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妹被n个学长喜欢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家帮我我觉得我会坏掉的

时间:2022-01-05

一个学妹被n个学长喜欢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家帮我我觉得我会坏掉的

 陈时忽然发现自己回到了课堂上,是之前那个蜀省的初中,他现在在干什么?
  陈时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站在讲台上,正在守他们的早读,手上还拿着本英语书,正翻在单词表那一页。
  自己在听写么?听写到哪个单词了?
  陈时抬头,看着下面的学生,问:“刚刚到哪个单词了?”
  同学们没有回答他,齐齐抬头看着他,在回忆里十分清晰的脸慢慢变得模糊了起来,直到每个人的脸都变成了一片模糊的肉色。
  陈时的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往后退了一步,发现自己碰到了后面的黑板,他往后一看,发现黑板变成了那种朴素的,最原始的那种黑板,中间的电子屏不见了。
  低头一看,地上的瓷砖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灰扑扑的水泥地。
  再一抬头,面前是一群年龄参差不齐的小孩子,穿着破破旧旧的衣服,脸上同样是面无表情,直愣愣地盯着他,然后问:“陈时哥哥,你去哪儿了啊?”
  还没等陈时反应过来,最后一排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站了起来,对陈时说:“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什……什么?”
  那个男生面无表情,眼睛死死地盯着陈时,问:“你忘记我是谁了吗?”
  话音刚落,整个教室就变得扭曲了起来,陈时觉得脚下一空,忽然掉了下去……

  “段陆!”
  陈时从床上惊醒,猛地坐了起来。
  脑子里蜂拥而来的记忆让他无所适从,被压抑了两年的情感劈头盖脸得砸向了他,像是个密不透风的网,死死地把他勒在里面。
  他没有在意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弯腰抱着被子,已经泪流满面了:“对不起……对不起!”
  他对不起学校里的所有孩子,他没有做到自己任何一个诺言,他没有帮他们摆脱那个地狱,他没有救下小佐的性命,他甚至……忘记了一切。
  “陈时哥哥……”
  陈时猛地抬头,面前是前几天在食堂里遇到的少年,记忆中那两张稚嫩的脸,渐渐和面前的这个少年重合。
  “小……小佑?”
  少年点点头。
  陈时抬手拉住小佑的手,哭得泣不成声:“小佑……小佑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小佐……我对不起……我……对不起……”
  小佑向前走了一步,抱住了陈时的脑袋,说:“陈时哥哥,我们……不怪你的,不是你的错。”
  陈时猛地抬头,问:“小佐,在你的身体里么?”
  小佑点点头,身体轻微一抖,身体的温度忽然降低,声音也变得沙哑,说:“陈……陈时哥哥,我,没有怪你。”
  陈时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佑……不,小佐蹲了下来,反握住陈时的手,说:“我不怪陈时哥哥。”
  刚开始还是很不熟练,十分怪异的腔调,后面声音慢慢正常了,说:“我知道一切了,本来死掉的是弟弟,是陈时哥哥救了弟弟,所以我不怪陈时哥哥的。”
  陈时一下就崩溃了,他一把揽住小佐的脖子,说:“对不起!我本来也可以救你的……”
  面前的人又抖了一下,身体的温度慢慢回升,然后也抬手抱了抱陈时,说:“我们现在共用一具身体了,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啦,之前哥哥他也不爱说话,现在他遇到不知道怎么说话的时候就直接缩回去了,还懒得社交了。陈时哥哥不要伤心啦!我们现在过得其实也挺好的。”
  陈时慢慢抬头,用手摸了摸刚刚自己抱住的地方,问:“这几年,你们过的还好么?”
  小佑低下头,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些心虚的说:“挺好的,公务员待遇呢。”
  陈时叹了口气,说:“那你能给我讲讲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小佑拉过了旁边的一个凳子坐下,说:“我现在还不能给你说,没有得到……指令。”
  陈时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像是医院病房的地方。
  这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拉开,走进来两个熟悉的人,是殷止和戴毅。
  陈时抬头,说:“现在总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事情的确说来话长,最早的话要从几百年前说起。
  几百年前,一个有名的天师将一个作恶颇多的邪神击败在了一个远离人烟的荒地,邪神毕竟是神,不能使之神魂俱灭,只能封印,而且封印也不是一劳永逸的,于是那位天师带着自己全族的人搬迁到了那片荒地,久而久之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村落,不再与外界往来。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磨灭了太多的记忆。
  村子里的人一代一代的更迭,并没有出现像是桃花源记那样的世外桃源,反而原来越穷,穷疯了的人哪里管得那么多祖辈留下来的东西,卖的卖,扔的扔,谁都忘了为什么会在这个小地方安家。
  建国后,又经过了社会主义改造,□□,连那个封印邪神的祭坛都被烧过一次。
  和谐来人,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个规模不小的村子,都还有些震惊,问大家这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谁都不知道这个世代居住了好几百年的地方究竟叫个什么。
  望着那个破败的牌匾,说:“丰磨村吧,丰收的丰,石磨的磨。”
  全然没有发现,上面其实是“封魔”二字。
  随着时代的发展,村子里也越来越容易得到外界的信息,留在这里的人就更加愤愤不平了,村子里实在是太穷了。
  后面的剧情就如同段陆说的那样,邪神开始被村民祭拜,被村民杀猪杀鸡的祭拜了几十年后,逐渐被那微弱的血气唤醒了。
  其实“陈时”或者说“来支教的大学生”并不是村民杀的第一个人,几年前,邪神就已经被唤醒了,还是同样的剧情,不过第一次村里不敢出去杀人,而且村子过于封闭,也没有外乡人会来,一个查出来肺癌的村民站了出来,主动要求了献祭,不过村里需要筹一笔钱给他的妻儿。
  邪神的“托梦”太邪乎了,村里的人像是被洗脑了一样,还真的凑出了那笔钱,然后一人一刀献祭了那个村民。
  然后肖正义就来了,带着一大笔钱,还有一大堆工作岗位,村子的确靠着那个学校,富了起来。
  接下来的故事,陈时就很熟悉了……
  陈时问:“肖正义办那所学校,是因为邪神么?”
  殷止摇摇头,说:“他选址在那里,是因为邪神。”
  陈时点点头,说:明白了。
  然后问:“然后呢?我走了之后的事情呢?”
  殷止看了眼王佑,王佑凑上前,拉住陈时的手,说:“你走了之后……发生了很多……不太好的事情,两年后,大哥,就是段陆,他就使用邪神的力量,杀了肖正义还有所有的教官,然后放火烧了学校,但在最后接受邪神传承的时候晕倒了。”
  殷止接话:“当时爆发的力量非常大,被局里检测到了,局里的人带队赶过去的时候,山都快烧没了,别说学校了,连山下的村子都烧了个干净。不过我们向上搜查的时候,发现在学校里的孩子们都晕倒在一片唯一没有灼烧痕迹的空地上,毫发无损,醒来后都不记得这几年的经历了。”
  殷止拿出一个平板,递给陈时,说:“然后又在不远处发现了晕倒的继承者,这是当时的情况。”
  陈时接过平板,正播放着一段视频。
  背景是一片焦灰的黑色,中间是一个半悬浮的人,是自己熟悉的那张脸,眉头紧皱,眼白部分全都变成了如血的暗红色,露出的皮肤上全是溃烂的红痕,又隐约能看到一些金色的符文。
  陈时立刻抬头,问:“他怎么样了?现在还好么?!”
  殷止抽回平板,说:“我们把他带回局里做了详细的监测,发现他的意识和邪神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斗争,表面的金色符文是封印邪神的天师在祭坛里留下的封印,不知道怎么被段陆获得了。这几年间,他一直在沉睡,不过最近快醒了,经过检测,我们觉得,这次醒过来的,大概率会是邪神。”
  “你想让我做什么?那三本书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殷止一脸疑惑:“什么书?”
  “你们不知道?”陈时皱了皱眉头,说:“我在穿越前,曾经看了三本小说,小说很邪乎,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借的,但是图书馆并没有那三本书的记录。”
  “那三本小说与邪神有什么关联么?”殷止一头雾水。
  陈时咬了咬后槽牙,问小佑:“卉卉和小培,是不是在段陆烧山之前,就已经……去世了?”
  小佑愣了下,没想到陈时会问这个,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陈时心中最后一点侥幸也没有了。
  他没有向小佑继续去证实那些死因,他基本已经确定了,那三本书中的主人公,就是小佐小佑双胞胎,卉卉还有小培。
  不过……
  “小佑,那卉卉和小培的灵魂,现在在你的身体里么?和小佐一样,是与你共生的关系么?”
  这次小佑摇了摇头,说:“不是,他们只是暂时的在我周围,和我没有共生的关系。”
  陈时点点头,对殷止说:“那三本书的内容,可能是写的未来的事情,里面写到了小佐小佑共用一具身体,也写到了孤儿院另外两个孩子的死亡。不过,书里并没有写到他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情节……”
  殷止和戴毅对视一眼,然后对陈时说:“陈先生,你介意,再做一个测试么?”
  陈时这次没有爽快的答应,提出了一个条件:“在测试之前,我想要先去看看段陆。”
  殷止笑了笑,说:“这件事我们需要向上级申请,你稍后一下。”
  说完就拿起那个平板,输入了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殷止说:“由于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封印住邪神,现在不能轻易的打开,我们先做测试,再去见邪神行不行?”
  陈时想了想,然后点头,说:“希望你们说到做到。”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