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十章 窗纸上的松痕(1v1)

时间:2021-10-16

好不容易送走难缠的客人,老板直起腰,痛心疾首地指着景玉。

“真有种啊你,小鲸鱼。”

“你这个周奖金没了!”

斥责归斥责,下班前,面冷心软的老板,还是给景玉结了一大笔钱。

“幸好我快关门了,不然再这样下去,我可真护不了你,”老板长吁短叹,“生意不好干啊,德国处处搞垄断,啧。”

感叹完了,老板看着报纸上的报道,感慨:“怎么有人命就这么好。”

下午客人很少,景玉闲的无聊,看过那份报纸上的报道。

讲的是埃森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正式接手集团业务。

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金融机构之一,资产超9980亿欧,说埃森集团垄断德国银行半壁江山也不为过。

唯一的继承人,真是想想都令人眼红。

老板感慨完了,把今日没卖掉的一些速食打包给景玉:“拿着,回去路上吃,补补身体……哎,你说你一个女娃子,孤零零地来这儿读书干嘛。”

景玉知道,老板快要关店回国了。

她在德国公立大学念书,虽说学费没有英美大学、私立大学那种每年几万美元/英镑/欧元昂贵,每学期只需要付58欧的管理费。

但对于孤身一人来此的景玉来说,生活费仍旧是一笔令她格外吃力的开销。

因过程中出现了一点点小的差错,景玉没能成功申请到公立学生宿舍。

她只能通过住房中介找了间廉价的公寓,每月付350欧的房租,隔音效果特别差,差到楼上开party时,楼下吵的像是要拆房子。

景玉不去闹,住在隔壁的吉普赛女郎会蹭蹭蹭上去哐叽哐叽敲门,因为楼上的狂欢,影响到她接客赚钱。

在这种不是听嗯嗯啊就是听蹦蹦哒的环境中,景玉很坚强地生活了六个月。

第六个月,景玉工作的中餐馆因入不敷出即将关门。

不过,在店老板回国前,还是托朋友帮她找了份在高级餐厅做侍应生的工作。

这家时髦、高级的意大利餐厅就在摄政王剧院厅附近,有着暗色调的木质装潢,被称为慕尼黑顶尖的餐厅之一,一道主菜的价格抵得上景玉付给学校的一学期费用。

有了前任老板朋友的指点,景玉轻而易举地上手了这份工作。

进来不到一周,她就被委以去负责接待一些尊贵的客人。

景玉第一次接待的贵宾,是知名的女歌手米娅,和一些德国的神秘富商。

刚进门,景玉在一群德国人中,一眼注意到其中一位身材高大的客人。

他的头发颜色太美了。

不同于德国人常见的浅褐色头发,他的头发颜色像阳光,像漂亮的、金灿灿的金子。

不过景玉只看了一眼,就垂下眼睛,恭恭敬敬地为这些尊贵的客人送上产自伦巴第的香槟酒。

这么多人中,金发客人显然才是主角。

其他人若有似无表现出的敬意,说话时的腔调,笑起来时看的方向……

以及,女歌手米娅的献殷勤。

米娅把玩着小巧的折扇,象牙骨,蕾丝的扇面,这样漂亮精致的东西应当是她方才表演时用的道具。

她频频对着金发客人笑,用夜莺般的嗓音与他交谈,试图调情。

但金发客人对她这样的小把戏似乎并不欣赏。

当米娅倾身、想要为他倒酒时,金发客人却看向旁边的景玉。

景玉注意到,他的眼睛是森林一样的绿色。

很美。

“中国女孩,”金发客人叫她,“能麻烦你帮我倒杯酒吗?”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