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_小雪,能把腿分开些吗?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1-23 23:05:36 责编: 人气: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_小雪,能把腿分开些吗?

 

臂抬了起来。

 

看到王雪儿这幅任君采撷的娇羞模样,我顿时激动了起来!

 

没有丝毫犹豫,我站起身就凑了上去。

 

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我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睡裙慢慢脱下,近距离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这一刻,除了那两处遮掩,其他地方都尽情展现在了我眼前。

 

面对王雪儿这娇嫩的肌肤,雪白的脖颈,平坦无一丝赘肉的小腹,我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这身材真是太勾人了。

 

虽然经过了生产,可她的身材却未曾受到半分影响,甚至还多出了几分成熟韵味。

 

“李叔,准备好了吗?”

 

正当我两眼火热地尽情欣赏这一切时,见我还没动作,王雪儿微闭的美眸轻颤了一下,脸上涨得通红地问了声。

 

“啊……好,叔这就开始!”

 

我脸上一热,连忙定了定神。

 

看着将她那勒得紧紧的黑色蕾丝胸衣,两手微微颤抖地伸了过去。

 

虽然之前已经与王雪儿接触过了,可或许因为有这黑色蕾丝的包裹,产生的朦胧美看上去更加勾人。

 

“小雪,我先帮你把扣子解开……”

 

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可我没有鲁莽的下手。

 

“嗯。”

 

发出了声细如蚊吟的羞涩应答,王雪儿红着脸轻轻一点头,把头扭向了一侧。

 

面对这近在咫尺的香软,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着将手环抱了过去,几乎将她的娇躯搂在了怀中。

 

这近距离地贴在一起,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我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起来。

 

我呼出的热气喷在王雪儿的脖子上,似乎刺激到了她,不仅让她的俏脸变得更加通红,就连身子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当扣子解开,看到那诱人的晕白,我兴奋的老脸通红,好在她双眼微闭着,不敢睁开,这让我心中的忐忑逐渐变成了大胆。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狂跳,我将嘴凑了上去。

 

王雪儿浑身一震,浑身一下颤抖了起来,情绪一下有些失控了。

 

哪怕已经有过一次亲密的接触,可再度发生这样的事,依旧让我这老家伙格外兴奋,这可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

 

不过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我已经不满足这样享受!

 

闭上双眼深深地感受一次后,我强忍着心中的渴望,慢慢直起身子,起身扶着王雪儿躺在了床上。

 

“小雪,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也不能天天过来帮你,而且时间长了对你,对孩子都不好。”我坐在床边,故作一本正经担忧地说道。

 

“李叔,有什么办法吗?”王雪儿赶忙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丝慌乱。

 

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她的肌肤白里透红,特别经过我刚才的撩拨,她那红润的脸蛋更加迷人,这一丝慌乱反而让她多了几分楚楚动人的诱惑。

 

看得我真想直接办了她!

 

“办法到是有,就是穴位推拿法,引导刺激身体穴位,一方面可起到消炎的效果,另一方面,可以改变激素地集中。”我故意说得隐晦些。

 

王雪儿寻思了半天,开口问道:“李叔,你就说吧,我该怎么配合你,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懂?”

 

我一听有戏,心中暗自窃喜的同时连忙说道:“因为穴位有些暧昧,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跟说下,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别有什么想法。”

 

王雪儿看着我点了下头,眉宇间带着一丝迟疑。

 

“我一会主要会按你身上的会阴穴,乳根穴,以及,以及玉泉穴。你情况有些特殊,所以,玉泉穴我必须伸进去,这玉泉穴就是所谓的子宫穴……”

 

我磕磕巴巴地说着,心中一阵狂跳,连带着老脸都有些火辣,生怕王雪儿直接拒绝。

 

听完我的话,她脸上先是有些呆滞,随即眉头紧锁,迟迟没有说话。

 

“没事的,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咱们可以先这样,不过你要记得下次再胀的时候,直接打电话不要再发微信了,我怕我睡着了看不到。”

 

看到她的迟疑,我知道这事急不来,强压下心头那股火气硬着头皮说道。。

 

“我接受。开始吧,李叔!”可当我这话刚出口,王雪儿竟然重新闭上了眼睛。

 

“什么?你说什么?”我激动地又问了一遍。

 

“我接受,李叔,你开始吧!”王雪儿躺在那脸上红的仿佛要滴血,任君采撷的样子看得我心头那股邪火再度被点燃了。

 

“小雪,那我就开始了……”

 

看到躺在床上美眸紧闭,楚楚动人的王雪儿,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说完颤抖着将手朝位于她胸前那穴位伸了过去。

 

由于我是坐在床边上,可侧着身体非常变扭。

 

“小雪,叔能上床吗?这么坐着实在是不舒服,而且也用不上力量。”这种坐姿影响了我享受着那独特的手感,我忍不住轻声地问道。

 

面对我的要求,王雪儿不知道是过于羞涩还是习惯了,轻应了一声,便没了声音,不过她的嗓子里始终含糊着喘着粗气。

 

得到她的回应,我兴奋的连忙脱掉鞋爬上床,就要跨坐下去。

 

“李叔,你干什么?”

 

王雪儿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一脸警惕地盯着我,眼神中还闪着一些慌乱,她怕再次经历上次的事情。

 

“我是为了方便能用上力,如果不喜欢我这么坐的话,那我就下去,但是这样的效果会更好些。”看到王雪儿难看的脸色,我连忙解释道。

 

王雪儿见我非常认真地解释,看着我一脸犹豫,迟疑一会后,感觉我并不像在说谎,索性再次慢慢躺回了床上。

 

这一刻,我的这颗老心脏仿佛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看到王雪儿躺了回去,我暗松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继续按了起来,相比起之前手上的动作收敛了一些。

 

“小雪,叔马下就要按会阴穴了,你别紧张,很快就好了。”随着手不断下移,在即将达到那关键地带时,我故意提前说了声。

 

“好……”王雪儿抿着嘴,满脸潮红,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就仿佛蚊音般。

 

我也不在乎,双手慢慢地顺着她的肌肤向下滑去。

 

“小雪,能把腿分开些吗?你夹这么紧,我找不穴位。”

 

可随着我的动作,王雪儿夹紧了双腿,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不过看到她紧张的样子,我耐住了心中的急切,轻声说道。

 

听到我这话,王雪儿咬着的嘴唇又用力了些,没有说话,可还是顺从地将双腿慢慢向两边分开,将那展现了出来……

 

我跪坐在那,深呼吸一口气,将手朝着会阴穴按了过去。

 

“嗯……”

 

作为她最敏感的几处穴位之一,当我手按上去的一刹那,她压抑许久的情绪顿时从她口中迸发了出来。

 

听到她口中发出的声音,我手上的力量不自觉加重了一分。

 

“小雪,叔问个问题,你别生气,想回答就说,不想回答你就不用说话。”

 

看着娇艳欲滴的王雪儿,稍加犹豫后,我忍不住开口了。

 

“啊!嗯,叔,你,问吧!”王雪儿压着嗓子,身子轻轻地颤动着。

 

“你平时是不是总是用手解决呀?”

 

这话就仿佛没经过大脑,说罢我心脏扑通一阵狂跳。

 

王雪儿显然没料到我会问这话,身子一颤,大概迟疑三十多秒这才羞涩地回道:“嗯,博易经常不在家,所以……”

 

“哈哈,叔是过来人,能理解。小雪,马上就要按玉泉穴了,你看你这底裤,是不是……”

 

王雪儿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

 

当她看见我那反应强烈的地方,显示一愣,呼吸随即变得有些粗重。

 

眼中透着一丝渴望,她几乎没有犹豫,玉腿顺从的微微一弯,形成一个半抱的诱人姿势,当着我的面慢慢脱下那最后的束缚。

 

看得我忍不住靠近了一些,等她彻底脱完,整个人几乎瘫靠在我的怀中。

 

“叔,你扶我躺下吧,我感觉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了。”王雪儿低着头说话有些羞涩,可我却明显感觉到,她炙热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渴望。

 

此时,我还依然还是跪坐在她的两腿间,虽然她刚才把腿收了回去,但是她脱完后,又伸了回来,这让我内心再度激荡了起来。

 

“好。”

 

轻声应了一下,我没有错过这好机会,用手把她的腿向外移了移,一只手拖着她的头,另一手支撑着床,慢慢地把她放平躺在了床上。

 

“小雪,叔开始了!”

 

当她自觉的分开双腿,我慢慢伸出了手。

 

王雪儿先是身体微颤了一下,口中再次失控的发出了声,可随着我刻意的动作,她双腿突然夹住了我的手,一把抱紧了我。

 

“李叔,我……我想要……”

 

看到王雪儿那迷离的明眸,满脸的渴望,我哪里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只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

 

“小雪,别急,叔这就帮帮你!”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有些激动地收回手将短裤一脱,就趴在了王雪儿的身上……

 

我试探地在王雪儿的唇边,轻轻地亲了一下,见她没有反感,便大胆地亲在了上面。

 

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后,又将眼睛闭了起来。

 

此时,我的心脏已经挤到了嗓子,怀着忐忑的心情,撬开她的牙关,贪婪地品尝着她的气息。

 

五年来再次品尝到这样的美味,感觉整个人随风飘荡着。

 

王雪儿那激扬的表情已经达到了极致,迷离着眼眸深情地看着我。

 

“雪儿,叔可以和你再进一步吗?”我轻声地问道。

 

“嗯,你要温柔点,我怕承受不住!”王雪儿扭动着身体,激动地声音有些颤抖。

 

我做好一切准备,准备开始。

 

这时王雪儿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王雪儿连忙推开我,快速爬起,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别有深意地扫了我一眼。

 

我知趣地坐在一旁,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喂,老公!”王雪儿看着我,声音轻颤着。

 

突然,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恶趣,看着正在接电话的王雪儿,我爬了过去。

 

“我,我也想你了,老公!”王雪儿见我爬到她的身边,吓得声音都变了声调。

 

“老婆,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对?”张易博问道。

 

“没有,这几天嗓子不舒服。老公,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王雪儿娇声道。

 

“应该快回去了!宝贝,哪里想老公了?”电话那头,张博易笑着说道。

 

“讨厌,你说呢!”

 

王雪儿撒娇的声音简直能麻死人,我听后感觉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到一般,阵阵电麻感传遍全身。

 

“那怎么办呀,我又回不去,要不自己按摩一下,等我回去后再给你按摩,好吗?”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伸了过去,为她按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