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我竟然被同桌带回家玩了一整天

时间:2022-01-05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我竟然被同桌带回家玩了一整天

 

  宋一白把玻璃杯放在郭天宇的前面,自己在郭天宇的对面坐了下来,给郭天宇倒了一些酒,随后把酒放在了桌子中间。

  “自己喝,自己倒。”

  郭天宇看着自己面前的这瓶酒,5位数的。面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对宋一白点了点头。

  宋一白从自己的兜里摸出了半包烟,抽出一根点上,然后看着郭天宇,等着他说。

  郭天宇随身携带了一个文件夹,很薄,递给了宋一白。

  宋一白一只手接过,另外的一只手把只抽了两口的烟按灭在了烟灰缸。

  打开了文件夹。里面只有几张纸,宋一白大概的翻看了一下,对郭天宇说:“嗯,还知道点什么?我边看你边说?”

  郭天宇点头同意:“这个事知道的人真不多,主要这两个人都不是圈里的,一个国外刚回来,另外一个根本不混圈。不过我还是多少打听出来一些。”

  “你刚才看的第一张,就是我找朋友打听的,那个叫关秋的家世,信息。原来听说是金融大鳄的儿子,查了下,信息都在那张纸上。“

  宋一白拿起刚才翻过的第一张纸,看到上面写着:关世钧,兴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占股百分之56,市值5000万。

  关秋,澳州留学3年,专业金融管理,三年前回国,回国后在兴世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助理,占股百分之20……

  身高1米82,体重72kg,喜欢穿阿玛尼套装,不喜欢带首饰,喜欢吃沙拉……

  宋一白看着看着眉头紧皱,一脸不明的看向郭天宇。郭天宇也发现了,无奈的笑着对他说:“这个朋友以前对他有点兴趣,做了一些小研究。”

  宋一白收回眼神,继续看着那张纸,上面写着不少让人无语的研究,继续往下看突然在某一处停了下来。郭天宇看到了说:“是的,他回国后进行过一段时间书画古董的买卖,其中涉及到书画部分,他去拜访过B大的严律教授,而严星辰正好是严律教授的儿子。”

  宋一白听到这个话,抬头看着郭天宇。

  宋一白的学校,专业并不是保密的,反倒很多人知道。宋一白是他们这群土著里难得愿意静下心来读书的,还一路读到博士,没少被土著的父母当成“别人家的孩子”教育自己家的。

  而郭天宇虽然不属于他们土著的一波,但是经常跟着他们混,再加上郭天宇是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就算宋一白没有直接当着他的面提过自己的学校、专业,宋一白也不意外这个人知道。

  宋一白看了郭天宇一会儿说:“然后呢?”

  郭天宇刚才的说话停在了关键的地方,他要通过宋一白接下去的语言或者表现来确定自己接下来的说话方式。他知道宋一白并不介意自己知道他的事情,甚至猜出来宋一白在这两个人里面,真正感兴趣的应该是那个叫“严星辰”的人。

  这个想法不由得让郭天宇对这个叫“严星辰”的人更有点好奇了。

  “关秋应该跟这个叫严星辰的就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认识的,认识没多久就在一起了。具体的时间不知道 ,但是他们从认识到在一起,再到分手也就半年的时间。

  “我调查了一下,关秋在分手的一段时间里,经常混迹各大知名酒吧,看起来情绪受了很大的打击。”

  “那那段时间他有找过其他男人吗?”宋一白问。

  郭天宇没有想到宋一白这么直接,吃惊了一下不过马上掩饰过去了。不过这个问题他还是调查了一下的:“他没有主动招惹过,确实有过几个往上贴的,发展到哪一步不知道。”

  宋一白点了点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郭天宇看着这个样子的宋一白,也在想着什么,这个人很聪明,很有钱,但是心思也很深。表面对谁都很有礼貌,但是你永远不知道他对你的笑背后是真诚还是算计。这种人,永远不要惹。

  郭天宇也不是没有打过宋一白的主意,郭天宇第一次见到宋一白的时候,那时候郭天宇还很稚嫩,不管是面容还是思想。

  不记得是几年前,同样的夜晚,郭天宇在朋友的带领下来到这个酒吧,朋友推开包间的门,很热闹,只在沙发的角落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扯着嗓子在跟旁边的人说些什么,旁边的人穿着白色的衬衣,袖子堆在小臂中间,细长的手指握着一个玻璃酒杯,时不时安静的对旁边人点点头,笑笑。

  “天宇。”

  郭天宇抬头看向对面,对面的人很巧的穿的今天也是一件白色衬衣,袖子上的扣子被解开了,文件放在腿上,手里握着一个玻璃圆杯,郭天宇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画面好像与记忆中的画面重叠。

  “关于严星辰知道什么吗?”宋一白问。

  “嗯,也是知道一些,但不多。”郭天宇回,“严星辰简单一些,从小在这里长大,母亲在他10几岁就去世了,跟着父亲生活,大学也是B大,语言文学系,但是很巧的是,他是在跟关秋分手后,出国留学的。”

  这些信息宋一白基本都是知道的,然后问郭天宇:“分手原因知道吗?”

  郭天宇:“据说是严星辰的父亲发现后分开的,具体内容就不知道了。”

  宋一白已经翻完了手边的纸,除了一些信息外还有一张照片,照片并不清晰,看起来角度像是偷拍的,照片中是夜晚,严星辰站在街边看向旁边树上的挂灯,旁边的关秋拉着严星辰的手,一脸幸福的看向前方。照片中并不能看到严星辰的表情,宋一白盯了很久,旁边的郭天宇也没再说什么。
  过了几分钟,宋一白把文件放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端起自己的酒杯跟郭天宇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对郭天宇说:“我晚上还有点事,不能多陪你了。随便玩,今天算我的。”说完就站了起来,郭天宇跟着宋一白站了起来,说了句“谢谢哥。”

  宋一白把郭天宇送出门,又回到客厅,拿起刚才的那几张纸,还有那张照片,用手机拍了下来,然后走到房间扔到了抽屉里。穿上衣服出门了。

  夜晚,严律进行了一下午的复健,输了好几瓶的液体,早就体力不支睡下了。夏晓雯回去陪夏淑慧,严星辰留下了陪床。病房里安静的偶尔能听到严律的呼吸声,严星辰关上灯坐在沙发上忙自己的学业,请假已经好久了,导师那边也催了好久,最近得回去一趟,严星辰看了看睡着的严律,然后把自己的电脑扣了起来,躺在沙发上想事情。

  叮!手机响了一下,严星辰看了眼,手松了一下,手机砸了下来,差点砸脸上。严星辰抓着手机坐起来,盯着微信的信息:关秋申请加您为好友。

  三年前分手后,严星辰早已拉黑了关秋的一切联系方式,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关秋终于没有再想办法联系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严星辰就把关秋从黑名单里删除了,当时他以为两个人再也不会联系了。

  现在盯着这条申请,看了好久,这次的见面是一个意外。如果万一,关秋还不放弃,再被父亲发现……

  严星辰忙看了眼严律,发现他还在睡觉,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拿着手机轻手轻脚的出门了。
  严星辰坐在走廊的凳子上,点了通过。

  -星辰,我是关秋。

  严星辰刚通过就收到了信息。回复道:我知道。

  -现在空吗?能见个面吗?

  严星辰本来是想拒绝的,后来想了想同意了,说自己在医院。

  -我马上过去,到了跟你联系。

  严星辰心里想着,最后一次,真的最后一次,把所有的话都说清,再也没有纠葛了。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严星辰收到了关秋到了的消息。严星辰也在凳子上发呆了半个小时,回忆了很多。严星辰本来想进去拿件外套的,又怕吵醒严律,只穿着一件单衣就下去了。

  关秋在停车场站在车边看着医院的大门口。然后就看到一个高挑的男生,穿的很薄,黑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

  关秋叫了一声“星辰”举起手挥了一下,准备向严星辰走去,结果严星辰看到他,朝着关秋小跑了几步,关秋就停在原地等他。

  等严星辰走进,关秋才发现他穿的有多单薄,关秋伸手想去摸严星辰的胳膊,被严星辰避了过去,关秋愣了一下,停在半空的手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收回来。但是关秋并没有介意,一边开车门一边对严星辰说:“怎么没穿个外套就下来了,你先穿我的吧。”
  “不用。”不等关秋把自己的外套拿出来给他披上,就被严星辰拒绝了。拿着衣服的关秋愣在那里,停顿了一下才说:“那最起码坐车里说吧,这么冷冻感冒也不好。”

  严星辰本来还要拒绝的,但是突然看到关秋眼睛的那一瞬间,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最后点了点头。

  关秋看到严星辰没有拒绝,情绪瞬间变了,拉开了后车车门,请严星辰坐进去,等严星辰坐进去贴心的把门关上了,自己则换另一边也坐了进去。

  车里没有开灯,只有前座中间的显示屏还亮着,车窗外面的路灯照进来并不是很黑。关秋伸手把头顶的小灯开开,暖色的光瞬间亮了起来。

  “星辰……”

  关秋刚想说些什么,被严星辰打断了:“你不要说话,让我先说。”

  关秋盯着他,点了点头。严星辰并不看他,盯着前面的座椅接着说:“对不起。三年前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以那样的方式突然结束。这三年我想了很多,不是你的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只是没有在恰当的时间遇到罢了。”

  说完严星辰转过头看着关秋:“关秋,真的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你不要再跟自己过不去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以后还会遇到比我更好更优秀的人,就让我们结束在三年前吧。”

  关秋突然很难过的低下头:“星辰,我不行,我真的不行。我本来以为我可以的,这三年,我真的以为我放下你了,但是今天我见到你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做不到的,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你再好的人了。”

  关秋突然伸手抓住了严星辰的手,想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严星辰没有准备,倒在了关秋的怀里,关秋抱着严星辰,一直在说些什么,严星辰一句也没有听到,只想马上把关秋推开,但是关秋抱的很紧,严星辰用不上力气。

  “关秋,你放开我。”严星辰生气的喊了一声,关秋无动于衷。

  突然响起的敲车窗声惊动了里面的两人,关秋扭过头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只能先松开了严星辰,严星辰看向关秋说:“关秋,你清醒点,我们已经结束了,以后我们还是做陌生人吧。”

  说完拉开车门下车、关上车门一气呵成,根本没有看外面敲玻璃的人,扭头走向医院。

  关秋拉开车门站在了敲玻璃的人旁边,表情很冷淡:“哼、又是你。”

  宋一白:“是我。”

  关秋:“你到底想干什么?”

  宋一白:“这话不应该我问你吗?你没有看到他不愿意吗?”

  关秋:“你……”

  宋一白也不等他说话扭头追严星辰去了。

  宋一白离开酒吧,本来想回学校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那张照片鬼使神差的开来了医院。

  宋一白到停车场的时候正好看到严星辰从医院门口出来,然后走向了关秋。宋一白坐在车里看向两人坐到车里。宋一白的车刚好停到了关秋的车旁边,从驾驶室望过去,关秋开的小灯正好照亮了一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