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p25少女 学长给学妹在床上上复习

时间:2022-01-05

下一篇p25少女 学长给学妹在床上上复习

  高考后查分前,算是汪壬川最愉快的一段时间了。
  他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和徐淼整天呆在一处,有时候可能什么也不干,但是也觉得幸福。
  两个人爬了山,出了北城到海边玩。汪壬川被晒得黑了一度,也被徐淼养胖了几斤。
  他皱着眉头问徐淼自己是不是该减肥时,就被徐淼亲得晕头转向拐到床|上继续,安抚着他说:“不胖。”
  嘟嘟囔囔的声音没过多久就换了一个腔调。

  查分前一天晚,汪壬川开始焦虑了。
  他围着桌子转了几圈,还是平复不下心情
  “怎么办,万一过不了线怎么办?”

  徐淼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犯傻,忍不住又起身抱住:“不会的,你看你还拜了佛,香火都掉到你衣服上了,这是好兆头。况且你也很努力,相信自己。”

  “真的吗?”汪壬川想起求的锦囊,翻着衣服口袋拿了出来,“会有用吗?”

  “会的,心诚则灵。”徐淼亲了一下。

  “你都已经定下来了,万一不能和你在一个地方,那不是还要分开?我不要!”

  徐淼因为竞赛成绩和考试成绩优异,提前就被京大招生办预定了,即使还不知道自己的成绩,但也不外乎是全省前几名。

  “放心,我给你补习的,怎么也得相信我吧?”徐淼见他胡思乱想,忍不住拍拍他的脸,“实在睡不着也得睡,明早九点才查分,你不会要等到那时候才睡吧?”

  “我真的睡不着......”汪壬川哭丧着脸。

  “睡不着来干点事,一会就累了。”徐淼揽住汪壬川的腰,直接扛起到肩头,顺势放倒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好好睡觉,明天起来查。”

  “?”汪壬川不解,“不是要做吗?”

  “我去给你热牛奶,你现在哪有心思。”徐淼摸摸他的头,“喝完就睡,我抱着你。”

  ***
  闹钟响了几次,汪壬川都没醒。
  徐淼关掉了闹铃,看着正在熟睡的人,实在不忍叫醒他。
  昨晚虽说喝了热牛奶,但是还是到将近四点才睡着。汪壬川最后都有些不清醒了,还是不敢放心大胆地睡觉。

  等床上的人睁开眼,已经快临近中午了。
  “!!!”
  汪壬川不可置信地看着时间,忍不住喊道:“卧槽!”

  徐淼刚接完老袁的电话,探了个头:“醒了?”

  “你怎么不喊我!”汪壬川只穿了个内|裤,就从床上蹦起,“都过了查成绩的点了!”

  “帮你查了。”徐淼皱眉,眼神飘忽不定。

  “我知道了。”汪壬川低下了头,“我就说,最后几天也要熬夜学的......”

  徐淼上前抱住他,一抹狡黠的笑容露出:“骗你的,傻子。过了,刚过一本线,不多不少正正好,你可以去体大了。”

  ?
  汪壬川先是愣在原地几秒,然后伸手回抱着徐淼,兴奋地跳了起来,喊道:“你没骗我?!”

  “哎呀,真的,你是体大的了,真的。”徐淼揽着他的腰,也顺势蹦了几下。

  “太好了......”汪壬川竟然有点想哭。
  他训练到全身不能动弹的时候不想哭,学习背书到凌晨的时候不想哭,拿到省一打破记录的时候不想哭。
  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想为自己流泪。
  是幸福的眼泪。

  徐淼替他擦拭眼角,又覆上一吻:“是你应得的。恭喜你。”

学长给学妹在床上上复习

  日子过得飞快,汪壬川在集训的磨炼中又一次打破了自己的记录,相比于之前毫无章法的训练,这样的练习确实十分有效。
  田径队里一开始还看不起他的人,现在只得哑口闭嘴。毕竟成绩才是硬道理,那些小动作小心思也偃旗息鼓。

  刘教练已经决定让他参加下个月的市级和省级比赛,按照训练的成绩,不出意外是可以进入决赛的,具体能不能拿到体大的加分和提前招录的名额,还要看汪壬川自己临场的状态。

  丁星剑的事情汪壬川也没有再问,两个人彼此心知肚明。
  只不过再也没看到曲雨信来找过他,队里的流言蜚语好像也慢慢消散了。
  一切都顺着正常预期的轨道发展。

  大巴车快开到学校不远处,汪壬川从车厢玻璃往外看。

  徐淼靠在墙边上,正闭着眼听歌。

  这家伙。
  说好了好好上课,别翘课等他,劝了好半天还是来了,执拗得很。

  车停在大门口旁,沿着绿化带。
  徐淼睁开眼,面无表情的扫视着车窗。大巴车做了防窥,从外往里看不清楚,乌压压的黑色一团。

  汪壬川隔着玻璃和他对视,他突然感觉,徐淼独自一人散发出的气场和平时那个温柔的人像来自两个世界。
  头发长了一点点,但还是很像个不良刺儿头。
  嘴里叼着棒棒糖的气势,让人以为他在偷着抽烟。

  刘教练招呼大家拿好行李下车,汪壬川站起来的一瞬间突然觉得,刚刚徐淼好像透过玻璃锁定了他。
  因为他看到徐淼笑了。

  直到手里的行李一把被人拎走,两手一轻时,汪壬川才有了实感。
  “怎么找到我的?”

  徐淼指了汪壬川的头发,很难再维持那个不良气势,笑着说:“早上没梳头?”

  汪壬川的头顶有两个旋,老家的老人说,这是有福气的象征。落在汪壬川的身上,就变成了早上如果不梳头,就会产生奇奇怪怪呆毛立在头顶。
  形状很奇特。

  “啧,暴露了。”汪壬川往下顺了顺,抿起嘴眨了眨眼睛,“走吧,回家。”
  末了,补充道:“回你家,想猫了。”

  ***
  “下个月的市里的比赛,能进前二的话,就能去省里参加。”
  猫伸了个懒腰,窝在汪壬川怀里,乖得不行。
  “最近成绩还行,应该还是能进省里的,后面的话可能还得看我调整的怎么样。”
  汪壬川挠着猫的下巴,顺着它的毛撸。

  徐淼拿了可乐过来,顺手给汪壬川打开,递了过去:“竞技比赛,不要受伤就好。”

  “是啊,”汪壬川想起集训时候的事,“队里就有人扭伤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也会影响训练成绩,而且也快比赛了,如果参加不了总觉得不甘心。”

  “你呢?”

  “刘教练有经验,我们要拉伸很久才能训练。”汪壬川伸手,示意徐淼拉着自己坐得近点,“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就等着一鸣惊人,横空出世!”

  “成语都会用了?”徐淼靠着他,嘴上揶揄着,也上手去撸猫。

  “那当然,可不能浪费你给我准备的资料。”汪壬川一脸骄傲,笑着说,“害,我室友看到我训练回来还要学习,那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真应该给你拍下来,我当时快笑死了。”

  汪壬川盯着他的眼睛,笑着笑着就安静了下来。
  怀里的猫咪似乎感应到什么,打了个大大的哈切,扭着起身从汪壬川怀里跳了出去,跑出了门。

  “头发扎手了。”汪壬川勾起嘴角,语气竟有点委屈,他伸手环住徐淼的脖颈,将自己全身心都交付在他怀中。
  “想你了。”

  徐淼也回抱着他,嘴角触着他的头发,一下又一下。
  “我也是。”

  好像突然都不用说什么长篇大论,一个温暖的怀抱就能倾诉心事。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徐淼捡的那片银杏叶,终于飞到了汪壬川身边。

  “说好的,要照合照。”汪壬川嘀咕,“忘了吗?”

  “当然没有。”徐淼戳戳他的脸,“我买了礼物给你,我去拿。”

  一个乳白色的拍立得,装在蓝色的礼品袋里。
  “本来准备当作你生日礼物的,”徐淼解释道,“但是你想拍,我就提前送给你,毕竟这样的东西还是用来记录生活才有意义。”
  徐淼竟然有些胆怯,“本来想了很久想送你个别的,后来你说要拍合照,我就买了这个。”
  “想了想,好像我们确实没有一张正式的照片,也怕你不喜欢。”

  汪壬川拆开袋子,将礼物拿出来,磨砂质感,分量不轻。
  “喜欢的。”他说着,伸手拉住徐淼的手心,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徐淼身上,头闷在怀里,“拍照吧。”

  “好。”

  相机定格的瞬间,也记录下来此时此刻。
  他们头和头挨在一处,手和手牵在一起,笑容被放到最大,甜蜜也加到满分。
  这张照片被徐淼和汪壬川仔细地收在手机壳里,随身携带着,无论去哪,都好像彼此都陪伴在身边。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