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我们换个地方再来校园(宝贝是不是欠C很久了视频)

时间:2021-10-17

我趁这妮子不注意,偷偷拉下裤子拉链,一下子顶到了臀缝深处,连包裹着她裆部的性感黑丝都陷了进去。

那柔软销魂的触感,让我倒吸一口冷气。

“小陈叔叔,有个硬东西戳我屁屁。”苏茜茜感觉到了异样,要起身离开。

我哪能就这么放她走,把饼干塞到她手里哄道,“茜茜乖,陪叔叔看电影。”

苏茜茜有吃的也不走了,乖乖坐到我大腿上,让我沿着柔软臀肉来回厮磨。

这妮子觉得磨得舒服,一边吃饼干看小电影,一边还主动配合扭着臀,刺激得我血脉喷张,干脆托着这妮子的娇臀,速度不断加快。

可没一会儿,苏茜茜就喊着口干要喝水,怎么也不肯听话,见茶几上有水,我便让她自己去倒。

没想到苏茜茜弯腰倒水时,娇臀正好对准我。

裙子很短,包裹着两瓣饱满臀肉的柔滑黑丝上面,有几道我刚刚撕开的口子,露出了些许丰润白皙的臀肉。

其中靠近裆部的口子,更是隐约可以看到在粉色蕾丝内裤上,有一抹湿润的痕迹。

我鬼使神差凑上前闻了闻,隔着黑丝裤袜,一股混杂着少女体香的骚味,窜进了我的鼻间。

“轰”地,我感觉浑身血液像是要沸腾起来,心脏“咚咚”猛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肆虐出来。

这时,屏幕里的女人撅着翘臀被弄地“嗯啊”疯叫,一下子引爆了我心底的野火。

我像一头发情的公牛,猛地扑了上去,一把将苏茜茜摁在茶几上,那里也狠狠嵌入到了臀缝里面。

“啊,叔叔,你要干什么!”

苏茜茜惊慌地扭过头,挣扎要起来,却被我狠狠地压在身下。

我无比兴奋地抚摸着她,粗糙的大手由下而上,从柔滑弹性的黑丝美腿,紧致挺翘的蜜臀,再到滑嫩丰满的酥胸。

这妮子实在太诱人了,就像块水润香滑的嫩白豆腐,让我恨不得一口吃掉!

苏茜茜被我吓到,像只惊慌失措的小鹿,昂着头呜咽哀求道:

“小陈叔叔不要这样茜茜好害怕。”

我哪里顾得上,疯了般想占有这个妖精,喘着粗气道:

“茜茜乖,让叔叔弄一次,一次就好。”

 

不敢相信,这话语竟然是从凌祉口中所出。

    他只觉得一瞬间气息紊乱,注进剑中的灵气反扑了回来。

    尽然将他的心肝脾肺全都搅得一团乱。

    萧云谏唇边呛出一口鲜血。

    可他没动。

    凌祉便更没动。

    就好似曾经那个为了自己恨不得以命相护之人,如今忽然间改了性。

    明明在前一刻,还抱着斗篷,想要为自己遮风避雨。

    可这倏地间,就变了天。

    他执拗地按住聆风。

    更是怔怔地瞪着凌祉。

    凌祉似乎下意识地抿了一下嘴。

    可吐出来的话语,却依旧是:“放开他,留你一命。”

    一瞬间,他如坠冰窟。

    胸膛仿佛被人狠狠撕开一般,穿心入骨的疼。

    他本以为自己才是那个人渣……

    可又怎会这般难过?

    他不明白。

    他不知道。

    恰巧微风拂去了那少年的斗篷。

    萧云谏终是瞧见了一张与自己八分相似的面庞。

    不,合该是自己同他八分相像才对。

    他忽然就忆起凌祉房间里面挂的那副画作了。

    他从前总是以为凌祉不过画意不精,才画的并不十分像自己。

    可现下却陡然间明白了——

    哪里是不精?

    那画作简直没有一丝偏差、完完全全和这面前人。

    一模一样。

    想起他还曾几次三番因着这件事而和凌祉闹脾气。

    凌祉面容上的表情,可当真耐人寻味。

    依稀记得那画上人左眼角下曾有过一颗猩红的泪痣。

    萧云谏曾只当是凌祉勾勒背后红梅林时候,不小心落得。

    还曾叫凌祉莫要再分了神,就用指尖挑去了那一抹红。

    就连那句“甚是想念”。

    现下细细思索,恐也并非对着自己言说的。

    还有、还有……

    那一桩桩一件件,却是半分真心对自己的都没有吧。

    凌祉他那深情的眼眸……

    到底透过自己,看得是谁?

    萧云谏兀自冷笑了一下了一下。

    他一双本是柔和的眉目骤然缩进,眸色冰冷地就像是一汪寒潭。

    他手腕下翻,聆风便是叮当一声,落在了台子上面。

    他似乎再也压制不住方才灵力作乱时候的伤痛,踉跄了几步。

    一口银牙咬碎,竟是从嘴角唇边溢出鲜红出来。

    他知道,他不能输的。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踉跄两步,努力稳住了自己身形,问道:“那我算什么?”

    ——“你说过的,各取所需,玩玩罢了。”

    凌祉漠然地抽回了抵在他命脉处的息雨,目光再也不为他而驻足。

    萧云谏终是吞下了口中腥甜。

    他咧开嘴角,兀自笑得有些张狂。

    各取所需,玩玩罢了。

    多么刺耳的语句。

    可偏偏是从前他对着凌祉说了无数次的。

    是他告诉凌祉,他没有真心。

    可到头来,没有真心的哪里又只是自己?

    萧云谏仿若这才听见了周遭的声响,已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不是萧云谏的道侣吗?怎的为了个妖族,对他兵戎相见了?”

    “凌祉在做什么糊涂事!竟然在屠妖大会的场子上闹起来了,他不怕丢了无上仙门的面子吗?”

    “竟有些大快人心,萧云谏这般薄情寡义之人,也该受受此等羞辱!”

    他敛了眼眸。

    竟是在此刻,半分都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了。

    还有什么,是值得在意的?

    遥天真人飘然落在两人身侧,负手站于两人中间,用身体遮挡住了许多落在萧云谏身上的目光。

    他拧着眉头,对凌祉问道:“师弟,怎么回事?”

    凌祉一搭手,行云流水般地行了礼,道:“只是见了一位故人,掌门师兄不必担心。”

    萧云谏听他言语,却是冷哼一声。

    遥天真人却又问道:“是何故人,值得你在如此大会上,对云谏兵戎相见?”

    他瞧着一旁跪着的妖族少年,抬手便掀去了其覆脸的斗篷。

    远处旁的宾客瞧不清晰,又舍不下自己灵修的脸面去抻着脖子张望。

    遥天真人却看得真真切切。

    凌祉微微垂首,目光从萧云谏的脸上滑过。

    萧云谏扭过头,却在他目光远走之时,又板正了回来。

    他的指尖无意识地揪住衣角,将向来最平整不过的衣衫揉得七零八碎。

    凌祉却是道:“正是此位故人,还请师兄见谅。”

    遥天真人叹了口气:“那你也千不该在这万众瞩目之下……”

    凌祉未待他说完,便道:“事急从权罢了。”

    好一句事急从权。

    先头这话都是搁在自己身上的。

    萧云谏嗤了一声,冷冷地摆过脸去。

    他怒目着那事件中心的妖族少年,看着那一张分外熟悉的侧脸。

    随手挑了斗篷又把少年从头到脚地遮盖住了。

    他抽了抽唇角,状似挑衅般地瞥了一眼凌祉,却半句话都没说。

    遥天真人向来御下极为温和,此时也颇为无奈。

    可现下这幅场景,凌祉更是半分不让。

    他只得先对着在场宾客说道:“是我们无上仙门准备不周,错选了这得了鱼鳞病的常人,才叫我师弟凌祉一时情急,造出这等丑事来。还请各位见谅,明日此时,再逢屠妖大会。”

    既是遥天真人这德高望重之人都已然开口,自然也未曾有人再做多思虑。

    等着宾客全然散场了,遥天真人抬手在穹顶上织了一层结界,叫旁人看不见、听不得。

    他未曾先寻凌祉、萧云谏二人的错处,只是朝着那依旧瑟瑟发抖的少年开口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少年缩了下肩膀,声音细若蚊蝇:“回、回真人的话……我名青鳞。”

    遥天真人应了一声,便叫他抬起头来。

    萧云谏环着手臂,立在一侧,斜着青鳞。

    再次见到那张如同照镜子般的面容时候,他还是咬破了自己的唇尖。

    他当真想做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可心中却仍是如同被绞紧了一般。

    难受得要命。

    遥天真人又问:“你是何时生的?父母几许?怎得……生了这么一副这般相貌?”

    青鳞似乎害怕极了,朝着凌祉的方向靠了几分。

    萧云谏看他这幅姿态,冷哼道:“我便是这种货色的……”

    替身二字到了嘴边,他却完完整整地咽了回去。

    如此傲骨。

    他又怎么甘居此等身份。

    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萧云谏攥紧了手指。

    可晃悠了两下身子,脸色有些过分发白。

    恨不得疾步上前去,分开挨得极近的二人。

    明明不是这般的。

    他才该是那个没心的人!

    萧云谏只觉得眼睛酸涩得不成样子,别过头强抿着嘴。

    凌祉俯下身去,替青鳞拨开发丝,温和说道:“别怕。”

    青鳞像是得了主心骨,这才惶惶开口:“我生来,便是这样一幅样貌。”

    他低垂着眼眸,背脊佝偻着,愈发显得楚楚可怜了起来。

    “生来便是这副相貌,呵——”萧云谏嗤笑一声,“倒是不知,您生辰几许啊?”

    青鳞似是极其惧怕萧云谏的模样,抽噎说道:“乾、乾元三年。”

    乾元三年!

    那是两百年前。

    就连萧云谏都未曾出生,这青鳞就已经……

    孰先孰后,岂不明了?

    萧云谏瞥见凌祉脸上顿起了惊喜一色,更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青鳞。

    他心中一塞,凌祉那副姿态,分明是笃定了什么事。

    青鳞跪得有些久了,晌午太阳又颇大,他脸色发白、嘴唇干涸,晃悠了两下,竟是往一旁歪倒而去。

    凌祉忙上前搀住了他的身子,忧心问道:“可有事?”

    青鳞缓缓摇头,宽大衣袍中却掉出一个耀眼物件。

    萧云谏觉得刺目得紧。

    他唤起聆风,抢在青鳞之前,将那物件挑到了自己手中。

    并不似是青鳞脸上的鳞片,却更像是蛋壳一般。

    青白的底色,在阳光映衬下,闪耀着五彩斑斓的光晕。

    “还给我……”青鳞声音喑哑,仍伸出手奋力够着那蛋壳。

    他见无望,便扯了扯凌祉的衣袖。

    双眼含泪,竟是重重地咳了两声。

    瞧他这幅姿态,萧云谏更是觉得碍眼,随即便将蛋壳捏在了指尖,道:“是何物,还需无上仙门查验。”

    可他却未曾想到,他拂袖转身间,凌祉竟是会替青鳞出手夺得此物。

    息雨的剑锋直逼萧云谏而来。

    萧云谏下意识地提臂去挡。

    他只当凌祉就算再薄情寡义,也该看在同门上点到即止。

    “凌祉!——”

    萧云谏捂住自己的左臂,天青色的外衫已全然被血渍侵染。

    他回过神,方才不敢置信地看向凌祉。

    却连凌祉脸上一闪即逝的愧疚之意都未曾瞧见。

    第二次了。

    这已是第二次了!

    凌祉他从未伤过自己,却在今日伤了自己两次。

    凭什么?

    他脸色煞白,倒是瞧着比地下跪着的青鳞还要不好看上几分。

    颈间伤口、唇边血渍。

    如今再合上这沁血的衣衫。

    他便只觉得哪里……都不如自己心中绞得疼痛。

    蛋壳被掷向空中,落入了遥天真人的手中。

    他看着蛋壳顿了一瞬,便深吸一口气,道:

    “凌祉……伤害同门,于无境峰思过三日。”

    “云谏,你且先回去疗伤,明日屠妖大会也不必露面了。”

    萧云谏赤红着双目:“师父!——”

    遥天真人朝他摆摆手:“不过要你休憩几日。你依旧是我的首徒,无上仙门的大师兄。”

    “师父……”萧云谏仍是有些不甘心。

    遥天真人将蛋壳揣进怀里,抬手输入灵气替萧云谏止了血。

    他话音仍是温和,却由不得半点质疑:“云谏,去吧。”

    萧云谏无奈,只得答道:“是。”

    “至于你——”遥天真人的目光落在青鳞身上,“同我回去,细细盘问。”

    他本想着叫青鳞这个祸害速速下山去。

    而现下,看了那蛋壳,却不得已要问问清楚这青鳞的来历了。

    萧云谏心中爽利,好在他还有位为他强硬出头的师父在。

    青鳞陡然便湿润了眼角,他拼命地摇头,身子颓了下去,紧紧抓住凌祉的衣角。

    凌祉心生不忍,顾不得自己已然受罚,只道:“师兄,可否不要为难于他?”

    遥天真人道:“我从不为难人。”

    青鳞仍是惧怕:“求您……求您!”

    他蹒跚几步跌在萧云谏面前,竟是咚咚地朝着萧云谏磕了几个响头。

    额前土砾混着鲜血,看着好不可怜。

    即便是萧云谏顿觉畅快。

    可现下却是将他置于一个骑虎难下的处境。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