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杂乱小第320部分,钻进玉米地竟让我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31 21:18:26 责编: 人气: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杂乱小第320部分,钻进玉米地竟让我

玉米熟了,沈小峰和女叟子李甜一起在没过头顶高的玉米地里摘玉米。

李甜今年二十七岁,风韵成熟,皮肤白皙,身材婀娜多姿。为了方便g*活,她穿着一套白s e的汗衫,正在麻利的掰着玉米。

沈小峰目光落在了她的肩头,黑s e的内衣带子格外显眼,勒紧了肩膀,他有点担心,生怕李甜在g*活的时候动作太d*a,*前的活物把内衣带子给绷断了。

李甜扭头看了小叔子一眼,见他眼珠子直勾勾的,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前,呀的一声,连忙停下了脚步,赶紧拿衣服挡住了*口风光,白皙的面庞浮现一抹红晕,她带着羞涩的笑容说道:“好你个沈小峰,女叟子的豆腐你都敢吃!”

沈小峰脸上嘻嘻笑着,他看着女叟子娇媚动人的脸蛋,又瞄了瞄她被挡住的*口,吞了吞口水说道:“女叟子,你这里这么d*a,平时g*活肯定会很辛苦吧?”

“还说呢,不知道害臊,不怕被人说啊……”李甜一只玉手遮着头顶,一手那衣服挡在*口,慢慢走着,脸上的娇羞仍旧没有褪下。

“荒郊野外的哪里有人啊!”沈小峰嘿嘿笑着,看她羞不可耐的样子,心肝那个乱颤啊,李甜其实平日里是个x*ing格开朗的人,但是一触及男女那事就显得娇羞无比,模样诱人,沈小峰最d*a的爱好就是在言语上调戏两句,乐此不彼。

“女叟子,我哥走了这么久,你又这么年轻,难道心里不想吗?”沈小峰对李甜挤眉弄眼。

李甜是去年嫁过来的,看到美丽的女叟子那一刻,沈小峰就对她有了好感,非常羡慕自己的d*a哥沈小山,可惜d*a哥命薄,过了年就死了,他不懂其中原因,但村里人说沈小山是因为女人得病死的,可他哪里会相信,女叟子在他眼里就是仙女,哥哥的死怎么会是因为她呢?

“你……你说这g*什么?真不知道害臊……”李甜是结过婚的*人,自然知道沈小峰口中的“想”是什么,脸s e立马红润了起来,羞恼地看着沈小峰。

矜持娇羞的模样让沈小峰暗暗吞口水,他忍不住说道:“我要是我哥就好了,女叟子你好像是个仙女啊。”

“你再说我就揍你!”李甜有些恼火,扬起拳头朝着沈小峰挥去。

“女叟子你要是肯把我当成我哥,你就算打死我,我都乐意。”沈小峰又调戏了一句,嘻嘻笑着跑开。

“你这孩子,再说我就生气了!”李甜气恼不已,追了上来,沈小峰就赶紧往一边躲。

七月的天说变就变,d*a雨点忽然就落下来了。沈小峰d*a喊一声:“下d*a雨啦,快跑啊!”

“你等等我!”

沈小峰和女叟子李甜奔跑在田野小路上,两个人都淋湿了,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凉爽的雨水打在身上,也将一上午的燥热驱散得无影无踪。

沈小峰脚程快,光着膀子跑在了前面,他的衣服给了女叟子李甜遮着脑袋。

和李甜并肩跑着,沈小峰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朝着她身上瞄了过去。

此时李甜上身的衣物全被雨水给打湿了,汗衫也变成了半透明,紧贴在了她丰满动人的娇躯上。

奔跑之中,李甜*前两团宝物像是野兔般上下窜得欢腾,里面的黑s e半杯式内衣在这夸张的动作下,都有点包不住的感觉,感觉随时会跳出来。

“我*!”光看女叟子的d*a*了,没注意前面有个水坑,沈小峰一脚踩下去身子直接跌在了泥水中,后面的李甜被他脚给一撩,也倒了下来,直接在沈小峰身上坐了个满怀。

“好d*a啊!”沈小峰半躺在了泥水中,李甜在她身上坐着,一手撑在他*口,弯了腰的身子将*口一对峰峦暴露无遗。

沈小峰看得心疼,连忙走了过去:“女叟子我肯定不嫌弃啊,我就爱穿我哥的衣服,那样你就会把我当成我哥了!”

“你是你,你哥是你哥,我怎么会看错人呢!”李甜噗嗤一笑,妩媚动人,眉眼流露的风情看得沈小峰一呆。

“快去吧!”孤男寡女在一间屋子里,李甜被小叔子的眼神看得心慌,赶紧推了推他,脑子里想起了刚才抓到的那种滚烫火热的感觉。

“好咧!”沈小峰咧嘴一笑,走向了角落的一扇门,本来厕所是在外边的,但是李甜怕村里的老油条们s*扰,就将以前屋里的一个小房子改成了厕所,洗澡上厕所都很方便。

“你哥的衣服我放门口了,你把衣服给我,我帮你洗一洗。”李甜来到了门口,沈小峰立马打开了半边门,露出半截健壮的体魄,裤裆里的一抹y影在李甜眼前闪过,吓得她叫了一声连忙捂住了眼睛。

“你再这样女叟子就生气了!”李甜转过了身子气恼说道。

“意外意外!”沈小峰得意的笑着,将脱下的衣服扔在了旁边。

洗完了澡,沈小峰穿好衣服出来,正好看到李甜蹲在桌旁拧自己的衣服,因为蹲着,双手还抬起,领口d*a开,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看得他心跳加速。

“你洗完啦!”听到动静李甜抬头一看,连忙起来,招呼沈小峰过来:“你自己拿去晾吧,女叟子也去洗洗,难受死了。”

“嗯嗯~”李甜衣服还没有换,还是那件半透明的白s e汗衫,她扭着柳腰走进了里屋,绝美的背影上清楚的印着黑s e内衣带子。

李甜拿了衣服进了厕所,很快水声就传来,沈小峰在屋檐下晾好了衣服,他坐在桌子旁,耳里听着厕所传来的水声,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起李甜动人的娇躯,有点想偷看。

偷看的想法像是野火一样在心里烧着,怎么都扑不灭,因为沈小峰知道厕所的木门有口窟窿,可以看到里面的光景。

“胆小怕事不是男人!”沈小峰心一横,脱了鞋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刚到门口,忽然里面的李甜发出了一声尖叫。

“女叟子怎么了!?”沈小峰惊慌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