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吃饭也埋在里面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17 22:20:20 责编: 人气:

嗯啊&坐在吃饭连在巨d*a一起 吃饭也埋在里面

“是是是啊。”李悦震惊的点点头,刘d*a爷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看来自己真的病的不轻。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老刘心里暗喜。

“我们按*加快吧。”老刘面上十分正经,借着治病为由,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开始挤按起来。

“嗯~谢谢,d*a爷。”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被老刘这样袭击***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反而觉得害羞,真以为是在治病。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小悦别见怪,d*a爷这也是为了治病,免得你涨得难受,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我们只能这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为了不让她反感,老刘耐着忄生子给她解释一番,减慢手上的动作,温柔的按*着她的肌肤。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部,现在被刘d*a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刘d*a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处处在为我考虑。

“我明白d*a爷是为我好,你再快点吧,我忍受得住。”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d*a爷弄得d*a脑一片空白,而且刘d*a爷动作越快,她就感觉越舒服。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可把他给高兴坏了,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以及最后一丝理智。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摸着真舒服。”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有种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

再看看李悦现在,被老刘按*着,开始憋得满脸通红,难受得要命,可现在,d*a概是被刘d*a爷的按*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变得舒服起来,开始配合着刘d*a爷的手对自己的按*。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

“d*a,d*a爷,你看看,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

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动,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没错,是出来了,看来我的按*手法相当管用。”老刘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

“还没出来完?”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她斟酌片刻,“那d*a爷,你能再帮我排排吗?”

老刘眼珠子一转,自己都这样弄她了,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看来要来点真*实弹了。

“那是肯定要帮你清除干净的,就是d*a爷现在有点累了,你坐在d*a爷腿上,d*a爷给你好好治治。”

“成,没问题,谢谢d*a爷。”

现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悦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对刘d*a爷更加没有了戒备之心,便主动朝老刘身上坐去

嗯啊&坐在吃饭连在巨d*a一起 吃饭也埋在里面

“哈哈哈!”听见刘为民的话,酒桌上的男人们顿时不约而同哈哈d*a笑起来。

“刘叔,这是眼光太高了。”按照辈分来说叫刘为民叔叔一位乡民,看到刘为民一脸气愤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道:“女人嘛!还不是那么一回事,关上灯了都一样,只要能让人舒服就行了。”

“切!一看你就没玩过女人。”刘为民听见他这话,忍不住嗤之以鼻打着酒嗝道。

“刘叔,快给我们说说,你都玩过什么女人,让我们开开眼界啊!”在场的人听见刘为民这么说,顿时眼睛都忍不住放光望着刘为民道。

“就是,老刘也给d*a伙说说,让我们也长长见识。”一旁的陈d*a孔听到这,也忍不满脸兴奋道。

男人嘛!

特别是在酒桌之上的男人,几倍白酒下肚之后,聊天的话题不是赌就是女人。

而且刘为民没有进监狱以前,那可是东怀乡的名人。

那时候后的刘为民不仅医术好,而且人长得又帅,可以说十里八乡漂亮的女人他都睡过。

“行!”刘为民看见d*a家都一副期待的表情,顿时忍不住喝了一口冰镇啤酒,一脸得意起来。

“也只有你这种憨货,什么女人扔给你,你都区分不出好坏来,女人的好坏,可以分为三个了丑,美,极品。”刘为民说起女人,面上一副头头是道的表情,让d*a家都忍不住心痒难耐起来。

“丑的女人你们都见识过了,我来说漂亮的,漂亮的女人不仅身材苗条,而且肌肤雪嫩,就好像热喷喷*包子,摸起来娇嫩舒坦,吃下去满嘴留香。

 

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顿时面上一愣,好多钱啊!

而刘为民说完这话,终于抗不住醉意袭来,趴在桌上呼呼d*a睡起来。

“这家*,这么多年酒量还是半吊子啊!”陈d*a孔听完刘为民的解释,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刘为民却醉倒了。

“行了,d*a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各回各家吧!”陈d*a孔看了一眼趴在桌上呼呼d*a睡的刘为民,然后朝酒桌上其他乡民道。

“知道了村长!”酒饱饭足的乡民们听见这话,摇摇晃晃从座位上站起来,结伴而行。”你们说,刘叔刚才说的那话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刘叔在监狱里待了七八年,恐怕早就憋着不住了,只是他眼光太高,寻常的女人根本看不上啊!”

结伴离去的乡民们,虽然醉意朦胧,可是对于刘为民许诺的五万彩礼钱,却是心动不已。

“要不,我们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