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文章(我们在车里做好不好)

时间:2021-10-17

“赵教练!辛苦您啦!咦?没有别人吗?”

孔晓君上车后,发现没有别人,不由地问道。

她很不习惯和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这个赵教练,每次看她都仿佛像是饿狼一般泛着绿光,让她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孔晓君潜意识里,却又很享受被老胡火辣辣地打量,以至于被他盯着,会感觉到手脚酥软,甚至有几次回家以后,内内上都流了羞人的东西。

“没别人了,这不是十一嘛!”

老胡说着,咽了咽口水,他发现这个小浪蹄子竟然内衣都没有穿!

那对大白兔像一对大木瓜一样在胸前自由飞翔,凸起的轮廓在白色t??慕舯料孪韵至顺隼础

发现老胡直勾勾的打量,孔晓君羞恼不已,似喜似嗔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了一眼老胡,老胡的魂都丢到了天外。s3();

孔晓君支支吾吾的说道:“教练,要不……我也下次练吧!”

“你还等下次?”老胡咽下口水,认真的说:“和你同期的都会起步了!你到现在还不会挂挡呢!就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的劲头,什么时候能考到证呢!”

老胡说的很有道理,孔晓君不由得羞红了脸,为自己在驾校的表现而羞愧,急忙保证道:“我以后一定多练习!”

老胡趁热打铁道:“你们女孩子上手慢,是要多练练,不过平时练车的人多,一台车十几个人,抢都抢不过来,假期或者雨天人少,是练车的好时机!”

孔晓君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平时在驾校,一天来八个小时,摸车的时间不超过20分钟,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等,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自己练车的机会,自己怎么能随便放弃。

于是,孔晓君急忙点头,说:“那真是谢谢你了教练……”

见到孔晓君没有反对,老胡笑呵呵的说道:“客气什么啊,以后如果不方便,你直接电话一下,我开车来接!”

“谢谢您教练,您太好了!而且,您过来的真的好快!我才刚放下电话没多久,没想到您已经到了楼下了,我连胸……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呢!”

孔晓君说完,脸都红了。

其实她在宿舍都是习惯裸睡的,她何止上身胸衣没穿,就连内内也没顾得上穿!套上衣服就赶紧出来了。

,就能看到坐着的孔晓君紧绷的裤子,勒出来的美好形状,中间没有任何阻隔。

老胡这种老司机,一眼就发现了这种异样,看穿了情况之后,恨不得当场就把她给扒光了、按下去,狠狠地弄一场!

这时,老胡不舍的移开眼神,一边开车,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你啊,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比你大二十几岁,就像是你的父辈一样,对你们好也是应该的。”

孔晓君没想到老胡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感动之余,对老胡也亲切了几分,嘴里喃喃道:“真是太谢谢您了赵教练。”

老胡憨厚一笑,把车开到一条平时根本没人走、也没彻底修通的断头路上。

见时机成熟,他便在单行道上靠边停了下来,对身边的孔晓君说:“潇潇,这条路没人也没车,要不你现在就来练习一下吧?”

孔晓君试着打火,拉手刹,挂挡,准备启动。

果然,孔晓君连挂挡都不会,车子都停了五分钟了,她依然不知道怎么挂挡启动。

只见孔晓君已经急的红了脸,眼睛满是水润。

老胡也不急,只耐心地假装玩着手机,眼睛却悄悄地打量着孔晓君。

因为着急,她的胸脯随着呼吸高低起伏,发梢也沾染了汗水的潮湿,仿佛经过凌虐的娇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搓揉。

“不急。”老胡故作严肃的说:“慢慢来,挂挡都练不会,将来怎么考试呢?”

“嗯!”孔晓君点了点头。s3();

只见她深呼吸一口气,挂挡,松离合,车子却往后面缓缓地开动起来。

老胡一边教她缓慢加速,一边教她不断升档,逐渐的,车速就加了上来。

这时候,忽然有一条野狗狂奔着冲到车前、要横穿路面,老胡一见,下意识的大喊一声:“快刹车!”

孔晓君一下慌了神,根本忘了刹车应该怎么踩,反而一脚踩在油门上,让车速猛的一下又快了不少。

老胡一见马上就要撞到那条野狗,急忙踩下副驾驶脚下、教练专用的紧急刹车。

这一脚踩下去,车子便咣当一声猛然停了下来,只听得一声闷哼,急刹车的巨大惯性,竟然让孔晓君狠狠地撞上了方向盘,痛的她嘶地一声直喊疼,眼睛都红了。

“没事儿吧?你怎么不扣安全带呢!”老胡紧张不已,赶紧来扶孔晓君。

正说着,却被眼前的香艳景色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孔晓君的两个大白兔,竟然在刚刚的一撞中,双双卡进了方向盘两侧的空隙中!

她的胸又大又圆,此刻挤在方向盘里,像两颗大木瓜,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埋头苦啃。

老胡直瞪瞪地看着她被方向盘卡住的双兔,眼珠子都没办法移动半分。

孔晓君的身材本来就很丰满,有f杯,平时还要穿压胸的内衣,使胸部显得小一些。

不料今天出来的急,没穿内衣让老胡看了个够不说,还会遭遇到这么尴尬的情况!

硕大的柔软撞进了方向盘的空隙中,刚好把两边都卡了进去,箍的生疼,可是想撤又撤不出来,因为稍一用力,疼痛加倍。

孔晓君胸部又疼又辣,脸上又羞又愧,一下子眼泪都流了出来,她顾不上羞怯,涨红了俏脸,水灵灵的大眼睛瞪了过来:“教练,您光看着干嘛?!快来帮帮我呀!”

“我?帮……帮你?!”老胡被这突如其来的艳福冲昏了头脑,脱口道:“我怎么帮你啊……”

“帮我弄出来呀……”孔晓君快急哭了,趴在方向盘上委屈的要命。

老胡看着孔晓君,很是为难:“你卡了这么多在前面,怎么弄出来?不会有事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