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包每天都在要抱抱 你是我宝贝[重生]一点桃花痣

时间:2021-10-16

下课铃声响起,不过者一堂课老师有点拖堂了。

白悠悠看着台上正意气风发的老师,有点不耐烦。

大学拖堂其实是一件很少见的事情,不过白悠悠却知道这个老师到底是为什么... ..

绝美的容貌让白悠悠在学校多了一堆追求者,这里其实学生并不是很多,因为白悠悠的气质摆在那儿,寻常男孩子都不太敢追求白悠悠。

有时候,太过优秀了反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追求者。

但是却不乏学校里面的老师对她有别的想法。

青木作为平州最好的大学,能够在这里任教的,自然也都是行业内的顶尖人士,比如现在上课的这位。

老师作为管理学的老师,自然也是学霸,而且年龄不大,三十不到,算得上是优质青年。

白悠悠也知道,这个老师在学校里面也有很高的人气,自己也在寝室里面听过有些女孩子挺喜欢的他的。

“今天的课就到这儿,抱歉有些拖堂了。”青年教师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班上有些女孩子都不由的眼泛桃花。

白悠悠却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在她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青年老师叫住了她。

“白悠悠同学最近有看什么有意思的书吗?”

“没... ...最近比较忙... ...”白悠悠其实不太喜欢这个老师的目光,太有侵略性,不管什么时候她永远都喜欢的是林宇的眼眸。

干净澄澈,如同雪山的一支山泉,却无比温柔。

这是林宇的特质,只是林宇自己都不是很能够察觉。

“那真是太可惜了,秦老师给你推荐一本书,这本书算是企业管理的专业书籍,但是笔者写的很有意思。”

白悠悠皱了皱眉头,面子上却只是笑了笑:“谢谢秦老师,我会到图书馆借阅的。”

自始至终,白悠悠都不打算接过秦月冬手上的书。

秦月冬却不以为意,笑眯眯道:“嗯,这学期课程比较紧,如果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这个时候却没有想到,一个淡定温和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文质彬彬的,显得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秦老师好。”

白悠悠嘴角一弯,这个木头,总算有点开窍了。

“林宇同学,上学期的成绩很不错,现在年级第二了?”秦月冬作为青木最有吸引力的专业课老师,自然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到面面俱到。

虽然他也在学校论坛上看到过白悠悠和这个林宇之间的一些信息,坦率来说,他不是很相信这些八卦。

毕竟两者之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一个穷小子,怎么可能真的白家大小姐真的走在一起?

“我比较笨,除了读书,其他的也不是很懂。”林宇笑着顺势牵住了白悠悠的手,白悠悠脸色一红。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学校里面被林宇主动牵手来着... ...

于是整个场面直接就变得有些嘈杂了。

林宇作为年级学神,各科老师口中的四有青年,学生里面认识他的人不少。

至于白悠悠,更是公认的青木校花,然而这个光明正大的走在一起,甚至直接大大方方的牵手,还当着老师的面,就很能够吸引人眼球了。

学校论坛上一度传言两个人在谈恋爱,但是除了偶尔见到两个人一起吃午饭,却少有什么亲密的画面。

于是很多人都认为两者只是朋友关系,或者说,干脆就是白悠悠收了一个小跟班... ..

而今天这一幕无疑直接推翻了后一种猜想,白悠悠听话乖巧的样子,可是直接让周围的不少人大跌眼镜。

这还是那个高冷雅致的白大校花?

秦月冬表情没有变化,只是笑眯眯道:“林宇同学和白悠悠同学现在是男朋友关系吗?”

白悠悠点了点头,已经留意到了自家男人身上的变化。

看来... ...林宇也有蛮孩子气的时候嘛,刚刚两个人说话的画面是被他看到了?

唐菲颖看着此时一身学霸气焰的林宇,不由得感叹,到底是白家小姐,这看人的眼光就是比自己要准一些。

她以前认识林宇,但是毫无疑问不看好,因为林宇给人一种感觉是始终太平淡了,温和归温和,但有时候,适当的嚣张气焰却是必须的。

比如说争风吃醋的时候。

秦月冬点了点头:“真好。”

说完,这句话,秦月冬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了。

面对林宇少有的嚣张气焰,秦月冬选择的挂起免战牌,毕竟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爆发冲突不管是哪方的问题,都会有不好的影响。

林宇不卑不亢的淡定道:“秦老师慢走。”

秦月冬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他推荐给白悠悠的那本《现代企业管理轶事》却留在的讲台上。

白悠悠叫住了秦月冬:“秦老师,你的书忘拿了!”

而这个时候原本淡定的秦月冬终于变了脸色,狭长的眸子里面闪过一丝阴沉,最后化为笑意:“谢谢悠悠同学。”

之前的白悠悠,现在的悠悠,不得不说,秦月冬是一个极其擅长心计的人。

白悠悠直接出声道:“秦老师,以后还是叫我白悠悠吧。”

秦月冬脸色微变的点了点头,从讲台上拿起书这才离开。

等老师走之后,白悠悠才笑道:“老公?”

“嗯?”

“吃醋了?”

林宇捏了捏白悠悠的脸:“你觉得我该不该吃醋?我亲爱的白悠悠同学?”

“嘿嘿,爱死你了。”白悠悠搂住林宇的手臂,“偶尔看到老公你为我吃醋,悠悠很开心呀。”

林宇哭笑不得:“我其实只是看到你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不过你也不用故意让我吃醋什么的。”

白悠悠嘟了嘟嘴:“那是因为悠悠有些事情没办法确定嘛~”

“什么事情?”

老公你都没说过喜欢悠悠... ...”白悠悠吐了吐舌头,这只是她下意识的行为,显得更加可爱了。

林宇认真道:“我喜欢你。”

白悠悠傻眼了。

有一种说法,叫做告白的时候一定要氛围合适才行。

而现在没有任何氛围,周围是嘈杂的人群,还是明亮的教室,林宇的语速也不慢,“我喜欢你”就像是风一样从白悠悠的耳边划了过去。

但是白悠悠却真切的听到了这四个字。

原本淡定的白悠悠,这个时候脸色却一下子变得很红,她很想马上都跑到林宇怀里蹭蹭,要亲亲,要他抱着自己。

但是这是学校,寻常牵手还可以。

真要做出什么出格的行为,肯定是不行的。

于是白悠悠的眼眸变得更加水润起来,她好像已经等候这句话很久了。

林宇说完这句话,原本的学霸气焰也消失不见,变得更像是一个邻家的男孩,青涩而温暖,他结结巴巴道:“刚刚... ..我觉得你想听... ..就说了... ...”

唐菲颖在一旁观看了全部的过程,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吗,刚刚觉得你雄起了,有范儿了,结果一秒无... ...

最起码也要五秒真男人吧?

白悠悠踮起脚尖,以极快的速度亲在了林宇的脸上,然后马上拉着林宇往面前走。

这旁边还有个闺蜜在看戏呢... ...

唐菲颖翻了一个白眼,这白校花什么都好,就是一害羞起来,就不好处理了。

林宇被白悠悠拉着跑下了教学楼,这才听到白悠悠害羞道:“老公不要在学校里说这种话... ...悠悠会... ..害羞的... ...”

“是... ..是吗?那我... ..以后还是会说的... ...”

白悠悠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为什么这个家伙偶尔一句话会这么撩人啊,未来是,现在也是。

“不管你.. ...不过既然要说,就要多说给我听~”

林宇拉着白悠悠的手,点了点头:“以后你不要嫌我油腻就好。”

“才不会~”白悠悠撒娇道,“走吧,老公,我们去食堂觅食去!”

... ...

书店。

李思换上了一身服务员的服装,棕色的围裙看起来显得格外精神,她看着镜子里面不一样的自己,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门口一个脑袋凑了过来:“思思啊,这套还合身吗?”

“小九,你是不是找死?都说了,你不准叫我思思!”李思不开心道,“这是我闺蜜才能称呼我的。”

麦泉嬉皮笑脸道:“那我当你闺蜜行不?”

“你不是男的吗?当什么闺蜜?恶心不恶心?”

麦泉脖子一缩:“那不是... ...为了能够叫你思思嘛... ...我当个女的也没什么关系... ...”

“滚滚滚... ...”

“得嘞!”麦泉点了点头:“马上要放学了,准备干活。”

“知道了知道了!和一个娘们儿一样。”李思不耐烦道,再次看了看镜子。

嗯... ...倒是... ...挺满意的... ...

... ...

林宇到书店的时候刚好六点,这个时候书店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客人了,他坐镇吧台开始制作饮品,小草莓比他更早到,端茶送水跑的勤快。

李思第一天来打工,所以暂时只是观摩的状态,基础的就是帮着打理书架,整理被客人放乱的书籍什么的。

麦泉一边制作饮品,一边时不时的张望书架前的李思。

林宇漫不经心道:“你姐要是知道了,估计你准备收尸吧,什么不干就泡我们店里的妹子。”

小九开心道:“嘿嘿,这事儿我姐不愿意也不可能,家里如果知道我带个朋友回去,估计要乐死,儿子指望不上,指望孙子不就完了?”

“李思要是听到,你想好怎么留个全尸吧。”林宇摇了摇头。

窗外,蒋竹站在门口,易特跟一个小跟班一样,屁颠屁颠的帮她推开了书店的门。

“欢迎光临青芒书店... ...诶?老二,你怎么会来这里?”

易特指了指旁边的蒋竹,无奈道:“我家蒋竹说要来谢谢你,所以过来照顾你的生意。”

林宇笑道:“行啊,想要喝点什么?”

蒋竹含蓄的点了点头,脸色一红:“我们易特说... ..你在这里打工,我想来谢谢你,那次之后... ..还没有正儿八经的谢谢你。”

林宇一边制作饮品,一边温和道:“谈恋爱这种事情,哪儿需要谢谢不谢谢的,有缘分的,再阴差阳错都会走到一起。”

蒋竹点了点头:“我要一杯... ...水果茶... ..”

林宇心里一动,微笑着点了点头:“小九,一壶水果茶,半糖不加冰。”

这是易特的口味,林宇清楚,不过蒋竹都开始这么点,看来蒋竹也并不是易特说的那么暴力和管理严格嘛?

易特坐在吧台面前,撑着头,看着脸色害羞的蒋竹,笑容温暖。

小草莓看着温柔的林宇,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今天她又看到了校园论坛上的新闻,白悠悠和小林学长... ...

虽然心里酸酸的,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小林学长和白学姐,真的是很般配的一对,如果是自己,.. ...大概的确没有和小林学长那么撘吧?

“七号桌柠檬红茶,草莓过来端一下。”

“好的,马上!”

林宇正准备做下一份,手机却忽然响了,他接过电话,传来的是林歆的声音。

“哥... ...哥!呜呜... ...”

电话里面是林歆的哭腔,而且她的声音特别着急。

“别急,慢慢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爸.. ...我爸他,他出车祸了... ..呜呜... ...”

林宇脸色一变:“你先别急,叔叔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刚刚... ..刚刚接到电话... ...我也不知道... ...呜呜... ...”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