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事后清晨柚子多肉全文免费)

时间:2021-10-17

“到床上去,叔叔帮你涂药膏。”

我干渴着嗓子,心想这可是你主动送上门的,不能怪叔叔我。

苏茜茜听话地坐到了床上,那白得耀眼的玉兔窝在胸口,看得我越发眼热。

我把药膏挤到手上,朝苏茜茜胸口处抹去,触手的温热,让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嗯”苏茜茜舒服地哼出声,白皙的俏脸泛起了一抹红晕,咧嘴憨笑道,“凉凉的,好舒服呢。”

手不由地涂到了高耸处,那光滑嫩弹的触感差点让我呼吸都停滞了,忍不住抓了一把。

苏茜茜秀眉微皱,一脸娇憨地提醒道,“小陈叔叔轻点,疼呢。”

我笑呵呵点了点头,目光早已落在那娇艳欲滴的诱人处,看得眼馋直咽口水,真想扑上去尝尝味道,一定香甜可口得紧。

“啊!”苏茜茜突然撇开我的手,不断地抹掉涂好的药膏,又开始哭鼻子。

“我不要涂了,好辣,药膏变得好辣,呜呜呜”

小妮子哭得泪如雨下,任凭我连哄带骗,都死活不愿让我帮她涂了。

我还没过够手瘾呢,于是假装生气道,“你不肯涂药,叔叔以后都不理你了!”

“小陈叔叔,不要涂药膏好不好嘛。”

苏茜茜小心翼翼地拉着我的手撒娇,随即委屈巴巴指了指自己的胸部说,“茜茜这里又辣又痛的。”

看着苏茜茜泪眼汪汪惹人怜的模样,我心里的邪念愈发膨胀。

“来,叔叔给你吹吹,痛痛就走光光了。”说着我便往她胸口上吹气。

借着吹气的由头,我贪婪欣赏着那两团雪腻丰润的大奶子,真是又白又大,像水滴一样,稍微一挤都能流出甘甜可口的乳汁。

我仿佛嗅到了那股诱人的奶香味,犹如催情迷药,让我双眼通红,呼吸粗重起来。

“嘻嘻,叔叔吹得人家奶奶好痒呢!”

苏茜茜一脸娇憨的笑容,时不时晃荡着大奶子躲闪着,完全没意识到对我的刺激有多大。

突然,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邪恶计划,故意指着苏茜茜胸部皱眉道:

“茜茜,你最近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坏东西,这里怎么变得这么大了?”

“啊?”这妮子低头看了下自己两团大奶子,迷糊道,“没吃什么坏东西呀,这里不是一直这么大吗。”

“胡说,跟你同龄的女孩子,这里才是个小馒头,你的已经变成大馒头了!”

“大馒头?”苏茜茜一吓,她突然想起班里有女生骂她是母牛,两个奶子跟牛乳房一样大。

“呜呜呜,我,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坏东西,叔叔我会得病死掉吗?”

苏茜茜智力发育迟缓,根本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以为是真吃了什么坏东西,吓得眼圈都红了。

见这妮子上套,我心里一阵暗喜,却故作无奈道:

“倒也不是什么大病,幸亏叔叔发现得及时,现在还来得及治。”

“那要怎么治呢?”苏茜茜紧张地咬着唇,期艾艾望向我。

这让我不禁老脸一红,心里罪恶感飙升,却又莫名兴奋,咳了咳道:

“很简单,你吃了坏东西,所以这里面多了好多脓水,叔叔帮你吸出来就好了。”

 

  青鳞裹着单薄的衣物缩在树下,环抱着膝盖。

    冬日夜雨,他又穿的单薄,更是多打了几个寒颤。

    却仍未曾从梦中苏醒。

    凌祉透支灵力,为他注入些许温暖。

    青鳞仿佛感受到了,便是舒展了绞在一处的五官。

    凌祉立在原处,只静悄悄地看着他。

    他的眼眉容和,并不似画像上那般意气风发。

    可偏生就是哪里都一模一样。

    就连那颗泪痣,都不偏不倚地恰好烧在他心头上。

    他环抱着自己的包裹,随着夜风翻了个身。

    猛地睁开了双眼。

    他眼中还有迷茫,可瞧见凌祉的一瞬间。

    身上的紧张便被依赖取缔。

    他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道:“凌……凌峰主?”

    凌祉方才收了为他添温的灵气:“叫我凌祉便好。”

    青鳞扬起头,眯着眼睛对他笑道:“凌祉。”

    凌祉面色一滞,却是下意识地回首。

    可他身后,空空如也。

    他揉了揉额角,硬生生地问道:“你怎得下山了?”

    青鳞窘然道:“无上仙门本不该容我这一个半妖在的,只遥天真人人好,可我不能与他平添麻烦。况且——”

    他眨了下眼睛,直直望着凌祉又道:“我也不想让你为难。”

    凌祉指尖一紧,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

    半晌未曾言语。

    许久,他才道:“先在坪洲府寻个落脚地吧,这几日我与……我尚有要务在身。”

    青鳞乖巧点头。

    “公子,您在瞧什么?”

    萧云谏稳住自己被骇到的身形,轻咳一声掩饰窘迫。

    他抽回时不时落在窗外的目光——

    那外面,正是他与凌祉分别的地方。

    凌祉便是头也不回地去寻他所爱。

    撇下自己这个替身在原地不知所措。

    曾经是自己不愿让这份情为外人所知。

    可现下却是悔意顿上心头。

    若是自己当年顺从了,行了那道侣大典。

    是否一切皆有不同?

    可……似乎又并无什么不同。

    即便是行了大典,也并不能改变他为人替身这一事实。

    萧云谏惨然一笑,眼眸中更是黯淡了几分。

    减翠瞧他模样,便只顾着点茶,再也不多说一句。

    萧云谏倒是惶惶开口:“减翠姑娘,你说那蛇妖杀负心之人。可……何为负心之人?”

    凌祉是。

    他亦然。

    他何不是那个负心寡情之人?

    便是从前的千分万般不好,如今都报应在了自己身上。

    至那一刹那,他便是想着——

    若他能矮下身去,对着凌祉委屈求全。

    可还有一分生机?

    萧云谏舔了舔干涩的唇角,道:“罢了罢了,我倒有些口渴。”

    减翠忙不迭地咽下欲脱口而出的话语,为他送上了一杯茶水。

    萧云谏一饮而尽。

    最后再瞧了一眼窗外,似是在对自己,又是对着减翠道:“你回去吧,他不会来了。”

    万家灯火息。

    待到翌日清晨,萧云谏揉着发胀的眼窝醒来。

    他不过倚着窗棱睡了两个时辰。

    余下的,便是一阖眼梦中凌祉的身影。

    他将发丝篦得一丝不苟,露出洁白的一张面庞来。

    眼中虽是仍有不甘,却比昨夜多了几分光亮。

    他理了理衣袂,缓缓下楼来。

    此时正是满芳楼最冷情的时候,只鸨母坐在空无一人的厅中打着瞌睡。

    见他下来,立马迎上来道:“萧小公子,昨日可休憩得好?”

    “嗯。”萧云谏又落了两块灵石在鸨母掌心,“只有些饿了,帮我寻些吃食过来吧。”

    鸨母眉开目笑地接了灵石,道:“我们满芳楼可没有好吃食,不过对面云和楼,却是近日多了道菜品。”

    “是何菜品?”

    “奴听闻,便是将那幼豕[1]腰眼上的肉活生生地剜下来,大火烹调。只是奴没甚银两,还未曾尝过。”

    鸨母一副垂涎欲滴的做派。

    萧云谏却是惊异非常。

    这不正合了昨夜减翠的话语

    腰侧剜肉,烹调入味。

    他只觉一阵反胃。

    但仍需得强撑着身子去对面的云和楼瞧上一瞧。

    快步踏入云和楼,他便扬声对店小二道:“将云和楼的肉眼上一份!”

    店小二忙着对他哈腰赔礼:“这位客官,当真不好意思。小店的肉眼一日并不多,近日最后一例,便是那桌客人要了——”

    萧云谏沿着小二手指方向看过去。

    便见正是凌祉与青鳞。

    凌祉脸上挂着许许多多自己从前才能得见的笑意。

    正捡了一块肉眼搁在青鳞的白玉碟中。

    萧云谏未曾多想,便跃了过去,挥手打翻了青鳞的白玉碟。

    哐当——

    碟子落地四分五裂。

    青鳞被吓得有些魂不附体。

    凌祉的灵气瞬间便朝着自己逼近而来。

    他没有防备,直直被打在了胸口。

    踉跄几步,噗出一口血来。

    他抹抹唇角的血渍,惨然道:“不能吃。”

    听闻是熟悉的声调,凌祉抬头便见了萧云谏咳血的模样。

    他下意识想要伸手,却被青鳞拉住了袖口。

    青鳞一双眼眸中含泪,仿若下一刻便会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他缩着肩膀,恐惧地看着萧云谏。

    凌祉脱口而出:“萧云谏,你在作甚!”

    萧云谏拂袖,缓缓蹭净了自己唇边的血迹,冷哼一声道:“哦,倒也是我多此一举了。你们妖族,不就是食人血、吃人肉的吗?”

    他心中如同一团烈焰灼烧。

    可身上却是冷得彻骨。

    他不住地告诉自己——

    不是在昨夜便思索好了吗?

    他从前待凌祉不过玩玩罢了。

    现下,这该是他不要这个玩物的。

    他眯起眼睛,又道:“坪洲府的蛇妖,专杀负心人,取其腰侧皮肉。你……不妨猜猜,这不知所踪的皮肉,到了哪里?”

    青鳞顿时作呕。

    凌祉却是呵道:“别再说了!”

    刀刀句句割在他的心尖上。

    萧云谏冷笑一声,灵气挑起那块肉眼,硬生生地扔在了青鳞面前。

    他环着手臂。

    似乎凌祉不让他说,他便再也不张口了。

    小二哐当一声将手中托盘落了一地,他看着那肉眼,呆道:“您说……这是人肉?”

    萧云谏指尖燃起一团火焰,霎时间便将肉眼烧了个净。

    肉眼冒出浓郁的灰烟,而并非畜类的黑烟。

    却更佐证了萧云谏的话语

    小二跌到在地,忙不迭地解释:“我和我店家都不知此事啊!那肉眼是城南肉铺送来的,只说新鲜好货。我、我只知这些啊……”

    “与他无关。”凌祉道,“去查城南肉铺。”

    萧云谏瞥了一眼青鳞。

    却见青鳞虽是与他目光相接的时候,顿了一下。

    仍是颤抖了一下,绕上了凌祉的手臂。

    ——“我、我同你们一道去。”

    可到了城南肉铺,却早已是人去楼空。

    青鳞哀怜道:“若不是我,你们二人早便到了此处,应当也不会让线索生生断掉。”

    萧云谏从鼻腔嗤出一声。

    扭头去瞧是否还有旁的线索留下。

    干干净净,竟是半分也无。

    “先回客栈,从长计议。”

    凌祉既已开口,他还有何好说的。

    即便无数次告知自己不过玩玩而已。

    萧云谏却仍觉得自己心上栓了一块巨石,坠得生疼酸涩。

    他不愿意见凌祉和青鳞在一处的姿态。

    却又更是不甘心在他们面前示弱认输。

    他随着二人一同回了客来居客栈,心中却是有了旁的打算——

    若是没有线索,那便引蛇出洞。

    花了几块灵石,他便成了茶馆说书人口中抛弃糟糠之妻凌儿的负心汉肖公子。

    他自己,便是那个饵。

    收拾妥当,便等着入夜那蛇妖自投罗网。

    待到肖公子在满芳楼晃了一圈醉醺醺的出来后。

    他便觉得有人跟在他的身后。

    萧云谏勾起唇角。

    小蛇儿上钩了。

    他将人引诱着往自己设计好的陷阱之处而去。

    侧身闪过,便听背后人道:“今日,啊——”

    不对!

    萧云谏瞬间反应了过来,那声音明显耳熟——

    是青鳞!

    他根本不及思考,便已出手。

    即便是青鳞再怎么讨人厌,那也是一条清白无辜的性命。

    他不能让青鳞落入这圈套之中。

    他催动灵力相救已是晚了,只得注于自己身上。

    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替青鳞挡这一遭。

    萧云谏闷哼一声。

    陷阱中的尖刺穿了他的小臂。

    好在那里面灵气是自己的,便是不会再多伤一分了。

    青鳞泪眼汪汪瞧着他,似乎想要帮他脱离困境。

    可凌祉已然翩翩而至,将青鳞提了出去。

    凌祉蹙着眉头,好看的眉眼裹在了一起,问道:“你怎在此?”

    青鳞垂头道:“我瞧萧峰主入了满芳楼,又醉醺醺地出来……我本以为我能帮上他些许,却不想……当真是我对不住萧峰主。”

    凌祉立于陷阱之上,夜中只瞧着萧云谏捂住臂膀。

    他冷声道:“你又在做甚?”

    萧云谏苍然止了血,跃出陷阱:“抓蛇捕妖,没想到逮到了他。放心,没有下次。”

    凌祉嗯了一声。

    欲护着青鳞归去。

    萧云谏却在他背后唤了一声:“凌祉。”

    他转头,看见萧云谏一双眼眸无尽漆黑。

    萧云谏望着他,上唇磕了下唇。

    他想问,凌祉,我们当真再无瓜葛?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