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很漂亮很勾人男主很宠的小说:半失神二穴同时

时间:2022-01-05

女主很漂亮很勾人男主很宠的小说:半失神二穴同时

  殷北临把要她带过来的衣服丢给了路壬。

  “穿好再出来。”

  于是黄莺便看到路壬抓了抓头,他表情讪讪,看着一点都不妖艳贱货,还有几分清纯和乖巧。

  “谢谢临哥。”

  黄莺,“……”

  这就叫哥了?

  她下意识去看殷北临,但殷北临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

  他云淡风轻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给自己冲了杯茶。

  瞥见她看过来的事视线,还冲着她“你看我做什么”一样挑了挑眉。

  黄莺,“………”

  浴室里窸窸窣窣,是路壬换衣服的声音。

  黄莺想着先前的那一幕,一时人还有点恍惚。

  同一个酒店就算了,路壬居然和殷北临在同一个房间……

  难不成,她还在做梦?

  昨天半夜,#路壬殷北临关系亲密#这个话题空降了微博热搜。

  这个热搜先是空降排行榜第七,几乎也就几分钟的事,就直接登顶,搜索指数更是不断上升,实时广场几乎一刷就是一百来条最新发博的程度。

  点进去看,是路壬和殷北临一起等待电梯的正面,侧面,和背影。

  狗仔显然是有备而来,不仅发了照片,还有路壬和殷北临上呆在一块的动图。

  虽然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拍的,整个live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还是能看得清路壬和殷北临一起等电梯,而且上了同一层。

  但是明明这么清晰的生图,还配上了动图,虽然登顶了热搜,但是点开实时评论,里面确实一顿群嘲。

  [又来了又来了。]

  [关系亲密,你看人家临爷想理你吗]

  [不懂就问,路壬到底是何方路人?为什么他总是挂在热搜上?]

  [路人你都不知道,小心路壬发律师函警告你]

  [糊逼请自重ok,不要越级碰瓷,你不配]

  [支持殷北临维权]

  [路壬每天都在碰瓷,他好忙啊,上次有人数,他一年关系亲密了二十个男明星,好家伙,我爬墙的速度都没他快]

  [别说,他还尽挑红的蹭,不红的人都看不上]

  [娱乐圈碰瓷式势利眼]

  [团队还好意思放动图,哈哈哈笑死我了,没看到殷北临几乎连话都不说吗,越看关系越不亲密好吧]

  黄莺确实没有把路壬放在心上。

  她看了一下舆论风向,这人风评着实太差,实时微博里基本都是在嘲他的。

  再加上路壬“关系亲密”的男明星确实太多,这次的消息一看就是他们那边公关团队发的,连记者都懒得来采访这件事。

  昨天一晚下来,就没几个业内人过来联系她。

  因而她并没有把路壬的事情当成多么大的危机。

  当殷北临的经纪人五年下来,黄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路壬只不过是里面最普通的碰瓷炒作罢了。

  不过说实话,她确实最厌烦的就是路壬这种烂泥式袭击。

  烂泥刀枪不入,一刀插在烂泥里,自己的刀跟着脏。

  你跟他非要去争辩,解释和他的关系,那边必然也会上赶着也来说什么,显得真的有那么一回事。

  不解释的话,虽然现在网友和粉丝都理智都理解。

  但这事儿就像脚底踩了屎,你不管他,那臭味还是跟着你,还源源不断的会给你招惹更多的苍蝇。

  又烦又下三滥又恶心。

  黄莺是这么想的。

  所以站在殷北临的角度上,她也能理解为什么刚刚殷北临懒得用绯闻回应这件事。

  可是……

  为什么路壬会出现在,殷北临的浴室里?

  还是光着的!

  黄莺看着路壬面无表情,脑袋里莫名闪过昨天看的一条微博…

  [话摆在这里,殷北临绝不可能看上路壬。如果路壬和殷北临真能搭上关系,老娘明天直播倒立洗头!!]

  她头忽然有点痛。

  ……

  黑色商务车平静地行驶在高速上,车流穿来穿去。

  商务车里,挡板已经被升了起来,窗帘也像是防止别人看到,紧紧拉着,遮的严严实实。

  路壬换了衣服,上身是一件黑色衬衫,下面也是一条黑色长裤,不过是殷北临的码比他长了一点,裤脚只能挽起来,露出一道带着字母的白边。

  刚骂的对象,现在就在自己载的车里。

  黄莺似乎一点都不尴尬。

  时不时的,她一双眼睛微微眯起来,从前置镜毫不避讳地看过来。

  路壬被她看得背后发毛,觉得自己就像实验台上被研究的青蛙,不自觉老老实实地把双膝并拢,手撑着大腿,像个小学生坐在后座上。

  旁边的殷北临看到路壬这个姿势,唇角稍纵即逝地挑了挑。

  殷北临有戏,要去剧组。

  他点名路壬也要去,黄莺没法,只能支开司机,自己上手,亲自把两个人送过气。

  路壬刚洗完澡,头发只来得及用毛巾擦几下,还带着一点点水汽。

  几缕黑发垂在鬓边,下巴上还挂着黑色口罩,衬得小脸特别白净。

  从这个角度看,路壬素颜的样子……居然有点清纯。

  黄莺面无表情地右拐变道,内心却有点晃神。

  说起来,她还没怎么见过路壬素颜的样子。

  路壬本来就花边不断,奇形异服,博眼球博出位,是黄莺最瞧不上的路数。

  但是现在,这个人头发湿漉漉的,乖乖坐着,一下子很难把他从平时的那个邪门歪道的人联系起来,而且他那尴尬都明摆着写在脸上,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

  有点呆。

  看着很好摆布。

  好套话——不过可能是装的。

  资深经纪人黄莺飞快在心里下了这三个结论。

  黄莺还在用一种审视性的探究目光打量他。

  路壬被她盯得,只知道干巴巴地笑。

  他看黄莺一转方向盘,下一秒,忽然听她开口道,“你们睡了?”

  路壬,“……”

  路壬,“………………”

  路壬一脸惊悚地看着黄莺,“怎么可能??!!”

  黄莺怎么会这么想?!

  说实话,她和殷北临都比自己和殷北临可能性大点吧?!

  黄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那你们昨天晚上在干什么?”

  路壬表情一下尴尬起来,昨天……昨天他和男主的那些事能说吗……还有那什么玩具协议?

  ……这哪里说的出去??

  想到这里,路壬忍不住瞥了旁边的殷北临一眼。

  殷北临却正巧也在看他,四目相对,视线不偏不倚撞在一块。

  被那深不可测的幽黑眸子盯着,路壬反射性般又扯了扯嘴角,然后便忙收回视线。

  男主不说话……看来这就是要他自己把握的意思了。

  黄莺手指不耐烦地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说话。”

  路壬只能去头去尾,弱弱的解释道,“昨天晚上,就喝大了,然后正巧一个房间……”

  黄莺听到这里,顿时深吸一口气。

  看到黄莺这个样子,路壬连忙解释,“虽然我和临哥一个房间,但是真的什么也没干。”

  “真的,就是躺着。”

  路壬可不想黄莺以为殷北临和他搞在一起了,“就那种两个男人和男人,不对,两个直男和直男干躺床上,好兄弟纯聊天,别的什么情况都没有……”

  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殷北临忽然“噢?”了一声。

  他转过头来,那锐利漆黑凤眼看过来,似带着分戏弄的意味,重复了路壬的后半句。

  “好兄弟纯聊天,别的什么都没有?”

  路壬尴尬的哈了一声,给殷北临吓得结巴了一下,“……不、不是吗…”

  不、不然呢……不是好兄弟盖被纯聊天,还能怎么说?

  小玩具盖被纯发酒疯吗?

  殷北临轻笑一声,不置可否道,“看来你忘性很大。”

  这句话,路壬也摸不准男主到底是什么意思。

  录像里,最后不就是吐了吗……

  确实也没什么都没有啊。

  但是殷北临都这么说了,路壬也就讪讪低头,不敢说话。

  黄莺,“……”

  她看着殷北临一句话,路壬就像个小绵羊一样,窝囊地坐在旁边,完全讪讪不敢动的样子,一瞬间觉得古怪得不行——

  角色好像颠倒了,殷北临比路壬还像个反派。

  半晌,黄莺叹口气,“行了,不用说了。”

  “我没兴趣知道你们到底是盖被纯聊天还是别的什么,”黄莺深吸一口气,脸色不是很好看,她单手掐了掐眉心,停顿两秒,“北临,你是因为这个才拒绝洛九歌的吗?”

  路壬,“……?”

  殷北临不置可否,“差不多吧。”

  殷北临这句话一出,路壬顿时被黄莺面色复杂地从前置镜看了一眼。

  路壬自己也很懵。

  不过他转念一想,殷北临应该是为了《刀锋》的女三,才拒绝洛九歌的。

  在联想刚刚殷北临说的忘性大,路壬恍然大悟。

  殷北临的意思,肯定是提醒他,要他时刻牢记跟班玩具的身份,好好在黄莺面前当个幌子。

  懂了。

  不就是无条件配合男主吗,这个还不简单。

  再对上黄莺的视线,路壬一改懵逼神色,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就差把“和殷北临统一战线”几个大字贴在脸上。

  黄莺,“……”

  黄莺吁了口气。

  这时候,车也已经也快到了《刀锋》剧组的拍摄地,黄莺把车停在了路边。

  她回过头来,表情不善地盯着路壬。

  “我不知道你最近是用了什么——”黄莺说到这里,话顿了顿,“渠道认识的殷北临。”

  路壬一下咽了咽口水。

  刚刚黄莺是想说他用了什么手段吧……

  “既然你们俩现在关系匪浅,”黄莺继续道,“我希望你谨言慎行。”

  “殷北临的形象是五年来一言一行经营出来的,但凡你对他有一分情意在,你最好别选择去破坏他。”

  果然是黄莺,不愧是为男主考虑的好经纪人!

  路壬听黄莺这话,居然听出了一种恶婆婆叮嘱小媳妇的错觉。

  想到这里,他猛地打了个激灵,甩了甩头——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不过甩完头,路壬便听到黄莺冷冷的声音,“你什么意思?听不懂我的话?”

  “没有没有,”路壬疯狂点头,“莺姐,我听懂了,听懂了。”

  “听懂就把你联系方式给我,”黄莺冷声道,“还有你的经纪人和助理的联系方式,我有话和他们说。”

  路壬乖巧的把微信交了上去。

  不过这时候,手机被抓了过去。

  路壬呆了一下,看到殷北临在添加联系方式里加上了他自己。

  然后还把自己置顶了。

  路壬,“……”

  黄莺,“……”

  殷北临侧过头看着他,眉梢一扬,“这么看我做什么。”

  说完,他便把调过设置的手机还给路壬。

  黄莺,“……”

  黄莺单手捂着脸,然后用力揉了揉紧皱的眉心。

  等黄莺拿到了路壬经纪人和助理的联系方式,路壬看她越发黑沉的表情,讪讪开口说,“那个莺、莺姐……”

  “莺莺姐”黄莺板着脸,“什么事。”

  “不然我现在这里先下车?”路壬小心翼翼说道,“我戴上口罩先下来,免得到时候和临哥一起出来惹麻烦?”

  “不用。”

  “……你不会在这个地方让记者拍了吧?”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黄莺看着说不用的殷北临,这一次神情中的不可置信几乎无法掩饰。

  路壬看了二人一眼,弱弱地道,“我没找记者,真的!”

  黄莺冷笑一声,但没等她说话,路壬“啪啪”拍了自己单薄的胸脯两下。

  下一秒,她便看路壬竖起三根手指,飞快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不满,这里面呃……有一点点误会,但是从昨天起,我已经改变了,真的。”

  路壬义正言辞道,“我知道临哥声誉要紧,您放一千一百个心,我真没找记者。”

  他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一边拿上了手机,戴上了口罩。

  “我一定身体力行和北临哥在公众前面保持界限,绝对不炒作,绝对不吸血,你们放心。”

  一心想开溜的路壬没有注意,他保持界限这四个字一讲出来,殷北临便抬起了头。

  那双锐利的凤眼带着一丝玩味的意味,微微眯着,静静看着他。

  “如果今天真的撞上记者问起来,我也一定那些同性绯闻我一定会澄清,百分百不给临哥添麻烦,真的,莺莺姐你放心。”

  路壬一口气说完,把车门拉开,两步下了车。

  出了车门,路壬最后冲着两个人猛鞠了个躬,“那这样,您二位继续商量,我自己走过去,就不打扰了……再见哈。”

  说完,不等二人反应,路壬就溜了。

  ……

  下了车,路壬一步步顺着自己的记忆往刀锋剧组走过去。

  是得赶紧溜。

  黄莺刚脸都绿了,救命。

  回想起黄莺先前的表情,路壬猛地打了个寒战。

  评论区说的没错,黄莺真的很像发火的班主任……

  他刚刚一瞬间,都有种自己人快匍匐在课桌下面,被老师狂叼的错觉!

  还好他溜的快……路壬拍拍自己胸口。

  离开高压恐怖男主和教导主任黄莺,路壬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插着兜走在路上,脚步都松快多了。

  刀锋这个剧组已经要进入杀青阶段了,记忆没错的话,好像只剩下最后几幕的收尾没拍。

  最后几幕戏发生在荒郊野岭的公路上,所以剧组这几天也不再横店中心,而是过了几个山头,在比较荒芜的公路附近,搞了一个摄影场地。

  光开都要开两个钟,黄莺刚刚放他下来的地方,道路两边根本就没人,也是因为这个,她估计才安心把车停在了路上。

  路壬走了大概十多分钟。

  炎炎白日挂在天上,他在公路边缘走着,没一会儿头发也干了。

  路壬在思索他的戏份,越走记忆越发多了起来,记得没错的话,他在里面演的是一个异装癖杀手,最后好像被男主反杀了。

  说来也奇怪,他的戏份应该完结了才是,不知道殷北临今天带他过来干什么。

  想到刚刚殷北临让他不要下车,路壬抖了一下。

  其实他听到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装作没听见的演技应该还行。

  也不知道殷北临到底想干嘛……

  算了,反正黄莺也不想他接触殷北临。

  他也不想和殷北临呆一块!!

  回想起刚刚殷北临似笑非笑看他的神情,路壬还觉得有些毛毛的,觉得自己就像被蛇盯上的兔子。

  想到这里,路壬又猛地打了个寒战。

  算了,反正没记错的话,等一会儿男主看到《刀锋》的女三,两个人拍完最后一幕就去搞结婚协议了。

  估计也不会有空记得他,也不会记得那个莫名其妙的玩具协议。

  炮灰那么多,他只是最常见的一个路人甲炮灰而已。

  只要他老老实实的不去招惹殷北临,男主肯定没两下就会把他忘了的。

  而且,殷北临的大腿哪里有那么好抱。

  他就只想好好演戏而已。

  刚刚黄莺就说了,是不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拒绝洛九歌。

  虽然他很上道的在黄莺面前应了——可是这世界里女人可不止洛九歌一个啊!

  洛九歌是美艳不可方物的美女蛇一条,再往下算,还有刁蛮狠辣任性的大小姐许青青,温婉大气手段干脆利落的苏曦,新角色清纯女三不知道是什么路数——

  但不管怎么说,路壬完全不想掺和在殷北临和那几个女人的风波中。

  想到那些因为争风吃醋被无辜躺枪拖出去打脸来去的炮灰,路壬又是一个激灵。

  刚刚直男装基当男主的挡箭牌已经差不多了吧……

  之后的剧情,他一个小小路人再去参与,别殷北临一个息怒不定又要抹布他,或者大小姐看他不顺眼就把他炮灰了……

  还是保命开溜为上。

  路壬这么想着,心头一松,长长的吁了口气。

  ……

  走了差不多半个钟,他才终于到刀锋电影剧组的门口。

  不过准备进去,路壬就被拦住了。

  两个工作人员一男一女,都警惕的看着他,“你是谁?无关人等是不能进剧组的,记者也要出示联系证明才行。”

  路壬就把口罩拉了下来。

  那两个工作人员顿时一愣,男生年轻一些,有点藏不住事,直接脱口而出,“你是路壬?”

  说完他才反应过来似乎有点不尊重,连忙补充道,“不是,路老师?”

  路壬也不知道原主本来性格是什么样的,尽量自然点点头。

  ——反正少说少错。

  那两个人愣了一下,连忙让开来,“不好意思”道着歉。

  路壬点点头,嘴上说着“没事没事”便进了去。

  等他走出只剩下个背影,那两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都露出一分惊奇来。

  男生忍不住用胳膊撞撞女生,“见了鬼了,路壬怎么回事啊,今天穿的那么素,”

  女生也有些感慨,“原来他不画眼线长这样,我刚看眼睛根本没看出来。

  “我也是,卧槽他今天也没穿什么渔网透视,我根本没发现。”那男生嘟囔,“他不是很喜欢显摆吗?怎么今天不穿牌子。”

  “你以为,”这女生白了男生一眼,“真是不识货。”

  “他这一身下来,”女生啧了一下,“虽然穿的没以前那些大牌花花绿绿的贵,但是都不是最近艺人能搞到手的货。”

  “你看他的衣服,上衣是Herme的,当即新款。裤子裤脚不是有一道白边吗,那是Balwin的,今年新款!”

  那女的夸张地砸砸嘴,“就一个这种版型不带白边的要三万,带白边的五万起,他这个是带白边有品牌标,有钱都买不到,只能等着品牌方送——杜淮都没有。”

  男生蛤了一声,“你搞错了吧,杜淮都没有,路壬从哪来的?”

  “放屁,你搞错你的奥特曼我都不可能搞错。”

  男生,“……谁玩奥特曼了,我那是漫威。”

  那女生唇角扯扯,切了一声,又好奇的张望了一下路壬换了个风格的背影。

  路碰瓷是要发达了啊。

  她心想。

  不过刚刚路壬拉下口罩,女生摇了摇头,肯定是她的错觉…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