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装就浑身难受(学长往下边塞冰棒作文)

时间:2021-10-17

木木穿着王琪的衬衫,一条牛仔裤穿在她身上有点紧,完美地包裹着她那匀称又不失丰满的美腿,和那个浑圆丰满的臀部,有点害羞地出来了。

 

老王偷偷地看着木木,想着刚才她衣服里面那让人发疯的身体,心想,要是自己没偷看到,谁会想到,虽然木木看上去确实就很诱人了,可她脱完衣服以后,她的身体可以美到什么程度啊。

 

木木的头发还有点湿,让她的面容看上去也更加娇嫩漂亮,总之就是太美了。

 

“木木,我来给你按摩推拿啊,你你脚崴了,我得给你按摩推拿一下,不然时间久了,淤血不散的话,那会痛很多天的。”

 

老王稍微清醒了一些,知道直接用强是不行的,他脑子一转,动了坏心思道:“我扶着你在床上躺好吧。”

 

他觉得对于木木这种女孩,要慢慢调养,这样才能多次和木木亲热。

 

木木犹豫了一下,并未拒绝,而是道:“王伯伯,辛苦你了。”

 

老王很是兴奋,扶着木木躺到了自己的床上。

 

木木那诱人的身体,简直是玉体横撑,尤其是那高耸的胸脯,和修长的美腿,以及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实在是太诱人了。

 

“我开始了啊。”

 

老王很兴奋地抓住了木木的脚,将她的鞋子脱掉了,然后将那雪白的玉足抓在手里。

 

他失神了,因为木木这玉足,实在是太性感。

 

老王还真的懂得推拿和按摩,他开始为木木推拿起来。

 

“嗯……啊……王伯伯……你轻点……”

 

木木微闭着眼睛,开始呻吟了起来,甚至,身子都有些颤抖和扭动了起来。

 

但是老王听到这声音,裤子里的妖物,越发难受,因为木木的声音很妩媚,让他心里痒痒的。

 

而木木的的那一对实在是太大了,他女儿王琪的衬衫对于木木来说还是笑了一些。

 

木木的那对饱满,把她胸前衬衫的扣子撑开了,露出一条缝隙,从那缝隙里,竟然能隐隐看到木木那白皙浑圆的……

 

“木木,你脚问题不大了,等下王琪买回红花油了,帮你再揉一下就没事了,但我还得帮你检查一下你身上各处地方,看看你别的地方有没有什么损伤。”

 

老王道,现在他和木木孤男寡女的,他又动坏的心思了。

 

“好。”

 

木木没有拒绝老王,而是羞涩地点了点头,微微闭上了眼睛。

 

老王先是检查了木木雪白的脖颈,然后就是腰腹和腿,当然,他没敢直接乱来,只是在木木身上摸摸索索,然后稳木木此处疼不疼。

 

“不疼。”

 

木木一直这么回答,但是她的脸却越来越红了。

 

老王觉得木木是不是在期待什么,于是他的一只手轻轻地放到了木木那胸前的饱满上面。

 

老王看向了木木。

 

木木闭着眼,压根就没反抗。

 

老王的胆子大了起来,开始在那对饱满上摩挲。

 

嗷嗷大哭的妹妹,又看了眼冷静下来后就站在一旁垂着头一言不发的小郁桓,扶住额头,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阮秋平决定先安慰这个哭的。

 

可阮咚咚实在不好哄,阮秋平不管怎么安慰都无济于事——受了小郁桓的挑拨,原先只是想让阮秋平『揉』『揉』手的阮咚咚,此刻仰着脸,又哭又喊地非要去亲阮秋平。

 

阮秋平哪里敢让她亲,且不说夏芙水留的纸条还热乎着,光“亲霉神”这个举动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他都无从得知。

 

想到这儿,阮秋平转头看了眼小郁桓,眉头皱得紧紧的,略有些担忧。

 

.

 

哭着哭着,阮咚咚的声音就越来越小,她毕竟年龄小,精力也不太足,十几分钟后,就拽着阮秋平的衣角,眼角挂着眼泪,抽抽噎噎地睡着了。

 

若是在别处,阮秋平大可用法术将阮咚咚一身的泥点子清理掉,再移她到床上睡觉。可现在人类郁桓还在身边,阮秋平不敢使用法术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好请了小郁桓家里的女佣帮忙给阮咚咚擦洗了一下,换了件干净的厚衣服,最后放在二楼客服的床上,让她继续睡了。

 

刚安顿完阮咚咚,阮秋平就转过头,认认真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小郁桓。小郁桓看起来健健康康的,既没有嘴唇苍白,也没有满身虚汗,更没有什么意志不清,摇摇欲坠。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开口问道:“你感觉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郁桓摇摇头。

 

阮秋平继续询问道:“你再好好感受一下。真的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吗?比如说头晕目眩,恶心想吐,忽然浑身无力……就是那种被厄运缠身的感觉。”

 

小郁桓认真感受了一下,然后再次摇了摇头,说:“没有。”

 

……这不合常理呀。

 

即便他阮秋平下凡之后,霉气只剩下十分之一,可小郁桓刚刚可是亲了他一口,怎么可能一点儿事都没有。

 

除非是司命诓了他。

 

看来他当时在藏运球里灌输的霉气根本就敌不上郁桓十分之一的吉运。可司命却诓他说已经中和了郁桓的气运,让他变成了一个普通凡人。

 

阮秋平恨恨地磨了磨牙。

 

原来吉神下凡后仍然是个超级无敌大幸运儿,幸运到他阮秋平身上的霉运对人家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怎么了?”小郁桓问道,“你害怕你的霉运传染给我吗?

 

阮秋平点了点头:“但是很奇怪,你好像一点儿都没有被我传染到。”

 

阮秋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也许是因为你本身太幸运了,把我这点儿霉运全都覆盖掉了。”

 

听到这儿,小郁桓垂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也有可能是我本身是个过于不幸的人,因为太不幸了,所以连你传染给我的霉运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瞎说什么呢?”阮秋平反驳道,“你怎么可能不幸!”

 

他不允许吉神说自己不幸,这是对他霉神,对整个世界的侮辱!

 

小郁桓似乎想笑一下,可笑容还没勾起来,就缓缓淡了下去。

 

他垂下头,问道:“你一直不碰你妹妹……就是因为你害怕把自己身上的倒霉传染给她吗?”

 

阮秋平转头看一下小郁桓,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迷』信地无可救『药』?”

 

阮秋平觉得小郁桓一个凡人,不理解这些很正常,可没想到小郁桓却摇了摇头,闷声闷气地说:“我只是觉得你一定很爱你妹妹……但是,但是我却惹你妹妹哭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经开始讨厌我了。”

 

“你一定特别讨厌我了……”小郁桓把头越埋越低,喃喃自语道,“……因为我本来就很惹人厌。”

 

“谁说你惹人厌了?谁说的?”

 

吉神要是惹人厌,那天底下就没有人招人喜欢了。

 

阮秋平走过去轻轻弹了一下小郁桓的脑壳,笑道:“小孩子的脑子怎么想这么多?我不但不讨厌你,还要感谢你呢。”

 

“感谢我?”小郁桓仰头看着阮秋平,有些好奇。

 

阮秋平想了一下,说:“嗯……感谢你,明明碰到了我,亲到了我,却没被传染上霉气,既没有走路的时候摔倒,也没有突然生病晕『迷』,看起来就像正常人一样。”

 

小郁桓眨了眨眼:“因为这个感谢我吗?”

 

“嗯,感谢你没有因我而不幸。”

 

阮秋平忽然很想抱一下小郁桓。

 

他这一生中有无数次妄想去拥抱别人,可只有这一次,他没有压抑下来。

 

他半跪到地上,伸出手,紧紧地把小郁桓抱到了怀里。

 

小郁桓身子很小,很软,也很暖。

 

阮秋平脸颊蹭了蹭小郁桓柔软的黑发,轻声道。

 

“还感谢你……可以让我拥抱你。”

 

小郁桓缓缓眨了眨眼,脸庞红了起来,耳朵也红了起来。

 

他伸出两只小手,也小心翼翼地抱在阮秋平的背上。

 

“呜……”床上的阮咚咚突然发出一声呓语。

 

“啪!”

 

几乎在同一瞬间,小郁桓见阮秋平一把将自己推开,立刻站起身子,扭头就往床上看去——

 

紧接着,阮秋平长长舒了一口气:“呼——幸好没醒。”

 

否则见他抱了小郁桓估计又要闹腾。

 

小郁桓:“……”

 

小郁桓默默地站起身子,指了一下自己头上被泥球留下来的痕迹,说:“我去洗头发了。”

 

阮秋平说:“以防万一,你洗头发前再多往自己身上撒点儿盐,多撒点儿。”

 

郁桓点了点头,然后他从另一个屋子里拿出来了一套衣服递给阮秋平:“你身上也有很多泥点子。”

 

阮秋平拿衣服比了比:“这衣服是谁的,还挺合身。”

 

“……我父亲的,只不过他从来没穿过,是新的。”

 

阮秋平点了点头。

 

突然间,他又想起了什么,看了眼还在床上睡大觉的阮咚咚,又看了一眼阮咚咚身上的粉『色』套装,眯起眼睛问:“那阮咚咚穿的是谁的衣服,不会是你的吧。”

 

“不是,是厨娘女儿的。”

 

“厨娘女儿多大了,这衣服看起来还挺新的。”阮秋平随口问道。

 

“和我一样大。”小郁桓说。

 

“哦。”阮秋平点了点头。

 

等小郁桓已经离开房间,走进浴室洗头的时候,阮秋平才忽然反应过来。

 

等等!厨娘的女儿!和小郁桓一样大!住在同一栋别墅里!

 

这是什么?

 

这、是、青、梅、竹、马啊!!!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汽车的声音。

 

阮秋平走到窗边去看。

 

车停了下来,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女人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儿,并且从后备箱里拿出来了一篮子菜。

 

看样子,这就是厨娘和她的女儿了。

 

阮秋平探出头又仔细瞧了瞧。

 

只见那小女孩长得水灵灵粉嫩嫩,虽然衣着简朴,却盖不住一身的活泼气。

 

阮秋平心中立刻就勾勒出了美好未来。

 

他,是容貌精致,智商超群的豪门孤僻少爷。

 

她,是活泼灵动,却身份低微的厨娘之女。

 

他们身份有别,却心灵相通。

 

他们爱恋彼此,却跨不过现实的鸿沟。

 

年少时支离破碎的初恋,多年后一眼万年的重逢。

 

她不再自卑,他也不再怯懦。

 

他们手拉手,承诺来生还要永远在一起。

 

一辈子很长,可他们在一起,却每天都很甜蜜

 

她寿终正寝,长眠于地。

 

他随之而去,却升至天际。

 

“厨娘女儿,就算去阴曹地府,就算见十殿阎罗,我也一定要找到你!”

 

——“郁桓,你可还记得你天婚石上有份婚约?”

 

——“婚约算什么,除了厨娘女儿,我谁都不娶,那四十九道天雷,我受了便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