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嗯哼,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09-17 22:30:06 责编: 人气: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嗯哼,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那个……诗诗啊,王叔也是男人,这不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嘛!”老王蹩脚的解释着,心里也很恐慌,万一她因此不来学游泳了,那今后见面的机会可就没有了。

到底是单纯的c nv,看着老王尴尬的脸,她捂着嘴笑道:“王叔,看不出来,你还是男人中的极品呢!”

“怎么说?”

老王一阵惊讶,难道他不止见过自己这么一根家*,还见过别人的?

“我虽然没见过,但我听室友说了,一般男人也就一扎多长,你这最起码两扎啊!”

被她一夸,老王都有点飘飘然了,她是认真的吗?

“嗨,说什么呢,你这丫头……”

老王都被说的脸通红了,这小姑娘真是口无遮拦。

不吹牛,就自己这根家*,比起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可不止d*a那么简单,它不仅d*a,而且还石更,不仅比常人要石更,还比正常男人要烫,温度好比是刚出炉的铁棍子。

对于这杆长qiāng,老王还是十分自信的,早年在游泳队的时候,他可是叱咤风云,哪个和自己玩过的女人,不说自己活e*好*e*d*a,而且还够细心,就连刘诗诗她妈都败倒在自己的棍*下了。

“诗诗,你腿不舒服,不如今天去王叔家吧!”老王心里又有了坏点子,既然不能游泳,那请回家去不也可以吗?

“去你家?”

刘诗诗下意识的想拒绝,毕竟自己和王叔才认识几天,这么堂而皇之的去他家,恐怕不太好吧!

“是啊,你不知道,游泳的时候腿抽筋,很容易落下病根,一来是池水凉,筋骨容易着凉,二来这么容易扭伤,说明你缺少调养,王叔在这e*从业多年,懂得肯定比你多。”

老王又开始吹嘘,忽悠的刘诗诗不得不相信。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王叔还能骗你啊!”

见老王如此真诚,刘诗诗只好点了点头。

“诗诗,你准备准备,一会e*王叔在门口等你!”

没办法,老王太热情了,刘诗诗又不好打击他,只能同意了。

很快,二人到了老王家里。

老王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两室一厅,本来是打算娶老婆的,但自从那件事之后,他一直没打算找老婆,以至于这套房子李就他一个人,现在刘诗诗来了,家里顿时多了几抹春s e。

“诗诗,你先去洗个澡!”

刘诗诗到底还是个单纯的小姑娘,竟然这么容易就信了老王的鬼话。

她乖乖的去洗澡了,而老王,则是铺上了一床新被单,准备今晚就吃了这个小妖j*。

没多一会e*的功夫,刘诗诗出来了,她竟然没有穿衣服,只是围了一圈白浴巾就出来了,她的身材依然还是那么好,那白皙**的脖颈,*前在浴巾的包裹下,明显凸起两团,简直裹不住,仔细一看,那两颗小豆粒分明想要顶开浴巾,迸发出小萌芽了。

再看下面的纤细的d*a腿,修长且纤细,又白又嫩。

这样最好了,也省的自己骗她脱衣服了。

“诗诗啊,快躺下,我帮你**。”

老王心里很急躁,很想快点吃了这个小妖j*。

“啊?现在就按啊,我还想吹个头发呢!”

见老王如此热情,刘诗诗还真不好拒绝了,她躺在床上,双腿夹得很紧,生怕老王看出来自己没穿**。

“王叔,这是什么啊,黏黏糊糊的!”

刚一躺下,就见老王倒出什么不明yè体在她**的d*a腿上,湿湿滑滑的。

“润滑油啊,不涂这东西,给你**的时候,会很疼,来,带上这个!”

老王把年轻时约pào用的物件都拿出来了,甚至还掏出了眼罩,让刘诗诗戴上。

“啊!好!”

刘诗诗果然还是那么天真,她竟然接过眼罩就戴上了。

“王叔,开始吧!”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嗯哼,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诗诗,要是疼的话,你跟王叔说啊!”

老王善意的提醒,还故意作势用手抓向她的腿间,果然没反应,看来,她的眼罩带的很牢靠,一点都看不见了,这么说,自己可以为所yù为了?

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客气了。

他的老手由于经常泡在水里,所以不是很c*u糙,反而也很温润。

配合着润滑油,老王开始在她的d*a腿上左右开动,双手套动着她的双腿,每一次撸过她的**,刘诗诗的脸上都写满了舒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已经**出声了。

“啊……”

老王d*a惊,急忙试问一声:“诗诗,是不是王叔弄疼你了?”

“没……没有……王叔,你继续按吧!”

接到命令,老王继续左右开弓,用他的双手抚**摸着刘诗诗的**。

“啊……”

可能是太舒服了,刘诗诗夹紧的双腿终于松懈了,她的腿竟然缓缓地张开,还抬起来了。

老王的心已经在呐喊,他猛地发现,刘诗诗竟然没穿**。

那双腿间正呈现着一处风景线,竟然真的那么嫩,果然还是c nv,就凭这么神秘之地如此**,简直就是未经人事啊!

以老王几十年的xìng经验,完全可以断定她是个c nv。

而此时,刘诗诗竟然还没意识到老王在观察她的神秘之地,还观察的那么仔细。

“诗诗,感觉怎么样?”

老王卖力的揉捏着她身上嫩滑的肌肤,一边又试图和她唠唠嗑。

“啊……王叔,你这手法真好,真舒服……”

这软绵绵的声音,加上着如**般的**,简直令老王神魂颠倒了。

“是不是不疼了?”

“恩……”

刘诗诗娇吟出声了,她已经遏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哪有少女不怀春,刘诗诗现在也浑身燥热难耐,那根巨d*a的棍状物,始终出现在她的眼前,回想起嘴chun上那坚石更的触感,刘诗诗的身体就如同过电般,难以抑制的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