美颈上没有任何的赘饰,性感白皙的锁骨裸露。绝美的小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笔直的齐刘海下,两双灵动的水眸晶亮如乌黑的葡萄。

长发高高挽起,形成优雅的发髻。

厉慕凡屏息地看着眼前美好像只白天鹅一样的郁子悦。错愕,惊喜,黯然他的情绪在那短暂的时光里,渐次变化。

那一刻,郁子悦也是屏息地看着犹如白马王子般的他的,心里少了几分得意,反而有些落寞。没来由的落寞感觉。

她还是笑了,得意俏皮地笑着。

“厉慕凡相信了吧今天是我和凌北寒的婚礼,而我在几天前就领过结婚证了”,她扬着尖细的下巴,看着沐浴在温暖阳光里的白色身影,得意道。

该死今天又不是他婚礼,打扮地这么妖孽,这么嚣张干什么

她已恢复了正常,在心里不满道。有点担心一会儿凌北寒的风头要被厉慕凡盖过

厉慕凡那俊帅的脸庞上郁结起一层淡淡的悲伤,他满身忧郁地朝着郁子悦走来,高大顷长的身形越过温暖的阳光,像是穿越时空而来

她本能地后退,满身防备地看着他。

“你干嘛啊”,还没反应过来,高大的身影欺身上前,修长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拽着她,朝着楼梯口跑去。

“厉慕凡你放开我你干嘛”,还好,穿不惯高跟鞋的她,偷偷换上了帆布鞋,不然,她一定会被他摔死。

“我不准你结婚”,跑在前头的厉慕凡开口,无比坚定地说道。

“你疯了厉慕凡你混蛋放开我哥老爸”,见厉慕凡已经拽着她去了后门,郁子悦连忙朝着前庭大叫着

“唔”,但也随即,她的小嘴被厉慕凡捂住,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朝着郁家后花园跑去,像是提前计划好了般,出了后院的一道小门。

一辆拉风的宝蓝色兰博基尼跑车正在那等候。

“唔唔”,郁子悦在他怀里不停地拼命地挣扎,厉慕凡松开她,将她塞进了跑车里

“厉慕凡你发什么神经你放我下去凌北寒已经来了”,郁子悦疯了般对着厉慕凡的侧脸大声吼道。

只见厉慕凡发动引擎,踩下油门,宝蓝色的兰博基尼箭一般地飚了出去

“悦悦”,郁家人忙着在前院迎接迎亲车队,等再去找郁子悦时,却没了她的踪影

今天的凌北寒穿着一身墨绿色代表着军人荣耀的中校礼服,棱角笔直,腰背板平,胸前的黄色穗花在他走动时,不停地抖擞,人群里,那样出类拔萃,酷帅地如天安门广场上升国旗时领头的三军仪仗队升旗手

郁家人见凌北寒已经进门,郁子悦却不知哪去了,挨个楼层,挨个房间都找遍了,都还没找到一时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厉慕凡那小子是不是来过”,郁泽昊眸子里迸发出精明的光芒,开口,对管家问道,这时,进门的凌北寒正好也听到了他的话。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