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多肉短文300字左右(社交温度肉车r)

时间:2021-10-17

苏茜茜迅速跑回房间,“嘭”地一声关上门。

我瘫坐在沙发上,看着裤裆鼓起来的一大团,懊悔自己刚才怎么干出这等混账的事,说好只是占便宜,却差点强暴了她。

叹了口气,我到浴室冲冷水降火,脑子里却止不住回放着苏茜茜挺翘紧致的蜜臀,柔滑黑丝包裹下的裆部,显得那么神秘诱惑!

想着,我那里硬得更加吓人,忍不住自己动手解决起来。

可无论怎么解决,始终得不到释放,心里的那股子野火越烧越旺,突然,我看到洗衣机上面放着一条浅肉色蕾丝内裤。

是苏茜茜穿脏了扔下的!

“这小妮子,怎么又把内裤扔洗衣机上了。”

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把那条蕾丝内裤拿到手上,看着内裤中间湿乎乎一小片,鬼使神差凑上去闻了闻,顿时刺激得我下身狠狠一紧。

我看了眼苏茜茜房间,将那条浅肉色蕾丝内裤包裹在火热上,舒服得一声长叹,手上动作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苏茜茜总躲着我,不再跟我亲近,任凭我拿零食怎么哄,她也不愿意搭理我。

这让我更加后悔,想着只能后面慢慢补偿她。

晚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暴雨,还时不时地炸起几个巨雷。

我正准备睡下,苏茜茜穿着吊带睡裙走了进来,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我。

“怎么了,茜茜。”我赶忙坐起身,示意她过来。

见苏茜茜踌躇戒备的模样,我叹气道:

“那天都是叔叔的错,叔叔保证以后不会那样对你,如果做不到就天打雷劈!”

“轰”地一声,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苏茜茜吓得蹲在地上,捂着耳朵瑟瑟发抖。

我过去把她抱到床上,轻声哄道,“茜茜乖,别怕,叔叔在你身边。”

小妮子缩在我怀里抖个不停,嘴里呜咽抽泣道,“我我想爸爸了”

我满脸愧色,心里罪恶感重重,轻抚着她的背让她睡得舒服些。

小妮子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我帮她盖紧被子,便搂着她睡过去了。

苏茜茜睡相不好,半夜我被她一脚压在肚子上给惊醒了。

小妮子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呼气都打到我脸上了,鼻间弥漫着半熟少女的甜腻香味,弄得我不由心猿意马起来。

借着月光,我低眼看去,苏茜茜趴在我的胸膛上,胸前两团滑腻雪白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随着呼吸起伏着。

我狠咽了口唾沫,手不受控制地伸向那诱人的雪白。

苏茜茜突然转过身,吓得我赶紧收回手。

我又对苏茜茜起了邪念,忍不住暗骂自己一声禽兽。

然而,当我看到这妮子背过身的诱人身姿,又有些控制不住了。

这小妮子的睡裙都掀到腰上了,浑圆滚翘的娇臀就撅在我面前。

粉红色的内裤快搓弄成一条绳,紧紧地绷在饱满白皙的臀缝中间,看得我热血膨胀。

 

凌祉竟这般温和地唤他?

    萧云谏神色飘忽了一瞬,可奈何他不是蠢的。

    一刹那,他就明了了凌祉下一句的脱口而出。

    ——“阿谏,帮帮他。”

    萧云谏勾起唇角,冷哼一声:“帮他?”

    他扬起自己的下颌,如冰刃一般的目光睨过青鳞的脸:“当真对不住,我做不到。”

    他如天上云。

    青鳞就该是他脚下泥。

    可即便如此,他也是做了一坨泥的替身。

    当真可笑!

    萧云谏只觉得心中如同堵了一颗大石头,又酸又涩又疼又气。

    一时间情愫全搅在了一起,哪里还分得清。

    他没再正眼瞧那两人,转身对着遥天真人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便回了自己的无定峰。

    峰内洒扫弟子见他归来,皆别过脸垂着头,生怕自己招惹了气头上的他。

    萧云谏倒也没找什么旁人晦气。

    不过回了自己的房间,便将凌祉先头千辛万苦替他寻来的物件儿,全都扔了个遍。

    等轮到聆风的时候,他还是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息雨聆风,本是一颗同源命石上生出的剑。

    他还记得自己拔出剑的时候,凌祉脸上有多少欣喜。

    可那时有多欢喜,现在就将他浇得有多透彻。

    凌祉就是一直将他视作一个替身。

    仅此而已。

    衣袖被风撩的空荡荡的。

    即便是那伤口已经愈合,衣袖上却依旧留着凌祉那一剑的痕迹。

    就如同踩着他全部的自尊,在他心上狠狠割了一刀。

    可他不甘心。

    明明凌祉在前一瞬,还将自己视作掌上珍宝。

    怎又会这么快又将自己弃之如敝履?

    萧云谏瞧着那些个被他散落在地的物件儿,深深的无力感包裹着他。

    他挑挑拣拣半晌,一抬眼就瞧见了房内搁着的铜镜。

    手指在铜镜上勾勒着,那里面的人确是和画中人长得极像。

    相似的眉眼,同样的鼻唇。

    好像乍一看来,只是没有眼下那点猩红的泪痣。

    萧云谏鬼使神差地提起了一旁的朱笔。

    却在笔尖立在眼下之时,顿住了自己的动作。

    他到底在作甚?

    如此这般,不更是当面认了输吗?

    他当即施了灵气,将铜镜调换了个方向。

    蓦地想起自己的白狐狸毛的围领,好似还落在无墟峰中。

    那时他还在同凌祉置气,想着过几日再去。

    但现下……

    他去取回他的东西,又有何问题?

    况且——

    那本就该是他的!

    等到暮色低垂,银盘般的满月更给无定峰的满树梨花洒下了一层薄纱。

    萧云谏裹了一件宽大的斗篷,却未曾换去那划破了的衣衫。

    凌祉被遥天真人罚在无境峰思过,这会子定然是在修竹阁中的。

    他知晓,他从前待凌祉一向冷漠。

    如今他投巧示好,想来凌祉亦会再次欣然望之。

    他想的颇好,似是只当青鳞不过一个过客罢了。

    落在无境峰上的步伐,都松快了许多。

    从前就是这般的。

    若他肯施舍一些,凌祉便如得了蜜糖一般甜蜜地追在他身后。

    萧云谏拢了拢斗篷,雪夜里还是有些许寒意的。

    他打了个寒颤,恰巧听到一旁有响动传来。

    他屏了自己声息,却听无境峰上洒扫弟子们议论纷纷——

    “峰主今日带回的半妖好似大师兄,可瞧着更像是他房中挂着那幅画。所以大师兄……”

    “快快嘘声吧!大师兄这般傲气,还不如这妖族看着柔柔弱弱、弱柳扶风呢!至少,待峰主更好些。”

    “你们敢这般言论大师兄,是否因着那妖族好似同掌门还有些渊源,倒是比大师兄更近了?”

    萧云谏一口浊气压在胸腔,半晌也吐不出来。

    方才……他们说了些什么?

    他手指紧紧抠入竹节,指尖发白。

    翠竹晃了两下,生生刮了些许叶子下来。

    没人留意这黑夜中独独一棵竹子,仍是兴致勃勃地高谈阔论着。

    直至有人轻咳一声,断了他们的话语

    萧云谏刹那间便辨别了出来。

    那是凌祉的声线。

    凌祉安排道:“将修竹阁一侧的小屋扫出。”

    这竟已是登堂入室。

    原是洒扫弟子的字字诛心皆是事实,不过他丝毫未知罢了。

    萧云谏手指愈发用力,骨节突兀地暴起发青。

    他已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灵力肆虐,生叫那好好一棵竹子,陡然枯槁。

    凌祉而后说了些什么,他已然听不见了。

    似是只有悻悻归去,才是他应做的。

    只他离后,凌祉凝视着那藏匿在竹林中的枯竹。

    许久未曾言语。

    翌日屠妖大会,虽是遥天真人让了萧云谏不必出席,以避免尴尬。

    可未至晌午,他便已在会场上谈笑风生了。

    好似并无昨日那档子事般。

    凌祉思过未曾现身。

    他也未曾瞧见那半妖少年青鳞。

    不过今日一场下来,倒也无异。

    萧云谏得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却仍是时常失神。

    末了,遥天真人唤了萧云谏来。

    他还未曾开口,萧云谏便低头行礼,恭敬说道:“师父说过我仍是无上仙门的大师兄,我便不能舍了师门而去。既是无碍,便也就来了。”

    遥天真人叹了口气:“亏得你识大体,是我看重之人。不过,青鳞现下还在我的无墟峰中。这些日子,也一直会在无墟峰中。”

    萧云谏猛地抬眸,眼底掩饰不住的讶异之色。

    遥天真人又道:“他兴许当真同我有些缘故。从他身上落下的蛋壳,是我师姐的物件儿。”

    萧云谏一怔,脑中顿了顿,有些理不清其中的弯弯绕绕,只问:“可……她不是,修了无情道?”

    “她的无情道,为我所破。”遥天真人目光投向远山,长须被风拂起,“许多只是猜测罢了。”

    遥天真人的话,又似是一把重锤般敲击在萧云谏的心底。

    他兀自想起昨日竹林里,那些个洒扫弟子的话语:“他同大师兄生的像。若我有的选,我自然会选那温柔可爱之人。”

    这便是,完完全全要将他抛弃。

    不论情人还是师父。

    萧云谏的指尖狠狠掐进了掌心,血色染就了甲面。

    惶惶间,他又听闻遥天真人说道:“待查清楚,我便会送青鳞下山。过些年等你继任了掌门,再同他团聚。”

    遥天真人瞧他模样,便知自己这个徒弟今日来的无碍,也是强撑的。

    他叹息一番,道:“云谏,方有人来报,道山下泙州府有妖物出现,吸人精气、取人性命。我思来想去,便唯有你与凌祉堪当重任。”

    遥天真人虽话尽于此,但萧云谏却明了内里玄机。

    泙州府便是他和凌祉去的,也只他二人去得。

    萧云谏心中滞然。

    但他却是抿抿嘴,只说道:“弟子恐……师叔不愿。”

    遥天真人听罢,便掐了个灵简传讯给凌祉。

    叫他不必思过,只到掌门所居无墟峰中来。

    无墟峰为无上仙门的最高峰,仙气环绕、苍木入云。

    遥天真人喜静,平日里侍候的洒扫弟子也并不多,偶然转过曲径通幽处,得见一二,也不过是点头行礼。

    只是行至遥天真人的居所处,萧云谏还是余光瞧见了一处小屋。

    他依稀能感应到那里有遥天真人所织下的结界。

    兴许是为了阻挡旁人进去,也或许是为了防止青鳞出来。

    他没再关注,也控制住自己不再去思索那些事,随着遥天真人入了内室。

    不过片刻,凌祉便翩然而至。

    乍如一抹明光,叫萧云谏就算刻意,也有些移不开目光。

    他着一袭素白衣,曾最爱披散着的发丝也束了冠。

    更衬得他一张冷冰冰的面庞上,多了几分漂亮颜色。

    萧云谏怔了神。

    凌祉竟是连着梳洗打扮,都换了模样。

    那会子还是因为自己一句话,说他发丝披散着好看,他便不爱再束发了。

    萧云谏如鲠在喉,愣愣地立在原地。

    便是将来时打的那些个腹稿,全然忘却了。

    遥天真人示意他在萧云谏对面的檀木圈椅上坐下,便道:“泙州府有蛇妖伤人,百姓告上了无上仙门。屠妖大会已过,便交由你二人处置此事吧。”

    萧云谏一扶拳:“是,师父。”

    凌祉却直截了当:“师兄,我尚在思过期。”

    遥天真人一摆手:“不必思过了,正事要紧。”

    凌祉又道:“师侄已是不日便要接任掌门,合该自行处置该事。”

    萧云谏唇角抽了一下。

    师侄?

    当真可笑。

    萧云谏偏偏头,状似不在意地抿了一口清茶,道:“师侄年幼,还需师叔多从旁协助。”

    只是撂下茶盏的手,稍稍颤了两下。

    他抬眼,不经意地将目光抛在凌祉身上。

    可凌祉一双桃花眼中,却是清清明明、坦坦荡荡。

    与他撞了个正着。

    萧云谏稍有迟疑。

    这合该……不是他的错处吗?

    他只觉得心口淤堵,一口气憋闷地喘不上来。

    凌祉还未言语辩驳。

    便听门外弟子惊慌叩响了门扉:“真人,小公子他竟破了结界。只留书一封,不见踪迹!”

    萧云谏一口浊气吐了出来。

    却见凌祉同遥天真人换了目光,皆是扶椅而起。

    弟子忙不迭地呈上手书,遥天真人抽出信纸,迅速展开。

    萧云谏站的并不十分远,也瞧见了那手书上的文字——

    真人,见字如晤。

    鳞不愿牵连旁人,只愿保此命、善此身。

    故只身下山离去,望真人与凌峰主安好。

    鳞字。

    轻飘飘一页纸,倒也写了轻飘飘几句话。

    可瞧在他人眼中,可却是心上千斤重。

    遥天真人深感叹息:“这结界,若非法力极高,只有我血亲之人方可解。”

    这更是定了青鳞的身世原委。

    凌祉眉目蹙起,将拿信纸反复瞧了几眼。

    “师兄,此番下山,我与师侄同去。”他道,“青鳞脚程不快,又有负伤。若是现下下山,还能赶得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