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摁在腿上惩罚:学长可不可以不在自习室

时间:2022-01-05

被学长摁在腿上惩罚:学长可不可以不在自习室

  林柚随便点了点东西,等饭过程中坐在沙发上看着屋子四周。

  屋里陈设十分简单,也可能是他的父母经常出差所以少了点生活气息。

  刑辰洗漱完走过来坐在林柚旁边,看着林柚一脸好奇地张望着,笑着问道:“看什么呢。”

  “没什么。”林柚转过头来,“你家这么大,一直都是你一个人住?”

  刑辰:“算是吧,他们工作忙很少回来,你...今天晚上回学校,还是...?”

  林柚:“我能再住一晚吗?本来都打算这周末回我妈家的,现在出了点儿状况,在外面住着总比学校安心些。”

  “安心?”刑辰问。

  “嗯,只要不回学校,我这周末就算回家了,至于住在哪...都差不多。”

  刑辰见他这样说,又想起昨天晚上林柚自己一个人去喝酒,不知道他是遇到了什么事,不过刑辰也不问,他知道自己和林柚关系还没到那个份上,他只需要做好一个朋友该做的就好。

  十七岁的少年,总该有点自己的心事,也总想着自己能够抗下所有。

  林柚低下头避开刑辰视线,“你怎么不问问我...昨天晚上为什么自己去喝酒。”

  “你会说吗?”

  “你不问怎么知道我说不说。”

  “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自己去喝酒,还把自己给灌醉。”

  林柚抬起头看着刑辰笑了笑,之前觉得顾宇恒总校草校草的叫刑辰自己还挺不满意,再帅能有老子帅?今天这样盯着他心想还真是好看。

  清瘦的脸庞,眼睛细长很深邃,眉峰凌冽,高高的鼻梁上少了一架代表学霸气质的眼镜,微闭的薄唇显得刑辰更加清冷。

  若是换做顾宇恒,林柚是绝不会去跟他说自己这些烦心事,总觉得那样的自己有点矫情,但面对刑辰,总想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

  明明和刑辰认识才一周,明明他和顾宇恒从小打打闹闹地一起长大,却总觉得刑辰更让人愿意倾诉。

  刑辰看林柚这样笑,又见他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他不是一个喜欢打听别人家事的人,他自己和家里的关系到现在都还处理不好。

  “不想说就不说了,谁都有不顺心的时候,没必要一直逼自己。”

  “我爸妈...五年前就离婚了。”林柚停顿了一下,“也就是说,五年前我就没有家了。”

  刑辰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安慰他,但他也没有安慰过谁。

  林柚看出了刑辰的想法,心里难过但仍旧挤出个笑容来,“你不用想着安慰我,都过去这么久了,早就没事了,你就当我...给你讲个故事。”

  五年前,林正恪出轨被林柚亲眼发现。

  那时的林柚才读小学六年级,也不像现在这样脾气不好,当时看见林正恪在一栋楼下面被一个女人挽着胳膊,林柚没想到这种在电视上看到的事会发生在他的家里。

  林柚很害怕,他不想自己的爸爸妈妈离婚,纠结了很久还是选择了告诉沐晴,结果就成了现在这样。

  沐晴当时没有工作,她认为将林柚留在林正恪身边能给他更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尽管林柚不愿意,沐晴还是自己走了。

  不久林正恪因为出轨离婚被附近的人知道了,往日里的小伙伴也都开始远离他。

  只有顾宇恒,始终在林柚身边。

  见有人背后谈论林柚的家庭,就过去跟人理论,有时候对方说不过他,看自己人多就开始动手,林柚当时哪里会打架,他和顾宇恒两个人有时候被打的鼻青脸肿地逃走,见没人了两人歇脚的功夫还能指着对方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笑起来。

  明明是笑的,但眼泪也跟着一起留了下来,林柚心里默默想着,再也不要让别人欺负他们两个。

  所以上了初中以后,林柚开始变得脾气暴躁让人不敢接近,有人惹到他也只管用拳头说话,打的多了,校霸的名声也慢慢传出去了。

  柿子总要调软的捏,他深知只有自己绝对狠厉,别人才不敢欺负自己。

  但林柚和林正恪的关系却越来越差,林正恪又交往过几个情人,但林柚觉得林正恪始终对不起母亲,所以从来没有同意过父亲再婚,每次都要吵一架,然后双方不欢而散。

  现在沐晴有了新的家庭,沈叔叔对她很好,沈宁虽然对沐晴有意见,但也不像之前那么难以接受。

  昨天晚上林柚跑出来,就是因为自己看不过沈宁那副样子对待沐晴,总忍不住想要上去揍他一顿才解气,但他不能,沐晴还要生活在那里,他没理由去打扰沐晴的生活。

  刑辰听他说完,只觉得林柚自己抗下太多,心里心疼他,也知道他碍着校霸的面子不敢去安慰什么。

  刑辰抚着他额前的头发“没事,都过去了,现在没有人欺负你,你也不只有顾宇恒,我也在。”

  林柚看着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也始终想不起来,正好此时外卖到了,“快来吃饭了,饿死了都。”

  刑辰走过去,“今天想不想出去?”

  “去哪儿?”林柚问。

  “去个..能让人忘记烦恼的地方。”刑辰一脸认真。

  “真的!那快吃饭。”

  两个人吃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去哪儿啊还要打车。”

  “到了你就知道了。”

  林柚下车看着眼前的蛋糕店,转过头一脸严肃地问刑辰:“你不会要跟我说什么甜食能给人带来快乐吧?”

  刑辰看林柚的样子觉得好笑,“甜食确实能刺激多巴胺分泌给人带来快乐,不过...对你来说,只有甜食好像不太够,走,进去看看。”

  林柚将信将疑地走进去。

  “上二楼。”刑辰在他后面说。

  喵~林柚在楼梯上就听见了猫叫,转过身子一脸惊喜,“这里有猫?”

  “嗯,一楼蛋糕店,二楼是间猫咖。”刑辰回答。

  没等他说完,林柚就跑上了二楼,将一只白色的小猫抱在怀里,刑辰在后面跟着他上楼。

  林柚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猫,我没跟你说过吧。”

  刑辰摆摆手,“很难吗?”

  ......

  刑辰笑了笑,“之前加了你微信,看你之前的朋友圈里全是猫的照片就猜到你喜欢。”

  “原来是这样。”

  “所以啊。”刑辰看着他,“很难吗?”

  林柚笑了,“我靠你不至于吧。”

  林柚坐下将猫放在桌上,用手轻轻地顺着它的毛,眼里满是笑意。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猫,但我妈对猫毛过敏我家没法养,所以就和顾宇恒去找小区的流浪猫,拿着自己省下的零花钱去买猫粮。”

  “小区的流浪猫很多吗?”刑辰问。

  “多啊,而且很怕人,我和顾宇恒喂了好多次那猫才不怕我们,而且有只猫在那里生了一窝小猫,我当时高兴坏了,每天去看他们,但还是有一只小猫死了。”

  林柚继续说:“后来我妈搬出去了,我就开始住校了,也没有时间去看那些流浪猫了。”

  刑辰看着林柚将脸埋进小猫的肚子里,知道他又想起家里的事了。

  “没关系,等以后自己有能力搬出来了就可以养了,而且爱猫人士很多,也有很多人去看那些流浪猫的。”

  林柚抬头看着刑辰。

  “刑辰,你真的和别人口中的你不一样。”

  “别人口中?你这个校霸不也不一样吗?”

  “也是。”林柚开玩笑道,“那咱俩还挺般配。”

  刑辰知道他在开玩笑,但心中不免还是触动了一下,般配?这个小傻子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怕是自己永远也没机会说吧。

  刑辰去楼下拿了两块小蛋糕上来。

  林柚见他将其中一块蛋糕放在自己眼前,“怎么?还真把我当小女生了?”

  刑辰笑着说:“不是小女生也能吃蛋糕,而且,我特意挑了一个上面带着柚子的,你尝尝。”

  ......

  林柚:“你是对柚子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吗?”

  刑辰:“尝尝...你自己,小柚子。”

  林柚无奈,“谁让你这么叫的,老子叫林柚,别人还都叫一声林哥,哥我就不让你叫了,但小柚子也不是你叫的!再敢这样叫老子一句试试!”

  刑辰看着林柚,前一秒还在乖乖地撸猫,下一秒就炸毛了,不再逗他,将蛋糕推过去。

  “好,不叫了,尝尝。”

  林柚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甜腻腻的味道在嘴里化开,这种甜食平时他很少吃,也尝不出个所以然来。

  笑话!校霸怎么可能吃这些小女生吃的东西,但碍于刑辰在旁边看着,也不免点点头说好吃。

  看样子刑辰是满意了,吃了一口拿来的另一块蛋糕,心中感慨:柚子不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