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小浪货腿打开水真多真紧)

时间:2021-10-17

这种感觉,那简直是难以言说。

 

“啊……”

 

老王不禁低吟起来,手激动在木木的胸上摸着,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毫无遮拦摸到这样好这样大的柔软!

 

尤其是这一对极品还是那么嫩,估计还没被任何人开发过,但是今天却被他开发了。

 

这种事情,想想都让人觉得兴奋。

 

而木木被老王的手摸在上面,竟然也有一种异样舒服的感觉。

 

感觉就好像身体里的渴望,被唤醒了一般……

 

这时,木木也忍不住了,微微低吟起来,可嘴里还在说着“不要……不要停……”

 

但木木手上却没有半点反抗,这声音在老王听起来,那就是一种刺激。

 

他知道木木这是欲拒还迎,他以前也是玩过女人的,知道女人的心理特点,他知道木木发育很好,也到了想男人的年级了。

 

他下面那妖物一边不断地冲击着木木的夹缝,一只手继续摸在木木浑圆的胸上,一只手便穿过娇嫩的腹部,在上面又停留了一会,然后便继续迫不及待地往下……

 

老王用一只手把木木的牛仔裤的扣子和拉链解开了,然后,便把那只手朝着木木的底裤上的敏感地带摸了上去!

 

老王这才知道原来木木也来感觉了,他顿时受不了了,把手直接伸进了木木的小裤裤之内……

 

哇,不愧是还没有被人开发过的学生妹,那地方是真软!

 

老王的手不断地摩娑着,他焕发出了青春,现在他很享受,他觉得这辈子是没有白过了。

 

“啊!”木木发出一声舒服得受不了的声音,老王手上的动作让她觉得舒服异常!

 

现在她才清楚小电影里面的男男女女,为何喜欢这样了,原来这真的特别舒服啊。

 

老王大受鼓励,继续动作起来。

 

而木木也舒服得浑身颤抖了起来。

 

老王此时完全放开了,什么都不顾忌了,因为眼前的木木已经化身小羊羔了,随便待他玩弄!

 

他一把就掀开了木木的被子,然后把木木的衬衣脱了下来,然后解开了她的里衣,顿时木木那完美性感的上身便露了出来,两个浑圆丰满的雪白,暴露在她的胸前!

 

这番美景,看着就让人心动。

 

老王趴了上去,品尝了起来,然后便又脱掉了木木的牛仔裤,顿时两条白皙娇嫩匀称的美腿便露了出来,木木浑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底裤!

 

而且这小妮子还有点害羞的用白皙的手臂捂着自己胸前那对极品,可她的那一对太大了,她根本就捂不住啊!

 

老王有些激动地说道:“木木,今天我一定让你舒服,你就是因为穿着试衣服受了一点寒,要是和我好好运动一下,将身体的寒气排出来,那就完全好了……”

 

然后,他就把木木的底裤从那好看的双腿上脱了下来……

 

随着老王的上下其手,木木忘情地低吟了起来!

 

这个学生妹子,其实也是春心大动了,她刚刚成年,甚至还偷偷看过小电影,其实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她也是很期待的。

 

老王这时有点怕王琪回来,听到木木的轻吟,便想快点把事办了,问道:“舒服吗?木木……”

 

木木不说话,只是断地低吟着……

 

“啊,啊……”

 

老王受不了了,他跪直在床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而这时木木把头扭向一边,很害羞的样子

 

“我叫阮秋平,是……”

 

阮秋平看着那张伸出来的右手,有些犹豫,一是不知道该不该握手,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自己的身份。

 

张管家识趣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笑道:“看来您是小少爷的客人。”

 

“是我的朋友。”小郁桓忽然开口说。

 

阮秋平低头看他:“怎么能是朋友?我比你大这么多岁!”

 

小郁桓反问:“不是朋友是什么?”

 

阮秋平想了想,然后说:“应该是哥哥?你忘了你昨……你去年还叫过我哥哥呢?来,再叫一声试试!就叫秋平哥哥!”

 

小郁桓喊道:“阮秋平。”

 

“诶?怎么能喊我名字呢?喊我秋平哥哥。”

 

“阮秋平。”

 

“秋平哥哥。”

 

“阮秋平平平平平……”

 

“秋平哥哥哥哥哥哥……”

 

郁桓:“……哎。”

 

阮秋平:“……”

 

阮秋平一掌拍到郁桓脑门上:“小崽子敢占我便宜?!”

 

小郁桓抱住头,嚷道:“是你自己笨!”

 

“我笨?我考试从来没考过班里倒数第一!”

 

“那看来是考过倒数第二。”

 

……

 

一旁的张管家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这位年轻人真的是小少爷的朋友,智力水平都是同一级别的。

 

真好,小少爷有朋友了。

 

.

 

阮秋平足足在郁桓家里待够了三十个小时,直到手环开始闪红光提醒他仅剩三分钟时,他才和阮咚咚一起走到了别墅门口,准备离开。

 

“你不走不可以吗?”郁桓问。

 

阮秋平摇了摇头。

 

“那……你下次什么时候来?”

 

“明年。”

 

小郁桓垂下头:“那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走。”阮秋平低头看了眼手环,只剩下两分三十秒了,他朝着郁桓招了招手,说了声明年再见,然后就转身走了。

 

他走得有些着急,步履都加快了不少。

 

都怪他准备出发前没忍住吃了不少甜品,浪费了时间。

 

“阮秋平,你明年什么时候来?”小郁桓在身后大喊。

 

阮秋平步子顿了顿,他回过头,说:“我不知道。”

 

小郁桓张了张嘴,然后说:“那我每天都等你!”

 

阮秋平愣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离开了。

 

知道小郁桓还在门口看着,阮秋平就没走大路,而是带着阮咚咚走进了路旁的林子里。

 

时间还剩三十五秒。

 

原本说要来接阮咚咚的夏芙水也没有出现,看来她是没能成功下来。

 

这反倒让阮秋平松了口气,他让阮咚咚重新钻进乾坤囊里,带着她又回到了天庭。

 

担心乾坤囊里的阮咚咚被发现,阮秋平向司命请了假,准备直接回家。

 

阮秋平一脚踏出浮华门,迎面便走过来两个小仙,他们一边走路一边闲聊。

 

“听说了吗?就十分钟前,浮华门的人刚抓到了一群准备偷渡下凡的仙人……”

 

阮秋平:……不会吧。

 

“诶,这群人也挺倒霉的,听说浮华门的人原先从没查过那处废弃的下凡缺口,就今天心血来『潮』去查了一回,结果刚好撞见那群人正排着队准备下去。”

 

“你知道他们为啥这么倒霉吗?”

 

“为啥啊?”

 

“那排队下去的第一个人就是霉神他妈!”

 

“怪不得呢……”

 

阮秋平:“……”

 

阮秋平上前一步,拦住他们:“请问你们知道那些人被抓到哪了吗?”

 

一个挠了挠头说:“啊,其实我也不……”

 

“是霉神!”另一个小仙脸『色』大变,赶紧拉了拉同伴的衣袖。

 

和阮秋平说了半句话的小仙反应过来后,脸『色』瞬间变得惊恐。

 

两名小仙立刻拔腿就跑。

 

跑了两步,两人还齐齐摔了个狗啃屎。

 

他们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起来,心中愈发肯定了遇霉神则倒霉运的传言。

 

阮秋平到家后,一眼就看见家里的门缝里被塞了一封通报信。估计是送信的小兵害怕遇到阮秋平,便把信塞在这里就跑了。

 

阮秋平打开信一看,里面果然写着夏芙水被抓一事。

 

处罚方案是拘留15天,并且三年内不准申请下凡。

 

阮秋平把信折住,长叹了口气。

 

他转头看了眼已经从乾坤囊里出来了的阮咚咚,眉眼都温和了一些。

 

虽然夏芙水遭了些罪。

 

但好歹阮咚咚不用下凡了。

 

也可以在天庭安安稳稳地度过她无忧无虑的童年。

 

.

 

“秋平,我要和咚咚一起去探视你妈妈,要不要一起去?”阮盛丰推开阮秋平的房门问道。

 

阮秋平停下手中的动作:“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为什么不去?你在忙什么事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妈妈可能不太想看见我。”

 

“妈妈怎么会不想……”阮盛丰忽然想到了什么,话音渐止。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厨房里我做了些粥,记得喝,别总是不吃饭,对身体不好。”

 

阮秋平点了点头。

 

阮盛丰准备离开的时候,听见阮秋平说:“爸,替我对妈妈说声对不起。”

 

阮盛丰关上门,身子背对着墙,长长叹了口气。

 

.

 

“鉴于很多同学都是因为隐身符丢失或者被蹭掉等问题而出了不少『乱』子。我们司命书院昨天连夜让浮华门的工作人员升级了一下大家的手环,大家可以都看看自己的手环啊,里面还添加了一个隐身功能,上面有一个按钮,长按三秒就能切换隐身状态。但我希望大家不要轻易取消隐身,如果取消隐身,也尽量不要使用法术,人类世界可不比我们仙界,那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可怕得很……”

 

司命还在观尘门面前絮絮叨叨,阮秋平已经等得焦躁不安,司命要是再说下去,小郁桓就要从秋天等到冬天了……

 

“……行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大家一个一个排着队下去吧。”

 

阮秋平就等这句话呢,司命话音刚落,他就抢先蹿到了观尘门前,排成了队伍中的头列,第一个走进了观尘门。

 

阮秋平睁开眼的时候,身处在一栋陌生的别墅门前。这栋别墅相比于小郁桓住的那一栋更加恢弘大气,不光是所占面积大了两三倍,位置也更好一些。

 

小郁桓呢?阮秋平四下张望。

 

就在这时,汽车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

 

阮秋平转头一看,只见三辆黑『色』轿车依次停在门前。

 

第一辆轿车里走出来一个气势非凡的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

 

第二辆轿车里走出来一个被拾掇得亮晶晶的陌生男孩儿。

 

阮秋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环,上面显示着淡淡的蓝光。

 

郁桓在附近。

 

看来,就在那第三辆车上了。

 

可前面那对夫妻和小孩都已经快走到别墅里了,第三辆车还迟迟没有动静。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第三辆车的车门才被人打开。

 

七岁的小郁桓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长高了一些,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

 

阮秋平伸出左手,使劲儿地朝他挥了挥。

 

小郁桓越走越近。

 

阮秋平笑容满面:“小……”

 

只见小郁桓越过阮秋平,像越过空气一样,从头到尾都没有给阮秋平一个目光,脸上的表情甚至都没有任何变化。

 

阮秋平:……

 

阮秋平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怎么回事?小郁桓是不认识他吗?还是说小郁桓假装不认识他?是不是因为小郁桓长大了,智商也高起来了,然后忽然发现他浑身都透『露』出疑点,似乎是骗子,于是就不想搭理他了?他昨天走的时候小郁桓还说每天都会等他,现在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骗子!他果然不该相信这个垃圾吉神的!他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才觉得这个下了凡套了娃娃壳子的吉神超级可爱,吉神永远是吉神,天敌永远是天敌,死对头永远是死对头,他阮秋平永远讨厌吉神!!!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