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女朋友洗澡曹她闺蜜 我把女闺蜜摸到高潮了

时间:2021-10-21

  老蔡顺势也点了一下蔡莹莹:“你也注意啊, 回去好好上课。别整天研究什么化妆了。”

    蔡莹莹立马就不服气了, 抱着徐栀的胳膊说:“不是啊, 这还不是怪你,你要给我生得漂亮一点我还用研究化妆嘛?我要跟徐栀一样,每天素颜出去,也有大把男孩子在屁股后面追。”

    “什么, 大把?”老徐耳朵一凛,“不就那一个吗?”

    蔡莹莹扒拉着后座凑上去悄咪咪地说:“是我知道那个嘛?”

    老徐神秘兮兮地回头瞥她一眼:“我不告诉你。”

    徐栀一脸无语地看着窗外,弄得蔡宾鸿一边开车一边分神, 听得也一头雾水,“什么什么八卦?”

    没人搭理他。

    车子抵达机场,蔡莹莹才意识到分别是真的来临了,从小到大她俩就没分开过, 在安检口, 密密麻麻的人流在他们四人中穿梭,蔡莹莹泪眼汪汪地牵着徐栀的手说,我明年一定考到你们城市去, 徐栀也不由自主地点点头,等你。

    蔡宾鸿从兜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她,徐栀很警惕,问了句:“这回不是欠条了吧,我十八岁生日那个红包金额你还没兑现呢。”

    蔡宾鸿哈哈大笑,笑她小财迷,“你摸摸。”

    嚯,真厚,徐栀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又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老徐,老徐立马伸手过来摸,“我说这红包袋子怎么瞧着这么奇怪,用个布袋子装,这得小两万了吧。不行,这么大笔钱你这么能直接给孩子。”

    老徐不容分说要没收,蔡宾鸿见状,连忙一把拦住,看了眼徐栀才对他解释说:“这是我跟她十岁就约定好的,我这几年都没给她压岁钱,你没发现,都在我这存着呢,上大学之后一起给她,你们家小丫头可精,那时候就跟我说压岁钱都是骗人的,她说自己的钱要自己长大后支配。”

    徐栀没想到老蔡真记着,十岁的话她早都忘了,结果,等上了摆渡车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谢谢都忘了说,立马又给老蔡回了一条微信过去,诚心诚意地吹了一堆彩虹屁,老蔡就回了一条。

    蔡院长:徐大学生,咱就一个要求,以后赚钱了先给你爸爸买件秋裤,朋友什么的都靠边站。

    徐栀回了一条好。

    她想起昨晚和老徐两人就着小酒,月光惨淡地打在窗户边上的盆景上,屋子里静谧,黑悄悄的,没开灯,她陪老徐最后看了一遍雪花女神龙,每回老徐看到最后,上官燕将回魂丹给了欧阳明日,欧阳明日却把回魂丹给了自己的父亲,拼尽最后全力保住父亲的性命,老徐就老泪纵横,“好儿子,好儿子。”

    昨天也不例外,抹着泪跟徐栀老生常谈地说:“看见没,老爹就是最重要的。”

    徐栀知道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哭笑不得,抽了张纸巾给他,“爸,你放心,我大学应该不会谈恋爱了。”

    徐光霁有些错愕,哎了声,及时收住眼泪,嘬了口小酒,慢悠悠地晃着二郎腿语重心长地说:“那也还是要谈的,等你以后踏入社会天天被人用世俗的目光考量的时候,你会发现校园恋爱才是最纯粹、轻松的,我建议你体验一下。”

    说罢,老徐转头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神情严肃:“怎么,没了陈路周,你不能活了?”

    徐栀难得戴了眼镜,她度数不高,可戴可不戴,银白色圆润的镜框架在她漂亮挺直的鼻梁上,莫名看着成熟,挺知性,人靠在沙发上,正低头研究着白酒上的度数,挺诚恳地说:“那倒没有,就是觉得应该挺难遇到像陈路周这种吧,而且我们专业挺忙的。”

    徐光霁不信,哪有这么好,那小子瞅着也就是长得帅一点:“放屁,先去看看再说,说不定你们大学里很多呢,满大街都是他这种,一板砖扔过去十个里面能砸死九个陈路周。”

    徐栀终于把酒放下,扶正眼镜,笑着半开玩笑接了句:“好,借您吉言。”

    徐栀本来以为她应该是她们宿舍最早一个到的,结果发现有个床铺上已经铺得整整齐齐了,等她收拾完东西准备下楼去超市买点日用品的时候,正巧又来了个姑娘,齐肩短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圆圆的,看见徐栀的时候,明显是一愣,下意识问了句,“507的?”

    徐栀点头,“你好,我叫徐栀。”

    对方莫名害羞腼腆地回了句,“你好你好,我叫许巩祝。”

    徐栀要下楼买生活用品,看她东西多还没收拾就没叫她下楼,而是问了句,“我要下去买东西,有什么需要帮你带嘛?”

    许巩祝说不用不用,我都带齐了,说话的瞬间从行李箱里掏出一个小电饭煲,徐栀叹了口气,刚见第一面,也不好主动提醒大一好像不能使用这些电器,连吹风机似乎都要在规定的时间使用。

    等她买完东西回来,宿舍人差不多都齐了,许巩祝见她回来,立马热情地给她介绍另外两位室友,手上还忙忙碌碌地甩着刚从行李箱里拿出来的床单,指着其中一个正跪在床铺上铺床单的妹子说,“她叫刘意丝,跟咱们是一个系的。”

    刘意丝笑起来很甜,两边有虎牙,依旧腼腆地给她招呼,“hello”

寝室还有个学姐,大二哲学系的,落单了,咱们系里女生少,就分过来了。”

    没过一会儿,杜戚蓝就回来了,抱着一箱酸奶,也没客气,直接一人分了一瓶,大咧咧地直接往柜子一丢,锁头都是坏的,性格挺冷也挺酷,随口说:“想喝你们自己拿。”

    三人异口同声,“谢谢学姐。”

    那几天,寝室的气氛就是腼腆和害羞,左一句谢谢,右一句麻烦一下,总之客气的不行,徐栀觉得刘意丝多少有点社恐,好几次在楼梯上碰见她,大概是不知道怎么打招呼,直接擦着肩就走过去了。

    许巩祝也发现了,刘意丝的性格确实比她俩腼腆一点,徐栀感觉是慢热,她偶尔还挺有趣的,语出惊人。

    徐栀那阵子挺忙的,在校外报了个美术快班学画图,本来想找个家教或者能打工的地方赚点小钱,但发现大一课程太紧,基本上抽不出时间来打工。头一个月基本上就是快班,宿舍,以及图书馆之间来回。

    哦,有次在小卖部买东西的时候碰见过李科,也是建筑,不过他土木工程专业,买完水出来两人正巧碰上,徐栀也没避开,大大方方跟他打了招呼,李科依旧笑成个端水大师,眼镜底下那双精明的眼睛依旧在她和许巩祝身上均匀的分配时间,“这么巧,下午有课?”

    徐栀点点头,“王老师的课。”

    建筑系是挂科率最高的一个专业,而王老师又是他们专业挂科率最高的一位老师,李科他们这学期也上他的课,当下就看了眼时间说,“那你们快点吧,这老师迟到直接挂。”

    徐栀和许巩祝惊恐地对视了一眼,转身就要跑的时候,李科突然叫住她,“徐栀,周末我们班聚餐你来吗?”

    徐栀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这大美女谁啊?你同学啊?”身旁有男生看着徐栀的背影问李科。

    “不是,同学的朋友,我那同学很牛的。”李科说。

    “还能比你牛,你都是省状元了。”那人笑着说。

    “比我牛,”李科坦诚地表示,“我扣除自选才696,教改最后一年嘛,卷子难度比往年大,今年我们省裸分上七百只有他一个人。”

    知道王教授是个铁板后,许巩祝但凡上王教授的课都会提前十分钟坐在镜子前好好涂抹一番,徐栀还以为许巩祝看上她们班哪个男生了,结果只见许巩祝卖力地对着脸颊一层层拍着粉扑,一蓬蓬粉末在空气里飘散,呛人得很,她辞顺理正地说:“我这不是想给教授留下个好印象嘛?”

    徐栀等她出门等得心力交瘁,看她又开始上睫毛膏,终于忍不住说:“你看着像想跟他处对象,公主,快点行吗,咱们俩又快迟到了。”

   徐栀:“……你拿的是英语泛读。”

    许巩祝连哦了好几声,换书的空隙还不忘照下镜子,“走了走了。”

    嘴上说着走了走了,脚倒是一步都没动,还在对着镜子拨弄刘海,大概是怕徐栀催,嘴里自己一个劲地叨叨着:“走了走了。”

    杜学姐刚上完厕所回来,把纸巾往桌上一放,靠在床铺梯子上,说:“王教授的课你俩还敢在这踩点,我们大一的时候知道是老王的课,午饭都不吃直接去教室门口坐着了。”

    “你们哲学系也用上王教授的数学课啊?”

    “我们大一没有哲学系啊,我们大一是人文科学实验班,大二才选的专业方向,所以基本上大一的课程比较杂。”

    “王教授这么狠吗?”

    “没办法,老王是性情中人,除非你足够牛逼,期末不用他给重点,不然有些态度不端正的,他可能会懒得给重点。”

    “走了走了。”

    “你俩快点吧,徐栀要是路上再被人要个微信什么的,一准迟到。”杜学姐一针见血的说。

    刚开学总是热络一些,更何况这种僧多粥少的理工科院校,用杜学姐的话说,徐栀你是进了狼窝了。

    比如刚军训那几天,徐栀就被不少男生盯上了,还有不少别的系的男生过来打听徐栀,问她有没有朋友,连杜学姐他们系里的男生都有在打听,那天图书馆回来就顺手丢给徐栀一张纸条,“我们系的学长给你的,长得还挺帅,你要有兴趣可以加个微信。”

    一看那纸条署名吧,许巩祝就激动万分,“江余,这不是你们哲学系的系草吗?”

    杜学姐扑哧笑了声说: “什么系草啊,他自己封的吧,我们系都是大帅哥,要分还真分不出好赖来。不过这个男生浪漫是真的。”

    徐栀当时抱着本《中国建筑史》在看,人往后仰,优哉游哉地翘着凳脚,冷不丁就丢出一句,“多浪漫啊,拉屎荡秋千吗?”

    许巩祝大为震撼:“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徐栀。”

    结果,过了两分钟。

    杜学姐不慌不忙地放下手机,显然是问过了。

    “他说他可以荡。”

    作者有话要说:  大学架空,不要带入现实院校。

    明天双更,字数比较多,可能会在十点左右更。

    这是校园文,家庭背景真的可以说微乎其微。

大一新生刚入学, 确实难免会夸张一些,毕竟他们大一某必修课的教授在课堂上真心诚意地劝告过他们,“我小时候看不懂鲁迅, 后来大学再次拿起鲁迅先生的书,我对他充满敬意和钦佩。再后来,我大学喜欢上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我从小腼腆内敛,她是学文学的,我是数学系的, 那时候对文学说不上太感兴趣, 我觉得她就好像我小时候读不懂的那本《狂人日记》, 充满神秘, 于是为了她我开始研究文学作品,她很喜欢太宰治,于是我把太宰治作品通读了个遍之后,发现她已经跟我师哥牵着手漫步在校园里, 那时候我还在研究太宰治到底为什么自杀了五次,正巧我当时学校的小卖部打工,偶遇我师哥来买早餐, 我就忍不住问他,‘师哥,这个太宰治——’师哥直接铁面无私地打断我,‘我不吃三明治。’”

    “所以, 建议你们, 碰见喜欢的女生就赶紧追,因为等毕了业你们就会发现,二十岁解不开的数学题, 顶多难受一阵子,二十岁追不到的女孩子,可能会难受一辈子。当然,这只是本人的个人观点,跟学校立场无关,不要拍照不要发视频,我火了对你们没好处,我会要求涨工资,羊毛出在羊身上,学校说不定就涨你们学费。”

    虽然是开玩笑的,但话是这么说,肯定会有人录音的,还有人发了小视频软件,反正那个老师在网上一直也挺火的,大家都知道他什么德行,还上过好几次热搜,但他每次带新生都会把自己的爱情故事孜孜不倦地又说一遍,所以全网几乎都知道他有个不吃三明治的师哥。

    大一课程很紧,为了打基础,徐栀又给自己报了个画图的快班,课余时间不算多,她那阵是真挺忙的,加上老徐时不时晚上给她打电话,一聊就是个把小时。

    有一次跟老徐通话的时候,有个男生直接在女生宿舍楼下摆龙门阵法,点了一圈整整齐齐的爱心蜡烛,在火光烛天中,嘴里慷慨激昂、深情款款地念着网上那首风靡一时的情诗——

    “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我最后的玫瑰——”

    老徐在电话那边听得一愣一愣的,“小伙子中气很足啊。”

    徐栀说:“学校朗诵团在练声。”

    老徐咯咯笑,“我又不是不懂,追求者吧?怎么样,长得帅吗?学什么的?”

    徐栀握着电话站在阳台上,心不在焉地往楼下看了眼,“看不到长相,你觉得能比陈路周帅吗?”

    老徐啧了声,不太满意地说:“你老拿那小子比什么啊。”

    没比,她心想,原来中文系的人表白也是念别人的诗,浪漫主义派的小诗人还真的不是到处都是,能写诗的人不多,还能把她每个问题都记在心里,井且好好思考一番再给她认真答复的人,天底下也就那一个了吧。

    等杜学姐一进门,正在敷面膜的许巩祝就忍不住替她掰着指头数了数,“我算了算啊,从开学到现在,正儿八经追你的大概也有五六个了,徐大美女,你就一个都没看上啊?”

    徐栀当时正在找充电器,准备给手机充电,囫囵找半天也没找到,最后发现是卡在桌子后面,于是猫着腰,撅着个屁股在掏的时候,身上的曲线勾勒得紧致又圆润,前/凸/后/翘,她手臂在桌板后面摸索着,淡淡地说:“真没有,我没打算谈恋爱。”

    许巩祝把脸上的面膜捋捋平,看着镜子后面那个没什么好挑剔的身材曲线,说:“江余你看不上吗?上次在食堂吃饭,你还记得吗,坐你对面,我觉得杜学姐对江余多少有点个人偏见哈,江余绝对是他们系的系草,有阵子小视频上特别火,长得很像那个明星啊,刚出道的那个。”

    杜戚蓝是这么说的,她抱着胳膊靠在床铺和桌子的上下梯上,一本正经地看着许巩祝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觉得江余很帅吗?”

    许巩祝莫名一愣,“啊?”

    “就是你们这届男生普遍都不行,我们这届除了江余还有好多帅哥,所以大家其实都有点免疫了,所以学姐们真是好替你们这届小妹妹担心,帅归帅,有几个是渣男。不过江余还好,徐栀,我说你真可以接触一下。”

    “是吗,我怎么觉得很一般呢。”徐栀把充电器□□,给手机插上说。

    杜戚蓝难免有点好奇,不由、慢悠悠地将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一圈,“江余一般,徐大美女看来是谈过恋爱啊。”

    许巩祝一下子兴趣就起来,把面膜一摘,随手丢在垃圾桶里,抹着一脸浓厚的精华油光发亮地趴在椅子上看着徐栀,兴味盎然地问:“真的吗?是什么样的男生啊,天呐,我好好奇。”

    徐栀刚换上睡衣,脑袋上戴着毛茸茸的兔子耳朵发箍,露出素洁的额头和五官,单边耳朵上的c字耳钉在闪闪发亮,陈路周是一个很难用一个字总结的人,真要说,只能说他的出现,难得统一了她和蔡莹莹的审美,说了个最显而易见的事,“很帅。”

    许巩祝失望地害了声,“帅这个东西,其实很主观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可能你觉得帅,我们就不一定觉得帅了,就好比江余,我觉得帅,杜学姐觉得也就这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