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运动的小短文合集:doi的教程小技巧

时间:2021-11-04

多人运动的小短文合集:doi的教程小技巧

卫安宁逛了一下午,就吃了棉花糖,再加上刚才泡澡,肚子有点不舒服,她以为是饿了,便没有放在心上。见他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她松了口气,拿叉子叉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小口小口地咀嚼起来。

男人以手支着下巴,眸里多了一抹笑意,“好吃吗?”

“嗯,牛排煎得恰到好处,很好吃。”卫安宁垂着脑袋,边说边吃。

冷幽琛见她吃得香,自己也食欲大增,优雅地吃起来。他吃了一口,总觉得不如太太盘子里的香,他手臂越过桌面,在她盘子里叉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

在女孩目瞪口呆地注视下,他笑得优雅矜贵,“你盘子里的更好吃。”

卫安宁心想,不都是一样的么?

“那我们换换?”她将盘子推过去,冷幽琛却不肯,“就喜欢吃你盘子里的,要不你喂我,我喂你?”

卫安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丫的矫情货,不过还是叉起牛排往他嘴边送。男人凤眸漆黑,烛火映照在里面,目光尤其灼热,看得她心跳加速。

有种感觉,他现在嚼的不是牛排,而是她的肉。

两人互喂,吃完了牛排,空气里有暧昧静静流淌,冷幽琛端起红酒杯,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小女人,“太太,情人节快乐!”

卫安宁端起酒杯,与他碰了一下,刚要缩回来,手腕就被他另一手迅疾握住,她愣了一下,就见他握红酒杯的手缠上来,眸里的情绪深沉,“交杯酒。”

卫安宁的脸一瞬便像是着了火一般,她眼睫颤动得厉害,微微起身,在他的注视下,与他喝了这杯意义特殊的交杯酒。

喝完酒,她刚想将手抽回去,男人顺势扣住她的手腕,拿走她手里的酒杯,牵着她的手让她绕过桌子,“太太,到我身边来。”

酒精在卫安宁身体里发酵,她感觉肚子越来越不舒服,她强忍着不适,缓缓走到他面前。

冷幽琛手腕用力,将她拉坐到自己腿上,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吻带着红酒醇厚的酒香,铺天盖地的向她涌来。

气氛浪漫,再加上她本来就做好了准备,只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便主动勾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吻他。

冷幽琛浑身一震,太太难得主动一次,他简直惊喜得无以复加,黏合在她唇上的吻,越发缠绵噬骨。揽着她腰的手,悄悄从裙摆下探进去。

卫安宁蓦地睁开眼睛,气喘吁吁地看着他。

男人眼神温柔地盯着她,欲念很深,勾魂摄魄一般,嗓音哑得不像话,“太太,乖,卫安宁从来没有这样羞窘过,之前的缠绵,他们都在床上,可这会儿她坐在他腿上,就显得特别主动。尤其是此刻男人浑身坚硬如铁,蓄着很强的爆发力,让她害怕。

“我、我们去床上。”

冷幽琛摇头,此刻他们在一片墨色的落地窗前,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却能将外面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半挂在天空上的圆月,似乎要为他们的恩爱做见证,这让他感到新鲜又刺激。

从未尝试过的刺激,让冷幽琛整个人都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想站起来,将太太压在落地窗上,当着全世界占有她。

这种强烈的渴望,让他的灵魂都遏止不住的颤抖,太渴望这样拥有她了。

卫安宁还来不及抗议,他再度吻住她,同时腾出手来,滑着轮椅来到窗前,满天星光璀璨,洒落在他们身上,远处有烟花在半空中绽放,绚烂夺目。

他的手重新放回她身上,四处点火。

卫安宁无力抗拒,酒精在她身体里化作一把烈火,将她的理智全部焚烧殆尽,她想就这样沉沦,然而,肚子越来越难受。

那种难受,让她无法投入到冷幽琛高超的技巧中,胸前的衣襟散落开来,男人将头埋在她胸前,肆意制造一波波战栗。

她捧着他的脑袋,后背抵在冰凉的落地窗上,一时间,冰火两重天。

“冷幽琛……”难受在加剧,卫安宁感觉肚子一直在下坠,那种感觉,与之前的动情反应不一样,她甚至感觉到肚子在咕噜噜叫唤起来。

不对,她可能吃坏肚子了。

这个想法,让她蓦地从****中惊回神来,她推开男人的脑袋,艰难地从他腿上跳下来,顾不得身上衣不避体,她抓紧那几片被撕碎的布料,快步跑进浴室里。

冷幽琛完全愣住了,瞪着女人如狡兔般迅速逃离的背影,重重地喘了口气,“你给我回来!”

女孩哪里理会他的冷喝,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后。

冷幽琛低头扫了一眼西裤裤裆,特么的太太给他点了火,让他浴火焚身,自己却跑了,她是想玩死他么?

男人火大地滑着轮椅去浴室外,伸手拍了拍门,“太太,你搞什么?”

浴室里的卫安宁满头黑线,听得出男人声音里的火气很大,她也不想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啊,可是她吃坏肚子了,她捧着脸,连忙安抚他,“你等我一下,我出去继续。”

男人听到她这话,一肚子的火才浇灭了一些,他回到客厅,左等右等,等到身体越发胀痛,都没等到太太出来,他过去敲门,“太太,你掉马桶里了?”

卫安宁恨不得真掉马桶去,气氛这么好,生生让她不争气的肚子给破坏了,她声音有些虚弱,“你、你再等我一分钟,一分钟就好。”

冷幽琛等啊等,等了一分钟又一分钟,还不见太太出来,他忍不住着急起来。要说太太故意躲避与他的亲热,也不像,她刚才也是情动不已。

难道,太太身体不舒服?

他滑着轮椅过去敲门,“太太,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下一秒,浴室门拉开,卫安宁脸色苍白如纸地站在门口,额头上冒着虚汗,嘴唇都失了血色,“冷幽琛,我……”

话未说完,她突然往地上栽去。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