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到不行的短篇小说;还疼么不疼我继续动

来源:www.qsw520.com 情书网 时间:2020-10-31 22:20:46 责编: 人气:

让人湿到不行的短篇小说;还疼么不疼我继续动

烈日炎炎,毒辣的太阳洒照在乡间马路上。一辆载满杂货的马车在坑洼不平的马上上面不停的颠簸,车上坐着一男一女。。。

 

“凤仙姐,要不要歇会,衣服都快着火了。”男人一步赶着马车一边问道。

 

此时的他已经热的将自己的黑s e背心都已经脱下,露出一身强壮的肌*群,身上汗水直流。

 

这人叫李响,李家村的一个孤e*,从小没了爹娘靠吃百家饭长d*a。现今到了24都还没有个x**。看着村里头一个个比他年龄小好几岁的人都有了x**,年少气盛的他做梦都想要个x**。

 

无奈穷的叮当响的他只能靠着给人跑腿过日子,连个手机都买不起,好多人一听他的名字都是退避三舍。

 

唯有身边的凤仙对他一直不错。

 

“凤仙姐,凤仙姐。”

 

接连叫了几声见没有回应,李想扭头瞄了一眼。

 

顿时,李响那被晒得g*渴的嘴中顿时变得满嘴的口水,擦点没有流出来。

 

只见凤仙微闭着眼睛靠在身后的杂货箱子上面,全身的汗水已经将白s e的衬衫浸~湿包裹着身体,尤其是脖子下面那一片雪白的肌肤闪动着汗水的光芒,看的李响呼吸急促小心脏‘呯呯’直跳。

 

凤仙是村里面数一数二的d*a美女,十八岁就嫁到村里,可惜老*g死的早甚至连e*女都没有。不过还好,他老*g给他留下了一个杂货铺,日子过得也不错。

 

从小到d*a,凤仙没少资助李响,如今更是让李响给他跑腿拉货。两人其实都有了一些情感,但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

 

李响小手都忍不住的朝着她*前伸了出去,但刚刚伸到她的*前却又收了回来。

 

我他娘的在想什么呢,这可是我的凤仙姐姐,要不是凤仙姐姐资助我,我连中学都上不了。

 

整个村庄就凤仙姐姐对我最好,把我当亲d*d*一样,我怎么能够有如此龌龊的想法呢。

 

目光落在凤仙那一双双d*a~腿的位置,只见汗水已经让她那黑s e的裤子变得更黑,明显已经全部湿透。

 

“凤仙姐,凤仙姐。”

 

“不会是中暑了吧?”

 

李响生怕发生什么意外,赶紧用手在她鼻子边试了一下,感觉到呼吸还算正常不由的长长的吸了口气。

 

该不会真的睡着了吧。

 

李响暗自寻思。

 

突然,马车颠簸了一下,让李响身体一个晃动,右手不小心压在凤仙的*口上面。

 

李响只觉得手中一片柔软,全身如此触电一般。

 

长这么d*a,他还是第一次触碰女人的这个地方,那酥~酥~软软的感觉差点让他的小心脏都跳了出来。

 

“嗯!”

 

凤仙忍不住闭着眼睛轻声叫了一下。

 

李响做贼心虚赶紧把手给收了回来。

 

“凤仙姐,风仙姐。”

 

再次轻声呼唤了几声,见她没有睁开眼睛,心中不由的犹豫了起来。

 

乖乖,刚才的感觉真的好舒服,要不然再来一次,反正凤仙姐已经睡着了,这里又没有其他人,摸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冲动战胜了理智,壮着胆子把手再次伸了出去。

 

右手隔着衣服在凤仙的*脯上面轻轻的揉~捏了起来。一双眼睛却紧紧的注视着凤仙的眼睛,生怕她会醒过来。

 

马路穿进一片丛林,周围的d*a树遮挡了阳光让空气凉爽了许多,但此时的李响却觉得全身如同火烧一样。

 

“啊!”

 

远处传来一道声音让他赶紧把手离开凤仙的身体。

 

他**个的这里怎么还会有人,不会是被人发现了吧。

 

一双眼睛四处张望,生怕被人偷看到他那邪恶的一双d*a手。

 

“出什么事了。”凤仙已经睁开眼睛,满脸通红的她也是四处张望。

 

刚才她并没有真的睡着,正在享受李响的抚摸,原本以为可以好好享受一番却被人打搅,心中不免一阵失落。

 

李响羞红着脸尴尬的说道:“凤仙姐,你在这呆着我去看看。”

 

“那你小心着点,快去快回,我一个人害怕。”

 

“知道了。”

 

李响跳下马车循着声音走去。

 

走出没多远,只见一个女人跌落在一个d*a坑里面。

 

衬衫的纽扣在跌落的时候被扯掉,衣领敞开两侧露出里面黑s e的罩*杯和雪白的肌肤。

 

“桃香?你,你怎么在这。”

 

桃香是村长的x**,二十五六娇美如花,也是过来人,看到李响那还未降落下去的帐*篷,顿时一阵脸红,撇了撇嘴,说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把我拉上去。”

 

“哦!”

 

李响回过神来趴在地上伸出右手将她的手抓~住。

 

居高临下的目光望着桃香*口那雪白的一片,鼻血都差点没有掉出来。

 

“喂,你yong li拉啊,快yong li把我拉上去。”

 

桃香见他只顾着看自己却没有yong li不由的催促了起来。

 

李响原本正在享受没想到却被她打搅了自己的好事,如今看到这诱人的画面,诡异的笑道:“桃花,我可以把你拉上来,但你好歹也的感谢感谢我吧。”

 

“你你先把我拉上去再说。”桃花狡猾的说道。

 

李响瞄了一眼周围看到没有人,于是yong li把她拉了上来,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李响,你要g*什么,我叫人了啊。”桃花一阵紧张却又声音及小,作为女人,就算被人救了,传出去也会影响她的声誉。

 

“你别误会,我就是yong li过猛了点,不过你真的好漂亮,天上的仙女都没你漂亮。”

 

桃花心中的恐惧被马屁拍到九霄云外,得意的说道:“那是,要不我怎么可能成为村长的x**。”

 

话音刚落,才感觉到李想那隔着裤子顶在她的双~腿之间,心中顿时乱七八糟。

 

“桃香,你还没有感谢我呢。”

 

李响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他在*前不停的乱~摸,让桃花有些按耐不住。

 

“那,那个,只可以摸一下,就一下。”桃花有些心虚的说道。

 

李响如果得到圣旨一样,一双手在她那黑s e的蕾*丝花边上面揉~捏了起来。

 

就当李响把手伸进罩*杯的时候,桃香身体猛然一怔将他的手抓~住。

 

“李响,不要这样,要是被我老*g知道了肯定会出d*a事的?”桃香虽然已经被挑逗的面红耳赤呼吸急促,但头脑还是比较清醒。

 

“能出啥d*a事?这荒山野岭的,又没有人看到。”

 

桃香咬了咬下chun,说道:“不怕万一只怕一万,前几年张全因为偷看我洗澡被我老*g知道之后*g报私仇毒打了一顿,结果张全被打得躺了好几个月都下不了床。”

 

李响闻言后背都冒出一阵冷汗,但欲~火焚身的他手上并没有停止动作,第一次抚摸女人的这两个尤~物让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这时他一只d*a手缓缓伸入桃香的裤*裆里面

 

“嗯!”

 

桃香忍不住的轻哼了一下,但她很快又挣扎着推开李响,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李响,我都已经嫁人了,不能背着我男人做这样的事情。”

 

紧接着快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不时回头偷看了几下李响生怕他追上来。

 

她也是女人,刚才的挑逗差点让她失去理智,但她想到张全的事情心中一阵哆嗦让她恢复清醒。老*g的脾气她不是不知道,这事如果真的被老*g知道,恐怕不但李响会被毒打,就连她自己也会被打个半死。

 

李响瞄了几眼她的背影之后赶紧朝着马车的方向跑去,此时的他面红耳赤,唯有跑步才能让凤仙看不出破绽。

 

“你怎么回事去了那么久,出啥事了?”

 

看到李响满头d*a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凤仙问道。

 

李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没事,找了半天没看到人影,应该是有人不小心摔了一跤之后走人了。”

 

随即驾着马车朝着村里继续赶路,眼中却全是刚才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画面让他回味无穷。

 

回到杂货铺把货卸下之后,李响原本还想四处转转却下起了小雨,不得不回家睡d*a觉。

 

接连几天小雨,让他无所事事,就呆在杂货铺帮着凤仙看店铺。

 

傍晚,凤仙回到后院厨房做饭,留下他一个人看着店铺。

 

“凤仙姐,帮我买一**酱油,家里没酱油了。”桃香低头走进店铺里面。

 

“是桃香啊,这么晚了还没做饭呢。”李响看到是桃香立刻迎了上去。

 

桃香顿时有些尴尬,走到一边的货架挑选酱油牌子。

 

此时她穿着一条超短裙,白~皙的d*a~腿看得李响口水直咽。虽然她已经是结婚的女人,却保养的很好,白白~嫩嫩的d*a~腿让李响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上几把。

 

就当他的手刚刚撩~开她的短裙看到里面那黑s e的蕾*丝花边底~裤的时候,店铺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声音。

 

“李响,给我一包烟。”

 

突如起来的声音让两人为之一怔。

 

尤其是李响赶紧把手放下,回头一看,只见张全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收银台旁边。

 

你丫的张全,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打搅老子的好事。

 

身边的桃香却是赶紧掏出二十块钱塞给他之后,都没有等他找回零钱就快步走出店铺。

 

李响走到收银台丢给李全一包j*品白沙,说道:“张全,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说话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不爽。

 

张全丢给他十块钱扭头瞄了一眼桃花远去的背影之后回过头来,诡异的笑了笑,说道:“李响,是不是看上桃香了?”

 

“去去,说什么呢,我可是正人君子,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李响心是口非的说道,朝他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你。”张全四周瞄了几眼看到没有人,于是把声音压的很低,轻声说道:“只要你帮我个忙,我帮你把桃香搞定。”

 

李响眼中闪出一道亮光,转而笑道:“李全,你这是唱的哪出啊。”

 

张全狠狠的咬了咬牙齿,眼中闪出一道杀气,说道:“我要找村长报仇。”

 

“啊!”

 

张全赶紧捂住他的嘴巴,手指放在嘴边,“嘘,小声点,别被人听到。”

 

李响眉头一皱,轻声说道:“李全,你不想活了,村长都敢动。”

 

“去他娘的狗屁村长,我只问你,这忙你帮还是不帮。”

 

“你开什么玩笑,人家可是村长,家里有钱有势力,而且他表哥在城里面可有势力,就你我两人拿着烧火棍去啊。”李响把头扭到一边。

 

张全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中,说道:“行,你不帮也行,我现在就去村长家把你刚才的事情说出去,到时候,嘿嘿。”

 

李响顿时傻眼了,刚才他虽然没有摸~到,但只要张全添油加醋,没有的事情都会变成事实,到时候恐怕自己真的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赶紧掏出打火机给张全把香烟点燃,自己也点了一支,说道:“张全,看你说的,我这也没有说不帮忙啊。只是就我们两个,势单力薄的,怎么跟人家玩。”

 

张全见他还有些犹豫,于是靠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只要你帮我的忙,我不但帮你把桃香搞定,还让我老婆陪你睡觉。”

 

李响再次傻眼了,这天下哪有主动让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睡觉道理。虽然张全被村长毒打了一顿躺了好几个月,可也没有把脑子打坏啊。不对,这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我的问清楚。

 

一番询问之下,张全才很不情愿的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前几年张全去村长家有事,村长不在家,刚好撞见桃香在洗澡,于是偷看了几眼。哪想到村长突然回来,看到这一幕,村长哪里受的了,一气之下把张全打个半死,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虽然后来身体恢复了,可伤势影响到了命~根子,让他那玩意永远沉睡醒不过来,要不然他怎么会结婚到现在都还没有小孩呢。

 

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d*a,他成了一个废物,没有了传宗接代的能力,这让他恨不得亲手把村长的那鸟玩意给剁了,让村长也尝尝看到女人躺在床~上却动不了的滋味