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 那东西 蹭_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时间:2022-01-04

地铁 那东西 蹭_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周围静悄悄的。
  空调的风有点暖燥,吹下来。
  身边人都低着头看手机。


  许泠抬起眼睛。
  他的视线,刚好和谢泽悦看过来的目光撞上。

  谢泽悦似乎是热,黑发间满是汗珠,领口敞开了许多,单手挎着背包。他们的目光就这么飞快的一触即离。他复又移开眼睛,看着倒影,黑色碎发安静地垂在额前。

  叮——
  不知到了哪一层。
  又是一群人往里进电梯,许泠倾了一下身子,往里靠。
  撞进一个熟悉暖热的怀抱。
  许泠唇角轻扬。

  他的T恤有汗渍,暖、热。
  靠近的一瞬间,许泠感觉到了对方因此而紧绷了。

  谢泽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手指微动。
  他的眼神,停在了许泠白皙的单薄的眼皮上。男生的漂亮眼尾拉长,睫毛轻盈。

  一个男生抱着球往里挤:“借过。”

  许泠清瘦的手指轻微扶了一下谢泽悦的胳膊,站稳了,但微微侧过来的姿势,让他的呼吸扫过来一点,落在了谢泽悦的颈处。
  许泠的目光下。
  谢泽悦凸起的喉结滑动了一下,浓睫眨动,抑制什么。

  不由就想起,从前接吻,他亲吻他的喉结,舌尖舔舐过的滋味儿。

  他欣赏他的失控,纵容他的放肆。

  叮——
  电梯门又开了。
  电梯里的人群鱼贯而出,空旷了不少。

  许泠站好了,移开眼睛,清冷的眼皮隐约有点浅红。
  他乌黑的刘海遮住一点眉骨,他又往里站了一寸,靠着冰凉的电梯。

  狭小的空间,安静,但人多,因而有些燥热。
  谢泽悦深邃的眼神,落在他身上。

  许泠好听的嗓音,忽而放轻了,说:“sorry.”
  谢泽悦:“......”
  他还没说什么,许泠就礼貌地和他拉开了距离,表情恢复了清冷的淡定,低眸,说:“刚刚人太多了,我就扶了一下。”

  谢泽悦盯着他脸上少有的歉意,温声说:“没事的。”

  许泠看他这样子,偏头失笑。

  两人上了楼,进了房间。
  许泠合上门的一瞬间,卧室就陷入了一片安静中。
  两张单人床,估摸着是一米二一张,左右各放了一张床,中间则是小柜子。

  许泠的行李很简单,一个箱子就装完了,他拖着放在门口的行李箱到自己床边,放倒,打开,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换洗衣物、毛巾,放进衣柜里。两人的衣柜并排放在靠北的一面,旁边是一扇小窗。
  手机忽然响了,他从衣兜里拿出来,看见备注名。
  白皙手指划过去,接起来。
  他的手机开着免提,电话里,温柔的女声是他母亲。
  “什么?”
  “我知道,我会弄。”一边说一边扯了一下箱子里叠好的一团。
  “嗯,室友在。”又看一眼谢泽悦。

  门没关,远处走廊走过几个男生,喧哗声渐渐远去。
  一阵风吹了进来,有些凉。

  许泠因垂着头而露出来的一截白皙的后颈儿,在光下,有些许细小的绒毛。
  挂断电话后。
  他和一箱子的被单被套面面相觑。
  和他在电话里和母亲对话中的淡定截然相反,他显然不擅长整理被褥,对着箱子里的被单被套显得纠结又茫然的样子,有点意料外的可怜。
  谢泽悦看得勾起唇角,蹲下身,在他耳边说:“我帮你。”

  许泠回过头,把电话挂断,清亮的眼眸闪过一点意外之色:“你...会?”
  谢泽悦蹲下身子,手肘曲起来搭在膝盖上,微微挑起眉骨说:“不难。”
  许泠在他身边,眨眼,看着他。

  五分钟后。
  许泠坐在他的床上,看着谢泽悦忙碌的样子,唇角微微上扬:“你好厉害。”

  这句夸奖落入耳中。
  谢泽悦把他的被子放在床边上,侧头,盯着许泠白皙的侧脸和含笑的眼睛。许泠柔软的唇弯起好看的弧度。

  他起身,单手撑在床侧,微俯身,靠近了许泠的颈边。
  “你知道,不能这么夸人么?”
  他喉结微动,嗓音轻微的低哑,磁性。
  许泠似是不曾料到他突然的靠近,白皙侧脸泛起绯色,手指缓慢收紧了。

  他不紧不慢起身,垂眼,视线落在许泠那双漂亮的眼睛上。
  许泠像是石化了,但单薄的眼皮不安地颤抖。

  “房卡呢?”他问。
  许泠从衣兜里拿出来,两只手指夹着,还给他。
  白色的灯光下,外面一阵远去的喧哗声,男孩子们路过,嬉笑着往宿舍尽头走去。

  他接过,浓密的睫毛低下来,说:“等着。”
  他接过房卡,出了门。

  许泠穿一件宽松的白T恤,双手撑在他的床侧,不紧不慢回头:“你去哪?”
  砰——
  门关了,没锁严实,一条细小的缝儿透着月光的倒影。
  “下楼帮你拿房卡。”
  他沉稳的嗓音透过门缝儿传来。

  许泠手指点着他的被单,打节拍,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夜风。
  呵。

  许泠站起身,看看他的卧室,目光落在书桌上。咖啡,习题册,还有一个合起来的笔记本电脑。笔放在一个黑色的笔筒里,一堆的笔,令人眼花缭乱。他从谢泽悦的书柜上取下一本小说,英文原版,小小的巴掌大一点,托在掌心像是一块温暖的砖。
  他靠在床上看书,点了一盏小台灯,还没翻两页,吱呀一声,没关严实的门缝儿被人推开了。
  门口那人扒在门缝儿的位置,往里看,肩膀上挂着一个白色的浴巾。
  是个没见过的陌生男生。
  “许泠?”
  他走了进去,转了一圈儿,笑着坐在床上看过去。
  许泠抬头看他,放下了手里的那本书,微微偏过头,目光似乎在说:你谁?
  “我是你隔壁的,你不认识我么?”他的目光有点受伤,捂着胸口嘤嘤嘤:“我们一个班啊!”
  男生的个儿挺高,大大咧咧地拖了一个椅子,坐在椅子上。
  “......”
  许泠看着他,微微挑眉。
  实际上他入校以来,并没有刻意去记住班上人的面孔。
  “我叫叶瑜,”男生坐在了他的旁边,说:“坐在靠近后门的位置,明天上课,你就看见了。”
  说完,就凑近了许泠,看他手上那本立起来的书。
  “你在看什么?”
  许泠把封皮给他看:“小说。”
  “牛逼,”男生眼睛亮亮地看着他,鼓掌赞叹:“你们学霸都是看原版书的吗?”
  许泠看着他,不由轻轻笑了。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淡淡的质问。
  门口的人影拉长,他推开门,转身合上,看着床边儿的两人,挑眉。

  叶瑜在谢泽悦进门后也没觉得有什么,离许泠坐的极近,胳膊都挨上去了。
  两人靠在许泠床头,似被他打断了谈话,看着他。

  叶瑜一笑,说:“诶,老谢,你们俩怎么一个宿舍了?”
  “他没地方住。”
  他看许泠一眼,嗓音淡淡的。
  许泠放下书本,露出脸。
  “呃?好惨哦。”
  叶瑜坐在许泠旁边儿,胳膊就直接搭上了许泠的肩膀,大大咧咧的,揽了一下,笑着说:“那我们许泠就拜托你照顾了!”
  谢泽悦觉得刺眼。

  “‘我们许泠’?”
  谢泽悦轻轻扬了扬眉骨,动作停在那,重复。
  视线扫过他搭在许泠肩上的手臂,挑眉,似笑非笑。他的眼睛黑,沉,深的吓人。

  叶瑜一怔,看着他的表情,下意识站起身稍微离许泠远了点,一面又有点莫名,他这是在干什么?看谢泽悦那表情,难不成,他俩真有点什么?

  “你,你们忙,”叶瑜实在受不了被人充满敌视地看着,后怕地站起身,往宿舍门那儿走了几步:“我先回去了。”
  离开时,他和谢泽悦擦肩而过。
  又被他挑衅的视线上下扫视一遍,漫不经心的。
  砰——
  门被一阵风刮上,合拢了。

  许泠长腿半搭在床上,膝上摊着那本书,灯下,清亮的眼睛安静地看着他,带着笑。
  “房卡。”他说。
  视线里多了一双修长的手,指骨间夹着房卡,放在许泠身边。
  “谢谢你。”
  许泠在他准备离开时,忽而勾住了他的手指。
  修长漂亮的手指,有点热汗。

  他黑色短发被汗水浸湿,灯光下,侧脸,睫毛颤了下。
  轻微的声音。
  掌心里被塞了一枚水果糖。
  “你看起来有点低落,”许泠站起身,走过去,偏头,在他耳边轻笑,嗓音清冷:“是因为刚刚过来和我聊天的人么?”

  谢泽悦回头,高挺的鼻梁上落下阴影,视线来回扫视许泠白皙干净的脸,和那双清冽的眼睛,“你和他,不是刚认识?”
  就聊的那么开心了?
  “......”

  谢泽悦看起来还在生气。
  两人都是短暂的安静。
  他一直没说话,许泠便回忆起来。
  他们认识那时候,谢泽悦其实是比较收敛的性格,只是听说他提起别的男生时,会安静地听,偶尔有点酸地在许泠夸奖别人的时候,幼稚地攻击他们。

  许泠看着他,打开自己的平板,手肘撑在膝盖上坐着,垂眼,邀请他:
  “要不要一起看电影?”
  “不要。”
  “那你想玩游戏么?”
  “不想。”
  “你……”
  “你刚刚和叶瑜不是聊的挺开心?”

  他钻进床帘。
  黑色,把整个人都封闭在里面。
  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草。
  不用那么幼稚吧。
  许泠晃神的功夫,不留神点开了学校的那个刷题app,他看见自己关注的某个人头像亮了一下,是那位传说中的X.,显示状态:在线刷题中。
  看起来刷题的态度十分凶残,没一会儿就冲到了日榜一。

  他莞尔,又戳开那个私聊框。
  几天前发给他的那句话,有了回应:
  许泠:“hi,你好,可以加个好友么?”
  X.的回复是:“你是xl?”

  许泠当场失笑,不至于吧,这么直白地猜他的身份?
  他自己还没掉马,谢泽悦主动把马甲暴露了出来,许泠真不知道该怎么夸他。
  但他偏头,眼皮低下,白皙手指在桌面上敲击了几下,故意不认,装作不知道地回复:
  -“xl是谁?我不认识。”
  -“^_^”

  与此同时。
  他切入了擂台赛的模式,向那位X发送了诚挚的邀请。
  -“您向X.发出邀请:快来和我一起刷题吧!”
  -“房间号:7001,当前人数:6。”

  规则:
  可以允许邀请一个或多个好友同时进行,左上角的小方框是几位的综合排名,每格五分钟,淘汰一位排名最后的用户,留下的则是胜利者!
  注:综合排名并非单指正确率,与您的解答速度、题目数量都有关,是一种综合考量的过程。请愉快答题吧!
  这意思是说,垫底就踢出去。

  与此同时,他手指轻轻触碰,同时邀请了日榜、周榜、综合榜上前几位的用户。
  ——人多,更像是挑衅。
  作为被挑衅的一方,回避了,就像是认输了。
  一个骨子里十分要强的人,又怎么会认输?

  刷题房间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刚刚被邀请进来的几人,对着许泠的昵称发出了灵魂质问。
  -“请问小哥哥是……?”
  -“这昵称,太强悍了,不怕被老谢打?”
  -“实不相瞒,我就是被这昵称吸引进来的。”
  -“一样一样哈哈哈。”
  -“房主有木有邀请了X.大神?”
  -“啊,一直想和他pk一下,既然来的都是大佬,能不能给个机会。”
  ……
  许泠回复:
  -“邀请了。”
  -“他会来的。”
  -“:)”

  三秒钟后。
  果不其然的,房间顶部的小框框里,多了一个人,全黑色的头像,旁边的昵称是熟悉的X.。
  X.:
  -“开始?”

  不知为什么,他一进来,房间里飞个不停的对话框仿佛进入了冻结状态,突然安静,没人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

  对话框像疯狂的弹幕一样飞了起来。
  -“卧槽,是大佬来了。”
  -“您太快了,悠着点刷,最好每写一道题就检查一下,再换成n种解法,别到时候我们还没写完第一题,您老就交卷了。”
  -“把害怕打在公屏上……”
  -“啊啊啊啊啊”
  -“刚刚叫房主邀请,结果真就来了!”

  还有暗地里酸的:
  -“至于吗,你们太夸张了。”
  -“别吵了,结果怎么样还不一定呢,呵呵。”
  -“房主,开始吧。”

  许泠点了那个[start]键。
  五分钟后,排名最后的那位被踢了出去,只能在一边看着几人刷题。
  十分钟后,又一个被踢出去的。
  ......
  半个钟后,所有人都被踢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
  许泠,以及那位昵称为X.的用户。

  踢出去的一拨人在房间外观战,聊天房里,消息发个不停:
  “有点强啊这位房主,看来他还真有点实力。”
  “昵称起的这么酷炫果然是个不一般的。”
  “他俩好配,没觉得吗,这位房主说不定就是想和他对着刚,拉我们来都是凑数的呢。这俩,人狠话不多,都是干大事的。”
  “要不要猜猜,他俩谁能笑到最后?”
  “房主人狠话不多啊。”
  ......

  十分钟后。
  “小黑屋”被人掀开,谢泽悦探出半个身子看许泠:“你挺闲。”
  许泠半躺在床上,腰后垫高了一个枕头,很惬意似的曲起了一只长腿,白皙手指在屏幕上点来点去。
  “嗯?”
  他抬起眼睛,发出无辜的鼻音。

  另一边。
  谢泽悦低头看着其中一道题,c++程序设计。
  作为剩下的两个答题者,两人能分别看见对方写题的过程。
  因而,手机屏幕右上角里的内容,格外惹眼。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