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我一挺你一叫

时间:2021-11-05

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我一挺你一叫

“没什么,是不是声音太大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啊,一一。”徐静深感抱歉的说道。

墨唯一说,“可是我听到你说什么我妈的事情……”

“你妈妈的忌日就快到了,你小姨就跟我说准备去扫墓的事情。”徐老太太解释道。

徐娴的忌日,是在二月底的日子。

的确是快到了。

墨唯一记得当时是正月十五的第二天,正好还是夜里,徐娴突然穿着一身的白裙子,披头散发的跑到了她的卧室大喊大叫。

当时徐娴已经被诊断出有两三年的重度忧郁症,精神时好时坏,总是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墨唯一那时十六岁,心思全都放在了萧夜白的身上。

也因为小时候总是被强迫着练习钢琴,总觉得母亲太严厉,易怒,对她提不上有多亲,关注更是甚少。

只不过平日里徐娴都是居住在后面的阁楼,有佣人专门负责照顾她。

那晚徐娴歇斯底里的叫喊,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且是发病到一半的时候,当着她的面突然晕死了过去,直接把她吓了个半死。

后来墨耀雄迅速安排送去医院,还在半路上的时候,人就没了气息。

后来医生给出的死亡原因是:突发性心肌梗死。

从那晚过后,墨唯一都不敢再在夜里一个人睡觉,如果萧夜白不在身边的话,她就必须要让周婶陪。

“一一。”徐静的声音再度响起,“其实关于云瑶的事情,我一直都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墨唯一回过神,“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曲云瑶的事情不是咎由自取吗?

而且跟她有什么关系?

徐静眉头紧皱,“我真的没有想到,云瑶居然敢打夜白的主意,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教好她。”

“你说什么?”墨唯一的脑子里有着瞬间的空白。

“徐静,你胡说什么?云瑶和夜白……”徐老太太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一一,你不知道这件事吗?”徐静一脸的惊讶,“对不起,我以为你都知道的。这件事情还是姐夫告诉我的,老爷子,还有夜白,他们都是知道的啊。”

看着墨唯一瞬间苍白的小脸蛋,徐静安抚道,“不过你放心,云瑶已经被送去意大利留学了,短期内不会回来,所以她不会影响到你和夜白的感情的。”

不说还好,越说这番话,越像是欲盖弥彰。

因为曲云瑶是被墨耀雄送去意大利留学的。

当时墨唯一只觉得是由于她闹出了丑闻,怕给墨家和墨氏带来不好的影响,现在才知道并非那么简单。

墨唯一不禁想到了之前的萧知微,也是因为对萧夜白的变态恋兄情结,被墨耀雄在四年前强行送去了加拿大。

呵。

“一一。”徐静还在解释,“你真的不要多想,云瑶她应该和夜白没什么的……”

“没什么?”墨唯一好笑的看着她,“小姨你的意思是,你的女儿觊觎姐姐的老公,你作为母亲却不知情?”

“一一,你这话什么意思?我真的不知情啊。”

“撒谎!”

“一一,你先不要激动。”

“怪不得当初曲云瑶死活都不肯搬出去住,人前装可怜,人后装神弄鬼的吓我,和我起冲突,原来都是因为她对我老公心怀不轨!”墨唯一深吸口气,只觉得讽刺。

她一字一句的问道,“他们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一一。”徐静红着眼圈,欲言又止。

“徐静!”徐老太太一声厉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全都给一一说清楚,不许有半句的假话!”

徐静秀眉紧蹙,只能说道,“这件事情,我也是在云瑶住院后才问清楚的。她说和那个张经理的关系纯属意外,她是真心想要和许辉在一起的,而且许辉一直以为云瑶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种,没想到后来那个张经理突然来南城了,那晚在后花园还喝醉了酒,强迫云瑶发生那样事情……”

“云瑶当时可没有喝酒。”墨唯一突然打断。

“可是当时她怀着身孕,根本就不敢反抗,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谁知道会被人发现,还叫了一群记者过去……”

“这些话,小姨你自己都不觉得自相矛盾吗?”墨唯一轻哂。

此刻她突然特别的冷静。

原先的不在意,在现在发现了事实真相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所有的事情,早在以前全部都是有迹可循。

“一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静小心翼翼。

她知道这个外甥女不喜欢自己。

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哪怕她已经尽量的克制,努力又谨慎,在墨家住的每一天都不敢有丝毫松懈,墨唯一对她也始终都是防着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