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闺蜜一起四飞 白丝双马尾被疯狂输出

时间:2021-10-21

 不知男女的身影带着面纱,手中的法杖相当奇特,竟然是由一节节断骨拼接而成。

    张杏由转身回到自己的红圈内,剑锋下垂,“开始吧。”

    希刚挥手开启屏障,“易风,你的意思呢?”

    “希大人,我随时都可以。”易风的声音偏向中性化,听起来妖娆悦耳。

    “哼!又是男人?难道就没有一个女法师下来和我比试!”张杏由不满的提高音量。

    “张大人,我可没让你手下留情。”易风发觉希解除了屏障,翻掌之间,袖口中涌出两团骷髅黑雾。

    张杏由面无表情挥动剑锋,剑刃破空将骷髅头劈砍成两半。

    “也行吧,我看看你有什么招式。”

    易风脸色阴沉,手中空间戒指闪动,大堆白骨凭空出现在脚下。咬破手指,飞快的画出无比诡异的铭文。

    瞬息之间,白骨开始浮空,一尊巨大的白骨巨人,出现在擂台上。

    “好大,这都超过了十米了!”姜云雪仰起头。

    “而且,并不像是外强中干的玩物。”冷月补充道。

    “毫无意义。”姜澈摇头。

    “你是要我和这个笨家伙打?”张杏由举剑至头顶,“好吧,我也正好试试新招。”

    易风嘴角微微一扯,“还没完呢,无冕之圣!”

    一块块漆黑的甲片从虚空中浮现,覆盖在骷髅巨人的身体上,一时间它的体型再度变大,体表浮现出幽幽的黑色骨火。

    巨大嘶吼声透出结界,围观者纷纷感到心悸。

    “这等层次的生物!怕不是圣阶了!”李蓉脸色微变,她竟然感受到了一种位阶差距。

    “要想召唤圣阶生物,至少需要达到半圣位阶才行。”唐奇淡淡看向梦魇岛的领头人,“你们是不是算违规呢?”

    “大人,易风并没有到圣阶,我们通过仪式,并且加上祭品减少了召唤的消耗。”梦魇岛的负责人小心翼翼解释,“您可以感受一下。”

    唐奇闭上眼睛,随后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圣阶生物,真是让人兴奋啊!”张杏由在骷髅巨人拔出骨刀的刹那,出剑了。

    凛冽的剑气,将擂台大地撕裂出一条缝隙,磅礴的剑气正面冲撞在骷髅巨人的护体黑炎上,只是让骷髅巨人的躯体轻颤,并无任何作用。

    “无冕之圣,我很好奇你和真正的圣阶之间的差距。”易风的声音很得意,展开黑翼飞上天空,“你们尽情战斗吧!哈哈!”

    张杏由剑锋与骷髅巨人的骨刀相撞,身体如同一根柴草一般,倒飞了出去。

    她顺势空翻无数次,剑锋插进地面,勉强抵消力道,在结界边缘处堪堪停了下来。

    “呼,真是够劲!”张杏由拔剑,面颊浮现出一抹红潮,埋头再次冲刺。

    一个由人类强者,对战黑暗生物的大战拉开序幕。

    骷髅巨人每走一步,都是地动山摇,看似很慢,但是只是呼吸之间两者就已经接近至触手可及。

    张杏由身形出现在骷髅巨人身后,手中剑锋突刺骷髅巨人的铠甲间隙,不到两米的身高,哪怕跳起也只能触及到骷髅巨人的膝盖。

    “无冕之圣也只会耍一些小聪明吗?”

    易风释放禁锢类法术干扰,可是还是慢了,骷髅巨人的膝盖被剑气贯穿,身躯倾斜跪倒在地上。

    武者协会爆发出一阵欢呼,然而下一个呼吸之间,骷髅巨人就再次站了起来。

    “可笑,膝盖根本不是巨骷魔的弱点。”易风抬手结印,嘴里默念着一串听不懂的古代魔文。

    操场四周的草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起来,大量生命气息飞速流逝。

    “死亡凋零!你真是太过分了!”希呵斥道。

    “您应该早就做好准备不是吗?”易风微微欠身,“我们的招数就是这样的,您应该开辟一个空间,任由我们交战。”

    “没事,到时候赔钱就可以了。”唐奇漠然打断希的质询。

    遭遇死亡凋零打击的张杏由感觉自己力量开始飞速流逝,忍不住脸色阴郁了下来。

    这种情况,最佳应对方式应该是离开死亡凋零的作用范围,可惜这是擂台赛。

    “那就对不起了!”张杏由举剑比做矛。

    目光锁定天空上的目标,下一瞬间,她手中的长剑化作一头咆哮的雷龙。

    “这难道不是法术吗?”姜澈惊讶的仰起头,目光定格在雷龙穿透黑暗法师的一幕。

    易风被替身法术转移至场外,宣告败北。

    擂台上,骷髅巨人依然在肆虐。疯狂挥舞着骨刀,试图将张杏由斩杀。

    “结束了,召回你的生物吧。”希看向易风,冷冷道。

    “对不起,希大人,我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召唤生物。”易风故作无奈的摊手。

    希没有继续废话,抬手释放空间禁锢将骷髅巨人定住,空间崩裂紧随其后。

    霎时间,威风凛凛的骷髅巨人连挣扎都做不到,直接随着空间一片片崩裂。

    周围人看的是倒吸一口凉气。

    “空间魔法的破坏力,太强了吧。”洛天琪惊讶地捂着嘴,她无法想象,如果空间都碎裂了,里面的人会是怎样的下场。

    “武者中固然有一些优秀的人才,但是比起施法者而言,还是不值一提。”李蓉傲娇的抱着手,周围倾慕者一阵附和。

    “也太绝对了吧。”姜云雪撇了撇嘴,“习武者成千上万,其中上游者,未必比施法者差。”

    周围响起一连串轻嗤声,蓝蓝用手肘挤了挤姜云雪,“您难道以为张杏由这种人很多吗?小姐!”

    “应该有不少吧。”姜云雪皱眉,她认为自己老妈绝对是强于张杏由的,毕竟姜凤作为姜家的门面,已经是入圣了。

    “也只有张杏由这种水平的武者,勉强算有点意思,其她人同阶遇到法师,多半是...”李蓉摇头摊手,不看好的意思很明显。

    姜云雪皱起眉头,想到不久前和哥哥的决斗。

    好吧,施法者确实很麻烦,不过因为数量稀少的原因,平时也很少接触到。

    操场中央,几名圣阶法师开始着手净化死亡凋零的负面影响。

    希的脸色很难看,这一场赛后直接导致操场周边的草坪枯萎殆尽,即便是将负面能量净化了,过往郁郁葱葱的景象也回不来了。

    “需要继续参赛的精英位阶的选手们,请移步到我脚下的传送阵,新的赛事将会在异空间中举行。”她扬声宣布。
  “澈,你怎么住校了?”洛天琪意外道。

    她记得姜澈的家很大很大,几天前去的时候,还为此震惊过。

    “体验下不同的生活。”姜澈不好去深入的解释,随口编造一个理由。

    随着人流来到小卖部,发现人实在太多了,于是没有进去。

    姜澈改变方向去宿舍。沿着教学楼的侧边的花园走廊,来到一栋和教学楼平高的灰色建筑下。

    单纯的宿舍楼自然不需要这么高,主要楼下是部分选修课的教室,占据了底层的高度。除此之外,还有部分教导的办公室。

    姜澈站在楼层上行的传送阵上,意念注入脚下的铭文阵。

    下一瞬间,他连同身边的少女们,来到了顶层。

    “喔!还是你们学校有意思!”姜云雪蹦蹦跳跳来到露天的走廊上,目光四顾打量,“这个位置可以看到操场诶,视线还更好。”

    “对啊!等会我们可以在这里看!只要对自己释放一个鹰眼术就可以了!”蓝蓝不假思索跟在姜云雪的身后。

    “老师不会同意的。”洛天琪瘪着嘴。

    “澈,你的房间是哪一间?”冷月一直跟在姜澈的身侧,温柔的抓住朋友的手腕。

    “最里面的一间,密码是...”姜澈发现蓝蓝的耳朵都忍不住竖了起来,于是笑了笑没说。

    良久后,传来美少女们泄气的声音。

    “都怪臭蓝蓝啊!做得那么明显做什么?”洛天琪忿忿道。

    “怪我什么?”蓝蓝还想狡辩。

    “你耳朵!都竖起来了!”洛天琪偷袭尾巴被蓝蓝护住。

    两人打闹着,姜云雪已经站在尽头处的大门前,还没等敲门,说口令等进一步举动,门忽然开了。

    一只胖乎乎的紫色松鼠,从房门中窜了出来。

    姜澈蹲下身,任由小胖跑到自己肩膀上。

    “御主啊!你怎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真的好可怕。”小胖吱吱叫着,发出惊恐的意念波动。

    “怎么了!我没有离开多久啊。”姜澈疑惑。

    “又是那个女人,她浑身遍布着严冬一样寒意,不知道在您房间里偷偷干什么?好可怕!我以为自己会被她灭口了。”小胖战战兢兢说道。

    冷月攥紧放在身侧的拳头,心中涌现出莫名的酸涩和无力感。

    为什么校长会这么在意自己的朋友

    姜澈微微愣了愣,跟随姜云雪走进自己的卧室。

    百平米大小的空间被收拾得很干净,桌椅整齐,被褥不起一丝褶皱,床头的花瓶上还插着新鲜的水仙花。

    一只雪白色的猫头鹰从门口飞了进来。

    “姜澈先生,你跑去哪了!你以为躲起来了人家就找不到你?”

    它怪叫一声,丢下手里的包裹,展翅飞走。

    冷月站在姜澈的床边,手触碰在墙壁上,一面横墙被她拉了出来,“这样是不是好多了,其实我觉得房子太空旷了,不容易让人有舒适感,你觉得呢?”

    “还能这样?”

    姜澈好奇的追问原理,冷月解释说这是房屋自带的功能,只需要将法力注入房间墙壁上的铭文阵,就可以拉扯生成隔断。

    “哥,今天我要睡这里。”姜云雪眯着眼睛,俯身抱紧被子深吸一口气。

    “不行啊,这里是男生宿舍,女生不能留宿的。”姜澈将被子抢走放好,顺手拍了小裙子一下。

    “我是特邀嘉宾,最近几天可以随意出入你们学校。”姜云雪笑眯眯说道。

    “特邀嘉宾也不能进男生宿舍!”姜澈不信校方会任由外人闲逛,不受任何限制。

    “我现在不就进来了?等会学现在一样进来不就可以了?”姜云雪略作思忖,“要不然我一直呆在这里面也可以。”

    “老师会来查房的!”姜澈摊了摊手。

    “哪个老师这么不给面子。”姜云雪锁紧眉头。

    “我!”李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双手扶腰,目光左顾右盼扫视,“嗯,看起来还好,没有太出格的地方。”

    蓝蓝质疑道,“李蓉老师,你应该不是宿管吧!”

    李蓉被人揭穿,面不改色的反问,“我可是班导,管管有什么问题?”

    姜云雪早就觉得这个女人比较可疑了,奈何姜澈对李蓉有相当程度的纵容,“检查完了,都出去吧。”

    “老师,我要住校!”洛天琪举手道。

    “住校吗?当然可以,不过晚上不允许到男生宿舍来哦。”李蓉很轻松就答应了,她想自己在应聘一个宿管的职位。

    悠扬的钟声在天际间回荡,预示着十五分钟小憩时间结束。

    希在天空中俯瞰着脚下,发现一年级十一班的学生,竟然没有一个到场。

    “李蓉,你在干什么?你们班人呢?”

    “校长大人你等会。”

    “给你一分钟,再不下来我扣奖金了。”

    李蓉仓皇领着人来到楼下,此刻操场中央的战斗已经开始。

    张杏由剑锋下垂,对面下场的是一名身披漆黑战甲的女武士。

    “帝国军事学院,周洽,请指教!”

    “竟然是周洽老师。”赵青璇眼睛一亮,来了几分兴致。

    “这怕不是白给啊。”樱宁摇晃着小皮靴,叹气道。

    “周洽老师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赵青璇辩驳。

    “是很不错,但是也看是和谁比,对面可是连血脉术士都击败的,绝世强人。”樱宁话音未落。

    场中胜负已分。

    张杏由对同为武者的对手,没有太多兴趣,只见拔剑一闪身,就结束了战斗,

    周洽茫然的抬起自己双手,她记得自己勉强抬剑了,但是依然被打出了替身术。

    “张杏由胜!”希再次宣布。

    武者协会阵营发出震天的欢呼,反之帝国军事学院的一方却集体沉默。

    太丢人了,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周洽垂头丧气回到了自己的代表团队。没有人嘲讽,更多只是失望。

    “老师这不怪你,张杏由很多年前就是武者协会圣阶以下最强,”有人安慰道。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