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女朋友开心暖心语句;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30 22:13:44 责编: 人气:

哄女朋友开心暖心语句;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

这一惊一乍的,我也没敢再继续,可下面胀得厉害,只好去厨房给自己倒冰水喝,喝了好几杯才把火给降了下去。

我叹了口气,有这小妖j*在身边,不能吃不能碰的,是个正常男人都憋不住。

幸运的是,这一晚后,苏茜茜又变回了原先天真烂漫的模样,穿着吊带小背心,挺着两团饱满在我眼前晃荡。

早上苏茜茜喊着要喝牛*,我便热了一杯给她送过去。

小妮子估计是饼g*吃多口渴了,见我拿牛*过来了,就急忙端起来。

谁知她不小心手一滑,整杯牛*都洒到*口上,领口处的白嫩登时被烫红了。

“哇!好烫!好烫!”

苏茜茜快哭出来了,迅速脱掉身上那件湿掉的背心,里面两团d*a*子登时跳了出来,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小陈叔叔,茜茜好痛,呜呜呜”苏茜茜嚎啕d*a哭,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这时我才回过神,不舍地移开了目光,柔声哄道,“茜茜乖,叔叔用药膏涂一下就不痛了。”

说完便去房间拿药膏,我忘记把药膏放哪个位置了,在房间找了好一会e*才找到,正准备出去时,房门被打开了。

这小妮子居然只穿着nk走了进来!

两条白皙纤细的d*a长美腿就这样晃荡在我面前,粉s e的蕾丝内内不断刺激我的眼球,还有*前那两团饱满鼓胀的d*a*子,差点让我鼻血都飙出来了。

“小陈叔叔,你好慢呢。”

苏茜茜娇嗔了一句,梨花带雨的脸上写满了委屈,“茜茜这里好痛。”

“你怎么怎么把裤子给脱了?”

这一刻,我只觉得有股邪火拼命往下蹿,好不容易保持的理智荡然无存,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办了这小妖j*!

哄女朋友开心暖心语句;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

苏茜茜撅着小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裤子上都是牛*,黏糊糊的难受。”

“到床上去,叔叔帮你涂药膏。”

我g*渴着嗓子,心想这可是你主动送上门的,不能怪叔叔我。

苏茜茜听话地坐到了床上,那白得耀眼的玉兔窝在*口,看得我越发眼热。

我把药膏挤到手上,朝苏茜茜*口处抹去,触手的温热,让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嗯”苏茜茜舒服地哼出声,白皙的俏脸泛起了一抹红晕,咧嘴憨笑道,“凉凉的,好舒服呢。”

手不由地涂到了高耸处,那光滑嫩弹的触感差点让我呼吸都停滞了,忍不住抓了一把。

苏茜茜秀眉微皱,一脸娇憨地提醒道,“小陈叔叔轻点,疼呢。”

我笑呵呵点了点头,目光早已落在那娇艳欲滴的诱人处,看得眼馋直咽口水,真想扑上去尝尝味道,一定香甜可口得紧。

“啊!”苏茜茜突然撇开我的手,不断地抹掉涂好的药膏,又开始哭鼻子。

“我不要涂了,好辣,药膏变得好辣,呜呜呜”

小妮子哭得泪如雨下,任凭我连哄带骗,都死活不愿让我帮她涂了。

我还没过够手瘾呢,于是假装生气道,“你不肯涂药,叔叔以后都不理你了!”

“小陈叔叔,不要涂药膏好不好嘛。”

苏茜茜小心翼翼地拉着我的手撒娇,随即委屈巴巴指了指自己的*部说,“茜茜这里又辣又痛的。”

看着苏茜茜泪眼汪汪惹人怜的模样,我心里的邪念愈发膨胀。

“来,叔叔给你吹吹,痛痛就走光光了。”说着我便往她*口上吹气。

借着吹气的由头,我贪婪欣赏着那两团雪腻丰润的d*a*子,真是又白又d*a,像水滴一样,稍微一挤都能流出甘甜可口的r*汁。

我仿佛嗅到了那股诱人的*香味,犹如催情迷药,让我双眼通红,呼吸c*u重起来。

“嘻嘻,叔叔吹得人家**好痒呢!”

苏茜茜一脸娇憨的笑容,时不时晃荡着d*a*子躲闪着,完全没意识到对我的刺激有多d*a。

突然,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邪恶计划,故意指着苏茜茜*部皱眉道:

“茜茜,你最近是不是偷吃了什么坏东西,这里怎么变得这么d*a了?”

“啊?”这妮子低头看了下自己两团d*a*子,迷糊道,“没吃什么坏东西呀,这里不是一直这么d*a吗。”

“胡说,跟你同龄的女孩子,这里才是个小馒头,你的已经变成d*a馒头了!”

“d*a馒头?”苏茜茜一吓,她突然想起班里有女生骂她是mu牛,两个*子跟牛r*房一样d*a。

“呜呜呜,我,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坏东西,叔叔我会得病死掉吗?”

苏茜茜智力发育迟缓,根本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以为是真吃了什么坏东西,吓得眼圈都红了。

见这妮子上套,我心里一阵暗喜,却故作无奈道:

“倒也不是什么d*a病,幸亏叔叔发现得及时,现在还来得及治。”

“那要怎么治呢?”苏茜茜紧张地咬着chun,期艾艾望向我。

这让我不禁老脸一红,心里罪恶感飙升,却又莫名兴奋,咳了咳道:

“很简单,你吃了坏东西,所以这里面多了好多脓水,叔叔帮你吸出来就好了。”

我哪里还忍得住,狠咽了口唾沫,张嘴就含住了一颗嫣红樱桃,娇嫩得要命,chun舌开始缠绕吸吮,明知没有*水,还是疯狂吸着。

两只c*u糙d*a手各抓握着一边,或轻或重,纵情玩弄着这妮子两团雪腻丰满。

“叔,叔叔,不要那么yong li吸,茜茜感觉好难受。”

苏茜茜小脸通红,娇媚得像是三花桃花盛开,她感觉*部像通了微弱电流,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又难受又舒服。

尤其被我c*u暴“吸脓”时候,那种感觉非常强烈,传遍整个娇躯,就连下面也麻痒起来,嘴里不禁发出羞耻的娇吟。

“傻瓜,不yong li吸,脓水可吸不出来哦。”我一脸严肃,继续骗这妮子。

“那,那叔叔快吸,茜茜还忍得住。”

“好嘞!”得到这妮子的鼓励,我嘿嘿一笑,d*a手不停在两团d*a*子上揉捏游走,嘴上更是卖力动作着。

我以前年轻时候,跟一个老中医学过按*手法,熟知女x*ing身上所有敏感点,更不要说*部这里本就敏感。

果然,没多时,苏茜茜就被我高超的手法弄得j*c连连,双眼迷离,娇躯上泛起了朵朵桃花,瘫软在我怀里,任由我施为。

占了这么久便宜,我下面被刺激都快爆炸了,裤裆顶得老高,但还不到火候,我心里邪恶地计划着,要让这妮子求我上她!

我一只手把苏茜茜紧紧圈箍在怀里,一只手偷偷解开裤裆,释放出憋闷许久的d*a家*,强行挤进这妮子两条紧闭的粉嫩玉腿,不时蹭着水蜜桃般的t un瓣,在粉s e蕾丝nk边缘,一下一下厮磨着。

苏茜茜自然感觉到了双腿间的异样,*口处传来的强烈酥麻感,也传递到了下面,比之前在客厅看电影时候还痒,痒得她忍不住配合着摩擦起来。

见苏茜茜如此顺从,我布满血丝的双眼里透出野兽光芒,趁她不注意,缓缓扯下了她的粉丝蕾丝nk,惊人的火热直接贴上去厮磨。

就在这时,苏茜茜突然开口,“小陈叔叔,脓水还没吸完吗,是不是太多了?”

我灵光一闪,嘴上松开她的诱人樱桃,故意一脸凝重道:

“茜茜,叔叔刚刚帮你吸脓时候,发现你**里有小虫子了,应该是你吃的坏东西里面的寄生虫!”

“啊,叔叔,那小虫子会咬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