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宝贝,宝宝你动一动我好难受;摁摁疼坐着不疼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07 15:51:56 责编: 人气: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宝贝,宝宝你动一动我好难受;摁摁疼坐着不疼

柳娇娇被老马调侃*大,虽然有些害臊,但此时已经被勒的有些心急了,听老马说要帮自己挤着*,急忙支支吾吾的说:“马师傅,要不……要不我自己来挤着*、你来帮我拉吧?”老马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也不好说不愿意,便点点头,道:“那行,你从两边挤着,我来拉。”于是,柳娇娇便红着脸从两侧yong li挤压自己硕大的双峰,这一挤,那沟壑更深更长,老马恨不得一头就扎进去、闷死在里面也值了。柳娇娇见老马盯着自己的事业线傻了眼,又羞又急的说:“马师傅,您别光顾着看,倒是上手帮帮忙啊!”“哦哦哦!”老马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去拉那拉锁,甚至都能听到布料即将崩裂的声音,可拉锁依旧纹丝不动。柳娇娇急忙说道:“马师傅别硬来,万一拉坏就麻烦了。”老马一脸认真的说:“你挤*还得再yong li一点才行。”柳娇娇着急的快哭了,说:“我已经用了最大力气了……实在是挤不动了……”老马忍不住感叹道:“没办法,谁让你的*这么大……”柳娇娇臊的脸通红,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因为就连她自己现在都有点痛恨自己的*,为什么长这么大?无奈至极,柳娇娇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对老马说:“马师傅,要不麻烦您帮我挤一下吧,我来拉试一下。”老马顿时兴奋的满脸通红,连连点头:“那……那行,我来帮你挤一下……”说罢,他伸出手去,从两侧挤压着柳娇娇硕大的白兔,虽然还隔着衣服,可这种饱满爽弹的手感,还是美妙的无法言喻。柳娇娇感觉老马的一双大手,yong li的挤压着自己的一对白兔,不知怎的,她感觉老马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挤得她格外舒服,也让她感觉格外空虚,亟需一个男人来填满。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趁着老马帮自己挤着*,她赶紧yong li去拽裙子的拉锁,可是,她yong li拽了好几次,依旧没有半点效果,这下把她气的,将手一甩,嘤嘤哭了起来。老马急忙安慰她:“娇娇别哭啊,要是实在拉不下来,我就帮你把拉锁撬开拆掉吧,不然这样勒久了,你的玉兔要受伤的……”“什么玉兔……”柳娇娇下意识问了一句,随即立刻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脸。她羞臊的想,马师傅人这么老了,说话怎么还这么s*?这时候,老马又说:“我先帮你撬开拉锁,弄好之后再帮你装上,应该还能用。”柳娇娇脱口问:“真的吗?”“当然。”老马点点头,说:“你要是愿意,我这就去拿工具。”柳娇娇快急哭了,此时也顾不得其他,连连点头答应下来。老马赶紧取了一字螺丝刀、平头钳回来,抓住柳娇娇裙子上的拉锁,用一字螺丝刀把拉锁整个撬开。咔的一声撬开之后,拉锁便从拉链上脱落,但这一下,柳娇娇裙摆下面的拉链也失去了拉锁的固定,她原本就鼓胀的*部忽然得到释放,一下子便将下面的拉链撑得完全爆开!哗啦一下,柳娇娇的连衣裙便敞开了衣襟,那一双被内衣拖住的柔软仿佛yong li弹了出来,一阵乱颤,老马看得眼花缭乱,但紧接着,他便发现了更让他激动的场景!柳娇娇此时竟然还没有穿内内!她平坦的小腹下面,有一个等边的倒三角,那里没有任何遮挡,完全暴露在了老马的面前,鼓胀的隆起、稀疏的草丛,简直是老马见过的最美的风景!柳娇娇只感觉*前忽的一凉,整个人顿时便慌了神,低头一看,差点吓昏过去,自己连内内都没穿,就这么敞开怀暴露在老马面前,这实在是太羞人了!于是她瞬间将衣服紧紧裹住,手足无措的看着老马,脸红如血的说:“那个……马师傅……麻烦您先出去一下……”老马摸了摸鼻子,生怕鼻血没忍住流出来,这一刻,他真想一把将柳娇娇抱在怀里,正好她连内内都没穿,自己可以直接狠狠的索取……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宝贝,宝宝你动一动我好难受;摁摁疼坐着不疼

老马见她态度很差,警惕的问道:“业主在家呢,不过这会不方便,你有啥事?”那中年美妇怒道:“她们家厨房漏水,把我刚弄好的橱柜泡坏了!”“啊?”老马愣了愣,脱口问道:“厨房漏水?这家也没住人啊,不应该吧?”中年美妇气鼓鼓的说:“我还能骗你咋的?让业主跟我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这时候,柳娇娇换上了先前宽松的连衣裙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开口问道:“我是这家业主,怎么回事?”中年美妇冷哼一声:“你跟我下楼看看!”柳娇娇急忙点点头,老马一见如此,忙道:“那我也跟着看看去。”两人跟随那中年美妇来到楼下,中年美妇打开房门便领着他们往厨房走,一到厨房,指着还在滴水的天花板,气鼓鼓的说:“你自己看,是不是你家厨房漏水?你看给我家橱柜泡的,这还能用吗!”柳娇娇抬头一看,顿时慌了神!这中年美妇说的没错,自家的厨房确实往下滴水,而且把人家j*美高档的实木橱柜都泡坏了。那中年美妇气愤的说:“我就几天没过来,刚装好的厨房就被你们家给毁了,你们说吧,这这么办!”老马也是无奈,低声对柳娇娇说:“柳lao shi,你在哪找的水电工?这一看就是防水没做合格,甚至可能管道都有问题。”柳娇娇尴尬的说:“水电工是我在网上找的,他报价便宜,没想到……”说到这里,柳娇娇急忙又道:“您等一下,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说着,柳娇娇掏出手机,打了一个号码,结果电话提示对方已停机……中年美妇不耐烦的说:“你在哪找的水电工我不管,水是你家漏下来的,我家这橱柜,得你承担损失。”柳娇娇知道自己被水电工骗了,只好说道:“损失我来承担,您说个价格。”中年美妇说:“我这是实木的橱柜,整套花了两万多,光是这几个吊柜就花了好几千块钱。”说着,她从橱柜的抽屉里拿出几张单子,说:“你看,这上面有价格,对照一下,这几个吊柜差不多得八千块钱,我也不要求你别的,你去这家店里,给我照着原样定几个新吊柜就行了,坏掉的这些你们拿走,我不多要你们一分钱。”柳娇娇一看价格,顿时急得快哭了。她跟老公买这套房子不容易,俩人一个月工资加起来才六千多,攒了三年,又从父mu朋友那到处借钱才买了这套房子,眼下每个月光贷款就要还三千多,生活正是捉襟见肘的时候,这一下多了八千块钱的负担,对她来说,真是一笔巨大的负担。柳娇娇急忙跟对方商量:“大姐,您看要不这样,您这泡坏的部分,我出钱修理,没坏的还能用,您看怎么样?”那中年美妇立刻说道:“那可不行,那些没坏的地方也都被水泡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因为这次泡水出问题?我只要求你原模原样陪我一套新的,这就已经很合理了,你不要在这里跟我讨价还价。”柳娇娇急的眼眶通红,说:“大姐,八千块钱真的太贵了,而且,我们家厨房已经装好了,要你这套吊柜也没用啊,况且,厨房出了问题,翻修还要好大一笔钱,我真的负担不起了……”中年美妇气不过,质问道:“你负担不起跟我没关系,我的损失你必须给我弥补掉!”柳娇娇顿时流下两行清泪,看得老马心里一疼。中年美妇见她哭了,忍不住说:“你这女孩真有意思,你把我家橱柜泡坏了,你反倒哭了,搞的好像我欺负你一样。”柳娇娇急忙擦了擦泪痕,对她说:“您稍等一下,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说着,柳娇娇立刻掏出手机,给她的老公打了过去。

“喂,老公。”电话那头传来她老公的声音:“你出发了吗?”“还没。”柳娇娇说:“我跟你说个事儿,咱家厨房没做好防水,把楼下的橱柜泡坏了,人家找上门来要咱们赔偿。”“赔偿?多少钱?”“八千多,是品牌的实木橱柜……”“妈的这么贵!”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惊呼,随后气急败坏的骂道:“都怪你!非贪便宜在网上乱找水电工!”柳娇娇一脸委屈的说:“我那不也是想省点钱吗……咱们买房欠了那么多外债……”说着,柳娇娇又道:“现在楼下的大姐让咱们解决问题,你先给个主意说说怎么办吧?”“怎么办?”电话那头气恼的说:“这事儿得找那个水电工去,找我们做什么?我们也是受害者!水电工不是你找来的吗,你跟他联系啊,让他承担一切赔偿!在没找到他之前,我们一分钱也不赔!”说完,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柳娇娇整个愣住了,那中年美妇也听到她老公说的话,气恼的说:“你们要是不赔偿我损失,我这就打电话报警,再找物业投诉你们!”柳娇娇一下子哭了出来,说:“您放心,我们一定承担赔偿,不过麻烦您稍微等两天,给我点时间凑钱。”老马眼见柳娇娇那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看不过去,开口对中年美妇说道:“大妹子,你这八千块钱几个吊柜,对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个负担,要不这样,我来帮你修复,用更好的木料,保证给你弄得比之前还好,你看行吗?”中年美妇撇撇嘴:“吹吧你就,我这是品牌货,你啥手艺,能做的比品牌货还好?”老马急忙说:“不是跟你吹,我老马做了几十年的木匠,啥样的款式我都能做得出来,而且保准比品牌货做的还好。”中年美妇皱了皱眉,看着老马问道:“你姓马?难道你是那个外号马大拿的马师傅?”老马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中年美妇,不知道她怎么听说过自己,便问她:“你怎么知道我?”中年美妇立刻笑着说:“都说你木匠活干的最好,我家装房子之前我给你打过电话,您一说姓马,我就听出您的声音来了!想让你来我家干活,结果你说你太忙了,没办法,我们就都买得成品。”老马没想到自己在外还有点名气,老脸一红,说:“这下你信了吧?”“信了信了!”中年美妇立刻喜上眉梢,道:“马师傅,您的手艺我在朋友家里见识过,那真是比买成品好多了,既然你都开口了,那这橱柜就交给您来修复,我一百个放心!”老马点点头,说:“你放心,我肯定给你弄得比原本还好,而且我给你质保十年,十年内出了质量问题,你找我,我都负责!”中年美妇兴奋的点点头,又说:“马师傅,我们家还一直没买到心仪的床和衣柜,能不能麻烦你忙完楼上的活之后,也给我家打两套床和柜子?”说着,中年美妇怕老马不同意,急忙又道:“您要是答应,工钱、料钱我一分不少,另外这橱柜修复的费用,我也不让这个小姑娘承担了,这点钱对我来说,确实也算不上什么。”老马一听这话,看了看楚楚可怜的柳娇娇,当即点了点头,说:“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干完楼上的活,就来给你家干,今天晚上我就先帮你把橱柜修一修,要是泡得再久一点,修复起来就麻烦了。”柳娇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老马,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美妇,心里激动坏了,泪眼婆娑的对老马说:“马师傅,真的是太谢谢您了……”老马大气的摆摆手:“没事儿,举手之劳而已。”说着,老马对中年美妇说:“大妹子,明天我去买些材料,然后就过来给你修橱柜。”中年美妇急忙点了点头:“好,马师傅您辛苦了。”老马带着柳娇娇回到楼上,柳娇娇一进门就忍不住哭出声来,哽咽的对老马说:“马师傅,真是太谢谢您了,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老马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忍不住开口说:“别哭别哭,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嘛!”柳娇娇轻轻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说:“多亏了您马师傅,真不知道怎么报答您了……”老马心里嘀咕:“真想报答我,就给我那杆老*做个保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