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禁高干:啊~这么大会撑坏的

时间:2022-01-05

情难自禁高干:啊~这么大会撑坏的

  有一瞬,他看到励啸唇角僵住的模样,觉得很疲惫,心里很空。

  帐篷外的虫蝉十分响亮地鸣叫着。

  昏暗的帐篷灯下,励啸没什么表情。他一般有什么情绪脸上都很明显,但他这会儿就是毫无表情,淡淡的,目光在季遇的瞳孔里,扫了一圈又一圈。
  然后他眼皮一垂,直接哼笑了声。
  “行,我的错。”

  撂下这句平平的话后他就伸手触了触帐篷灯,让视线所及坠入了完全的黑暗。随即直接躺进睡袋里,侧过了身。
  季遇还坐着,手臂支在两膝上,烦躁地揉着头发。

  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在这个节点爆发了。
  但骂已经分手两年的前男友犯贱,真的很傻逼。
  这词儿太重了。

  旁边还放着励啸带来的防蚊水,他犹豫了一下,抓过来草率地抹了抹手臂,又闷头躺了下来。
  两人背对着背,一动不动。
  但过了很久,也没人睡着。
  彼此也都知道。

  他们就像要比赛睡觉,呼吸碰撞在狭小的帐篷里,却谁都赢不了。

  最后还是季遇赢了。他都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见励啸呼吸变缓变均匀,然后他直接从睡袋里爬出来,捞了个烟盒走出帐篷。
  山顶昼夜温差大,季遇哆嗦了下,蹲在草坝里,点了支烟。

  一根抽完,他又抽了一根。

  “大佬,你怎么还在这儿?”
  一个清丽的女声响起。

  季遇一激灵,站起身来转头,是徐潇。
  他下意识地想把烟灭了,徐潇先说:“你抽吧,我不介意。”
  季遇淡点了点头,夜色下烟头的火星光映着他的脸,有一小簇红。

  “你怎么没睡?”他问,才发现嗓子有些发紧。
  徐潇扬了扬手机,“做翻译呢,客户在美国,有时差。这儿信号实在是太差了。”
  她扬起手机时,锁屏亮了一瞬,季遇看到了时间。
  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徐潇很想问季遇半夜三更在这里干嘛,但季遇那样的气质又让她问不下去。尤其是缭缭烟气勾勒着他静默冷俊的脸。
  看上去太忧郁了。

  倒是季遇自己说了:“我睡不着,就出来吹风。”
  “噢。”徐潇点头,“啸哥早睡了吧。”
  “嗯。”
  “啸哥很容易困。”徐潇的声音在夜风中,缥缥缈缈的,带着一种粉丝的单纯柔情,“他平常通告满,活动也多。他有时候睡着是控制不住的,就太累了。”
  “嗯。”

  徐潇也不知道为什么面着季遇,就很想讲励啸,站姐本能像突然被激发了一样,她又说:“啸哥以前采访,说自己外号就叫励小觉呢,很有意思。”
  “励小觉?”
  “对,睡觉的觉。我们还笑,说啸总把自己搞得这么萌。”
  季遇眯了眯眼,没说话。

  徐潇看着他,张唇想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儿,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趁着无人的夜色,不再顾忌,把憋了几天的猜测问了出来:

  “大佬,你和啸总……不只是大学室友吧。”

  季遇手中的烟火光一抖。
  良久,他才微微点了个头。

  “啸总说的那个初恋就是你,对不对?”
  徐潇的语气里是小心翼翼的试探,却也更是斩钉截铁。

  季遇夹着烟猛吸了一口。
  山里的夏夜凝滞而沉重,拖着他颀长的影子。

  过了一会儿,他又把烟掐了。
  “是。”

  猜测被验证的一瞬间,徐潇有一种“我他吗就知道”的如释重负,也同时被更大的惊愕布满。

  “怎么看出来的。”季遇问,眼神越过远处看不清的黑色群山。
  “其实……挺明显的。”徐潇挠了挠头,有些呆滞,“可能是因为我是粉丝,看啸总看得太多了。你知道吧,粉丝都是用显微镜研究自己爱豆的,有些事儿比当妈的还看得清楚。”
  季遇笑了笑。

  “第一天啸总看你那眼神儿,我都觉得不一样。不夸张的说,我就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认真地去看一个人,而且我每天都盯着他,就纯粹粉丝想欣赏爱豆那种盯哈,但他每天都盯着你。”

  季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还有你们俩相处那感觉……”
  “很尴尬是么。”

  “不不不,”徐潇摇头,“是太自然太默契了。就……就比如今晚不是烧烤比赛吗,你俩选菜的时候也没问过对方的忌口,烤的时候也不说话,就啸哥烤,你给他递调料,你可能不知道那感觉有多和谐。刷油啊放孜然粉儿啊,啸哥不说,你也能在需要的时候递过去,好像你们不需要交流,也不需要问对方的口味儿,妈的主要是那种氛围,我真形容不出来。”

  季遇又扯着嘴角笑了下,挺苦涩的。

  徐潇说了半天,才意识到这两人已经分手了,是被迫做节目才挤在一块的。
  她微微一滞,有些歉然,假装用尽量轻松的语气闲聊:“不好意思哈大佬,我真就是……太惊讶了。很早之前有资深老站姐说励啸有个帅比前任,我没想到这竟是真的……”

  “你错了徐潇。”季遇突然打断了她,声音很淡,“我顶多只能算励啸的初恋。”

  夜色中他挂着一丝蔑然的笑意,墨色的瞳孔更是黑沉沉得看不到底。
  他的语气稀松平常:

  “但励啸的前男友,并不是我。”

  他话音落了好一会儿,徐潇才缓过神来。
  “什,什么意思啊。”

  季遇耸肩:“就字面意思。”
  说着他叹了口气,觉得疲惫不堪:“去休息吧,挺晚了,我也去睡了。”
  徐潇依然是一副信息量过大还在缓冲的表情,站在雾蒙蒙的黑色中。

  季遇回去时,励啸是平躺着的,睡袋中露出半个脑袋,脸微微往旁侧着。
  他看着他。
  他已经很久没有端详过这副样子了,当然他也不否认自己是在刻意避开。
  以前他太喜欢看这人睡觉,那副难得的温温顺顺的模样。
  让他上瘾。

  黑暗中,励啸安静的脸并没有那么清晰。但季遇能看出他眉心是皱着的。
  也不知是不是想到自己刚骂了他,季遇觉得这模样有些委屈巴巴。
  他坐了下来,一直看着励啸。
  最后他伸手,用指腹抹了一下他眉心,又带着一股似不能久留的警觉,迅速收回。

  第二天从归云山下山后,他们又辗转去赏花、漂流、钓鱼,穿插各式各样的双人合作任务。六人靠着微薄的几千块钱在江城又苟了三天。

  这三天的热度倒没有前几天那么高,主要是励啸和季遇的互动变少,不到必要时很少有交流。而他们任务又完成得很默契,次次第一,也就不会遭遇什么节目组故意设置的惩罚,更加平淡无奇。
  这一对纯粹只能看脸了,单从看点来说,完全没有另外两对异性组合多。连导演组的人都专门过来提醒他们互动可以多点儿。

  季遇总觉得是自己的话让励啸憋着了火,虽然看不太出来。
  如果是励小绝生气,绝对直接就炸了。

  但每晚睡在一个标间里,场面确实太过安静。气氛倒不尴尬,只是纯粹的,沉默。
  励啸很早就上床,也很快就睡着。晚上基本上就是他睡觉,季遇自顾自转会儿笔。

  三天一过,【江城篇】便录制结束,直播间暂时关闭。而这只是【一星一素】的预热篇。
  “这一周只是嘉宾们互相了解的阶段,两周后我们开启【S国篇】,那才是正片噢。”导演组如是说。

  季遇一整个筋疲力竭。

  这天晚上十点,他们搭机从江城回京。

  结果刚到江云机场还没下车,就看到标着“出发”的几个口下都站满了女孩儿,一看就是有组织性的,站得很秩序井然,但车过来时,她们还是忍不住发出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以及按捺不住地往前涌。
  “励啸!!励啸的车!!”
  “啸总来了!!”

  这直接把节目组的人吓了一跳。

  【一星一素】和直播用户签了很严格的合约,观看直播的人不能来现场,只能守在屏幕前。而除了直播呈现出来的东西,其他行程和计划也都是保密,这些都是为了防范被粉丝围堵、影响秩序。
  但似乎,他们从江城回京的航班在网上被曝光了。

  这事没人知道,励啸也没想到有粉丝会来送机。他这会儿手上既没有常用的鸭舌帽也没有口罩,索性露着个脸就下车了。
  于是本来还很有素质的粉丝彻底疯了。

  她们就像无数滴从很陡的斜坡流下来的水珠,迅速在他周围聚集起来,拿手机的拿手机,举相机的举相机,把前路围得水泄不通。
  “啸总我要为你生猴子!!!”
  “啸总录节目辛苦啦!”
  “啸总多睡会儿!!”

  还有小声嘀咕的,
  “救命,励啸素颜也太太太好看了我死了!”
  “我刚和他对视了,心脏暴击!”

  为了减少波及,季遇和其他四个嘉宾被安排先下车,让励啸走在最后。季遇是第一次见这阵仗。看着摄制组派了最五大三粗的小C和小Q来维护秩序,也似乎挡不住想直接强抱励啸的粉丝们,他第一次那么深切地意识到。

  噢,他现在是明星。

  之前要不就是防范得太好,要不就是这人太接地气,要不就是季遇只关注他是励小绝,还真对所谓的顶流没什么实感。

  他回头,看着被簇拥在人群中最高的那颗脑袋,觉得挺陌生。
  励啸在粉丝前脸是绷着的,哪怕面对那么多甜言蜜语也不怎么笑,顶多是司空见惯的淡然,也就有粉丝给他送信后他才礼貌地说声“谢谢”。
  季遇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人设。

  棱角很锋利,脸挺臭,人很傲。
  特别拽。

  到达京城后,粉丝阵仗就更大了。
  这会儿明明已经是凌晨一点,本应该是空旷的接机出口处站满了人,直接围到了外面的大门口,举牌子的,举摄像头的,举花的,还有举玩偶的。包括第二层也挤满了粉丝,靠着栏杆往下看。

  全副武装好的励啸一出来,就是此起彼伏的声浪与欢呼,粉丝的镜头迅速怼了起来,灯光啪啪的。她们脸上的表情,就像哪怕等了半天,都因这一瞬变得值得。

  励啸这时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裹着满身倦意,只顾埋头走。

  人们围着他。

  “好帅好帅好帅!!”
  “啸啸啸啸——”
  “啸总多注意身体啊!”
  “啸总别和季遇炒cp啦!我想你独美!”

  “啸总怎么要参加这种麦麸综艺啊,我们都看不懂啦!”

  这话让励啸脚步突然顿住,抬起头来。

  于是粉丝们脚步也顿住。
  季遇等人跟在后面,脚步也跟着顿住。

  机场的灯光白得刺眼,励啸突然转过身向后走了两步,扬起手:“你过来——”
  在众人的目光和镜头中,励啸把季遇猛然从人群中拉出来,用力地抓住他的手。

  然后他以一个季遇挣脱不了的力气迅速交握。
  再十指紧扣。
  再举起。

  励啸单手把口罩一扯,像是忍了很久终于爆发一样,将手举在脸前,拿唇直接抵上季遇的食指。

  短短一瞬后,他便分开了。
  迅速而果决。

  这动作太快,在外人看来,他就像随便捞了个人,就闻了一下他的手,轻慢随意,没有情绪。
  似乎只是为了怼人和炒作。

  励啸扬着嘴角,笑得有些嘲讽和满足。

  站姐高清视频镜头下,是他那张格外跋扈嚣张的脸,和不耐烦到极致的声音:
  “那这下看懂了吗。”

  粉丝开始沸腾尖叫,场面愈发混乱。

  季遇的手还被励啸握着,耳畔逐渐变得模糊。

  只有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冰冷指节,被柔软双唇触碰时,那一刹那的酥麻温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