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bl(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时间:2021-10-17

这一个瞬间,便老王感觉自己要飞天了,因为木木的那一对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软软的,弹性十足,这手感,简直是没法形容啊!

 

只是这么一抓,就让老王浑身燃烧了起来。

 

老王压根没想到,己这么快就能摸到木木的这一对极品。

 

他当然不满足于此,此时他的手和木木的那一对,还隔着衣服呢,他摸了外面,还想摸里面,甚至,还想干点别的事情。

 

老王要真正得到木木,也得把木木救起来再说。

 

老王四十多岁了,体力很好,力气也很大,而木木估计也就九十斤。

 

他很快将木木抱了起来,当然,他只让木木发头露出水面,身子却还在水里,这样,才方便他上下其手。

 

此时木木这个尤物就显得很是慌张,头发散乱,衣服因为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但尽管这样,却有一种凌乱美,无比性感。

 

老王一只手抱着木木,另外一只手开始在木木那对极品饱满上面悄悄摩挲了起来,只是那么抓着,他已经不满足了。

 

不过,他的动作幅度也不敢太大,只敢轻轻地摸着,先看看木木的反应再说,毕竟王琪还在岸边了。

 

木木来老王家里起码七八次了,他都没得到机会亲近木木,现在这样的机会他是不会浪费了,他要借着这个救人的机会,好好亲近一番。

 

木木任凭老王摸在她那对饱满的极品上,什么也没说,她只顾抓紧老王,她显得惊慌失措,先前她崴脚了,因此往水里沉,那一幕太危险了,她可不想再遇到这种危险。

 

老王见木木没反抗,也没说什么,顿时心里一动,一边向池塘岸边走,他在木木的胸上的动作比先前加大了不少。

 

这一下,他就体会到木木那对极品的弹性了,虽然还隔着衣服,但是抓起来软软的,手感十足。

 

老王抱着木木来到了岸边,这时他怕女儿王琪发现什么,便只好恋恋不舍地把手放了下来。

 

很快,木木被弄上了岸。

 

但是她只能坐在地上,因为她崴脚了,压根走不了。

 

老王也上了岸,但是他一看到木木,更加冲动了。

 

木木那湿湿的衣服顿时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体上,把那玲珑的身材,完全地展现了出来,胸前高高的,小腹又平坦苗条。

 

木木的衬衫因为打湿变得半透明起来,紧紧地贴在她的两个浑圆上,那里面的景色,全部被老王看到了!

 

浑圆、丰满、挺拔,裹在那里衣里面,紧紧地挨在一起,那模样,一看就觉得充满了弹性!

 

老王看得又咽了一口口水,裤子里那妖物越发难以忍受……

 

老王暗暗发誓,一定要得到这个女学生。

 

这时木木看到了老王那火辣的眼神,想起了先前在河里的事情,老王先前一直在水里摩挲她胸前那一对极品,她当然是知道的。

 

她低着头,好像有些害羞,有点不自在,想用手去挡自己的胸前。

 

老王连忙摆出一副淳朴又关心的样子,问道“木木,你崴脚了,我先背你回去吧,我先给你按摩推拿一下脚踝,我让王琪给你去医院买点红花油来?”

 

他的眼睛却仍然是紧紧地盯着木木胸前那一对高耸的极品,先前他可是摸过这一对极品呢,现在,他好像再尝一尝那弹性十足的滋味。

 

“有些同学!我都不知道他脑子是怎么长的!正经事儿一个都不干,下了凡之后光杵在那儿偷东西吃,隐身符不小心蹭掉了都不知道,还在那吃呢!被人抓住了也不知道好好解释,道个歉赔点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竟然直接使用法术凭空消失了……还在那儿交头接耳呢,说的就是你——辰海!”司命气得手都是抖的,胡子都快歪了。

 

辰海立刻蔫了吧唧地垂下了脑袋。

 

司命把手背到身后,继续训斥道:“辰海,就你今天下凡这件事写三千字的检讨,写不完不准回去。除了辰海这件事之外,我们班还有5位同学偷偷使用法术被人类的监控器拍到了!还是祈月帮你们暗中摆平的这件事,你们也得写一千字的检讨……”

 

司命正在讲台上训诫在凡间胡『乱』使用法术的学生。

 

但那些违纪名单里却没有阮秋平的名字。

 

显然,他那个还没汽车跑得快的加速法术,由于力量过于微弱,甚至都没能被手环监测到。

 

也是,毕竟他的修为已经停滞了100多年,下凡之后又被削弱十分之九,法术低微些也是应该的。

 

阮秋平不以此为耻,反而觉得这是件顶顶幸运的事。

 

他在心里轻轻哼着歌,愉悦地低下头,拿着笔开始填写老师刚刚发的历劫者记录本。

 

填着填着,阮秋平就再也开心不下去了。

 

看了一眼自己曾经被扣上手铐的手腕,想着他竟然被那个仅仅5岁的小郁桓骗的团团转,阮秋平磨了磨牙,拿着笔在“被记录者的缺点”一栏开始填写:狡诈、阴险,诡计多端,满嘴谎言……

 

不行,这一行要写不下了,字再写小点。

 

密密麻麻给郁桓写了十几个缺点,阮秋平终于长舒一口气,放下笔来。

 

下一行:“被记录者的优点。”

 

没有优点,不写!

 

阮秋平撇了撇嘴,继续开始填写下面的内容。

 

“被记录者的今日行程。”

 

阮秋平手中的笔顿了一下,按照规定,他本不应该与郁桓见面,也不该与郁桓有过多交流,因此他只能把记录里自己存在的痕迹抹掉。

 

“被记录者离家出走后躲在废弃工厂的油漆桶旁边,被非法屠宰场的人发现后逃跑。寻找愿意领养他的人被拒绝。最后被抓回家。”

 

阮秋平看着这份没有自己任何痕迹的记录,总觉得怪怪的。

 

“记录本大家可以拿回去写,明天早上才交,被罚写检讨的人留下,剩下的人可以回去了!”司命说。

 

阮秋平刚回到家,便见父亲在门口等着他,一脸喜气。

 

“怎么这么高兴?”阮秋平期待地问道,“有什么好事吗?”

 

阮盛丰从背后拿出来一个小盒子,一脸得意:“秋平,你猜这是什么?”

 

“什么啊?这么神秘!”阮秋平还真有点好奇。

 

阮盛丰一边打开那繁琐的盒子,一边说:“我今儿个啊,带咚咚去交易林玩了,可能是你给咚咚那个玉佩发挥作用了,咚咚今天运气特别好,连玩了几个游戏都大获全胜,我就带她去玩了盲盒……”

 

阮秋平哭笑不得:“ 爹啊!就咱家这气运你怎么还敢去玩盲盒,你忘了咱家那俩大金狮子怎么没的吗?”

 

“哎呀,你别着急嘛,你听我说完……”

 

“你说,你说。”

 

“然后啊,我就带咚咚去玩了一个盲盒,还是最便宜的那一款,你猜咚咚开出了什么——咚咚竟然开出了太上老君万年才练成一颗的金气凝魂丹!”阮盛丰话音刚落,丹『药』盒子就打开了,里面果然放着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

 

“……金气凝魂丹?”

 

“对,就是那个能让神仙增进修为的金气凝魂丹!你不是100多年前进入瓶颈之后修为就一直不增嘛,有了这颗丹『药』,你肯定能突破瓶颈……那啥狗屁吉神历劫之后就能封神位算个啥?我儿子突破瓶颈后,也马上就能被封神!封了神位后,你就是真正的霉神了,到时候你就能随意控制霉运,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倒霉了……”

 

阮秋平扯了扯嘴角:“爹,远着呢,别做白日梦了,就我这破烂修为,要想历劫封神,估计还得等个几万年……”

 

“净瞎说,怎么可能需要几万年,那郁桓,你妹夫,二百多年就要历劫封神了,我儿子也不差!”

 

啧啧,刚刚还狗屁吉神,现在又变成我妹夫了……

 

“快把这丹『药』吃了,吃完赶紧去练功,先定个小目标,争取100年之内封神成功!”说完,阮盛丰就把那丹『药』用法术传到了阮秋平手上。

 

阮秋平把丹『药』收起来,说:“我的体质适合在练功的时候吃『药』,这样更好吸收。”

 

“那也行,待会你可得记着吃。”

 

“对了。”阮秋平往屋里张望,“咚咚呢?怎么不在家?”

 

阮盛丰『摸』了一下鼻子,说:“咚咚……咚咚这两天不是运气好嘛!你妈带她出去了。”

 

“去哪儿了?”阮秋平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去浮华门管事处了。”

 

“去那里做什么?”

 

“哎……你妹不是和郁小吉神在天婚石上有婚约嘛,但你妹年龄还小,正式嫁人还得十几年,你妈怕拖太久那姓郁的反悔,毕竟人家到时候真成神了,也不怕那几十道雷……然后,然后你妈就想着去申请下凡旅游,下凡个十几天就相当于在那十几年了,回来你妹就成大姑娘了,就能结婚了……这叫时差成长法,我小的时候还挺流行的……”

 

“什么狗屁时差成长法!爸!这你也同意?!”

 

“我……我可没同意啊,是你妈非要这么做的。”

 

不行不行不行……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就在这时,夏芙水抱着阮咚咚臭着一张脸从远处走了过来。

 

这张表情,看来是没办成。

 

阮秋平松了一口气,并下意识的往后多退了几步,离阮咚咚远了一些。

 

“气死我了。”夏芙水把阮咚咚递给阮盛丰,抱怨道:“浮华门管事处的人说这段时间查得严,让我过两个月再去,过两个月郁吉神就回来了……我前面那两个人都申请成功了,凭什么我就不行……不是说咚咚戴的是吉神的玉佩嘛,我看也不怎么管用……”

 

干的好!吉神的玉佩!

 

阮秋平在心里悄悄给它点了个赞。

 

.

 

阮秋平练完每日固定两个小时的功之后,回到房间里开始思考对策。

 

他走到窗边掀开帘子,看向另一栋楼里阮咚咚的房间。

 

看来,给郁桓找个刻骨铭心的恋人这件事刻不容缓了。

 

现在连那什么“时差成长法”都出来了,不知道以后他尊敬的母上大人还要想出什么幺蛾子来。

 

今天下凡是出了点状况,没能办正事,明天下去一定一定要给郁桓绑个青梅竹马!

 

阮秋平充满斗志!

 

就在他准备洗洗睡的时候余光瞄到了桌面上那个已经写了好久的今日好事记录本。

 

今天没有好事,不写了。

 

不,必须要写。

 

他人生已经这么倒霉了,不再每日生活中抠出点美好事迹,还怎么活下去?

 

阮秋平心酸地摇了摇头,抹了把眼角不怎么存在的泪水,坐在椅子上,开始记录今日好事。

 

好吧,其实好事……也是有的。

 

只是他一想起后来被人骗的场景,就不想承认而已。

 

今天,有个人天真烂漫,无所畏惧地对他说,把倒霉传染给我,你是不是就不倒霉了。

 

而且他还是第一次,与别人缔结了约定。那个人要他说话算数,那个人要等他。

 

另外……

 

阮秋平看了一眼自己握笔的右手。

 

他今天第一次与人牵了手,甚至还牵了一路。

 

阮秋平深吸一口气,准备合上自己的本子。

 

别想了,说不定这些都是那个小骗子骗他的把戏。

 

可是……

 

阮秋平还是低下头把这些全都记录在了本子上。

 

……

 

不知不觉间,他竟写满了整张纸。

 

阮秋平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将本子翻了一页,写道。

 

“第七个好事:今日的好事记录,第一次写到了翻页。”

 

.

 

“青梅竹马,青梅竹马,青梅竹马……”

 

阮秋平下凡之前,一直在心里默念。

 

“一定要给郁桓找个感情深厚的青梅……”

 

三秒之后。

 

阮秋平下凡成功。

 

他睁开眼,悲伤到难以自持:“苍天呐,这大山里的独栋别墅,我从哪里给那小崽子找青梅?!”

 

“青……青梅……是什么?!”

 

一声小小的,软软的,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

 

阮秋平愣了一下,四下张望,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幻听?

 

“哥哥……”

 

又是一声喊叫。

 

阮秋平『摸』了『摸』耳朵,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坏了,否则为什么会在这里听到阮咚咚的声音?

 

他左右环顾了一圈,忽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鼓鼓囊囊的。打开衣服的口袋,阮秋平忽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个陌生的锦囊。

 

这并不是普通的锦囊,而是乾坤囊,里面可以盛放30斤以内的重量。

 

阮秋平突然有了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他颤抖着拉开乾坤囊的绳子,乾坤囊忽然变大,肉嘟嘟的阮咚咚从里面爬了出来。

 

阮咚咚站在地面上,十分好奇地去抓旁边的花花草草。

 

就在这时,阮秋平看到乾坤袋里还有一张纸条。

 

是夏芙水的字迹。

 

“我找到下凡的法子了,但没办法带着咚咚一起下去。你先照顾她一会儿,我稍后就到。另,尽量别『摸』你妹。”

 

阮秋平气得手抖。

 

——敢情正规的下凡手续办不下来就改偷.渡了是吧,他的老母亲是多想赶紧把咚咚嫁出去啊?!

 

“你真的来了!”一声惊喜藏都藏不住的欢呼传了过来。

 

阮秋平循着声音望去。

 

只见那个面容精致的男孩一脸欣喜地朝着他跑了过来,由于跑的速度过快,男孩洁白无瑕的脸颊上甚至很快浮上了一层红晕,他轻轻喘着气,却一点儿也不在意,唯有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能发光的钻石:“我竟然真的等到……”

 

小郁桓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他视线定在阮秋平身后的阮咚咚身上,脸上的笑容缓缓散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