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生吃醋的眼神吓到了 师姐太快了

时间:2021-10-23

这是凌北寒凭着作为一名侦查兵的职业素养做出的第一判断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二十分钟前还和他通过电话的人,这会儿竟逃婚了

防不胜防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北寒,悦悦她我们会立刻把她找回来的”,郁泽昊没有选择隐瞒,事实上也瞒不过,只能立刻派人去找

凌北寒会意地点点头,什么也没说,但也让人明白,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凌大哥,你不要怪悦悦,她早上还好好的,肯定是我弟弟厉慕凡的错”,这时,厉萱萱进来,为郁子悦说话。

“你放心,我今天一定把人给你找回来”,郁子墨过来,开口对凌北寒保证道。

凌北寒点点头,掏出手机拨打了郁子悦的电话。

宝蓝色的兰博基尼如箭般奔驰,见着厉慕凡上了高速,郁子悦心里更慌了,手里紧握着的手机铃声响起,她连忙接起。

“喂凌北寒吗我在滨海高速我我没想跑啊”,听到话筒里传来的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郁子悦连忙大吼道。

话还没说完,只见厉慕凡伸手将她手里的手机捉过,果断地丢出了窗外

“厉慕凡你停车”,郁子悦放声尖叫,双手不停地捶打厉慕凡的手臂,厉慕凡却如同没听到般,稳操着方向盘,就是不肯停车。

“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们就一块,死”,厉慕凡微微转首,瞪视着郁子悦,他放声地嘶吼

那样坚决,义无反顾的表情令郁子悦心惊。

不,不可以死

她连忙松开厉慕凡的手臂,不敢乱动,这是高速,他的车速已经飙到一百迈以上,很危险的。

郁子悦努力劝自己冷静,也不明白厉慕凡为什么这样

她以为他顶多气得脸红脖子粗,一脸吃屎的表情的,谁知

“厉慕凡,你究竟想怎么今天是我婚礼我们家来了那么多宾客,要怎么对他们交待”,就算她很任性妄为,但也是一个分得清轻重的人,满棚宾客来参加婚礼,新娘子却失踪了,这要郁家和凌家的脸面何存

“我不管那么多郁子悦我喜欢你我忍受不了你嫁给别人”,淡蓝色的眸子里染着悲伤,他转首看着她,吼出令郁子悦难以置信的话

她愣住,脑子轰隆隆的,一脸的难以置信。

厉慕凡喜欢她

怎么可能呢他骗你的,别上当,他骗你的

她怔怔地看着身侧一身白色,侧脸绝美的男人,他身上清爽的薄荷味道窜进鼻息

从小到大各自看各自不顺眼,见到了不是骂架就是打架。他对她从没说过一句好听的,全是损她的话,却也在她被高年级同学欺负时,挺身而出。

他说,除了我,没人可以欺负你

那样霸道,嚣张她以为自己也是讨厌他的,却在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心里会发酵出酸涩的泡泡

在他嫌她个头矮时,她会努力吃许多高钙食品;

在他嫌她咪咪小时,她也会搜集各种丰胸信息;

在他嫌她泼辣时,她试着打扮得像个女孩

厉慕凡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想起她现在已经是那个军人的妻子,心里就酸涩得无以复加

一直很自信地以为,她喜欢他,就如他喜欢她一样她逃不出他的掌心

一个多月前,她在西藏,不接他电话,他吓得以为她出什么事情了,发了很多条短信给她,她却跟没看见一样。厉慕凡不知道,那些短信郁子悦真的没看就删掉了

他一气之下也去了西藏,故意带着女人出现在她面前气她,而他也以为她故意拉着一个军人在气他可没想到

“嗤”

“啊”

跑突然下了高速,停在马路边,急刹车令她吃不消,尖叫一声,头晕晕的,伏在窗口很想呕吐

“咳咳厉慕凡,你疯了送我回去”,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郁子悦转首,瞪视着他,气愤地厉吼道。

“不可能”,厉慕凡俊逸的脸上带着决绝,冲着她大吼。

随即,伸手就要扣住她的后脑勺,郁子悦及时推开车门,拖着长长的婚纱下了车他也迅速地下了车,看着她拖着长长的,洁白的婚纱向前奔跑。

前面是一个休闲园林,郁子悦一直跑到亭子口,才停下,弯着身子剧烈地喘息。

“厉慕凡你别过来”,看着厉慕凡跑进,她指着他,放声大吼,小脸因为奔跑而通红,“我们不可能的我结婚了我现在是军嫂,你这是在破坏军婚会坐牢的”。

忍着心里那发酵的苦涩,她冲着阳光下那道挺拔的白色身影,放声大喊

为什么要到现在才告诉她喜欢她为什么要这么晚

眼里有温热的液体涌上,氤氲的雾气笼罩着眼球

厉慕凡并未听她的话,朝她走去。亭子口,她提着婚纱下摆,露出穿着俏皮的红色的帆布鞋她一定也不想嫁的,一定是赌气

这么一想,他心里舒服多了。

“坐牢我不怕你和他离婚我娶你郁子悦你也喜欢我的是不是”,厉慕凡冲上前,双手扣住她那窄小的,圆润性感的肩膀,对她吼道。

俊逸的脸庞有些狰狞,却染着野性的美,那样霸道,要说不心动是骗人的。

但,理智告诉她,只能摇头,“厉慕凡你还不是一般的自大我说过,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我都不会喜欢你别做梦了我不喜欢你我喜欢凌北寒”,违心地大吼,吼得心口一阵阵钝痛,像是有压路机从心口碾过。

那颗梦幻的心,已是鲜血淋漓

如果在两个星期之前,他对她说这些,她一定会感动得要死可是,迟了她没法回头了

郁子悦的话,狠狠地伤了他的心,他呆愣着,一言不发地深深地看着她

刚才的那通电话,让他毫不犹豫地追来了

滨海高速上,凌北寒一个人开车从郁家借来的跑车,一再加速,中校礼服躺在一旁的副驾驶上,浅绿色衬衫领口的扣子被松开,领带不知什么时候也被扯松开。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