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学长整晚放在里面

时间:2022-01-04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学长整晚放在里面

  游惑艰难地转身,他没喝解药。身上一直虚软无力,刚才摔枕头都费了他好大的力气。

  “有多远你滚多远,别来烦我!”

  秦究站起身,笑盈盈地坐在他身边,说,“我滚到你身边来,行不行啊?”

  游惑冷眼瞧着他,恨不得千刀万剐。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秦究轻轻将他扶起,倚在自己身上。

  “你放开我!”

  秦究笑笑,“不放。我还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呢。怎么放手啊?”

  “你……”游惑抬起手,就要打他,却一下被秦究握在手里。

  他低吟道,“很难受对不对?”

  游惑一愣,呆呆地看着秦究。他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语气温柔而耐心,“我知道你这个人,什么事都爱憋在心里。可这样对你不好。我刚才只是想让你发泄一下,把怒气、难过都发泄出来,这样心里会不会好受些?”

  秦究一只手轻轻抱住他的腰,将游惑揽在怀里,贴着他的额头,轻轻吻住。

  “不怕。我在。”

  温热的唇离开的时候,秦究听见了。一声又一声的鼻息渐渐放大,那一双漂亮的清曈竟第一次盈满了泪水。

  秦究担心极了。

  通红的眼眶里充满血丝,滴滴的清泪顺着眼角滑落而下,游惑哭了。之前如何折磨他,小天使也没哭过,可如今,一瞬间要接受这么多的事实,曾经的信仰突然就崩塌了,所谓天翻地覆也不为过。他双手颤抖地抓着秦究的衣衫,是一声又是一声闷闷的哭腔,肩膀一抖一抖的,像个无助、害怕的孩子。

  秦究静静地抱住他,那一刻他突然希望自己就是游惑的避风港,他想用自己的所有去守护这个折翼的天使,他的宝贝

  无数的情绪翻涌而来,像是巨大的海浪将其吞没其中,心口没来理由地一阵绞痛,“痛,我难受……”,游惑一声一声哭腔把头深深埋入秦究的怀中,抓着他的前襟,身体不住地颤抖。

  这么多年熬下来,没有人知道他是经历了多少权谋,每天都在无休止的与这个皇子斗,与那个皇子斗,当他好不容易大权在握之时,却不得不面对国破家亡的惨状。如今又被告知,自己又并非是敌国那个兵败的皇子,突然间又成了别人的儿子。

  绕来绕去,斗来斗去,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命运简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秦究怜爱地抱着他,静静地坐着。他沉默不语,他知道游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才能缓过来,他愿意坐在这里,抱着他,陪他。

  “乖,不哭。”秦究轻轻擦干净他的眼泪,深邃的眼睛静静注视着游惑,“我们既然没法改变事实,那就试着接受好吗?”

  “你若想复国,我可助你一臂之力。如今的帝上是杜登,他在十几年前夺了你父王的尊位,名不正言不顺,而且也一直未有什么新政,民众早已对他不满。你若想夺位,我……”

  游惑轻轻捂住他的唇,泛红的眼尾还挂着泪珠,他注视着秦究说道,“你怎么这么信我,你就不怕万一我杀了你吗?”

  秦究弯弯眼眸,嘴角翘起好看的梨涡,墨色的眼睛里多了一份不知名的坚定,他握住游惑的手,“我想赌一把。”

  “如果赌输了呢?”

  “那就输了。”

  “输了就没命了!”

  游惑不肯相信,秦究怎敢拿自己的性命相搏。

  “我信你,不会杀我。”

  (十二)

  元历三十年冬,秦究以游惑为先帝之子的名义举兵起义,受苦受难的百姓纷纷揭竿而起,一呼百应,直逼都城。

  元历三十一年春。杜登被逼退位,秦究手握兵权,直逼朝政,扶持游惑作为新帝登基。

  ……

  冬月。

  游惑刚刚下朝,就有一位小太监来报,“陛下,”

  “何事?”

  “秦将军,额,在牢里……”

  “在牢里怎么了?他肯认错了?”游惑斜睨了小太监一眼,冷着脸没好气道。他一直记着呢,秦究当初怎么折辱他,如今登上帝位,掌握天下大权,当年的仇总要报复回去!

  “在牢里、在牢里睡觉。他、他说要陛下亲自过去,他才会认错。”

  “什么?!”游惑瞪大眼睛。

  小太监吓得双脚一软,连忙匍匐下跪,“陛下饶命。”

  “你先起来,我去看看。”

  大牢。

  “这不是秦将军吗?”

  “将军,您怎么?”一个小兵看到秦究被抓进来,还被绑在木架上,不禁大吃一惊。秦将军可是扶持新皇登基的有功之人,怎么会被抓进来?莫不是所有君王都是狡兔死走狗烹的冷漠无情之人?

  “唉,没事。”秦究笑笑。

  他之前乔装去了都城内最大的青楼酒馆——醉月楼,本来是为了探听点消息,没想到竟被游惑知道了,以为他去花天酒地而后又想起自己被折辱的那段经历,气不打一处来竟把他赶到大牢里了。

  “帝上有令,打秦将军30鞭,以示惩戒。”小太监颁完指令就走了,徒留下两士兵和秦究。

  “将军,这,我们?”两个小士兵唯唯诺诺,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虽说帝上的命令不得不听,可他们更听说帝上和秦将军好像有某种很微妙的关系。秦究军功显赫,身处高位,两个小兵更不敢轻易动手。

  秦究看出两个小士兵的担忧,抬了抬下巴,爽朗地说,“照打不误。”

  “将军!”

  “不用怕,挨鞭子有什么?”秦究挑了挑眉,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当游惑进入大牢时看到的是秦究布满伤痕的身体,和已经呼呼大睡的他。

  “这也能睡着?”游惑气得拿起桌上的一碗凉水泼在秦究脑袋上。

  “靠!”秦究甩了甩头,清醒过来后,看到游惑怒气的小包子脸,心中突然觉得一阵可爱。“哟,小皇子来啦?”

  “你们先下去。”游惑支走了身边的所有人,看着秦究嬉皮笑脸的模样,似乎他一点也不怕。

  “你不担心我会杀你?”游惑冷眼瞧他,眸中骤然多出一份杀意。

  秦究苦涩一笑,“有点吧。”

  “怕了?”

  “不怕。”

  “你赌输了。”

  “嗯,输得心服口服。”秦究点点头,依然像个没事人一样,笑着问他,“还生气吗?打我也算惩罚了,解气了没有?”

  “没有。”游惑一扭头,装作还生气的样子,只是眼睛却瞟向秦究身上的条条鞭痕,强健有力的肌肉上布满鞭打的痕迹,鞭痕边缘红肿着,交错在身体上,形成一幅妖冶的画。

  “那接着打,打到你解气为止。”

  游惑没有说话,目光下移,看到他身上的伤痕,眉头轻皱。

  “疼吗?”

  “可疼了,你摸摸就不疼了。”秦究委屈地哼唧唧道。

  虽是玩笑,但他知道游惑心疼自己,竟无比开心。

  游惑不忍,连忙将他身上的绳子解开,秦究一个踉跄地摔下,双臂搭在游惑的肩上。

  “你……”游惑抬眸,不忍看着秦究手腕的红痕、身上的鞭痕,心口还是一阵一阵地会痛。

  秦究轻轻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嬉笑道。“摸摸,是热的。”

  “你这家伙,”游惑羞地满脸通红,想收手却被强力按住,方寸之间,气息紊乱,心口碰碰地像小鹿乱撞。下一秒,还未反应过来,却被秦究一把拦腰抱住,他惊呼,“秦究,放我下来。”

  “不放,乖,听话。”

  “成何体统?!不要被人看见!”

  游惑着急地锤他胸口,面色爆红。秦究却嬉笑着,亲了亲游惑软嫩的面颊,宠溺地咬了下游惑的耳廓,“亲爱的,我们之间你还怕什么?”

  ……

  好了,小皇帝的老脸是要被丢尽了。

  从大牢到皇宫再到寝宫。他被秦究抱在怀里,走了一路,无数双目光纷纷瞥向两个人。游惑羞愤难当,缩在秦究怀里不敢见人,委屈的表情只想让人好好疼爱一下他。

  “秦究,你个混蛋!”

  “好好,我是混蛋!”

  “我还要不要见人了?!”

  “亲爱的,除了我,你还想见谁?”

  “唔~”

  【宝宝气哭了,还是很不好哄的那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