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子里怎么自己玩自己无声(小妖精没做就是难受)

时间:2021-10-17

“王伯伯,我有点冷。”

 

木木道。

 

老王连忙借机说道:“来,我给你盖被子,你是着凉了,捂一捂,暖和一下就好了。”

 

老王给木木盖好了被子,便把手伸到被窝里,一边说道:“我摸摸你的体温,看看正常不正常……”

 

见木木还是没说什么,老王便把手从木木的腰间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摸到了她的小蛮腰,以及腹部那光滑娇嫩。

 

这时老王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要把手绕到前面去摸那胸前丰满的一对。

 

先前他只是隔着衣服,这难以让他满足。

 

于是,他的手直接从木木的衬衣钻了进去,开始上下其手了起来。

 

很快,老王得寸进尺道:“木木,看来你是着凉了,身上温度这么低,要不,我也躺到被窝里,帮你提高一下被窝里温度,这样的话,你才不会冷了。”

 

木木其实被老王这一顿撩拨,其实也觉得挺舒服的,竟然也泛起一股想被男人亲近的渴望,鬼使神差地背着身子有点害羞地轻轻“嗯”了一声。

 

老王一听,顿时兴奋得不行道:“我去锁一下门,要不一会王琪回来了容易误会。”

 

“嗯。”

 

木木应了一声,她知道老王对她有了想法,她内心也很渴望,要知道最近几个月,她偷偷看了一些小电影,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也很向往。

 

老王顿时一阵狂喜,便去锁门去了。

 

他实在没想到,这个小妞竟然来得这么容易,情节这样发展下去,他肯定是要得手了,等下,他那裤裆里的妖物就能好好享受一番了。

 

锁上门之后,老王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便又走进了卧室,然后便脱掉了鞋,掀开被子,迫不及待被窝里。

 

他知道自己马上要成功了。

 

一躺进被窝里,老王闻着木木身体散发出来的性感气息,就让他的下面那妖物膨胀了起来。

 

“木木,我抱着你吧,我给你温暖。”

 

老王实在是忍不住,便把手往木木的身上抱了过去……

 

这时,老王的下面已经膨胀得不行了,他便用那个东西碰道木木丰满浑圆的臀部,顿时更加受不了,因为木木那翘臀很有弹性,很是舒服。

 

而这时木木感觉到老王的那个东西碰到了自己浑圆的臀部上,从来没有过的一种快感,也向她的神经传来,她竟然有点渴望起来。

 

老王气息也变得有点粗重起来,他一边耸动自己的身子,一边问道:“木木,现在这样好些了吗?”

 

木木明明很舒服,很渴望,可是少女的娇羞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说道:“王伯伯,你这是干什么……”

 

可是她这欲拒还羞轻轻盈盈的声音在老王听来,简直就像是一道召唤一般。

 

“我这是运动运动啊,这样被子里面就能产生热量,你就不冷了。”

 

老王道,他直接一把就把手摸在了木木那丰满柔软的胸上,下面那妖物的东西更加紧密地弄了上去。

 

说着,老王那妖物面便运动了起来,在木木间丰满大腿之间运动着。

 

木木感觉自己那地方更加潮热了,她的脑海里面,出现了看过的那些小电影的镜头。

 

她想拒绝,但浑身无力,而她某个地方,越发空虚了起来,想要被什么东西填满。

 

“不要……”木木有些混乱地喘着粗气娇呼道。

 

听到木木这有些急促的声音,老王顿时激动得不行了,直接就把手从木木那娇嫩光滑异常的腹部伸了进去。

 

木木只是微微地用手来拿老王的手,嘴里轻轻地说着:“不要……”

 

小郁桓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眨了眨眼,问道:“怎么了?”

 

阮秋平喜不自胜地『揉』了『揉』小郁桓的脸:“长得真好看!”

 

肯定很容易能让厨娘女儿喜欢上!

 

小郁桓听到这话,悄悄红了耳朵。

 

“但你们家女佣洗完头怎么不给你吹头发呢?”阮秋平问道。

 

“我自己洗的。”小郁桓说。

 

阮秋平愣了一下,然后说:“那我给你吹干吧,不干容易生病。”

 

顺便可以帮小郁桓吹出一个时髦帅气容易吸引小女生注意的发型。

 

阮秋平没用过人类的吹风机,但天界的风神很是热衷于通过控制风来给神仙们做发型,以至于在某一段时间内,“去风神那里做发型”这件事情变得十分流行,几乎人人都做过。

 

阮秋平虽然没被风神做过发型,但也站在远处见过几百次,多少学会了点儿技术。

 

吹头发的时候,阮秋平发现小郁桓连后脑勺都可可爱爱的,头发软软的,耳朵也看起来软软的,左耳的耳骨中间还长了一颗小小的,浅褐『色』的痣。

 

阮秋平忍不住上手轻轻『摸』了一下。

 

小郁桓身子猛地缩了缩,他转过头看着阮秋平,小声说:“痒。”

 

『摸』耳朵就会痒吗?好神奇,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很多人都会有的痒痒部位?

 

阮秋平眨了眨眼,又上手『摸』了一『摸』小郁桓的耳朵。

 

小郁桓又在瞬间打了一个激灵,然后他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再次转头看向阮秋平,脸颊都气得鼓了起来,抱怨说:“我说了,这里『摸』起来会痒,你怎么还『摸』啊?”

 

“好了,不『摸』了不『摸』了……”阮秋平赶紧举手保证。

 

小郁桓这才转过头让他继续吹头发。

 

但下一秒,阮秋平的手又飞快地『摸』了一下小郁桓的右耳。

 

小郁桓气得不行了,瞬间就从椅子上坐起来,伸着手就去阮秋平的身上『乱』抓,也要找到他的痒痒肉来。

 

小郁桓先抓了阮秋平的耳朵,阮秋平无动于衷任他抓。

 

小郁桓去挠他的咯吱窝,阮秋平表情疑『惑』并不动如山。

 

小郁桓:“……”

 

阮秋平打了个哈欠:“我可能没有痒痒肉这种东西。”

 

小郁桓不放弃,忽然就伸出双手袭击了阮秋平的左右腰侧,阮秋平瞬间如惊弓之鸟般迅速弹起,目光惊恐,似乎第一次有这种离奇体验。

 

找到了!

 

小郁桓一边笑扑过去,拼了命地伸出双手去挠阮秋平的腰。

 

阮秋平毫无反抗之力,蜷在地上笑作一团。

 

“别别别…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摸』你耳朵……哈哈哈哈……”

 

“还敢不敢……敢不敢『摸』我耳朵啦!”

 

“哈哈哈……不敢了……不敢了,大少爷饶了我吧哈哈哈……”

 

厨娘就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她站在敞开的门旁,看着正滚作一团,嘻嘻哈哈玩闹的两个人,目光有些讶异,但她很快收敛了神『色』,敲了敲门,轻声道:

 

“小少爷,晚饭做好了,您待会儿收拾好就可以下来吃饭了。”

 

.

 

给小郁桓吹完头发,挑好衣服,阮秋平满意得不得了,他觉得那个厨娘女儿只要不是个瞎子,都会忽然发现她家小少爷今天帅得惊天地泣鬼神。

 

于是,小郁桓头顶着阮秋平给他做的“直冲上天”的时髦发型,身穿亮橙『色』的帅气小西装,缓缓走下了楼。

 

“哈哈哈哈哈……郁桓你好像一只橙『色』的大公鸡!”厨娘女儿指着小郁桓放肆大笑。

 

阮秋平:“……”

 

郁桓:“……”

 

“青青!怎么说话呢?快向小少爷道歉。”厨娘赶紧压着自己的女儿给小郁桓鞠了个躬,然后说,“小少爷,青青有些不知礼数,实在是对不起……”

 

“略略略……”青青朝小郁桓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

 

阮秋平:怎么就大公鸡了?这明明是天界流行了近20年的发型,怎么就像大公鸡了?!!而且!这青梅的属『性』也不太对呀,这小姑娘怎么就这么跋扈呢?!

 

哎,小郁桓的恋爱路,好难!好难!

 

“饭菜再留一小份,楼上还有一个睡觉的小女孩。”小郁桓对厨娘说。

 

“那我再做一份小女孩儿喜欢的营养粥。”

 

小郁桓点了点头,从始至终都没看青青一眼。

 

吃饭的时候,阮秋平才发现,整个餐厅一共有两张桌子。

 

一张大一些,一张小一些。

 

小郁桓和阮秋平坐在那张大桌子上吃饭,家中的女佣,保镖,厨娘以及厨娘的女儿,全都挤在那张小桌子上。

 

一边热热闹闹,一边冷冷清清。

 

“你们原来也是这样吃饭的吗?”阮秋平小声问。

 

“这样很好。”小郁桓说,“我喜欢一个人吃饭。”

 

阮秋平眨了眨眼,故意使坏说:“原来你喜欢一个人吃饭啊,那我也和他……”

 

“啪。”

 

小郁桓一把抓住阮秋平的手腕,表情有些紧张。

 

“逗你的。”阮秋平笑了笑,“以后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可以说出来,如果你不想一个人吃饭的话,也可以邀请其他人坐到这张桌子上。”

 

“可我确实不喜欢和他们一起吃饭。”小郁桓停顿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说,“赵青青很吵。”

 

他话音刚落,赵青青就抱着自己的饭碗跑了过来,她自顾自地坐到郁桓对面,一脸好奇地问:“郁桓,你刚刚说有个小女孩在睡觉,那个小女孩是谁呀?”

 

“赵……”

 

郁桓张开嘴正准备喊厨娘过来把赵青青带走,就被阮秋平一把捂住了嘴:“一起吃饭也没什么嘛,多热闹。”

 

怎么能让小郁桓把赵青青赶走啊,这可是培养情感的绝佳机会。

 

“你怎么不回答我啊郁桓,那个女孩是谁呀?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除了我以外的其他朋友。”

 

“你也不是我朋友。”郁桓说。

 

“我是。”

 

“你不是。”

 

“我就是就是就是!除了我,你还认识别的小朋友吗?”

 

“是我妹妹。”阮秋平赶紧回答,打断了这场争论。

 

“那她在哪里睡觉啊?不会是在郁桓的床上睡觉吧?”赵青青睁圆了眼睛。

 

阮秋平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不能在郁桓的床上睡觉啊?”

 

“当然不能了!”赵青青皱起眉头,气呼呼地说:“郁桓的床……是让郁桓睡的,不是让别的女孩睡的。”

 

“郁桓!”赵青青用自己的脚踢了踢郁桓的脚,“郁桓,你记住了吗?你不能让别人睡你的床……嗯……我可以,别人都不可以。”

 

阮秋平挑了挑眉。

 

呦!看来有戏啊!这小姑娘,跋扈是跋扈了点儿,但分明就是对小郁桓有意思!

 

现在就看郁桓这边了。

 

阮秋平放下筷子,兴致勃勃地观看大型儿童偶像剧现场。

 

“你更不可以。”小郁桓冷漠回答道。

 

嗯……女方比较热情,但男方还属于防守阶段。

 

但没关系嘛。

 

女追男隔层纱,烈男也怕女郎缠。

 

阮秋平认真点评。

 

赵青青撇了撇嘴,似乎早就习惯了郁桓的冷漠,丝毫没有受伤。她跳下椅子,拿了一个本子回来:“郁桓,这是家教老师布置的作业,你已经做完了吧,但是我不太会做,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我和你的作业不一样。”郁桓说。

 

赵青青:“我知道,但你也肯定会做我的题啊,就是……从这里到这里的减法,我太笨了,一个都算不出来,你教教我嘛……”

 

郁桓放下筷子,对赵青青说:“我有个会让你变聪明的好办法。”

 

“什么办法啊?”赵青青眨了眨眼睛,一脸期待。

 

小郁桓一本正经地说:“你去墙角倒立,血『液』全都跑到脑子里,就变聪明了,但是你不能说话,一说话,聪明就从嘴里跑出来了。”

 

“哇!”赵青青一脸震惊,“那倒立多久会变聪明啊?

 

“越久越聪明。”

 

“那我要每天都倒立,这样就能变聪明,就可以和你上一样的课,写一样的作业啦!”

 

赵青青说完,就开开心心蹦蹦跳跳地跑到墙角去倒立了。

 

阮秋平:“……”

 

原来不是我的问题,而是这小孩儿本身就喜欢唬人。

 

不过……这发展其实还不错。

 

虽然就目前来看,赵青青还属于一头热的状况,但他们俩两小无猜,日久生情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小郁桓就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全部都是赵青青留下来的痕迹。

 

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可赵青青离开一天,他便觉得心里空虚。

 

但这个时候赵青青却已经累了,想放弃了。

 

赵青青:“我的心好累,也好痛,郁桓,我放弃你了,我不要再喜欢你了。”

 

郁桓:“回来!没我的同意,谁允许你放弃我了?!”

 

接下来,便是喜闻乐见的追妻火葬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