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激情:在地铁被做到走不了路

时间:2022-01-04

地铁激情:在地铁被做到走不了路

  [救命,他蛊我啊啊啊啊!!]

  [呜呜呜再见了五条老师,我发现某白毛比你还香,斯哈斯哈!!]

  [穿着黑风衣的旅者在污浊的咒灵面前渺小如蝼蚁,而在他轻轻一触下,黑暗骤然土崩瓦解,只有那薄金微光在虹膜边缘流转,透露出平静和慈悲……]

  [当初老师退出文坛之时,我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会说话就多说一点,递笔!!!]

  [草啊!明明没什么动作,只是微微抬手,老贼这气氛烘托绝了,我直接当场表演个劈叉!]

  [摸我,摸我!!神谷老公摸我!]

  [楼上你不要命啦!]

  [我的老天鹅!我就说神谷绝对是BUG级别的人物,柯南剧场走出来还不怂别的高武片场,老贼这坑挖得真深]

  [怪不得主线里只能让哲也当背景板,要是他真的出手,那红方黑方的平衡就打破了,那到时候还怎么玩?]

  [刚刚那个咒灵一级,哲也轻轻一碰就无了,这说明他实力起码有特级水平了吧?怪不得BOSS让他一个人出任务]

  [不行,我已经脑补3D全方位循环“什么都没有”了,我老公声音肯定是那种清清冷冷带点电的,压低嗓音警告人肯定好听到晕厥!]

  [呜呜呜只求出动画版吧,我好想听他讲话]

  随着咒灵消失,被咒力影响的路灯也恢复了工作,洒下一片略显黯淡的橙光,不远处的温泉旅馆人来人往,女子娇美的笑声点缀着腾腾热气。

  神谷哲也低头看着如同魔怔一般的中年男人,有些茫然地喃喃了一声,却发现后者的行为更激动。

  “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太感谢您了!”叫作谷口和哉的社畜向前一扑,抱住神谷哲也的裤脚,当场哭得稀里哗啦,“我以为,我以为我要死了……呜呜呜。”

  神谷哲也:“?”

  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他把人从裤子上扒拉下来:“不是我救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路灯是因为电压不稳才黑的,我过来只是凑巧。”

  谷口和哉恍惚一瞬,看着青年如同警告的眼神,瞬间悟了,他抹了把脸上的泪,定声道:“好的,我懂了,先生,刚刚什么都发生,就是……您需要什么报酬吗?我可以尽力。”

  神谷哲也:“……”这明显就是什么都没听进去嘛!

  [鹅鹅鹅鹅鹅!]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哲也好可爱啊,强行科学,不愧是柯南片场出来的人]

  [这个社畜真上道,果然能在东京混的心理承受能力都得好]

  [话说咒术师呢?一级咒灵出现在人多的场合,这是紧急事故了吧?]

  [人丁稀薄咒术界,估计还在想派谁出任务吧]

  神谷哲也瞥了眼论坛,见他们果然在讨论这个事情。

  尽管他没察觉,但漫画上,他面前确实有一个丑到发指的怪物缠绕着这个男人,而随着他的靠近,那怪物就唰得消失了。

  按照评论区的说法,那怪物就是咒术师们祓除的对象——咒灵。

  神谷哲也:“……”有被碰瓷到。

  他敢确定自己刚刚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这男人一副惊骇的样子,有些好奇能不能从他瞳孔中看到其他奇奇怪怪不符合科学的生物。

  事实上什么都没有。

  不过看不见也蛮好的,这种东西太辣眼睛了,如果吃饭的时候见着,那怕是吃不下去吧。

  神谷哲也叹了口气,看着眼前一脸殷切和后怕的男人,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已经报警了,你自己跟和谐交代就好。”

  说罢,他就继续拖着他的行李,朝温泉旅馆走去。

  徒留谷口和哉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的暖雾,忍不住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

  深夜拖着行李箱出没在偏僻的小巷,能轻而易举铲除那种可怕怪物,干脆利落且不留任何信息,这是什么隐世天才出世的特征!

  谷口和哉在变成社畜之前,也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小说,对都市无敌升级流的套路可太了解了,他瞬间脑补出一串剧情,把那位白发青年的特征一一代入,竟然越想越靠谱。

  直到警车开到巷口,几个和谐包围了他:“接到有人报案,是你?”

  谷口和哉熟练地挂上社畜标准的笑:“受害者,受害者,我的包被人抢了……额,谢谢不知名好心人帮忙报警。”

  待某倒霉蛋被带回警局做笔录,又过了十分钟,一个穿着高专|制服,戴着墨镜的白毛男人慢悠悠地出现在巷口。

  没过几分钟,一辆车以极快地速度滑了过来,上级派来的辅助监督满脸是汗,手中拿着一只炸鸡:“五条大人……”

  “啧,烦人的家伙。”五条悟转头,满脸不爽,“我要的是五分熟的炸鸡,你确定这个合格?”

  辅助监督垂眸:“五条大人,您的要求在下都会努力满足,但现在是任务重要。”

  “真是无聊。”五条悟心知这次上级是监视定他了,他撑着手,“你确定这里有一级咒灵?”

  “窗给的情报是这里。”辅助监督查看着资料,“可能是被路过的咒术师除掉了……五条大人,我去询问一下有没有其他咒术师交任务。”

  五条悟抬起手止住:“不用了——有点意思。”

  他双手插兜转了个圈,直直到谷口和哉停留过的路灯底下,昏黄的灯光下,咒术师的视野中出现一抹黑色——咒力残秽。

  一级咒灵的残秽遍布整个空间,代表它在这里停留许久,有着追逐的目标,而现场一片凌乱却没有血迹出现,说明目标不是被吞得骨头都不剩就是压根没死。

  残秽并没有扩散到别的地方,前者可以排除,那么——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咒术师的咒力残留?”五条悟摸了摸下巴,“有趣,咒灵被祓除了,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辅助监督跟下来:“五条大人,您先上车去下一个任务点吧,这里要上报……”

  “那你去报呗。”五条悟转头看他,藏在墨镜下的眼神格外不爽,他语调上扬地道,“我又不拦你。”

  辅助监督低下头:“不敢。”

  五条悟敏锐地抓住他眼中的一丝厌恶和恐惧,顿时倍感扫兴,他直起身,朝前走两步:“你自己回去,老子今天要泡温泉。”

  “可是还有两个二级任务……”

  “那群老头子就不能自己去活动一下筋骨吗?”五条悟头也没回,他摆了摆手,“我倒数三个数,三,二……”

  辅助监督秒闭嘴,随着车子启动,他很快就消失在五条悟的视野里。

  任性地翘掉任务的五条少爷毫无形象地蹲在地上,喃喃自语:“怎么会呢?竟然六眼都查不到……”

  咒术师祓除咒灵,必定会使用术式,术式会留下痕迹,就是残秽,虽然比咒灵的痕迹淡,但绝对不可能没有。

  这也是咒术界判断功绩的标准。

  就连毫无咒力的天与咒缚,禅院甚尔出手,使用咒具的他都不可能不留丝毫痕迹。

  而现在,一个一级咒灵,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闹市,六眼所见之处没有察觉到任何咒力残秽。

  这可太有趣了!

  五条悟“唰”得站起来,一个电话拨出去:“摩西摩西,杰,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耶,你现在来X路XX号,明天的课翘掉算了。”

  刚做完任务回到高专的夏油杰有些惊讶:“是碰到什么难度高的任务,连悟你都没法一下完成吗?”

  五条悟眯了眯眼:“不,你先过来,我们去泡温泉,然后再去找小姐姐蹦迪,然后再去……哈哈哈你来了再说!”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掉电话,直接格挡了夏油杰之后的问话。

  远在高专里的夏油杰先是没好气地骂了几声,然后皱紧了眉,五条悟逃课去泡温泉这种事情他不是干不出来,但在电话里还神神叨叨说不清楚可就少见了。

  如果这不是想坑他玩,那就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引起某猫猫的好奇心。

  夏油杰了解五条悟,有些时候甚至比五条悟自己都看得明白。

  “啧,看来那家伙碰上什么麻烦了。”夏油杰将外套穿上,打开窗,悄悄翻了出去。

  逃课就逃课,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

  五条悟进温泉旅馆的时候,已经临近半夜,温泉的老板不知去了哪里,只有门帘在晃荡。

  他仗着身高站在大厅望了一圈,看到旁边走廊下有个瘦弱的背影正捧着保温杯慢悠悠地喝茶看月亮,微湿的绵软白发搭在肩上,在月光下白到发光。

  啊……这个应该就是店里看店的欧巴桑吧!

  五条悟右手握拳敲左手,瞬间领悟,他快乐地飘到廊下,大声喊:“婆婆~还有没有空余房间。”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