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的粗物进入小雪小说:肉车文字版

时间:2022-01-07

 “少爷,我们为什么非要在机场停下呢?”

  为什么不直接飞回到林家的别墅,却在这个远离市中心的地方降落?当然是为了……避免方非和他们错过。

  林福佑拉了拉身上的背包,身形一闪,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到了那人群中。

  既然昨天方非问的那么详细,他一定会来……如果不来……林福佑挑了下眉毛,小八就飞在大厅外,隔着玻璃里跟着他,他朝着人群扫视着。

  果然……有一个瘦削的身影,站得离门挺远的,一见到他来,就站直了身子,挥着手。

  “方非!”

  林福佑从拥挤的人流中跑出来,朝着方非跑过去,他的身姿十分灵活,挥舞着的双手足以显示他的心情

  方非定定地看着林福佑。

  身边的人也接到了他们想接的人,大厅里汹涌着喧闹,但他的世界是那么地安静。他只能看到林福佑朝着他飞奔而来的身影,少年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将永远地留在他枯燥平凡的生活中,成为温润的月亮,充满着柔和的光。

  方非不由自主地伸开了双臂,将跑过来的人抱了个满怀,林福佑也伸手揽住了他。

  在机场的门口,发生着许多的拥抱,两个男孩的拥抱也没有那么地异样。

  “喂!我发现一件事啊……”面对方非直直的眼神,林福佑忽然心中生起一点不好意思,他侧过头拍了拍方非的肩膀,嘟囔道,“你长得可够快的,怎么好像比之前高了三厘米。”

  “是四厘米。”

  方非纠正道,也许是因为家里的环境安定不少,所以心里压力减轻了,营养更能跟上一点,方非就开始猛长个了,有时候晚上还会疼到腿抽筋。

  “哇,那照这么长下去,你不是很快就要比我高了?”

  林福佑又比划了一下,不用太久,方非就能把小矮个这个外号给丢掉了?

  方非一扭头就看到林福佑的脸上露着点纠结,他正经地道:

  “我的目标就是长得比你高。”

  “切——不可能,我应该也能长的。”林福佑的手搭到方非的肩膀,将他勾过来,亲昵地拍着他的肩膀,低头到他的耳边,“别想了,我肯定比你高。”

  两个人凑得近了,避开来来往往的人朝着外面走去,方非能闻到,林福佑身上那雪松清冷、苦涩的味道更浓了,让人一闻就觉得神清气爽。

  看林福佑得意地想要揉自己的头,方非撇开他的手,幽幽地道:

  “看到我背包了吗?那里面都是这段时间的卷子,我特意带着来见你的。”

  “啧,算你狠!”

  林福佑恨恨地看了一眼方非的书包,两个人从拥挤的机场大厅走了出来,林福佑跑到方非跟前晃晃他的背包:

  “我可跟你不一样,这就是带给你的礼物。”

  林福佑的桃花眼微微上扬,得意地笑了笑,等到方非问这是什么的时候,他又重新背起背包,什么都不说。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嘟嘟——”

  远处一辆黑色的车,响了两声喇叭,缓缓地开了过来,车窗降下,露出小八戴着墨镜的脸。

  “少爷,我等你好久了,我们走吧——”

  “你要回家,那我就不去了……你还要和你爸妈吃饭吧。”

  其实来到机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快一点见到林福佑,看到他安然无恙的,方非也就放下心来。估计林福佑离开这么久,林阿姨也有些话要跟他好好说说的。

  林福佑躺到了后座的靠背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啊——好久没坐到这么软的椅子了。我爸妈都不在,你跟我回家,我有东西要给你的。”

  “什么?你的老家连沙发都没有一个吗?”

  林福佑笑了起来,他低头看着脚下的背包道:

  “何止啊,别说沙发了,坐都只能坐在稻草和石头上。”

  前头的小八,忍不住诽腹:少爷,你好歹把话说清楚啊,那些稻草不是一般的稻草是有静心加成的蒲团,石头也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灵石啊!

  看看人家方非的眼睛里都有怜悯了啊!方非啊,你别被骗了!

  “你看我都这么可怜了,那些试卷……”

  “是有一些不用写,太综合的你也写不出来。”见林福佑舒服地瘫在座位上,抖了抖腿,方非忍住笑意,“不过之前发的练习卷,你还是要写的。”

  两个人一路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林家的别墅就到了。

  “快快快——”林福佑把方非按到床上,又环视了一番四周,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你坐在这等我一下。”

  没有一会,林福佑又跑了进来,把门也带上了。他拿起地上的书包,把房间的窗帘都拉上了,然后举起书包,一下从里面拿出一片羽毛。

  那片羽毛很美,被林福佑捧在手心里,银白色的,羽毛的尾部有点发红,但在这昏暗的房间里,竟然发着点点荧光。

  “这……”

  “礼物。”

  林福佑走到方非的见面蹲了下来,让他把手拿出来。

  在那羽毛的微光之下,只能看到林福佑的轮廓,其他不是那么的清晰,但他的眼睛光点闪烁,让人忍不住想去看。

  碰到林福佑的手,方非微微颤抖了一下,在这样的空间里,他都紧张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稍不小心,那嘭嘭的声音都会泄露出来。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林福佑笑了起来,抓住他的手,手指在他的手心上轻轻划动了一下。

  “别怕。”

  林福佑拉着方非的手,把羽毛放在他的手上,他看着方非。

  “方非,我——”

  “我喜欢你。”

  方非的声音比林福佑更快,更紧张。

  两个人似乎都被这句话给狠狠震动了一下,迟迟没有动作。

  方非站起来,把林福佑拉起来,又压倒在床上。

  两个人的手掌相贴,中间夹着的那片羽毛,似乎在微微发着烫。但他们都没心思去管那羽毛了,身体中任何一个部位,都在发着烫,烫到气氛都灼热了。

  他们离得很近,近到方非只要一低头,就能吻上林福佑。林福佑眨了眨眼,方非呼吸间的热气都扑到了他的脸上:

  “我,我现在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你抢了我台词啊。”

  林福佑笑了起来,那放松又肆意的笑容之间,不知缱绻着多少亲昵温柔。方非也笑了:

  “我们亲过几次?”

  “两次吧。”

  那两次都是头脑发热到浆糊,每每回想起来,方非都会后悔。冲动,使得人不知所为。

  “但是这次我很清醒。你……你呢?”

  “我不太清醒。”林福佑的嘴角噙着笑意,“毕竟有个人之前我告白都拒绝我,现在却抢着要向我告白,唔——”

  炽热的唇瓣交缠着,身体紧紧地撞在一起,两个少年的呼吸,在这一刻融为了一体。

  那是怎么样的滋味?

  林福佑根本无法形容,摸着有点发麻的嘴唇,他的双手搭到了方非的脖颈上,轻轻地道:

  “再来。”

  凶狠、撕咬再到交战、缠绵,原来一个吻也可以变成这样。

  方非停了下来,他的眼角泛着红,林福佑还沉浸在情绪之中,凑过来想要把他压倒。这期间,压到了自己的手臂,他“嘶——”了一声。

  “怎么了?”

  方非爬了起来,看着林福佑。林福佑眨眨眼,眼见着是瞒不过去了,方非的动作比他还快,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臂,把已经不太整齐的衣服,扯着衣袖往上一拉。

  小臂上缠了几圈绷带,正在朝外面渗血,方非一下就打开了灯,抓着林福佑的手不让他动弹。

  “这是怎么了?“

  联想到之前电话里的声音,方非立刻想到了,这应该是林福佑在老家弄的伤。林福佑见方非的脸严肃了起来,伸出手,捏了捏他瘦长的脸颊,脸颊上没有多少肉,就捏起来一层皮。

  但方非这时候的表情还是板着的,林福佑只好笑着解释道:

  “不疼了……就是在老家,摔了一跤。”

  一只鸟能摔跤?怎么可能。明显就是在瞒着自己。

  不过方非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拉那手臂过来细看,渗血的地方比较少,但绷带几乎把整只手都包住了。林福佑缩回来,在空中甩了甩:

  “真没事,一点不疼——”

  “那你下次得小心点。”

  林福佑点头,瞥见被他们弄到了床沿上的羽毛,赶紧伸手把那羽毛拿了起来,又在裤子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个小红袋子,把那羽毛塞进去,朝着方非挑眉毛。

  “低头。”

  “给你戴到脖子上。就算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吧。”

  方非乖乖地低下头,露出一段洁白的脖颈,戴上这红袋子,一根红绳映得那皮肤更是雪白。林福佑凑得很近,近到能看到脖颈上的茸毛,在光的照耀之下,几近透明。

  林福佑张了张嘴,在脖颈上落了个吻,就听得方非闷哼一声,扭身过来,两个人又交缠在一起。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网友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侵犯您的版权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将会在一周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